ll8ti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第九百四十三章 退兵展示-eq8a2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炮子落在蒙古骑兵的队伍里,犹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进退两难的蒙古骑兵彻底溃败而逃。
蒙古骑兵中的千夫长也没有拼死进攻的想法,随着溃兵一起退走。
张三叉望着退走的蒙古骑兵,一脸失望的说道:“可惜了,要是这些蒙古人在坚持一下,最少还能干掉他们一二百人。”
火铳手早都已经准备待命,只等蒙古骑兵进入射程,马上可以打响手里的火铳。
两支千人队,两千多支火铳,哪怕一轮只打响五六百支火铳,他都有信心多留下敌人上百条性命。
这会儿蒙古人退兵,他只能眼睁睁看着。
骑兵不足的短板在这个时候显露的一清二楚,哪怕身边有一支千人骑兵队,他都有信心在溃逃的蒙古骑兵退回去之前彻底歼灭他们。
摆弄了一会儿手里的单筒望远镜,确认蒙古人骑兵退远之后,他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派一队人去清理陷马坑,遇到还没死的蒙古人全部处决掉,不需要留活口。”
传令兵跑去传令。
时间不长,一支几百人的战兵中队从车阵后面走出来,朝前方的陷马坑靠近过去。
刚刚的一战,对于虎字旗来说算是一场大胜,曹光从另一侧的火铳队回到了张三叉身边。
张三叉瞅了一眼趴在自己身边的曹光,说道:“看样子蒙古人今天不会再出兵了,你看他们的大纛,正在后移。”
说着,他把手中的单筒望远镜递给曹光。
曹光把单筒望远镜放在眼前看向远处的蒙古大军,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树立在高处的大纛还是能够认出来的。
一旁的张三叉继续说道:“今天算是和这支蒙古大军第一次交手,看情形蒙古人没打算动真格,就不知道下次出兵是在天黑之前还是要等到明天。”
“刚刚的那支蒙古骑兵弱了一些,连咱们的边都没碰到就败了,感觉还不如上一次素囊派来围攻大黑河墩堡的蒙古骑兵厉害。”曹光皱着眉头说。
听到这话的张三叉一笑,说道:“素囊是土默特三大部族领主之一,实力自然是顶尖的,刚才那支蒙古骑兵顶多是小部落凑出来的牧民,咱们打赢这一仗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不是那个意思。”曹光说道,“就是觉得赢的太轻松了一点。”
张三叉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蒙古人要都是那种披甲的战士,该发愁的就是咱们了,还有,别看现在蒙古大军人数众多,实际上能战的蒙古甲骑数量就那么一点,其余的人都是普通牧民临时充当战士,不像咱们明国,兵就是兵,民就是民。”
“也对,蒙古人越强,咱们这一仗越难打,蒙古人还弱一点才好。”曹光点了点头。
远处的蒙古大军不是一串数字,而是切切实实的几万骑兵,作为防守一方,被几万骑兵包围,又怎会一点担心都没有。
张三叉这时候说道:“你回营地一趟,让营地把饭菜给咱们送来,吃了饱肚子才有力气杀敌。”
“好,我这就去。”曹光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从四轮大车后面离开。
呜!呜……呜!
牛角号在蒙古大军中响起。
旗号开始移动,蒙古大军也缓缓后退。
卜石兔一言不发的带着扎木合等亲卫先一步返回自己的大帐。
坎坎塔达作为大军副帅,不能抛下大军,只能跟随大军一起撤回营地。
蒙古大军回到营地,各部族的战士回到自己的营帐。
坎坎塔达安排好大军的各项事情,和素囊等人一同去了卜石兔的大帐。
和虎字旗的第一仗就败了,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坎坎塔达等人进到卜石兔的大帐,见到帐内一张矮桌倒扣在地上,边上散落着银盘和银色的酒杯。
一旁的扎木合面向卜石兔跪在地上。
坎坎塔达见到帐内的情况,知道卜石兔是对今天这一仗的失利而在发泄不瞒。
“你们来的正好,告诉本汗,蒙古勇士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无用,去了上千蒙古勇士,居然连一个虎字旗的人都没能杀死,反倒自己损失了好几百,谁来告诉本汗,这一仗是怎么打的!”卜石兔脸色铁青的怒道。
坎坎塔达说道:“这一战不怪咱们的勇士,是将领无能,一点小的失利就裹足不前,任由队伍溃逃而不阻拦,理应责罚。”
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明白,这一仗不仅是因为他们蒙古骑兵无能,贪生怕死,更因为虎字旗战兵的强大,这才有了今天这一仗的失利。
不过,这话他不能说。
今天是大军和虎字旗的兵马第一次交手,若把虎字旗的兵马说的太厉害,难免会有部分部族害怕,后面的仗就更不好打了。
卜石兔盯着进到帐内的这些人,冷声说道:“今天出战的千夫长是谁?”
“是属下。”一名圆脸台吉站了出来。
卜石兔看着他说道:“扎木合,把他拉出去鞭挞五十,作为他逃回来的惩罚。”
跪在一旁的扎木合站起身,走到那位圆脸台吉跟前,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台吉请随我到帐外。”
圆脸台吉什么话都没说,随同扎木合一同离开大帐。
时间不长,大帐里的人听到一下一下的鞭挞声和惨叫声。
卜石兔气哼哼的坐回垫子上。
鞭挞的惩罚对于一个千夫长来说已经十分严厉,他不可能真的杀了自己手下的大将,而且军中的千夫长都是由那些有实力的部族台吉担任,哪怕他是大汗也不能随意乱杀。
一旁的亲卫把倒地的矮桌重新抬回来摆放好,桌上的餐具和酒杯也换成了新的。
“都坐吧!”卜石兔对坎坎塔达等人说了一句。
“谢大汗赐坐。”坎坎塔达弯腰行了一礼,这才走向自己的座位。
待所有人落座之后,卜石兔自己的亲卫说道:“去让人准备食物和美酒,本汗要在大帐宴请老台吉。”
一旁的亲卫退了下去。
卜石兔扭头看向坎坎塔达,说道:“今天这一战,老台吉可否看出点什么?接下来又该如何应对虎字旗的兵马?”
通过今天的败仗,他确切的感受到虎字旗战兵的厉害,而他又不懂领兵打仗,只好求助一旁资格最老的坎坎塔达。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