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p7x人氣連載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五百零六章皮人紙仙,虛空天路閲讀-96tj6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银蝶舞翩翩,宿钧没多久寻到皮魔,将它拦下。
看着面前旋转的星河,皮魔身形一顿,白衣忽悠向另一个方向飘去。
“想走?”宿钧现身,手持天辰望星弓瞄准皮魔。
北辰为弓,参商作弦,斗牛凝矢。
三道星箭嗖得射出,长空震动,一阵阵雷鸣炸响。
噗嗤——
皮魔身上出现三个大窟窿,太一紫气从伤口逸散,蚕食皮魔的身体。
皮魔面孔狰狞,身体如气球般迅速胀大。然后散作无数碎片,落在通天河中。
宿钧收起星弓,走到通天河畔。
过了一会儿,他看到那些碎片重组,在水面又形成一道完整的皮魔。
随波逐流,皮魔远离宿钧的位置。
“果然,经过造人池和九幽弱水的双重洗练。垢身皮魔的坚韧度,怕是不比一般道君弱。”
要知道,皮魔是仿·伏羲体褪下的皮蜕成精,天然蕴含一部分伏羲大道,宛如道君之躯。
若非骊山胜境生灵罕见,皮魔千余年来无法血食。恐怕它早就自生血肉,证就魔君之位。
皮魔浮在通天河上,眼窟窿直直盯着宿钧。然后一个噗通,钻入水中消失。
这时,宿钧察觉身后点燃的天火。知道风黎三人已经开始展开搜寻,他立刻散作蝴蝶去找风如月。
宿钧一直跟风如月有联系,要说起来,他二人认识还在任鸿之前。
在宿钧开始假扮星魔,收集第二件太一教秘宝时,就跟风如月打过交道。
后来风如月化名姚青囊,宿钧也通过她,跑去三时堂玩了几把任魁。
这次众人出事,宿钧第一反应——找风如月了解情况。
风如月和菡萏仙子早就知晓骊山地图,二人击退皮魔后,来到玄灵宫之前的第七殿——梨裳殿。
不过在察觉前方兰台上的绰约仙影,二女同时停下脚步。
“怎么又是一道身影?难道皮魔还有同伴?”
“看上去,这位似乎是女性?”
那是一道和皮魔相似的身影,她在袅袅白烟中婷立,手中握着一盏兰花香灯。
菡萏和姚青囊不敢轻易靠近,索性便在原地调息。
直到一只银蝶飞来。
“幻星蝶?”菡萏看着银蝶后,皱着眉,默默退后。
姚青囊知她心情复杂,不欲和宿钧多做接触,便主动张开玉手,上前捧起银蝶。
过了一会儿,无数银蝶从远处飞来,在二女面前拢成人形。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这边出什么事了?”
宿钧现身,看了菡萏仙子一眼,马上和姚青囊交流情报,得知二人也曾遭逢皮魔。
“那皮魔的确诡异,是我当年褪下的垢身,加上它的模样……你们不方便出手。这样,先去玄灵宫,将骊山禁法打开,然后把它镇压。”
宿钧辨认环境:“现在已经到第七殿,接下来就是第八——”
突得,他看到兰台之上的仙娥妙影,整个人呆愣住了。
姚青囊道:“我们怀疑,这站在兰台上的仙影,也是皮魔同伴,所以不敢轻易靠近。”
“走,去看看。”
宿钧压抑内心的震惊,直接跑向兰台。
兰台是梨裳殿右侧的白玉仙台,台上站着一位仙资卓绝的女仙。
她目视前方,五色裳裙华丽而精美,手中提着一盏六角兰花灯。
风黎。
宿钧默默念出一个名字。
姚青囊就近看到女仙,暗道:此女样貌和碧游宫风黎仙子一模一样。难道……
菡萏仙子:“这好像不是活人,像是纸做的?”
姚青囊一听,戴上补天手,上前仔细观察,很快便看出仙娥的不同。
这尊仙娥栩栩如生,雪白的肌肤是用一种特殊纸张裁剪。而身上的衣裳,也是各种彩纸剪出来的。
“好高明的剪纸工艺,还有制作纸人的手法,应该是一尊纸傀儡?”
宿钧默默不语,心道:这工艺,怕是她当年亲手所做吧?
他连连苦笑,已经猜出当年骊山圣女制作纸人的用意。
当初骊山圣女兵解转世,担心三代对骊山派下手,便留下这尊纸人,防备三代出手。
但我当年听闻她的死讯,仅仅在骊山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就自行离开,并未进入骊山。
宿钧摸着手腕上的一串玉珠,上前握住纸人女仙的左手。
原本女仙双手提灯,一手托着杆身,一手握着木杆尾部。宿钧握住她的手,她自动将一只手挪开,搭在宿钧手上。
“小心——”姚青囊欲言又止,担心纸人突然暴起,伤害宿钧。
可等了一会儿,纸人毫无所动。
当年骊山圣女的这手布置未曾派上用场。可骊山派后继圣女并未销毁纸人,而是将她摆在兰台以作纪念。
抱歉,五千年后我才看到你。
宿钧放下她的手,往兰台后面望去。
除却兰台中央的提灯仙女外,后面还摆放一只铜炉、一把木琴、一只竹笙。
这是当年我和她在兰台合奏时的器物,想不到仍原样保留吗?
宿钧内心百味交杂。比起情感缺失的任鸿,他更能体悟当年三代的心境。
他深深清楚,在三代时期,最让他动心的女人,不是懵懂的青梅初恋,天狐少女。也不是后来机缘巧合走到一起的姜瑶公主。
而是这位生于骊山,葬于骊山,和自己爱恨纠缠一生的骊山圣女风黎。
至死方休的爱恋,哪怕在最后一刻,她也要和自己相杀同归,破去自己的天道心境。
宿钧痴痴看着纸人仙女,身后二女神色怪异。姚青囊想要上前,却被菡萏拦住。她微微摇头,示意姚青囊留给宿钧独自沉思。
姚青囊略略一琢磨,眼神变化:“是那个人?”
菡萏不说话,默默看着纸人仙女。
悠悠数千年,这纸人仙女身上仍能感受到一份独特气韵。
高雅、端庄,清艳而不妖娆。这位圣洁孤高的圣女,正目视着前方。
纵是菡萏的绝世风华,在她面前也难免升起自惭形秽之感。
“原来,这就是那个人吗?”
二女清楚,在颛臾神秘的过去中,曾经有过一段真爱。
见宿钧如今神态,似乎一切都有了解释。
姚青囊扭头看着菡萏,默默拉起她的手。
或许,当年公子让我们以“风”为姓,却独独不许木黎用“风黎”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她吧?
过了一会儿,宿钧收敛心思:“我们走吧,往玄灵宫去。”
姚青囊和菡萏对视,默默跟上。
仙女的手默默回收,重新托起兰灯,眺望远方。
……
风黎、昌侯以及雷雄搜寻其他人,最先找到人的是雷雄。他看到一处火海中的玉尺。
“钧天,你在这里做什么?”
“别说了,快下来救我!”钧天听到雷雄的声音,赶紧从玉尺中探出头:“这片火海厉害,我不好出去。”
雷雄掏出一根钓龙杆,仙光卷入火海吊起玉尺,将钧天救出。
钧天从玉尺跳出来,捧着玉尺:“总算出来了。雷雄,你知道吗?刚才我看到‘任鸿’他……”
“知道,知道,是假的。”雷雄不耐道:“一只皮魔,咱们被坑了。赶紧找其他人,然后去玄灵宫汇合。”
他率先射出一道天火,然后带着钧天前往玄灵宫。
“等等——”钧天指着远处顺着河流飘下来的鬼魅:“他又来了!”
皮魔顺着通天河道飘动,看到雷雄和钧天后,本能感受到二人身上的雄浑气血,再度扑上来。
雷雄反手打出数十颗上清神雷,拉着钧天往前走。
“别理他,你我只管将他逼退。回头让师叔来对付他。”
皮魔紧随其后,一直跟着二人。直到两人进入梨裳殿范围,皮魔在外徘徊一阵,才自行离开。
“走了?”
钧天心中好奇,又开始往回走。
“你这是何必呢!”雷雄气苦,只好在梨裳殿路口等候。
钧天握着玉尺,走出一段距离。蓦地,脚下窜出一道黑影。皮魔张开口子,直接罩向钧天。
“纯阳道光!”钧天挥动玉尺,赤色仙光绽放朵朵纯阳莲花,抵住皮魔的同时,一个打滚回到梨裳殿范围。
皮魔抓人失败,默默站在梨裳殿外,没有靠近。
“果然……雷雄,你看。他不敢进来!”
“难道这里有什么东西?或者他有什么限制?”
雷雄往四周打量,看到迷雾中的另一道身影。
走前几步,他看到兰台上的提灯仙女。
“师叔?”
这纸人,可不就是自家师叔风黎仙子吗?
“难道师叔在这里也有什么遗蜕不成?”
钧天扑打身上的灰尘,随口道:“或许,它们这些精怪有地盘意识。那皮魔不敢进入这位精怪仙子的地盘?仙子,谢了!”
他装模作样,对纸人仙子稽首作揖。
提灯仙女的右手默默放开,指向身边右侧的小道。
雷雄心中一突,下意识后退。
钧天被皮魔整了一次,心中也在打鼓。
“这……这位仙子也要来一出吗?”钧天:“弱水?还是火海?”
“别胡说。这仙女既然和师叔有关,或许是指点我们出路?”雷雄揣度:“往右走,好像是去玄灵宫的路线?”
这时,仙女手中的兰花灯微微颤动,仿佛点头一般。
“果然是玄灵宫?”雷雄大喜,再度谢过纸人仙女,拉着钧天往右走。
“等等,你就这么信了?万一又是一个皮魔,那怎么办?”
雷雄没好气道:“那样的话,就把你扔到陷阱里,我踩着你跳出来。”
两人便斗嘴便前行,很快从迷雾中消失。
纸人仙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继续眺望远方迷雾中的皮魔。
那皮魔也有所顾忌,不敢靠近纸人仙女所在的范围。
没一会儿,云嘉和昌侯也寻到此地。
在纸人仙女庇护下,顺利前往玄灵宫。
最后,是风黎仙子。
看到兰台之上的纸人,她露出一丝尴尬。
“原来师妹当年把纸人放在这了?”
这是她当年对付三代的大杀器,里面蕴含她前世的骊山法力。
“原来如此,那皮魔在前几殿晃荡,却不敢靠近第七殿,是因为我这纸人?”
风黎当年制作纸人后,专门浸泡造人池水。和皮魔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同类。但两者一正一邪,纸人仙女天克皮魔。
“或许这次对付皮魔,要仰仗你了。”
想到这,风黎心情突然轻松起来,她往玄灵宫方向传讯一道,然后对纸人仙女道:“这边的事情,就让你来了结吧。我们数千年的恩怨,总归要有一个答案。”
纸人仙女微微点头,然后提灯对左侧一点,露出一条前往后山的密道。
风黎十分意外,但还是顺着密道潜入后山。
刚一进来,她就看到后山入口处的一个男子。
他捧着如意,正在眺望整个后山死禁区的地形。而在他旁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死禁区,入者十死无生!”
这字迹,任鸿十分熟悉,这是颛臾的手笔。
“任鸿?他怎么在这里?”
风黎小心翼翼走过去,任鸿察觉有人靠近,扭头一看,也愣了。
“原来是风黎仙子。”
他面色冷淡:“仙子是从玄灵宫方向过来的?”
“你是从补天宫过来的?怎么就你自己?”
风黎往前看,二人面前是一座宏伟宽广的虚空天路。
从脚下开始,宽有十丈的玉阶道路不断向远处延伸,道路两侧站着无数皮人。
看到石碑,风黎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任鸿,但没有言语。
任鸿望着眼前不见尽头的天路:
“丁剑君死了,我就让其他人留在补天宫,自己一个人过来。”
……
不久之前,任鸿一行人在补天炉洗练仙宝。
可能是动静太大的关系,补天炉下方的云海响起雷声,阵阵云潮澎湃翻滚。
任鸿见事不对,立刻招呼众人退下。
“大家小心,可能是那头怪物出来了。”
诸仙一听,纷纷回到补天宫前,不敢再靠近补天炉。
等了一会儿,雷声停歇,云海恢复如初。至少,表面如此。
丁剑君看了看,示意一个门人上前,重新祭炼仙剑。
全城安全顺利,没有半点风险。
丁剑君满意一笑:“看来,仅仅是云海的潮动。没事,大家继续。”
听到这,风黎嘲讽一笑:“所以,丁剑君下去了?”
“没,他又不傻。他才不会马上下去,而是等了一会儿,好些仙家轮流弄了一件仙器后,云海出现了一头麒麟。”
那是一头金色麒麟。
一出现,云海祥云翻滚,一种奇妙的先天大道弥漫开来。
“先天灵宝?”联想不久之前,任鸿祭炼六合天象珠。丁剑君面色一喜,立刻冲向麒麟,收服这件先天灵宝。
洛九樱也想动手,但丁剑君抢先进入云海,她只能放弃。
可在丁剑君进入云海的刹那,麒麟蓦然射出无数条触手和丁剑君交战。
风黎脱口而出:“外天?”
“不错。”
任鸿想起丁剑君的惨状,也是一脸感叹:“我万万想不到,骊山派竟然还有这等凶物。”
麒麟射出触手和丁剑君交战,一开始任鸿和洛九樱都没当回事。
外天果然是补天炉下镇压的怪兽,但丁剑君好歹是一位先天剑君,参悟纯阳剑意。就算打不过,逃回来总没问题吧。
然而,当两者交手时,整个云海突然清晰可见。所有云气消失,露出下面的外天真容。
无数大道法则扭曲成触手,填满整个云海山涧。所谓的云气,不过是外天吞吐呼吸的气息。
而那头站在云海上空的“麒麟”,仅仅是外天伸出的一根触手罢了。在这根金色触手顶端,某一个吸盘幻化成麒麟模样,拟化先天灵宝出世气象。
而类似的吸盘,在这根触手上有十余根。而类似的触手,一望无尽,数不胜数。
当丁剑君和麒麟交手时,无数先天大道轰然爆发,所有触手同时暴动,将他拉入云海之下的空间。
风黎听到半截,便猜出后面的结果:“外天是骊山祖师以大道法则点化而成的怪兽。后来因其不受控制,遂以补天造化炉镇压。丁剑君敢跑去招惹它,怕是连转世都办不到了?”
任鸿点头赞同:“我今日见他头顶冒出绝气,就猜出他命不久矣。但没想到,竟然这般凄惨。”
那外天之凶悍,他瞧见都心有余悸。
最终,任鸿安抚众人,不敢再往补天炉靠近。
反正众人收获颇丰,得到不少仙器,也没打算继续利用补天炉。
唯独纯阳剑派的人不甘心,想要在附近看看,能不能救援丁剑君。
“后来,你让他们下山,自己就过来了?”
风黎摸不清任鸿到底苏醒恢复多少三代记忆,便只将他当做昆仑玉清的一位仙家,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我让他们暂时停留在补天宫,自己去后面探路。嗯……一开始绿石和洛九樱也在,但我刚才打发她们离开。”
他和二女从补天宫后面的山道转向后山。
走了没多久,看到一具石化的女仙。
她背对后山,面向补天宫,浑身上下更有许多伤口。
洛九樱检查后,开口:“看样子,她是打算往补天宫方向逃。但后面有危机,所以半道被人石化?”
绿石仙子:“你们发现没有?这是我们来到骊山胜境后,看到的第一位女仙。或许,骊山派的仙子们都在她逃出来的方向。”
任鸿沉默,遥遥眺望后山浓厚的云雾。
后山,死禁区。
连宿钧进去,都只能重伤出来。而颛臾更对此忌讳莫深,希望自己独力探索。
“任道友,你说骊山当年是怎么覆灭的?”绿石仙子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任鸿。
这一路,任鸿展现自己对骊山胜境的了解。更屡次带领大家脱离险境,加上他英俊潇洒的外貌,让绿石仙子有点心动。
“我哪知道?我这么年轻,这些古时秘闻能知道多少?”
一句话,击碎绿石仙子的芳心。
风黎听任鸿面无表情的叙述,不仅抬眼打量他。
这货是故意的?
但不得不说,任鸿的确很年轻。他至今才一百多岁,但紫府境修为,已经盖压九州群仙了。
相较而言,洛九樱和绿石仙子的年岁,都是他的数倍。尤其洛九樱,如今已有千岁。
任鸿顶了绿石仙子一句,接下来道:“你们留在这里,我去后面看看。”
“后面?”洛九樱看到两岭三山后面的云海,担忧道:“道友,你要去那里?”
不久之前的云海下面,有一头怪物外天。谁知道后山之中,又有什么怪物?
骊山派所有弟子都没逃出来,万一任鸿有个好歹?
“放心,我不傻。危险的地方不会去的。”任鸿触碰石像下半身。
须臾间,女仙下身化为一条蛇尾:“娲皇道体,她在骊山派中也算有数的高人。就是不知道,她原本是男人还是女人。”
“等等——”风黎喊出声:“你说,那石像变成人身蛇尾?
“对。她变身了。”任鸿似有所指。
“这么说,骊山派果真有复兴的可能?”
能变化蛇尾,就说明生机未绝,仅仅是石化状态。如果解除石化,那么这位女仙就能复原。
想到这,风黎对骊山派覆灭的事,更加上心。
或许,骊山派的女仙并没有死亡,而是全部被咒术石化。只要解救,立刻就能恢复骊山派的全盛期。
她不再跟任鸿交谈,打量眼前的天路,抬脚准备跨入死禁区。
“等等。”
任鸿阻拦风黎:“你知道眼前这条天路的材质吗?”
风黎往地上一扫:“雪中火,算是一种不错的极地暖玉。”
“那么,你说这条天路用了多少雪中火?”
“那又如何?骊山派擅长造物,说不定这条天路是她们仿照雪中火,自己用法力创造的神玉天路。”
“那可不是。”任鸿又讲述自己在凤璇殿那里看到的原矿以及账本。
“从账本上看,整座北地神州的暖玉恐怕被骊山派开采一空。”
“你想说什么?”风黎脸色一冷,气冲冲道:“你是指责骊山派就是当年北地大洲毁灭的元凶。”
“不,我是说既然骊山派穷尽两百年人力物力,将整个北地玉矿搬空,打造这条看不见尽头的虚空天路。那么,她们必然有一个大目标。”
“你是劝我放弃?”风黎:“你认为,你能劝得住我?而且,我认为眼下应该是你放弃。连真人境界都没有的你,进入这条天路恐怕难逃一死。”
“我觉得,咱们联手比较好。”任鸿指着天路两侧的皮人。
“看到最前面这两人了吗?你不觉得,他们有点熟悉?”
风黎仔细观察,意外道:“这二人不是跟你们一起去补天宫吗?”
“在补天宫第三殿,他们死了。被一群怪异的虫子弄死,然后虫子依附他们身上,晃晃悠悠往上面走。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到这里。”
远远望去,天路两侧的皮人虫数不胜数,密密麻麻站在天路两侧,通向一望无际的彼方。
“那你更不能去了。”风黎云袖一甩,进入死禁区:“你功行不到,进来之后出事,我不能跟昆仑交代。你还是老实回去,带其他人下山吧!”
任鸿看着她的背影,忽然笑道:“既然仙子不肯和我同行。那么,我就跟黎姐姐同行吧!”
这句话一出,风黎蓦然回首,死死盯着任鸿。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