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aqv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返回2006-第789章 殺青宴相伴-rpver

返回2006
小說推薦返回2006
这天晚上的杀青宴很热闹,毕竟杀青了嘛!从明天开始,就不用继续拍摄了,这无论是对演员,还是剧组的幕后人员来说,都如释重负,心里放松了,喝起酒来,自然就放纵了不少。
而酒精,往往能让平日里一个内向拘谨的人,性情大变。
这不,杀青宴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大家还没怎么喝酒,所以都还算克制,但随着杯来杯往,现场的气氛就渐渐热烈起来。
孙全和袁水清今天特意从M市赶来参加这场杀青宴,也因为他俩的身份,所以杀青宴开始后,就不断有人来向他们夫妻俩敬酒。
先是导演王征。
然后是薛子涵、陶玉娟等人,跟着主演程昊、曲由苒等人,再之后就是其他的演员和剧组成员。
剧组的普通成员有一些可能是自觉身份普通,没好意思过来敬酒,但组长以上的,就都过来敬酒。
比如灯光组的组长、摄像组的组长等等。
面对不断过来敬酒的人,袁水清喝得比较克制,手中的红酒杯都是浅尝辄止,几乎只是沾沾嘴唇。
毕竟她这次还把女儿带过来了,晚上还要照顾女儿。
相比之下,孙全就没那么克制了。
《亡灵遗愿》第二季拍摄至今,他来剧组的次数太少了,除了当初刚刚开机的时候,他来过几次,后来就几乎没来过剧组。
他知道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容易脱离群众,让下面的人离心离德,所以今晚但凡有人过来敬酒,他都很给面子,虽然做不到杯到酒干,但也都会喝上一大口,给足向他敬酒的人的面子。
态度是真没得说,他今晚与人碰杯喝酒的时候,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辛苦了!辛苦了!”
特别是程昊和曲由苒这两个男女主演来向他敬酒时,孙全的态度越发好了几分。
比如程昊来敬酒时,孙全一边和他碰杯,一边揽着程昊的肩膀,和程昊聊了好一会儿,不仅聊了拍戏的事,也聊了程昊的家庭情况,以及有没有交女朋友等等私人问题。
曲由苒来向他敬酒时,他的左手下意识也想揽曲由苒的肩头,手快落到她肩膀,才意识到这样做有点不妥。
虽然他有自信就算他真的当众去搂曲由苒,曲由苒即便心里尴尬,也不会避开,但他又不是那种专挑自己公司女明星下手的下三滥,他虽然觉得曲由苒漂亮,也挺欣赏这姑娘,但她再好,有他媳妇袁水清漂亮吗?
何况,他媳妇就在旁边呢!
所以他控制住了,没让自己的手变成令人恶心的咸猪手。
但为了笼络人心,也和曲由苒多聊了几句,让人感受到他对她的重视。
……
杀青宴结束,坐车去魔都月牙湖别墅区的路上,袁水清看着晕乎乎靠在她肩头的孙全,她怀里抱着女儿,女儿已经睡着了。
但她知道孙全还没睡着,因为她看见他虽然晕乎乎,眼睛也闭着,但脸上的表情还在不时变化,不时皱眉。
“你挺看重程昊和曲由苒?”
袁水清轻声问他。
果然,孙全确实还没睡着,眼睛虽然依旧闭着,嘴里却嗯了声。
袁水清:“怕他们名气越来越大,被人挖跑了?”
闭着眼睛的孙全露出一个笑容,微微摇头,“那倒不是!他们名气还不够大,所以翅膀还不够硬,只要咱们这里能持续给他们演戏的机会,他们轻易不会跑的,这两个人……呵呵,都挺聪明的,你不觉得吗?”
袁水清淡淡一笑,“还行吧!”
她没再问什么,闭着眼睛的孙全却主动解释了两句,“我向跟高一工导演推荐他们俩,还有王潇潇来主演《这个奶爸不一般》,所以今晚就和他们多聊了几句。”
“哦?让他们主演你的新剧?”
袁水清有点意外地转脸看了看靠在她肩头的孙全,顿了顿,又问:“你这是打算花大力气捧这三个人?”
孙全笑笑,依然没有睁眼,“试试看吧!反正新剧总要找人来演的,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仨一个机会?你说呢?”
袁水清不置可否,“你高兴就好,随便你吧!”
……
月牙湖别墅园。
夜已深,身着一袭白色睡衣的霍依依推开房间阳台的门,随意地走到阳台上,胳膊搁在阳台栏杆上,微微抬头看天上的星空。
其实也看不到几颗星星,魔都的空气污染有点厉害,晚上即便夜色很好的时候,夜幕上也看不见几颗星星。
当然,霍依依不在意这一点,她只是在卧室里待久了,习惯性来阳台上透透气。
不经意一转脸,习惯性地看向隔壁的别墅。
下一秒,她怔了怔。
最近这段日子,她已经习惯了隔壁的别墅每天晚上都黑灯瞎火,本来住在那里的王征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一个多月前开始,就没来这边住了。
霍依依猜测可能是每天往返于这边和剧组之间,王征导演等人觉得不大方便,又或者是因为孙全和薛子涵等人都走了,只剩下王征和陶玉娟住在这里,孤男寡女的,容易惹人闲话,反正王征和陶玉娟已经很久没来这边住了。
所以,霍依依已经习惯每天晚上隔壁那套别墅都不亮灯。
但今晚这别墅几个窗户里,却都透出灯光。
这说明什么?
是王征和陶玉娟又来住了?
霍依依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小,除非这段时间,王征和陶玉娟每天在剧组相处,两人之间擦出了火花,今晚终于憋不住,来这里深入交流一下。
霍依依觉得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
除此之外,那就只剩下另一个可能了。
——孙全或者袁水清今天过来了。
霍依依在《亡灵遗愿》第二季中的戏份,早早就杀青了,所以她没参加今晚的杀青宴,甚至都不知道。
她目力不错,心下有所怀疑之后,就看向隔壁别墅的院门外。
她看见了一辆眼熟的房车,很像孙全和袁水清之前买的那辆。
所以,今晚……是他过来了?还是他们夫妻俩都过来了?
理智告诉她,自己和孙全根本没可能,应该在心里将他彻底放下。
但如果理智什么时候都管用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阳台上,霍依依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怔怔地望着隔壁别墅二楼的一个透着亮光的窗户。
她知道那是主卧室。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