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01d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第十八章 殺生石讀書-qv1i8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东京铁塔、增上寺、爱宕神社、芝公园、芝东照宫一圈走下来,便是这一天的行程。
不管小璘有多乖巧可爱,不管汝昂有多热情奔放,不管莱尔有多钟爱女仆,观光之旅还是老样子,一篇充斥着甜蜜和欢笑的流水账,期间既未发生导致三人关系突飞猛进的关键事件、亦未发生奇迹般的低概率福利事件。
当然,也可以将此称为‘润物细无声’,每一天的相处均会增进感情。‘一见钟情’从来都是屁话,那只是单纯的馋人家的身体,感情从来都得靠时间来积累。
“下雪天泡温泉,肯定会比以往更舒服呢~汝昂小姐。”在旅游小册子推荐的餐馆吃过晚饭,回到酒店时已是泡温泉的时段,小璘十分期待。
这间酒店的卖点是面朝东京湾的无敌夜景,但温泉文化算得上是R国极具特色的传统文化之一,没有天然的温泉,也得烧热水来个人造温泉。
汝昂一扭头,不满道:“为什么我要和小璘你一起去泡温泉啊!我想跟在之前的温泉旅馆一样,跟主人一起泡在房间配套的家庭式小温泉里~!”
“就算你这么说……”小璘脸一红,显然回想起当初的场景。
最终还是得由莱尔发话,“汝昂,你还是陪小璘一起去吧,我担心小璘在陌生的地方会犯傻,我可不想大冬天的晚上被人赶出酒店。”
这只是说服汝昂的借口,小璘是有点呆,可学习能力还是有的,都在东京生活了大半年了,怎么可能看见点新鲜事物就召唤星神发动攻击。
“既然主人这么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照顾你吧。”汝昂一副情不甘心不愿的口吻,实质上已第一时间顺着话风服软,看样子她就从未将‘在房间自带的浴室里沐浴’视作一个选项。
期待大冬天泡温泉的人可不止小璘一个。
“那么,在去泡温泉之前,我稍微在外面转转吧——”莱尔转过身,面朝东京湾那因人造光源而色彩斑斓的夜景。
“?”两名精灵神情一变。
有晚上逛街习惯的是神威,莱尔可没有这习惯。换言之,在她们不知晓的地方,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莱尔只是不想让白天的行程受到影响,本就没有隐瞒到最后的打算,解释道:“白天在东京铁塔附近看见奇怪的东西,出于好奇心调查一二罢了,有可能在港区转一圈就一无所获地回来了。”
被莱尔撇下来的次数太多,小璘都快要习惯‘守护月天’这名号名不副实了,只能作出提醒:“……请务必注意安全。”
“人身安全问题,很多时‘注意’是没有用的呢。”莱尔轻笑一声,闪烁离开房间。
“…………”小璘呆呆地看着外面的夜景,迟迟没有反应。
汝昂插着腰走到宿敌眼前,臭着脸道:“真是的,每次都这幅神情,主人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爆锤敌人外什么都不会发生……快去泡温泉吧!”
》》》》》》》
被杀生石附体的少年已抵达东京,接连引起数次事件,其特征为蓝色蝴蝶,那是一种既能用于侦测、又能用于隐秘位移逃跑的变形系法术。
该少年目前动机不明,在茫茫多的异能者中按照某种标准挑选受害者,对其造成致命伤后从体内的杀生石中分离出一小部分植入,躲在暗地里欣赏受到杀生石的影响堕入邪道的受害者引起的一系列事件,受害者被其他异能者讨伐后暗中回收杀生石,继续寻找下一位受害者。
这一晚,该少年挑上的受害者是谏山黄泉的表姐,大晚上一个人义务劳动消灭诅咒和怨灵的谏山冥。虐杀谏山冥不是问题,沉沦的谏山家只有一把封印着强力妖怪的宝刀-狮子王撑场面,其他人只是个能砍中诅咒和怨灵的武士,与他战斗时就像是‘还没学会霸气的路飞’VS‘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者’般无力。
然而——
“你的左眼……是吗?这就是‘杀生石’吗?”闪烁出现的莱尔,挡下了即将贯穿谏山冥的胸膛的一击。
“!”在与谏山冥交战时维持着游刃有余的笑容的少年,总算是变了面色,主动松开薙刀,拉开了距离,“……这可是预料以外的客人,你是谁?”
“偶然路过的除灵师。”莱尔头也不回地勾勾手指,发动治疗魔法,扎在谏山冥双腿和双掌的铁针抽出,伤口数秒间愈合,“姑且,接了份跟你相关的悬赏。”
“呵~听上去挺有趣的嘛?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兴头已经过去了。”察觉到来者不善的少年,身体化作无数蓝色蝴蝶四散而去。
“判断是正确的,法术也没有问题,可惜——”莱尔摇摇头,摆出剑指,吟诵咒语,夜空中生成一片旋涡状的法术雷云,范围不大,刚好笼罩住这片小码头。
“招来,斩断黑暗的光之刃,染亮四方的雷之剑,电灼光华,急急如律令!”一道雷电劈下,劈在其中一只蝴蝶身上。
该蝴蝶没有消失,只是带着电光和白烟掉落到地上,其余没有遭到攻击的蝴蝶却突然像发疯一般,从四面八方追随而去,落在地上重新凝聚出少年的姿态。
但少年已然失去了意识。
“——可惜,我能清楚看见你的灵魂在哪里,结果就是你以最脆弱的姿态不作任何防御地承受我这一击。”莱尔走到少年身边,弯下腰,毫无怜悯地以注入法力的手指抠出少年左眼眶处的红色石头。
“两亿日元的悬赏任务,就这?”莱尔看了眼散发着浓烈邪念的杀生石,一甩手打出一团地狱火焰,将少年的身躯、少年的灵力、残存的邪念全数处理掉。
其实这少年是能救活的,植入杀生石后致命伤会被治愈,但杀生石只是负面意志的集合体,即便藏有少量玉藻前的意识,估计也只是起到‘耳边细语’的效果。也就是说直至目前为止的恶行,都是这名少年亲自作出的判断,莱尔没有救下他的善心。
附带一提,莱尔并不认为儿童是纯洁的存在,反过来说,他觉得儿童才是最为残酷、最为恶趣味、最为不可理喻的群体。换着各种法子虐杀蚂蚁、将蚱蜢的腿扯下来塞到其嘴边喂食、理所当然地给班上同学取侮辱性的称号,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感谢您救了我,”谏山冥不是聒噪的女人,待战斗结束以后,她才对莱尔鞠躬道谢,“我是谏山冥,您是……?”
“我叫莱尔,就像刚才说的,刚好路过而已。”莱尔将杀生石放进口袋,转身应答,“话说……谏山小姐该不会还有一个亲戚叫‘谏山黄泉’吧?”
全R国姓‘谏山’的人估计不少,但莱尔觉得她俩高概率认识。
“莱尔先生认识我的表妹?”谏山冥错愕道,自家表妹竟然会认识这种强大的阴阳师,这比什么家传宝刀-狮子王牛逼多了。
“有过一面之缘。”莱尔笑道,道出此前猜测的缘由,“不过你们谏山家取名真有意思,生怕自己活得太久是吗?一个叫‘冥’,一个叫‘黄泉’,该不会还有什么‘地狱’和‘奈落’吧?”
谏山冥默然半晌,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对方‘谏山奈落’是自己伯父的名字。
……嗯,印象中家族里还没有人叫‘谏山地狱’。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