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06r都市异能小說 永序之鱗-第605章 奎斯的算計(求推薦票!求月票!)相伴-132v2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狠狠宰了变形怪一刀之后,普乌数着到手的白金币,咧到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收敛过。
“嘿,伙计。你天生就是个生意人,按照你教给我的话术,变形怪可是着实大出血了一次。”
对于半羊人的赞誉,刚刚逛了一圈大市场回来的奎斯并不以然,“不仅仅只有一次,那个家伙还会回到万草堂,然后继续掏出他的钱包乖乖付账。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直到榨干他身上藏着的每一枚毒螯。”
“就这么做,”普乌笑嘻嘻地回答道:“而且我也很乐意那么做。毕竟,我也讨厌他。”
两个远比变形怪阴险许多的黑心商人,很快就达成了共识。早在前来印记城之前,奎斯就设计好了如何跟神明非神会接触的方法。与其亲自前去取信那个协会,倒不如让其过来找自己。
所以在万草堂建成的当天,他就开始往下水道排出的烟雾,刺激头盖鼠群冲向破碎神庙。紧接着,他又等来了为神明非神会采购耗子药的变形怪,售卖给了他能够以生物手段灭鼠的旃檀。那些家伙只要点燃那一盒旃檀,便会吸引来大量的食腐虫和狼蟑。这样固然可以解决鼠患,但是同时也会激发新的虫害问题。到时候,他们还得过来寻求能够灭虫的药剂。
什么是最好的生意?最好的生意就是制造问题(需求),然后给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产品)。这是奎斯前世经历给予他的宝贵智慧。放高利贷的都在鼓吹“消费升级”概念;控制食糖贸易的大佬都在投资生产胰岛素的药企。而只有这样做,他们生意才会变得可以持续。
比起垄断和所谓的“无本生意”,可持续的生意才是最先进的理念。而且和前世那些幕后大佬的做法相比,奎斯的办法更为有效直接。神明非神会在经历了鼠害之后,还会经历虫害;经历了虫害之后,还有可能经历鸟害;经历了鸟害之后,还有蛇害……循环往复且没有止尽。
虽然这是个有法术、有异能、有各路神祗(神明非神会靠不上祂们)的世界,但是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还是不会变——事物(物体)总是会向受到阻碍最小的方向发展(运动)——出于成本方面的考虑,他们只有硬着头皮一次次来到万草堂,接受奎斯和普乌的痛宰。
毫无疑问,他们中的一些人会生出别的想法,他们可能会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但在那个时候,则正是奎斯向其展现自己实力的最好机会。而且,碍于印记城的痛苦女士,以及其麾下达巴斯们的制约,再加上神明非神会并非混乱会那样的疯子,所以他们能够采取的武力其实是有限度的。等到他们发现,武力无法达成目标,那么沟通就成了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到时候,奎斯便可以顺其自然地从他们那里获得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这比直接花钱购买合算得多,同时也能够取得更细致、更准确的消息。所以对于奎斯来说,此时其实只需要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加快这个进程。毕竟,事情拖得太久,会产生许多不必要的时间成本。
“那些旃檀里面加了料了么?”
“当然,除了之前被那个变形怪买走的那根,其它的旃檀里面添上了能够吸引土巨怪的芨芨草粉末。燃烧之后,便会产生一种和土巨怪交配时节,母虫所散发信息素类似的味道。它们肯定会结伴前来,但是却会悲哀地发现其实并没有母虫在场。那些怪物多半会直接无差别攻击所有见到的生物,还有少部分可能,他们会挖空破碎神庙地基来寻求报复。”
半羊人的回答,正是奎斯所需要的。他们两个就像是策划了骗局之后的黑心肠商贩一样,开怀大笑。“哈哈哈,普乌你得赶紧准备,说不定明天变形怪就要来找你买除虫用的药剂了!”
……
和正在盘算着未来收益的奎斯和普乌不同,变形怪现在感觉糟透了,即便他吃了一盘又一盘烤羊心,可是仍旧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心疼,“我一定要让那个家伙付出代价!”
只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他现在必须要赶回破碎神庙总部,因为那里聚集的耗子越来越多,在头盖鼠的组织下,它们甚至已经开始突破了守卫们的封锁。
虽然只要一想起普乌,变形怪就会恨得牙根发痒,但是已经测试过旃檀,他对其生物灭鼠的效果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所以他一回到总部,立刻就点燃了一根旃檀,然后将其丢入了鼠群之中。还未等其其冒出的青烟消散殆尽,大量的食腐虫和狼蟑就不知从何处跑了出来。作为老鼠和头盖鼠的天敌,这些虫子甫一出现就对那些害兽发动了凶猛的攻击。
之前在诸行会办事大厅的时候,由于情况及时被控制住了,所以变形怪没有来得及观察仔细。现在,他才真正看清了那些虫子为何会被称为鼠类的天敌:
食腐虫的肚子就好像是无底洞似的,无论吃下多少老鼠,它们都不会放慢进食速度。若是实在吃不下了,它们甚至会当场分裂,以腹部为中心分为两段。没有头的那一段会长出新的头颅,而拥有缺少尾巴的那一段则会长出新的尾巴。然后,它们会重复之前行为,身躯快速长大继而再度分裂。
至于说狼蟑,虽然这种虫子没有食腐虫的肠胃和分裂生长本领,但是它们拥有类似于豺狼的性情。在肚子饱胀之后,它们会停止进食,可是仍旧会将遇到的老鼠都一口咬死,仿佛就是为了杀戮而进行杀戮。
“快,把这些旃檀分发出去,”近距离见证了旃檀的作用,变形怪不再有任何犹豫,他马上将一盒子旃檀都分发给那些守卫,“每个人都拿上一截子,围绕着防线,隔一段距离就点着之后甩出去一些。”
一时间,许多束青烟,在破碎神庙周围袅袅升起。鼠群开始出现了混乱。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