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猛卒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安置之爭讀書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郭宋走进了政事堂议事厅,众人起身行礼,“参见殿下!”
郭宋笑着摆摆手,“各位相国请坐!”
众人坐下,郭宋笑道:“我刚才听说大家为安置洛阳百姓之事争吵起来,这是为什么?”
潘辽为人宽厚,他歉然道:“谈不上争吵,只是正常议政争论,没想到惊动了殿下,实在抱歉!”
郭宋呵呵一笑,又问道:“说说看,什么争论?”
杜佑解释道:“其实就是人口争夺,人口不足,各地都希望增加人口,我希望洛阳的难民留在长安,潘相国则主张暂时收留,收复洛阳后,再把他们遣返回洛阳。”
张谦逸在一旁补充道:“也不能说谁对谁错,现在中原确实疫情未退,仓促回去会增加感染风险,但如果都留在长安,那么中原的人口就更少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恢复,所以这个问题比较两难。”
郭宋沉吟片刻道:“这个问题去年十二月就解决了,濮阳的百万难民都迁徙去了河北,为什么洛阳难民就成了问题?让他们自己选择,想回去就回去,愿意留在长安也可以。”
潘辽顿时急了,“殿下,濮阳那边是因为疫病,没有办法才移民,但洛阳并没有发生疫情,两者不能等同起来,每个人都是希望过舒服的生活,如果让他们自己选择,肯定都愿意留在长安,那洛阳怎么办?难道殿下愿意看到洛阳由此衰败下去?”
郭宋摇摇头,“一个大城的兴衰自有其规律,我们不要强行干涉,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些百姓不是羊群,不是把他们往哪里赶,他们就会往哪里走,他们是人,他们会自己选择,我建议还是顺其自然。”
杜佑又道:“其实我们还应该算一笔帐,这几十万难民来长安后,要吃喝用度,我们要照顾他们多久?而且就算他们将来回洛阳,又该怎么生活?我们还得照顾他们,这一来一去至少两年时间,这么多人口靠朝廷养活,朝廷根本就负担不起。”
潘辽默然无语,杜佑这番话击中要害了,如果难民太多,朝廷财力确实难以承受,这才是关键。
他叹口气道:“殿下决定吧!”
郭宋点点头,“那就先安排他们自食其力,安居坊那边还有多少空屋?”
张谦逸躬身道:“城南和城东的安居坊都已经住满,城西那边还有一半空着,可以安置四千户人家,如果难民人数超过了,那只能放在京畿各县。”
我的仲基欧巴 叶七公子
郭宋想了想道:“最好不要随意安置,要补充最急需劳力的县,像新丰信和咸阳县,这两个县工坊最集中,长安这边就安置四千户,补贴三个月的三粗店票券,免半年房租,让他们尽快融入长安,最好让《京都快报》提供招工信息,或者朝廷提供一个场所,让需要伙计酒保的店和难民们面对面招募。”
中國 歷史 朝代 順序
“这个办法不错!”
杜佑赞许道:“让双方直接见面,我建议放在朱雀大道上,每家店铺租一顶帐篷,让他们自行招募人手,以后帐篷也不用拆除了,就作为一个专门的劳工市。”
长生无量
甜心老婆不准跑 我是糖果果
潘辽反对道:“偶然一次可以放在朱雀大街上,如果作为长期劳工市,朱雀大街就不合适了,容易影响通行,不如放在金城坊马球场,那边距离难民们住的西城安居坊也很近,大家以为如何?”
潘辽这个方案得到众人赞同,城坊马球场是长安最大的马球场,一直闲置,不过利用起来作为劳工市。
郭宋当即拍板道:“设立长期劳工市,就放在金城坊马球场,然后这一次各县也要设立临时分场,工部下面增设劳工署,负责安排此事。”
说完了难民之事,郭宋又道:“今天我来政事堂,其实是想和各位确认一下科举的情况,到现在有多少士子报名?”
……….
在政事堂确认了安置洛阳难民的原则后,洛阳难民开始陆陆续续送来长安,长安在灞上安排了一座十万人的大军营作为分流安置大营,实际上也是第二次疫情排查,确保没有感染疫病的人进入长安。
此时长安格外热闹,五万多名前来参加科举的士子集聚长安,今年因为中原疫病的缘故,科举向后推迟了一个月,从二月底推迟到三月,这主要是很多士子的进京路线要改变,要么取道河北来关中,要么走荆襄商州线来关中,路上的路程明显变长了。
疫情确实也影响到了今年的科举,进京参加科举的人数比去年少了近一半,当然,还有不少士子还在路上,现在毕竟只是三月中旬,距离科举还有半个月时间,但人数肯定会低于去年。
长安第二个热闹便是洛阳的难民到来,前后三批抵达分流安置大营,共计九千六百户,差不多也是五万难民,其中四千户安排在长安城西安居坊,其余安排在咸阳、新丰和泾阳三座县城内。
后续的难民大军原则上不再放在京城,而是放在各县。
原本比较冷清的城西安居坊变得热闹起来,安居坊就是城墙根修建的廉租房,每月五百文一间,可以长期居住,推出几年来一直都没有涨过价,五百文的房租对普通百姓来说,确实是很廉价了,差不多相当于一个酒保五天的工钱,基本上所有的租户都把它当做自己的家了,安心住下,不愿离去。
一群群难民扶老携幼,拿着钥匙和抽签牌子来寻找自己新居,有官员在指点他们的住处。
“老丈,你们家在这里!”
一名官员带着一家六口来到一间屋子前,用钥匙打开门,官员探头看了看房间,笑道:“这房间没有人住过,还比较干净,可能比较小一点,如果想住宽一点,可以去下面的县里,那边六百文钱可以租两间屋,要比长安合算。”
“可以!可以!比我们想的大多了。”一家人连声说道。
廉租房的房间确实比较大,每间屋大约有三十个平方,只是里面光线稍微暗一点。
官员又笑道:“很多人家都是用布帘子,帘子一拉就是两间屋了,而有些讲究一点的人家会用木板当做隔墙,你们看自己的情况,可以先用布帘子,等条件宽裕了,再用木板隔。”
“多谢官爷,你去忙吧!我们自己安排。”
这时,家人中的年轻儿媳不好意思问道:“请问,茅厕在哪里?”
官员一指前面五十步外的房舍道:“看见那座黑瓦青砖房没有?那就是公共茅厕,左边红门是男厕,右边绿门是女厕,以后家里可以买两个便桶,夜里方便。”
家有痞妻:夫君,笑一个
“多谢!”年轻儿媳拉着女儿匆匆去了。
儿子则担着桶去井边打水,一对老夫妻则带着孙子在房间里收拾,一家人就这么住下来了。
难民们大都带着家当而来,虽然比较破旧,但很齐全,炉灶油灯、席子被褥、锅碗瓢盆水桶之类都有,没有床,可以暂时打地铺,或者稍微花点钱,在旧货摊上买两张旧床,也很便宜。
一直忙碌到晚上,四千三百户洛阳民众终于安居下来,原本黑漆漆一片的屋舍都点亮了一盏盏油灯,很多人家已经去三粗店领了粗面和盐,不少人家还买了煤球,烧火做饭,全家人终于能安安心心聚在一起饱餐一顿。
次日一早,家家户户的男子都出门了,前往金城坊找事情做,洛阳难民最缺的是钱,他们很多人虽然有一点点钱,但都是朱泚发行的新钱,在长安买不了东西,他们必须在长安找事情做,才能挣钱买一些急需东西。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金城坊距离城西安居坊很近,一进坊门便看见一座很大的马球场,同时也是军队训练的校场,占地足有八十亩,这里是新设立的劳工市,这和以前的人市不是一回事,人市是买卖人口的地方,早已被取消了,而劳工市是找事情做的地方。
长安虽然有百万人口,但底层劳工还是很缺乏,尤其长安商业和服务业十分繁盛,对伙计、酒保、车夫、家仆、丫鬟等等底层劳工需求极大,工钱也是天下各州中最高的。
比如小丫鬟的工钱是各个工种中最低的,其他各州除了包吃包住包衣服外,每天只有二三十文钱,但长安一样包吃包住包衣服,每天却是五十文钱。
普通伙计、酒保每天一百文,稍微有点技能就会贵一点,像有经验的木工、瓦工、武士以及粗通文墨的记帐每天就能挣到两百文钱,和小管家、小掌柜一个级别。
而像大掌柜、大管家、大帐房、高级护卫等等,平均一个月十贯钱,但他们已经不属于底层的劳工了。
此时,劳工市上扎了上百座大帐,还有很多小店铺租不到帐篷,便直接摆一张桌子招人,整个市场上人山人海,声音鼎沸,热闹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