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po火熱言情小說 魂帝武神 小小八-第3764章 出趟遠門,不知何時歸展示-iraue

魂帝武神
小說推薦魂帝武神
“拔不动?”
萧逸再度惊讶。
魂殿总殿主点了点头,“远古时期,风絮王为何陨落,无人得知。”
“但,那等已然真正成长起来的至强魂帝,同时也是真正可媲美第一代魂帝者,即便陨了,尸骸也远非我们这些寻常生灵可以冒犯的。”
“剑上,明明毫无威压,看起来也别无手段压制。”
“但,却就是拔不出来。”
魂殿总殿主看着萧逸,“也所以,当年你以萧寻身份初到我魂殿总殿,老夫方惊讶无比。”
“本该插在风絮王身上的弑神剑,竟出现在你手中?”
“老夫猜测过你是否风絮族人后代,但,老夫转念又一想,你是否风絮族人,也和能否拔出弑神剑别无干系。”
“否则,弑神剑早便被以往的风絮族人拔出来了。”
“故而当年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八个老人,此刻疑惑地看着萧逸。
“别看我。”萧逸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何我能拔出弑神剑,且弑神剑认我为主。”
“或许,是我自己的魂帝身份?”
“不知道,也不确定。”八个老人摇了摇头。
萧逸耸耸肩,也不再纠结。
“原来,这便是弑神血脉,弑神能力了。”萧逸自语一声,思索着。
当年,他修寒冰三掌时,知晓第三掌便称‘弑神’。
后来,修为愈发强大,接触愈高层次的秘辛,他知道了第一代魂帝的存在,知道了其独有的‘弑神’能力。
以往,他只以为这二者不过是名字相同罢了。
毕竟,‘弑神’能力可是第一代魂帝专有,魂帝能力,也别无复制,代代皆不同。
那,是真正强大、无敌的能力,连冥帝的肉身都能切割。
而寒冰三掌,不过是门功法,或者武技。
这些个功法武技,名字‘狂霸’者,多了去了,什么灭神指,斩天刀…诸如此类,但真正的威力,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当年只以为是巧合。
而今方知,创造寒冰三掌的风絮王,竟便是曾经的魂帝,而且还是成长起来的至强魂帝,甚至是第一代魂帝的衣钵传承继承者。
第三掌‘弑神’,根本就是第一代魂帝的弑神能力。
“弑神血脉,寒冰三掌。”萧逸心头暗暗想着。
而今,他着实对这寒冰三掌惊讶无比,也惊骇于曾经的风絮王竟惊才如斯,创造出这么门逆天的功法。
后天血脉,这四个字或许不能代表些什么。
但,吸收其它生灵的气血力量,化为己用,从而增幅自己的血脉力量,这个效果便可谓逆天了。
道体、武魂、血脉等等,都是武者的本质天赋。
这些个能吸收别人天赋,从而增强自身天赋的能力、手段,无不是逆天至极。
像他自己的太阴太阳之眼,可吸收外人的武魂,化作力量,从而让自己的武魂增强,进阶。
而寒冰三掌,乃是吸收外人的气血,从而让自己的血脉增强,升华。
也就是说,寒冰三掌,已然是媲美太阴太阳之眼的手段,有着近乎一样的效果。
当然。
武魂,乃天地所限,一生所定;有史以来,除却武魂本身拥有的第二次觉醒外,从未有过别的武魂增强状况发生过。
倒是血脉这种天赋,历史上也偶有传出某些特殊手段增幅自身血脉的事迹。
当然,这些个历史上存在的事迹,却也都完全不如‘寒冰三掌’这般强大,这般完美。
说起来,当年他体内诞生‘血丹’,一是在冷焱剑内剑灵驱使下吸收了生灵气血力量,二则是同时在使用寒冰三掌。
也就是说,乃是在他使用寒冰三掌的同时,又加上剑灵给他吸收外在气血力量,从而诞生了那颗‘血丹’。
或许从那时起,他,便已然在使用‘后天血脉’的这份效果了,让得自己的精血变得无比强大。
“小子,在想些什么?”天机总殿主看着沉默思索的萧逸,问道。
魂殿总殿主直接道,“据老夫所知,你的弑神剑还未开锋,还不考虑开锋吗?”
萧逸耸了耸肩,收起了思索,回答道,“若我而今便是第一代魂帝那等修为,我当然会立刻开锋,弑神剑顷刻便会成为最强的神兵利器。”
“但我而今修为下,开锋了,也别无大用,顶多…或许弑神能力的威能强几分。”
“而最重要的是,这弑神剑和我一身手段,几乎别无契合点。”
“我而今拿着,好歹能用作奇效,可知魂力。”
“一旦开锋了,我拿着无用不说,还添了几分不可控的未知。”
“或许…”魂殿总殿主想说些什么。
萧逸摇了摇头,轻笑,“没有或许。”
“一切,都需得有力量为前提支撑。”
“若失却足够的力量支撑,哪怕是包含了浩瀚武道法则的这片天地,也只苍白无力;更何谈,区区一柄弑神剑?”
萧逸而今,可是真切知晓这片天地存在着的莫大危机。
“倒是这弑神血脉。”萧逸眯了眯眼。
而今既知了寒冰三掌怎么回事,往后,这绝对会是他的一场造化。
“呵。”萧逸嘴角咧过一道笑容。
修罗总殿主皱了皱眉,“小子,笑什么?”
“啧啧。”天机总殿主嗤笑一声,“往往这小子露出这等笑容,准没好事。”
“不是在算计别人,便是在想些什么鬼主意。”
“呵。”萧逸反应过来,笑笑,“这些天,几位闲暇了,不妨来我偏院吃顿便饭。”
“走了。”
萧逸说罢,笑着,转身便离。
八个老人,面露疑惑,“怎么?”
萧逸顿下脚步,回过头,轻笑,“我怕,我往后会想你们。”
“什么意思?”八个老人,心头不自觉地涌起一分不妙,连忙沉声问道。
萧逸仍旧只轻笑,“没什么,只是过些天,我恐怕要出趟远门。”
“何时归,恐怕我当真不知晓。”
同样的情景,近乎同样的话,多年前,萧逸也说过一次,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自是当年他离开东域,前往中域前,在萧家与一众萧家长老道下的这番话同样的…‘出趟远门,不知何时能归’。
萧逸话语落下,已然出了总殿主书房,身影,渐行渐远。
身后,八个老人,沉默着,若有所思。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