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有請小師叔-第一百三十一章 他就是小師叔?看書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这么厉害的?
那可是传承境和宗师境,放在青云宗,都算得上顶尖的大人物,结果,几个呼吸内,全部重伤……
早知这么厉害,就不装逼了,乖乖当孙子不香吗?
“驴爷爷,我是你亲孙子……啊!”
话音未落,大腿一阵剧烈的疼痛,急忙抬头,就见对方的蹄子,已经落在上面,腿骨被直接踩的粉碎。
“我……”
赵安不停颤抖,向眼前的毛驴看去,就见它安静的眼神中,带着决然。
真的起了杀心!
要说之前,还有回还的余地,现在真没有了。
滋滋滋!
地上湿了一大片。
纵横大盐城,接近十年,无所不能的赵家主,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再没受得了,当场吓得失禁。
“徐长老,救我……”
知道对方生出杀心,说得再多也无用,赵安挣扎着,向一侧的徐冲看了过去。
“住手……”
站起身来,徐冲向这边飞了过来。
不用对方喊,他也不能任由这头驴将之屠杀。
赵家,是镇仙宗在大盐城的代言人,没看到也就罢了,亲眼看到,却不阻拦,哪位小师叔会怎么想?怪罪下来,怎么办?
以那位的实力,别说他了,整个炼器堂加在一起,也抵挡不住!
轰!
人在空中,一柄长剑出现。
霜雪夺魂钩被铸造在皓月鼎上,没了合适的兵器,但做为传承境的炼器师,一、两柄级别很高的长剑,还是可以拿出来的。
剑芒呼啸,强大的剑意,蔓延而出。
地级武技,星落九天!
虽然对剑法的理解不如孙昭、墨渊,却也算得上一名高手,剑意一出现,空气就发出暴雨般的声音,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呼!
毛驴也不躲闪,也不后退,只是两个大耳朵,抖动了一下。
轰!
一瞬间,院子出现了巨大的旋风,直冲天空,剑芒被狂风一搅,当场碎裂,无尽的力量反冲而至,徐冲再次被击中,鲜血狂喷。
没用蹄子,单用耳朵,他就抗衡不住!
这……哪里冒出来的妖兽,这么可怕?
一耳朵抽飞一位传承境强者,毛驴面无表情,再次向前踏出,赵安惨呼声中,另外一条腿的腿骨被踩碎。
小黑,被他杀了!
它那个朋友,就这样死了……杀人偿命,哪怕是头驴。
“你、你别过来……看在我们曾主仆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吧!”瑟瑟发抖,赵安尖叫。
“和小黑,也是主仆一场,但你放过他了吗?”毛驴摇头。
它是胆小,怯懦,于是慎重,但牵扯到最亲近的朋友,绝不会退缩分毫。
“驴哥,先别忙杀,等我搜索一下记忆再说!”
见大黑的蹄子抬起,随时都会将这家伙踩死,极乐大魔王走上前来。
现在的世界,毕竟是人类主控,妖兽尽管强大,杀人的话,还是要有理有据的,不然,肯定会给爷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尽管爷爷那种淡然的性格,未必在乎……但做为晚辈,不能不提前考虑到。
毛驴停了下来,极乐大魔王手掌一抓,一道魔气,立刻钻进对方脑海,片刻后,眼睛眯起,露出了冷漠之意:“杀了吧,罪有应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嗯!”
毛驴点头,扭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驴皮,轻轻一动,后者“呼!”的飞了过来,落在他的跟前,嘴巴在上面蹭了几下,轻轻嗅了一口:“小黑,大黑替你报仇了!”
蹄子再次落了下来。
咔嚓!咔嚓!
“我真不想死……”
话音未落,赵安的脖子扭曲了180度,眼神逐渐黯淡下来,做为一方豪雄,可能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死在了一头驴的手上。
“赵家主……”
徐冲脸色发白。
他竟然没挡住一头驴,任由对方将这位斩杀……
好不容易在小师叔面前留下了好印象,现在恐怕要崩塌了。
呼呼呼!
踢死赵安,毛驴继续冲到面前,蹄子再次接二连三的落下,将后者硬生生踢成了肉饼,这才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大魔王:“烧了!”
“是!”点点头,极乐屈指一弹,一道魔焰飞了过去,熊熊火焰,眨眼间就将后者烧成飞灰,渣都没剩。
松了口气,毛驴依旧有些担忧:“应该活不了了吧!”
“……”大魔王嘴角一抽,这种情况的话,自己都活不了,更别说一个只有聚息九重的家伙了。
陆城主等人面面相觑,同样说不出话来。
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挫骨扬灰,渣都不剩……说实话,就差超度了。
“这些人应该是他的同伙,要不要杀?”
处理完灰烬,极乐大魔王环顾一周。
“我们不是同伙,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杀过驴!”
“以后我再不吃火烧了,再敢吃,断子绝孙……”
“从今天开始,只要让我看到驴肉馆,看到一家,我让他关掉一家……”
陆城主、陈家主、刘家主,同时吓了一跳,连忙喊了出来。
早知道赵家会得罪这样一头妖兽,打死也不过来啊……
“杀一些弱者,算什么本事,要杀,就杀我们!”
就在这时,徐冲再次飞了起来,四位宗师境强者,紧跟在身后,一个个面容凝重。
“你们想被杀?”毛驴看了过来。
“做为妖兽,你滥杀无辜,今天的事,我们一定会传出去,让真正的强者,把你斩杀……”徐冲吼道。
“不会放过我?那就只能杀你们了!”露出警惕之意,毛驴道,既然想杀它,那就是坏人,杀了就是。
“想杀我们,追上再说吧!”
手掌一抓,飞舟出现在面前,徐冲等人落在上面,驱动阵纹。
呼!一瞬间,飞舟继续向前飞去。
“追!”
知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毛驴也不多说,脚掌在地上一踏,“嗖!”的飞了起来,速度快如闪电。
看了看其他人,大魔王紧跟其后。
看来毛驴还是单纯了些,只杀了赵安,便不再动手,并不愿意多遭杀戮,炼器堂的几个人,也是故意将其引走……
算了,反正都不关自己的事。
飞舟速度极快,毛驴的速度也不慢,眨眼功夫就飞出十多里路。
“这样下去,我们根本逃不掉……”
甲板上的五人,用尽全力驱动飞舟,却发现身后的毛驴越来越近,心脏立刻凉了半截。
还以为有这东西,可以逃脱,现在看来,依旧小看对方的实力了。
“逃,肯定逃不掉,但……我们只要能赶到镇仙宗,小师叔必然会亲自出手解决这头妖兽……”
徐冲道。
他本来就没打算能够逃得掉,要说谁能解决这头毛驴,只有那位深不可测的小师叔,只要找到他,危险就能自动解除。
众人眼睛一亮,不再多说,奋力向飞舟内涌入真元,尽可能的加快后者的速度。
跟在后面的毛驴,越跟越奇怪。
不是要逃走吗?为啥向我家里家飞?
……
镇仙宗会客大殿。
一个老者在房间内踱步,脸色阴沉的如同黑炭:“不错,不错,十大宗门,就你们镇仙宗架子最大,最嚣张,提前让你们准备好,迎接长老堂的【最高长老令】,结果却把我扔在这里,干等这么长时间!很好,看我回去,怎么向长老堂禀告!”
弥生界
“费长老息怒,小师叔他老人家,喜欢云游四方……可能出去了,吴长老也没找到,不然肯定早就回来了……”袁不易连忙解释。
“云游四方?难道没有传讯玉符?怎么着,是不是觉得你们小师叔,吹嘘些实力出来,就可以蔑视联盟,蔑视长老堂?”
衣袖一甩,费长老怒气冲冲。
镇仙宗这位小师叔一指将墨渊等人镇压的消息,他也听说了,但并未亲眼所见,也没经历过,不太相信。
十八岁,再强又能多厉害?
还能超的过传承?
超不过,在联盟面前,就不算什么,就要乖乖听话,不凡违背。
之所以会这样想,主要是因为,他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一等灵脉,最多只能培养出传承境强者,再强,就必须有超等灵脉才行……而大兖州,根本就没资格分配这样的灵脉,更别说镇仙宗了。
所以,在他看来,这位小师叔,有可能是得到了老掌门的灌顶,最多传承境四重、五重……墨渊打不过,就觉得深不可测,实际上,也就那么回事罢了,不算什么。
“当然不敢……我镇仙宗永远服从联盟统治,不会动摇……”
袁不易抱拳。
“嗯,这还差不多!”费长老有些不耐烦:“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再不过来,以后,你们镇仙宗所谓的灵脉,就再不用去想!”
“是……”
袁不易连忙点头,正想再派人寻找,就看到一个床板缓缓飞了过来。
“来了!”一位长老喊了出来。
转头看去,费长老眉毛一皱。
床板上站着三个人,吴长老刚才见过,另外一个老者,一身修为雄浑无比,虽未见过,却也知道,不在自己之下,镇仙宗啥时候冒出这样一位强者?
至于最后一个……
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年纪比想象的还要稚嫩,最关键的是,体内一点修为都没有,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满是疑惑,不由问了出来:“他就是苏隐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