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wgj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零七十三章 局勢驟變讀書-ztdms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布兰琪乘车快到十四街区的时候,接到了白小升的电话。电话里,白小升告诉她,自己没在餐厅,而是去了临近的圣乔治教会医院。
电话里,白小升还提到了什么流血、手术,布兰琪听得吓一跳,还以为是白小升出了什么事。
在电话里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白小升索性叫她直接过来这边。
撂下电话,布兰琪就催促司机转变目的地,赶紧过去。除了身份原因,布兰琪对白小升也有种异于寻常的关切。
圣乔治教会医院,其实就在附近,半小时后,布兰琪就乘车赶到了。
下了车,布兰琪健步如飞,直接奔向白小升所说的病房区。
结果在病房外面走廊里,布兰琪正好撞见了踱步等待的白小升。
此刻,白小升看上去全须全影,脚步轻健,哪有一点病人之态。
“你这、这什么情况?”
布兰琪跑到白小升近前,一番上下打量,生怕是自己看走了眼。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没事,病人在那里边。”
白小升一见就知道她误会了,道,“你是不是让罗勒先生帮着定餐厅了,他这个人实在,直接去了那边,结果恰好遇到一伙流氓殴斗,混乱之中。非常不幸的腿部中了刀。我当时恰好过去,顺手救了他。”
白小升说的轻描淡写,简单无比。
从罗勒口中,白小升获悉,布兰琪对这次的事毫不知情。
罗勒还拜托白小升,说千万不要在布兰琪这里漏了馅儿。
罗勒也知道这事情弄成这个德行,让自己的愚蠢尽现,一旦让佩罗斯主席知道,自己就彻头彻尾成了个蠢材,成了头猪。
与其如此,还不如说自己是被袭击来的体面……
“是因为这个吗!”布兰琪不疑有它,完全相信白小升所说。
布兰琪可是亲眼见识过白小升的厉害,深信白小升的能力,对白小升所言感觉合情合理。
这其中不乏女人的崇拜情结,白小升就是跟她说自己一人能打跑几十个混混,她都不会有半分怀疑。
布兰琪随即懊恼,“那这事怪我啊,是我拜托他帮忙的。”
“你也不要自责了,这不也是赶巧了吗。”白小升摸了摸鼻子,安慰布兰琪。
总觉得给布兰琪甩了一口黑锅的感觉,有几分过意不去……
布兰琪没有发觉白小升不对劲,继续道,“那现在,罗勒副董的情况怎么样了?”
白小升平和道,“没有大碍,刚刚做了紧急手术,说是没刺中动脉,但是刀尖扎进了一点骨头。医生说,最好修养三个月以上。”
这倒不全是假的,医生确实如此叮嘱过。
布兰琪闻言长出一口气,目光转向那边病房,“那我,可以去探望探望罗勒先生吗?”
“我陪你去吧。”白小升点点头,陪着她一道去了病房。
见到罗勒之后,他说的,跟白小升差不多。
毕竟俩人此前就串好了词,这哪能还有出入。
面对布兰琪慰问,罗勒也是感谢一番,笑容坚强表示如此小伤自己完全没有事。
白小升全程在旁陪同,听得心中好笑。
他可记得,在送罗勒来的路上,这位罗勒先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好像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一样,弄得急救车上的女护士都有点不耐烦……
布兰琪探视完罗勒,白小升陪她一道离开。
俩人在医院附近随便找了家餐厅,简单吃了点东西,就结伴赶回了总部。
一位副董受了伤,三个月以上不能工作,这是件大事。
布兰琪回去之后,就向白宣语汇报,也同时告知了自己的父亲那边。
集团百事缠身之际,一位副董级重要人物出了事,按说白宣语这位代理董事长得大为光火。
可偏偏出事的是董事局任命的罗勒,这情况就不同了。
首先,这人并没有掌握什么实质性工作,也就谈不上耽搁工作。
其次,这人于集团现状也没什么用,甚至还会代表董事局来拖后腿。
所以白宣语只有意外之感,心中却是相当的平静。
估摸是不便发笑,不然他还真想笑笑。
白宣语交代布兰琪,一定要把罗勒转到最好的医院,好好治疗放心疗养,抽时间他会带人去探望……
布兰琪满口答应。
与白宣语的反应相反,董事局佩罗斯主席听说之后,则又惊又怒,真正生了气。
毕竟刚安排人过去,还不到俩月居然就莫名其妙受伤住院,一住就是三个月,真让其无语。
不过,听说罗勒是因为自己女儿受的伤,佩罗斯倒也无从大加责骂,只让布兰琪转达,要罗勒好好将养,在条件许可之下,尽快返回岗位……
与这两位都不同,温言得知消息之后,神情极度古怪。
因为唯有他知道,罗勒在受伤前夕,曾经信誓旦旦跟自己保证过,要让白小升出场意外,去住几个月的院,让白小升彻底的出局!
温言也做了几种打算,视情况而定。
哪成想住医院的会是罗勒,而且白小升居然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这莫名其妙的结果,真让温言都摸不着头脑,原打算挑唆白小升与董事局之间的矛盾,都计划成空。
温言这心里对罗勒,真是一个大写的“服”字。
这期间,也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白小升勇救罗勒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传开了,白小升反倒成了英雄……
……
罗勒受伤一周后。
外界,米卢特洛斯家族正式向弗克林家族宣布,进行全面商界反击战。
一时间,以M股为首,全球股市震荡。
而实际上,更加残酷,当日全球各地,约上万家企业卷入风暴当中。
两大巨头公然亮剑厮杀,若翻江倒海,自身不论,第三方的企业机构却首当其冲受到波及,短短一周内,许多城市受创破产企业就翻滚般增长。
振北集团在各洲企业,也不例外。
不过,正因为有白宣语“全球调派计划”的提前布局,各方重点企业却如同被加固的建筑一般,经受住了数度冲击。
当然,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后续情况,愈演愈烈!
在如此境地下,白宣语当即召开“十五人会议”。
会议席间,众人无不肃然。
他们也提前知晓了情况,毕竟这段时间,集团总部简报上午下午各一份。
会上,白宣语简单分析当前形势之后,果断宣布,“接下来,我将与四位副董,一道奔赴五洲四洋,亲自坐镇前沿!在此期间,集团本部一切事务交由监.察.部.总.长温言、副董李韵元先生、霍米尔先生处置。”
说到此处,白宣语特别强调,“重大事务,不及与我联系的,三位可协商表决,一切少数服从多数!”
此话一出,有心人不由得眼眸微闪。
往常,白宣语可没这要求,眼下却明确提出,分明就是分权制衡,钳制的自然是温言。
温言不动声色,眼眸却透着几分冷意。
白宣语再度交代一番,安排一番,随后宣布散会。
不过,临走之际,白宣语请李韵元跟白小升在会后,去他那儿一下。
白宣语离开后,温言也一言不发离去。
众人各自立场,白小升与李韵元收拾了东西,都没有回各自办公室,而是结伴而行,去往白宣语办公室。
路上,行至无人之处。
李韵元还与白小升道,“此番,你也要远赴一方,执掌千百家企业共同面对洪水猛兽一般的冲击,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联系我,我在欧洲还算是有些人脉关系网络。”
“多谢您。”白小升谢道。
李韵元目视前方,口中喃喃,“这次不同以往,就是我们这些副董都要面临极大挑战,你知道为什么要派副董去助阵吗,因为副董们有几十年商道经验,有遍及全球的各种资源,这种沉淀积累,我怕你……唉,这一次,宣语董事长该派我出行才是。”
白小升见左右无人,坦诚道,“恐怕宣语董事长同样担心总部这边出问题,所以想要您坐镇。”
温言公然与董事局站在一处,非常让人担心。
李韵元也知道这一点,故此点了点头。
说话之际,两人也赶到了白宣语办公室外。
“要不然,我在外面等等,您先进。”白小升道。
“一起吧,对你我而言,还有什么不方便听的。”李韵元一笑,叩门之后,推门而入。
他们进去的时候,白宣语刚跟秘书交代完一些事,看到俩人,顿时笑着站起身。
当然,如此礼遇,更多的是看在李韵元的面子上。
白小升与李韵元一道出现,白宣语也只是深深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把俩人请到了沙发区坐下,挥退秘书,亲自给俩人倒了杯水。
“之所以请两位过来,是因为我有几句话想说。”
白宣语先与李韵元恳切道,“李老,此番咱们高层可说是三分之二都去了前线,这家里就全靠了你了,也只有你坐镇,我才能安心!”
关于白宣语的用意,李韵元自然明白,顿时点头,爽快道,“这次不能亲临一线,说实话我挺遗憾的,不过若是集团需要,我又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
这话说的白宣语频频点头,随后他认真道,“霍米尔副董也是我所信赖的老先生,与您配合,一来可以把总部事务处理好,二来也是掣肘我那个弟弟,盯紧董事局不要趁机有所企图。”
说到此处,白宣语沉声道,“相比外部冲击,我更担心内部祸乱。”
“放心吧,我会守好总部的。”李韵元正色承诺。
白宣语感谢颔首,其实他对李韵元与其说是交代,倒不如说是交心。
与李韵元聊完,白宣语看向了白小升。
“白小升,我知道你素来是一个极有能力之人,这一次你要以副董身份临阵一线,我希望你能像大洋洲之行一样,再创辉煌。”
“多谢宣语董事长勉励。”白小升点头道。
白宣语没有避讳他便与李韵元谈论温言,谈论董事局,也是在释放一个态度,对他的一种信任。
白宣语凝望白小升道,“此行,以守为主,非攻非伐,其中要拿捏斟酌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各位副董都有各洲资源,又有几十年经验,我并不担心,而你……终究少了人脉跟经历,我其实是不放心的。这一次,你若是有什么棘手之事,务必要联系我,我会全力助你。自然,这不是为你,而是为了集团。”
白宣语这番话可谓极为符合他的性情——直来直往,他明确表示了对白小升的担忧,表示了不放心,更表明自己的扶持立场。
这么个收买人心的大好机会,他居然明确告诉白小升不是为白小升。
无怪乎,这位代理董事长让人喜欢不起来,太过刚直。
白小升只是一笑,并未多言。
李韵元从旁咳嗽一声道,“小升,宣语董事长也不全是他说那个意思,他也是想要帮你做好事,是一番好心。”
“李老,我知道。”白小升笑笑道。
若是因为白宣语一个态度就不悦生气,也未免太过小看他白小升的心性了。
白宣语深深瞥了白小升一眼,埋头喝茶。
李韵元眼见白小升眼神清明,没有丝毫的不悦,顿时宽心,又与白宣语道,“其实我也跟小升说,只要他有需要,我就尽一切可能支援,宣语董事长不需要太过操心了。”
有李韵元关切白小升,这自然是好事无疑。
白宣语心中宽慰,不由点点头。
此番他找李韵元是交心,找白小升是交代,谈话目的现在也都达到了,就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毕竟,眼下时间紧迫,分秒必争,也没有功夫坐下来说些不相干的。
白宣语看了眼时间,直接与白小升、李韵元道,“那咱们,就说到这儿吧。半个小时后,我就要出发去机场,等会儿还要准备准备,我就不与二位多聊了。”
白宣语宣告对话结束,白小升、李韵元见状,也相继点头,当即起身告辞。
白宣语一路将两人送到自己办公室门口。
离去之时,走在无人的走廊里,李韵元还回望一眼,又笑着与白小升道,“咱们这位代理董事长啊,一贯如此,看起来冷冰冰,行事也是这么的……耿直,要换做一般人,还真有点不习惯。”
李韵元见多了自然无所谓,是怕白小升心有介怀。
“处在那个位子上,这样已经很好了。”白小升感慨。
走了一段,俩人聊了些外界局势,便分道扬镳,各回各的办公室。
白小升回去之后,让林薇薇、雷迎收拾东西,与自己一道奔赴欧洲。
此行,一切未知,但势必前路多艰。
白小升要亲赴风暴中心,感受一下两个世界级庞然大物相争,有多可怖!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