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3fb都市言情 大道紀 線上看-第676章 戰終鑒賞-irdzp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这,就是你留下的后手吗……’
永生门主遥望星海,凝视肉眼,感知都不可横跨的遥远彼岸。
有着思量,有着凝重,也有着忌惮与冷意。
“他,不应该还活着了……”
星神低语,面上不由浮现一抹敬畏,甚至有着一抹压抑不住的恐惧。
近古之年,曾有人遍数古今三千万年里的诸多皇尊,将广龙至尊将人族古今最为为人尊崇的九人并列为‘人族十大大天尊’。
这其中固然有缅怀其归拢九境十一步的开道之恩,自然也是因为这位至尊,真正强绝无敌。
他不曾经历过广龙在世的那些岁月,但他诞生之年,却正是广龙至尊消失之后,霸世皇庭最为绝巅之时。
他这一生听过太多关于那位至尊的传说,无比明白那是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他强到极巅,让无数人敬畏如神,纵然近三年过去,仍然有人坚信他没有死去,甚至有猜测他早已成仙。
而起死去至今,两万八前七百年的漫长岁月,他的气息仍在这宇宙星海之中。
死死的挡在一切修行者之前,哪怕强横如永生门主,也迟迟前进半步,甚至于,
退了半步!
“是啊,他不该活着了……可他若死,必是他自己不想活……”
永生门主收敛眸光。
会有人不想活吗?
会!
且有很多!
只是他不确定,不想活着的人之中,是否包括了那广龙……
“这,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
仅仅是联想到那个人,星神的心中就有着悸动,有些无法把控自己的情绪:
“被人缅怀的不该活着,被人尊崇的,就该是死人!”
“是啊,人尊崇,缅怀的,都是死人!”
永生门主似有感慨,却也不再多言,只是按在心口的手掌放下,却兀自有苍蓝色气息飘荡如雾。
久久不散,且似没有回流的意思。
“门主?”
星神瞳孔一缩,这才发现不对。
永生门主的这具化身,隐隐有着解体的征兆!
刚刚苏醒,就又要沉睡了?
是与这道人一战,引动了曾经的伤势,还是……
“我此番沉睡未到时限醒来,时间本也不多,拿不下那道人,早或晚也没什么区别。”
永生门主淡淡的看了一眼星神:
“你们是我一手缔造,可惜正因如此,比之真正的通天境始终差了一些,我沉睡频繁难以为你等弥补,此次天变,或可为你等补全最后差距……”
修行如登山,一步登山者,或可窥山中全貌,于细微之处,却终归有着差距。
星神在内的七人,是他一手缔造而出,其神通法术不差其他封王分毫,可惜,几人不是他,自然也没有他这样高屋建瓴的眼界与心境。
需要慢慢打磨,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才能真正发挥出自己赐下的‘传承’的威能。
嗡~
神意震动间,一道赤金流火也似的光芒自永生门主的手掌之中垂流而出。
化作面色煞白,虚幻缥缈至极的阳神。
“我的话,你们可曾记下?”永生门主的眸光落在羞愧难当的阳神身上。
千年之前,他就曾察觉到天地大变将会发生的时间,曾有过警告,不允许门中众人出世。
若非阳神突兀出手,他大可等天地大变,精气完足之时,以全盛姿态登临绝巅,问鼎至高。
“纵我不出手,那道人既已察觉我等存在,就不会善罢甘休。”
阳神咬着牙,承受着灵魂深处传荡而来的剧痛,低声回应。
被人打爆的滋味有多痛苦,他人根本体会不到,而被彻底打碎,又再度重组的痛苦有多大,更没有人知道。
剧痛引起的,就是狂怒。
此时的他,又羞又怒,更为炙烈的,却是杀意,汹涌到了极限的杀意。
永生门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气息如瀑,险些将阳神再度拍碎:“我若不来,你已死了。”
阳神脸一白,不再说话。
星神心下摇头,却也没有阻拦,何止是阳神,若非门主赶到,他自己只怕都要重伤。
“此去东洲不必高调,若无必要,不准人前显圣,那道人,不准靠近,更不能随意招惹,见之,退避则可!”
永生门主吩咐一句,也不理会两人的反应,已然化作一道苍蓝之色消散于虚空之中:
“那道人受我一击,天变之前,难复元气,尔等隐匿,隔绝气息之下必不会被其打上门来……”
神意震空嗡鸣间,永生门主已然消失不见。
这片星空与外界的勾连,也瞬间消失,原本沸腾的灵机,无形之中已然平复下来。
那被之前虚空暴动撕裂破烂的环星带,也在那星辰巨大的体量牵引之下,再度缓缓形成,只是比起曾经,缩减了不少。
“不准我等复仇……”
阳神低下头,看着自己飘忽的身形,脸色难看至极。
他虽未死,可先丢了万年积攒之灵蕴,后失了近两万年修持之圣灵体魄,这对他而言,比死还要难受!
纵然他还有着后手,重修修持回来,只怕实力也会在‘七门徒’中跌落最末。
如此深仇大恨,竟不让自己去报?!
“那道人神通广大,迟早是门中大患,我等终有回报今日之时机。”
星神深吸一口气,心神也有着诸多复杂:
“如今让你我前去,就真个能报仇吗?”
“集合我等七人之力,天下谁人不可杀!那永恒星曾经那位,号称广龙第二的盖世天骄,不也被我等扼杀!”
阳神眸光一黯,却也不服。
万八千年中,除却浑浑噩噩的数千年,其后万年他都在杀伐之中渡过,可也还头一次碰撞这般敌手。
人不至,仅仅隔空一刺,竟让他施展浑身解数都险些身死!
那种万般神通都被其破的毫无悬念的诡异,让他直到此时都难以忘记。
“那时我等七人同心,至宝齐齐复苏,如今,却哪里还有这种条件?”星神摇摇头,不再多言。
这一战他看的比阳神仔细太多,深切知晓,那道人的实力不是曾经所杀的永恒王可比。
若说那永恒王是广龙第二。
这道人简直是广龙重生!
即便要杀,也绝无可能是以此时此刻的状态前去。
……
皇极大陆,东洲,大始圣地。
当~
钟声再响,音波浩荡漫卷风云。
“又发生了什么?”
极遥远之处,大始圣主神情变换,有些心惊肉跳。
他能清晰的看到,伴随着这一声钟响,大始金钟浮空的纹路法理,瞬间黯淡了不少,显然是消耗巨大。
“这是?”
低矮老者心头一震,注意力却不在大始金钟之上,而是死死的盯着安奇生。
发生在星空深处的战斗,在场之人无人能够看到,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虽归一成就,想要看到星空深处的战斗,也还是不足。
但却隐隐能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惊而又绝不属于这位元阳道人的气息,在大始金钟之中四向扩散。
引发了大始金钟的再度震响。
而在那股气息缭绕之中,这位刚自晋升的通天大能,气息竟猛然跌落谷底,好似遭到重击。
在场绝大多数人看不出什么,他察觉到了。
那股气息,似乎在门中有过记载……
那两个封侯老者对视一眼,却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那元阳道人攀升至通天之境,更无丝毫生涩,借大始金钟之力,纳敌人攻伐而来的神箭精气,加之以自己盖世神力所发一击。
在当今大世,就是无敌的象征,何人能够抵挡,似乎,还反向震伤了这位大高手?
这气息闪烁只是刹那,但两人何等修为,自然不会怀疑自己看错。
“那一道气息,像不像门中记载的那位?”
迟疑片刻,还是低矮老者神意波动,传音雄壮老者。
后者神情凝重的点点头,面上也有着震动:“可,五万多年过去了,他还能活着吗?”
都过去五万多年了,哪怕至尊有长生灵根也绝无可能活这般漫长的岁月,那人,还能活着吗?
“不好说,不好说……”
低矮老者面有迟疑,眸光复杂而震怖。
中古天变,后世变得不适合修行,一段混乱而迷茫的岁月持续了超过百万年,在那段岁月之中,也是诸圣地底蕴消耗最大的岁月。
相传,那段被掩埋的岁月之中,有着极为可怖的事情发生。
直至近古时代,广龙终结了那段岁月,而诸圣地中有着记载,广龙成道之时曾有‘外魔’持诸灵宝来袭。
那一战战况如何无人知晓,可作为广龙至尊一生之中极为少见的鏖战,自然也被许多圣地记录下来。
其中,就有着那‘外魔’的气息。
这一道气息,与记载之中何其之相似?
巧合?
还是?
两人心中沉重,再看向金钟之中那白发道人的目光,就更为复杂了。
呼呼~~~
金钟之中风波烈,安奇生身处其中,身形有刹那的摇晃,没有半似伤势外显,但若有人看的足够仔细。
就会发现,这一刹那里,他的身子,有着解体破碎成微粒的趋向!
只是被其强行捏合住了。
“呼!”
安奇生缓缓吐出一口长气。
他眸光黯淡而又亮起,体内气息随之变化,循环九九之数。
直至施展‘太一玄门九变’,神化‘众妙之门’方才彻底化了那股气息的抨击。
而肉眼不可见的体内,赫然也是一片狼藉,筋骨皮膜,内脏都受到了足以让寻常人死上千百次的恐怖伤害。
却是安奇生将元神所受之冲击,转移到体魄之上。
元神之伤,在此界,又被称之为‘道伤’,是最为恐怖的一类伤势。
便是封王都不能自愈。
安奇生也不会以身试法,他三花成就,也不必以身试法。
而事实上,以他此时的体魄,承受此伤,竟也几乎被震的解体,再度化为粒子形态!
伤势之恐怖,可见一斑。
“吸!”
“呼!”
深深几次呼吸,一股滚烫若硝烟的血腥气被其吐出,化作实质一般的火焰,炙烤的虚空一片褶皱。
修成‘千变万化’体魄之伤,对于他来说,本就不算什么。
呼吸之间,他跌落的生机,已然缓缓升起,面上恢复了红润。
呼~
再抬眉,环顾四周,目光如雨。
天上地下,诸修环绕,却鸦雀无声,偌大天地,竟一片死寂,唯有风声呼呼。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