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官企 txt-第248章 這是什麼意思閲讀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这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远峰梦见老领导。
老领导进门时,远峰正在家中整理几瓶白酒。这几瓶白酒,有年头了。
打扫储物间发现的。确切地说,是遗忘在储物间的两瓶半白酒。
一个两平米不到的空间。里面放置一些平时不用的物件。
远峰家的这套房子,建筑时间有年头了。当初建筑时,据说,用了某个大建筑设计院的图纸。可这种户型真的不好恭维。
啥结构。明显的不合理。如果放在后世,估计价位低,也少有人会买。不合住啊。
就说这个储物间吧。夹在中间。并不大的户型里,弄出一个内走廊。这多浪费有用面积。
这个储物间,就在这个内走廊的顶头。
现在,远峰就在这个储物间里忙活。
有几年没有打扫了吧。里面很乱。
这个储物间,平时很少打开。今天,远峰想到一个曾经用过的拉力器。
早年间吧,他很喜欢锻炼。包括各种辅佐锻炼用的器具。这个拉力器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由于提到了副总经理位置上,事情多,尤其是负责技术一块后,搞技术攻关的时候多,也就少了锻炼的时间。
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 [英]奥斯汀
这几天,心情不好吧,远峰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曾经锻炼时用的伙伴。
或许,是想到了曾经那种简单的生活时光吧,少有忧愁,不用去处理盘根错节的关系。
看远峰满屋子里东翻西找的,张晓芸有提醒,拉力器会不会丢在储物间。
远峰想想,有可能。打开这个储物间后,看见里面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他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清理出来,用得着的,收着,基本上用不着的,打算扔掉。
把储物间里的物件由外往里拿出来后,在最拐角上,发现一只小纸箱,里面有几瓶白酒。
想起来了,这是五六年前,妹婿过来时,带到这边招待人用的。当时没有用完的,就放在这里,说以后还会用得着。
这是顶级白酒,不好买。据说,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过金奖。
在这个年代,即便是有钱,也难买到这种酒。当时,据妹婿说,是从两个老干部那弄到了票证买的。说那两个老干部年纪大了,身体有病,医生不让喝白酒。
远峰把两瓶没有拆封的白酒拿起来,检查了包装,完好无损,就又放到纸箱子里。还有当时用过了的,剩下有大半瓶。
瓶子从小包装纸盒里拿出来。揭开这个当时有大半瓶的顶级白酒,晃了晃。凭手感,剩下的也只有小半瓶了吧。他揭开瓶盖,酒香飘出来。
张晓芸在那边客厅里闻到了酒香,问:“什么酒呀,这么香?”
远峰把这只还有酒的瓶子拿到张晓芸面前。
张晓芸认出来了,说:“这是好酒。不能再放了。赶紧喝了吧。”
远峰应了,说:“也是,再放两年,里面的酒,怕是一滴也没有了。”
“今天的菜没买呢。我去顺便买些下酒菜。中午,你把这酒喝了。”张晓芸说完,出门去。
远峰把这小半瓶白酒放在餐桌上。
张晓芸出门,不多一会,老领导进门来了。
稀客。
远峰可是愣了。
老领导这是第一次到远峰家来串门。
今天,这是什么风?
老领导进门就嗅了鼻子,目光循着香气,看见了餐桌上的酒瓶。
洪荒神墓:冰封美尸
“哈哈。好酒啊。看这酒,放着有年头了吧。”
远峰就把这瓶白酒的来历告诉了。
老领导说:“不要解释嘛。我没问你这酒的来路。”
听老领导这样说,远峰反而脸上感觉火烧火撩。他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惶惶的感觉。不就是半瓶白酒嘛。
老领导拿起酒瓶,打开闻了,频频点头,竟然还蠕动了嘴唇。
“哈哈。远峰啊,这就巧了。我来了战友。正愁拿不出好酒。这酒,归我所有了。”
圣门 平凡老蜗牛
啊?
没等远峰说话,老领导竟然拿了这瓶酒,出门去了。
这……
还真的不客气啊。
远峰是一脸的懵啊。老领导不是这种人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可以夺人所喜呢。
算了吧,老领导难得来咱家。按常理,应该招待的,就算是招待老领导了吧。
可是,张晓芸回来,问起这个酒,怎么回答。
远峰拍脑袋,想如果张晓芸问起来,怎么应对。张晓芸最近的情绪不太正常。惹毛了她,家中就会不太平。
有了,储物间,还有这种酒。
远峰去储物间,却愣在这个小房间门口。刚才不是有纸箱的吗?
放着两瓶白酒的纸箱,不见了。
校花 的 全能 保安
就更不用说,那里面的两瓶白酒。
这就想到一个问题。
妹婿要是过来,问及这个酒,怎么办?
要是自己喝了,到时,也就实话实说。问题是,他没有喝,两瓶白酒却不翼而飞。
想到张晓芸回来后,追问这个事,还有,不好对弟弟交待啊。
轻浅 即墨慎
论说起来,并不是好大的事,却让远峰拍了自己的脑袋。
情急之中,一时没辙的远峰,惊醒了。
感情,只是一个梦。
远峰自嘲地在枕头上动了动脑袋。
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一个梦?
回想到这个梦境,远峰竟然心神不宁起来。
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以往,不相信这种虚无的东西。
可是,今天,他却被这个梦困扰,开始想东想西。
看看窗户外,天色没有放亮。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尤其是调查组来到远程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他有些郁闷。
可能是远峰的辗转反侧,张晓芸也跟着醒来。
“你不睡觉,干吗呢?”张晓芸有了抱怨。
远峰把梦中的情景跟妻子说了。
张晓芸平时对这种虚无的东西,比较信。如果不是相信这些虚无的东西,她的精神状态也就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有忧郁症。
“不会是要出什么事吧?”张晓芸有了些担心。
远峰这才意识到,这个梦,不应该告诉张晓芸。
张晓芸问:“远峰。你告诉我,你没有做什么违规的事情?”
“怎么可能。我俩一块生活的年头,也不少了。我的为人,你应该了解。”
“我了解,没用的。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我说,就能澄清的。”
经张晓芸这样一说,远峰的心里,也就有些虚。
是啊。有些事情,真的不是自己可以说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