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96. 葬天閣的變化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这里就是葬天阁?”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鱼龙服
苏安然抬头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黑色大地,一脸惊奇的说道。
葬天阁昔年好歹也是名门大宗,而玄界名门大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占地面积相当的广袤,等闲便是一座山峰、一条山脉,而玄界也往往是通过占地面积来判断一个宗门的强大与否。
葬天阁的范围,苏安然只一眼望去,恐怕就得有数十上百平方公里,可想而知昔年是何等规模。
“东州只有一处魔域。”东方玉语气淡然。
但他斜了苏安然一眼时,脸上的神色分明是在嘲笑苏安然的无知。
“嘿。”苏安然也不以为意。
苏安然虽有个“莽夫”的绰号,但他又不是真的没脑子,所以临行前,他就通过方倩雯向东方浩借人。
当代东方家的七杰,一个现在是废人,一个去了剑宗秘境,一个被罚面壁思过,一个伤势未愈,一个在诸子学宫上课,一个在教青玉功法,所以剩下能够出来行走的,自然就只剩东方玉了。
本是想避开苏安然这个家伙,不想牵扯到葬天阁之事的东方玉,就这么被东方浩这位家主钦点着上班营业,他内心的恼火之处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同行者,除了东方玉之外,还有空灵。
本来苏安然是打算让空灵留守在大师姐方倩雯身边的,但方倩雯听闻苏安然要来葬天阁救人,便将空灵也一并打发出来。反正只要方倩雯还在东方世家的一天,那么她就是绝对安全的,不会有任何危险可言——任何就算对其心怀不轨之人,都不会在东方世家闹事,东方浩也绝不允许这一点发生。
否则黄梓打过来的话,他是真的挡不住。
“我们要怎么进去?”空灵开口询问道。
狂 野 情人
“用脚走进去。”东方玉翻了个白眼,“葬天阁这片地域,你要是敢御空而行,你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穿越时空之星星蜜语 薰衣草babi
“我发现很多地方,似乎都不能御空?”
“因为一是有禁制,二是对环境不熟悉。”东方玉说到这一点,脸上的神色就严肃了不少,“尤其是五绝十凶,千万不能御空,谁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些什么禁制和奇怪反应。拿西州的天魔阁来说吧,你只要敢御空,你就等着被血魔吸成人干吧。……至于险地,则要看具体的环境,不同的险地情况都不一样。”
空灵开口问道:“葬天阁这里就是不能御空飞行?”
“是。”东方玉点了点头,“你别看现在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你踏入葬天阁其中的话,就会发现整个天空都被魔气环绕着。所以在里面御空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是把你自己送入到魔气之中,寻常修士能够坚持一炷香便算了不起了。……但哪怕像我这般天才的修士,最多也就是一个时辰。”
一刻钟是十五分钟,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
苏安然撇嘴:说人话不行吗?
正常杀戮
他不喜欢这类家族历史悠长的世家子弟的其中一个原因,便在于他们总是喜欢偏古话的交流方式。
时、分、秒,这一套计算时间的单位体系是由黄梓提出的,而因为其所具备的简洁性,也更容易让人记忆的特性,所以如今玄界基本都是采用这一套计时方式。
但那些家族底蕴深厚,或者家族历史悠长的世家,对此却不屑一顾,他们采用的依旧是时辰制和百刻制。
例如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一炷香是两刻钟,一个时辰有四刻钟等。
“先进去看看吧。”苏安然叹了口气,“希望来得及。”
若非无奈的话,他其实也不想让东方玉跟着一起来。
但东州毕竟是东方家的地盘,东方玉对葬天阁如此了解,想必东方家对此地也是有过调查,所以人生路不熟的苏安然自然是需要一个导游来带路。
“等等。”东方玉伸手阻止了苏安然的鲁莽行动,“葬天阁的情况比较特殊,里面有迷障,哪怕你是按照原路走,照样也会迷路。如果你不想进去后就找不到出来的话,那么就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准备。”
“你之前居然没告诉我?”苏安然一脸恼怒。
“葬天阁算是半个秘界,勉强可以跟秘境扯上关系,反正你是天灾,任何秘境都困不住你。”东方玉一脸淡然的说道。
“那你还要做什么准备,直接跟我进去不就好了。”
“我只是不习惯把希望全寄托在别人身上而已。”东方玉斜了苏安然一眼,一脸不屑,“就像我跟你之间的交易,不也没有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吗?……你说我两头投注也行,我并不否认。于我而言,利益高于一切。”
苏安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所认识结交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脾性相近者,套用游戏术语里的一句话,就是彼此相性契合。因此这次宋珏开口求援,苏安然想也不想就立即过来驰援——至于其中有几分愧疚心思,那就只有苏安然自己才知道,但总而言之,在和宋珏后来的接触里,苏安然都相当认可宋珏的脾性。
空灵默默的站在苏安然的身后。
但从东方玉开口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她望向东方玉的眼神便多了戒备。
她只是对生活常识有所欠缺,所以被苏安然忽悠着成了剑侍,顺便也被苏安然给重塑了一下三观——简单点说,就是空灵变成了苏安然的形状。不过这并不代表着空灵就真的是愚昧无知的人,至少她明白什么是两头下注,而这一点恰好又与她的三观格格不入,所以空灵并不喜欢东方玉这个人。
“这是以子母蚁虫为主料制成的特殊罗盘。”
东方玉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
锦盒里面镶嵌着一个类似于指南针一样的物件,只不过作为指针的物件却是一条被晒干的虫尸。
而除了虫尸外,在锦盒内还有一块如同琥珀一般浅褐色的暖玉,暖玉内封存着一条看起来有些像蚁后的古怪虫子。
东方玉先是将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将那枚琥珀暖玉放入其中,然后便在土坑内布下一个法阵后,才将其重新填上,又用脚踩实后,便又拿出令旗和阵盘再做了一个大阵覆盖其上。
“这个罗盘,永远只会指向母虫,所以只要将母虫埋好,就不怕在有迷障的地方迷路。”东方玉缓缓说道,“不过这地方,终于不太平静,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生物经过,所以多做几层布置,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还是很重要的。”
苏安然和空灵彼此微微点头,表示学到了。
“你拿着,进去走个一、两百米,然后再顺着罗盘指示的方位回来。”东方玉开口说着,同时将罗盘递给了苏安然。
“为什么?”苏安然一脸茫然的指着自己。
“为了稳妥起见。”东方玉缓缓说道,“你进去之后,一刻钟内没出来,起码我还能想办法把你找到然后带出来。如果我进去一刻钟后没出来,你能找到我并且把我带出来吗?”
苏安然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进葬天阁。
仅一线之隔,前方是葬天阁的黑色大地,而后方则是寻常的葱绿草地。
苏安然迈步走入其中时,他能够感受到身体仿佛穿过了某种特殊的能量区域——有点像是大热天的时候,走进那些用开着空调,然后厚塑料布进行隔热的小餐馆。
一股阴冷的感觉,瞬间刺激着苏安然的全身。
“夫君,这里不对劲!”
几乎是在踏足葬天阁的瞬间,苏安然神海内沉睡着的石乐志便苏醒了。
“怎么了?”苏安然一边回应着,一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罗盘。
罗盘上那条被制成指针的虫尸,正指向他的身后。
美国怪谈之道道道
而在苏安然的身后——他回头看了一眼——便见依旧是一片如同葬天阁一样的大地,而非自己之前走入葬天阁时的原野。理所当然的,空灵和东方玉自然也就不可能在自己身后了。
“这里的魔气,太过活跃了。”石乐志的声音,显得相当的严肃,“而且还有一股……很奇特的气息。”
“活跃?”苏安然有些疑惑,“你指的是什么?”
“就是活跃。”石乐志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寻常魔域的魔气,哪怕再浓郁,实际上也只是死物。但这里的魔气,给我的感觉却更像是活物。……就我们进来的这么一瞬间,便已经有数拨魔气正试图侵蚀夫君你的神海了,这里肯定有什么特殊的魔物苏醒了。”
“果然。”苏安然叹了口气,“宋珏毕竟也是经历过妖魔世界的人,对这些妖物魔物肯定有一定的了解,但她还是栽在这里,得向我求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苏安然心中有了决定,当即转身就走。
他可没有打算像东方玉说的那般,什么往前走个一、两百米试探情况的打算。
可当苏安然转身迈步而行后,他的脸色却是变得难看起来了。
他很清楚,自己在进了葬天阁后,就再也没有走动过,所以按理而言,只要他往回退一步的话,那么必然就可以离开葬天阁的。可现在他都已经转身走了好几步,却始终没有离开葬天阁,这种情况就相当的不对劲了。
苏安然猛然低头看着手中的罗盘。
指针依旧指向自己的身后。
“这……”
苏安然的脸色,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