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sot人氣言情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第265章 中計鑒賞-qigbj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在燕明棠的胡思乱想里,罗美心轻松搞定了一场纠纷。
虽然舍了一些财,但是比起他们打架把公馆弄得乱轰轰,把屋里砸的支离破碎要划算得多。
罗美心是生意人,经历过几次,自然是有了经验。
程俊高声说道:“您是老板吧?”
罗美心点点头应道:“是的,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服务员提出来,他们会想办法满足你的各种需求。”
她说话的时候,上下打量了程俊和孟追。
孟追害羞地往后躲了躲。
像他这种动不动就害羞的人,罗美心见过,但是动不动就害羞的男人比较少见。
程俊不着痕迹地走到孟追前面挡住罗美心的视线,罗美心心中了然。
“该喝的喝,该继续的继续,我们都不耽误。”罗美心对着众人喊了一声。
壹号公馆的大厅里又热闹起来。
燕明棠本想帮忙,却只能干瞪眼。
罗美心完全不给他发挥的机会,反而更看不起他。
不过燕明棠并不在乎,罗美心又不是第一天看不起他。
不过经过这次闹剧,燕明棠也没有心情再留下去。
而且他看见这些基佬心里也不舒服,索性就对罗美心说:“美心,不如我们去外面的咖啡厅坐坐。”
貴公子請聽
罗美心瞪了他一眼,“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这么忙,哪有时间出去跟你喝咖啡。”
燕明棠失落道:“你也知道,我出来一趟不容易,有些事必须要告诉你。”
“就在这儿说吧。”罗美心找了一个安静的坐座位坐下。
这个座位离程俊和孟追很近,所以程俊他们很清晰地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这也多亏了他们两个是生脸。
燕明棠搓了搓手说:“你跟你那个侄女罗素妖说说,让她想办法给拿下燕厉诚的人。我看了视频,燕厉诚对耶利亚那个野丫头余情未了。
如果不想事情功亏一篑,就要让素妖在她身上下功夫了。”
罗美心瞪了他一眼,“亏你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素妖虽然身在娱乐圈,但也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孩子。”
燕明棠点点头,不置可否。
“她是好孩子,但是你不能否认燕厉诚是个不错的人选吧,家世放一边不说,人可是一等一的相貌好吧!”
有你在的日子里 孤独不可爱
他继续蛊惑罗美心,希望罗美心助他一臂之力。
程俊和孟追已经开始在心里骂燕明棠这个王八蛋了。
什么下三滥的冬装都能想出来,也不知道他是肚子里怎么那么多坏水。
“要不我给他俩下点药,把他俩凑一块,还怕成不了事吗?”燕明棠嘿嘿笑道。
罗美心嗤之以鼻,“呸,你那些下三滥爱怎么用怎么用,只要别影响我找宝藏的进度就行。还有我要燕厉寻倾家荡产,你要加快速度。”
燕明棠嘴上说:“好的,好的。”
具体的怎么执行,罗美心不管他就行。
程俊和孟追喝了这里的饮料昏昏沉沉,突然他们两个都做到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罗美心和燕明棠相视一笑。
“你招来的尾巴,你处理。”罗美心踢了燕明棠一脚。
燕明棠吃痛捂着腿说:“好好好,既然他们愿意扮情侣那就让他们变成真情侣。”
“你这坏水还真是用之不竭。”罗美心给了他高度评价。
燕明棠嘿嘿笑了。
他职业性的假笑,让罗美心甚是反感。
罗美心和燕明棠联手是程俊和孟追想象不到的,当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啊!程大哥你……”
孟追捂着脸不敢看,程俊身上的被子掉在床底下,健硕的身材暴露无遗。
程俊此时也意识到出了大问题,可是他的衣服呢,他的被子呢?
他把孟追身上的被子扯过来,孟追又“啊”地尖叫一声。
孟追也是什么都没穿。
而且他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
不知道是真的发生了什么,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程俊脸瞬间黑了。
也明白过来,他们两个是被燕明棠和罗美心设计了。
不由得火大。
只是看到孟追怯怯的样子,又觉得心中忐忑。
两个大男人怕什么,他自己安慰自己,以上一起上澡堂子也没觉得有什么。
只是他们的衣服哪儿去了?
这要是给李飞扬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肯定会被笑话死。
而且他的手机和孟追的手机也不见踪影。
【舞飛揚】我的痞子舞妃
程俊利索的把床单撕成两半一半递给孟追,一半留给自己。
最起码把该遮住的地方先遮住,不然两个大男人坦诚相见,多难为情。
孟追赶忙把自己包裹的像粽子一样严严实实。
程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裹什么裹,他什么地方没见过。
咳咳……
農門醫香:皇叔請自重
对于孟追的尴尬,他深有感触。
定诸侯
毕竟尴尬的还有他。
心里不禁把罗美心和燕明棠诅咒了一百万遍。
风流神医的丫鬟
他刚刚往窗外看了,这还是壹号公馆的地盘。
他们想出去也没那么容易。
燕明棠与罗美心的对话,他们已经听见。
所以罗美心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他们两个。
燕家豪宅内,燕明棠哼着小曲,一脸容光焕发。
冷清悠和燕厉寻对视一眼,都觉察到了这几年的不对劲儿。
跟踪燕明棠和孟追的程俊并没有回来,而燕明棠又一反常态的开心。
这就说明程俊和孟追二人已经暴露。
这时李飞扬也急匆匆地走进来。
燕厉寻给他使了个眼色,李飞扬跟燕厉寻去了书房。
“老大,程俊和孟追可能真的出事了,我给他们两个打电话都是关机状态。”李飞扬的焦急燕厉寻能感觉出来。
他心中一样着急。
“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儿?”燕厉寻皱着眉头问。
李飞扬想了想说道:“应该就是壹号公馆。”
燕厉寻反复念了两遍:“壹号公馆,壹号公馆是什么地方?”
李飞扬扶额,他都忘了,老大对这些乌七八糟的场所一概不沾染。
所以他也不知道壹号公馆到底是个什么腌臢地方。
“老大,壹号公馆就是同性朋友约会的地方。”李飞扬委婉地解释道。
燕厉寻愣了下,随即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