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x3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線上看-第1261章 巴爾的起義(上)相伴-ahdls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仅根据皇家舰队的残余舰船的动向变化,苏诚就敏锐地判断出——皇家舰队想撤退了。
苏诚自然不会放过已成溃败之势的皇家舰队。
他下令道:
“所有的3号战船都留下来搜寻幸存者。其余舰船,追击敌军。”
火攻部队中能幸存下来的人肯定寥寥无几。
但苏诚还是决定留下大量人员来搜寻幸存者。
这不仅是身为全军统帅的他应有的担当。
同时也是他所能做出的能够稍微平复下心中的歉意的唯一方法。
……
……
在联合舰队开始追击皇家舰队的残军时——
安加湖某处湖岸上。
“咳!咳咳!”
多普勒双手撑地,剧烈地咳嗽着。
将呼吸喘匀后,多普勒一边擦着脸上的水珠,一边抱怨着。
“我还以为被这么猛烈的火海烤过后,湖水会变得温热一些呢……结果还是这么地凉……”
尽管现在还是夏季,但在冰凉的湖水中泡了这么长的时间后,多普勒还是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阵阵发寒。
不过多普勒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慢悠悠地脱掉身上的湿衣服,然后拿去晾干了。
擦干净脸上的水珠后,多普勒立即看向躺在他身旁的一名老人家。
“喂!伯父!你还好吗?!”
这名老人家,正是那相当喜欢给多普勒说教的多普勒的亲伯父——葛汉德。
多普勒将耳朵贴近葛汉德的胸膛。
还算有力的心跳声,传进了多普勒的耳中。
“臭小子……别听了……”
原本双眼紧闭的葛汉德将双目睁开一丝。
“我还没死呢……”
多普勒长出了一口气。
“伯父你没死呀……太好了。”
“刚才背着你在湖里游泳时,我还在担心你这老人家会不会因受不了冰凉的湖水,而直接一命呜呼了。”
“虽然还没死,但我现在好冷……有什么可以御寒的东西吗……?”
“伯父,目下最温暖的东西,就是我的怀抱了,你想要吗?”
“不了,谢谢。多亏了你的这句话,我现在皮肤上起满鸡皮疙瘩了——我现在更冷了。”
“好过分呀,伯父。我们以前不总是一起搂搂抱抱的吗?”
说罢,多普勒站起身来,并将葛汉德扶起来。
“伯父,这个地方还并不安全,我们暂且先跑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后再休息吧。”
“等等……你这家伙,想做逃兵吗?”
多普勒轻叹了口气,“伯父,你看看我们身后的湖面吧。”
“我军目前已经是溃不成军,被联合舰队追着打了。”
“全军上下都在溃逃。”
“我们现在也只是跟随大部队的脚步,想尽办法从这个已经没有机会获胜的战场逃离而已。”
“也不知道从这个鬼地方回到法兰克帝国要花多久的时间呢……”
在败于阿兰之手、跳湖离开后,多普勒便立马找上了他伯父所在的舰船,带着他的伯父一起游泳潜逃,逃离已经一边倒的战场。
“怎么会……”葛汉德痛苦地闭上双眼,“我军……竟然败了……”
“别太难过了,伯父……”多普勒朝葛汉德宽慰道,“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的……”
“小子……你以为我是看不懂战局的蠢蛋吗?”
“这场水战对我军……不,对我国来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你以为我不清楚吗……”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们的舰队……以及……尼伯龙根计划……”
多普勒:“……”
多普勒已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伯父了。
只能默默地扶着他,一步一蹒跚地朝漆黑的前方走去……
……
……
布列颠尼雅帝国与罗林帝国的两国边境处——
“吉尔。”
“是你呀,欧仁。怎么?你也要去本阵吗?
“是呀,突然收到了巴尔主帅的召集。”
“嗯?我也收到了巴尔主帅的召集……”
“欸……巴尔主帅怎么突然召集我们……”
正走在前往本阵的路上的吉尔,在半路上遇到了同样正要前往本阵的欧仁。
二人一番寒暄,发现都是要去本阵后,便一起顺势并肩而行。
二人一面靠近着本阵,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二人闲聊的内容,主要围绕着“巴尔为何突然召集他们”这个话题展开。
“难道说接下来要展开什么军事行动了吗?”欧仁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我们接下来还能有什么军事行动?”
吉尔苦笑着反问道。
“我们的陛下可是为了牛奶,和布列颠尼雅帝国签订新的和平条约了。”
“驻军于边境处的我们,又能对哪里用兵呢?”
在《牛奶条约》签订后,驻扎在边境处的大军便逐一回撤进内地。
目下,驻扎在两国边境处的罗林军,仅剩5万人。
闲聊中的二人,已在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本阵大帐。
在来到本阵大帐的帐外,吉尔便敏锐地发现了些许不寻常。
“奇怪了……”吉尔呢喃着,“怎么本阵这边连个卫兵都没有……”
吉尔的这番话,提醒了欧仁。
“对耶……”欧仁的眉头皱起,“怎么连个卫兵都没有……”
本阵大帐孤零零地树立在地上。
大帐的周围没有站着任何一名卫兵。
尽管感到万分奇怪,但吉尔与欧仁还是强按住心中的疑惑,掀开帷幕,步入帐中。
帐内尽是吉尔与欧仁的老熟人。
站在大帐中央的巴尔、站在巴尔身前的莱奥、以及同样站在巴尔身前的夏尔与罗歇等人。
——嗯?
吉尔扬了扬眉。
——怎么……总感觉帐内的人,似乎全是巴尔主帅的亲信呀……
“吉尔,欧仁,你们两个来了呀……”巴尔的嗓音有些低沉。
巴尔把头埋得很低,吉尔等人根本看不清巴尔现在的表情与神色。
“你们两个随意站吧,不用太拘束。”
“是!”
吉尔与欧仁二人高声应和了一声后,便快步走到了莱奥等人的身侧。
“在开始说正事之前……夏尔,不好意思,可以先帮我去查看下帐外有没有人偷听吗?”
“……你到底想跟我们说什么……需要这么谨慎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身为巴尔的好友兼好搭档的夏尔,还是走出了帐外,查看了一番帐外的动静后,便回到了原位:
“帐外很安静,什么人都没有。”
“好……”巴尔点点头,“你们可能会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大帐外连个卫兵都没有。”
“那是因为是我特意将卫兵们统统支走的。”
“我接下来要跟你们说的话……可能会很吓人。”
“不能被不可以信赖的人听到。”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