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ojh優秀都市小说 寒門貴子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章 三進三出分享-9tphk

寒門貴子
小說推薦寒門貴子
商议之后,虽然尚不清楚魏军的底细,但滑台不能不救,遂令曹擎带中军一万人星夜往援。
曹擎不敢迟疑,急行军四天四夜,赶路近二百一十公里,创了中军日行军距离的记录。等到离滑台大约五十里远的桑王庄,天色渐晚,全军安营休息,埋锅造饭,准备养精蓄锐一夜,于明日正午赶到滑台,加入正面战场。
与此同时,桑王庄东南方向的山坳密林之中,三千骑兵正悄无声息的掩藏在此,领军的是魏国镇远将军独孤平,他少年成名,颇具勇力,曾举起平城皇宫里的两尊巨鼎,被元宏称赞为“朕之任鄙”。
秦人谚语:力则任鄙,智则樗里,其中提到的任鄙是秦国著名的力士,独孤平能和这等人物齐名,可知如何的悍勇。
“军主,趁楚军刚刚抵达,人马俱疲,我们掩杀过去,这南征首功,非军主莫属!”身边的谋士刁亮谏言道。
独孤平外粗内细,深谙兵法,道:“急什么?岛夷现在尚有戒心,守卫必定森严,可人和马不是铁打的,总得生火做饭,用膳的时候最为松懈,那时机会就来了……”
刁亮由衷道:“军主英明!”
独孤平隐有得色,当即传令,注意隐蔽,人发声割舌,马发声斩首。好不容易挨到入夜之后,见到桑王庄里炊烟升起,火把映红了夜空,拔出腰刀,声音低沉又狰狞,道:“杀!”
庄子内正在吃饭,忽然四下响起喊杀声,不知多少骑兵从村子前后入口如蚁涌来,楚军来不及反应,登时大乱,仓惶中往来时的方向边战边退,辎重粮草丢了一地。
独孤平觉得有点不爽,出其不意,先发制人,可总是无法把胜利变成大胜,就像酣畅淋漓的准备撒泡尿,却遇到了尿不净的难言之隐。
“追!继续追!”
独孤平并不气馁,魏人以前是游牧民族,最喜欢的战术就是衔尾追逐着猎物仓皇逃窜,时近时远,慢慢的折磨敌人,等到他们精疲力尽时再一口吞下。
以过往和楚军交手的经验来看,要不了两个时辰,这群猪狗般的懦夫将彻底失去斗志,然后,就是他收割战果的时候了。
战斗持续到了整夜,等到天光放明,魏军谋士刁亮观察着眼前还在胶着的战局,略带忧虑的道:“军主,我们已经偏离了预设的战斗区域,再往南走,是起伏的小丘陵和山林……这会不会是楚军的陷阱?”
独孤平勒马站在附近的小山丘上,凝目远望,道:“楚军主将是谁?”
“看楚军旗帜,应该是曹擎!”
“曹擎?”独孤平眼皮跳了跳,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却能抵挡自己一夜,这要说出去,他堂堂的大魏任鄙怎么见人,笑道:“狗屁陷阱,无非是楚人善夜战罢了,而夜战又对骑兵进行分割包围不利!传令,让儿郎们集结,准备冲阵,我他奶奶的不信他们能坚持多久!”
刁亮忙劝阻道:“军主,我军都是轻甲,敌人兵甲齐备,枪盾始终护持左右,没有自乱阵脚,此时冲阵,咱们占不到便宜……”
“你敢违我军令?”独孤平怒目圆睁,恶狠狠的道。
刁亮犹豫了,他出身平常,不敢和独孤氏的人硬顶,只能把话重新吞咽回肚子里。楚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败而不溃,每次给他的感觉就是再用点力就捅破了,可偏偏隔着那层膜不能完全入巷,加上拥有绝对的人数优势,死伤数百人还看不到溃散的迹象。现在选择冲阵,属于孤注一掷,胜则胜,可要是败了……败了也不要紧,楚军没有骑兵,追不上自己的,至少可以安全撤走。
独孤平冲着楚军吐了口吐沫,不屑道:“别看楚军势大,这番遭到我手里,土鸡瓦狗尔!刁参军留在这压阵,瞧我如何取曹擎首级!”
……
“将军,魏军开始集结了!”
追逐竟夜,魏军大多以五十人和百人为队,分散袭扰,各自为战,这会在两侧开始集结,显然准备大举冲阵,曹擎不惊反喜,道:“胡人不分族群,全是蠢货,现在才反应过来,晚了!传令各军,原地结阵以守,谁敢再后退半步,莫怪军法无情!”
当魏军集结完毕,摆出冲锋的姿态,突然发现对面的楚军也为之一变,依托背后的低矮山丘和密密麻麻的树林摆出了防守的半月阵型,这种阵型的好处是只需要面对正前扇形的敌人,而不用考虑后背的威胁。
独孤平见楚军阵势已成,却在马背上大笑起来,道:“战了一夜,这些岛夷又饿又疲,还举着大盾扛着长枪缩在乌龟壳里,不用三刻,其阵自不能久持!传令,重新分成六队,每次两队,轮番绕两翼进行散射,定要让他们胆战心惊……”
刁亮不仅名字亮,眼睛也亮了起来,道:“军主妙计!我们有胡饼干酪羊炙等随身携带的军粮,又弓马娴熟,可一边驰骋袭扰,一边在马背上分批就食,楚军则没有这个方便……”
归根结底,轻骑兵和具装骑兵的战术不同,轻骑要注意时机,袭敌、扰敌、疲敌、乱敌,折磨其肉体,蹂躏其心灵,然后才是破阵、追击,使小败变成大溃。
独孤平在六镇多年,练就的是鹰扬的锐利,狐窥的狡诈,狼突的阴狠,没有蠢的在楚军摆好阵势时让手下的儿郎们去送死,他不急不缓的用尽各种办法动摇楚军的斗志,在两队骑兵纵马两翼进行骚扰时,甚至让其他人下马就食,高声嘲笑,极尽侮辱之能事。
楚军果然受了刺激,很多部曲露出不忿之色,甚至有点蠢蠢欲动。曹擎略作沉吟,叫来副将低语了两句,左翼的阵势开始松动,弓弩三轮齐射后,竟分开了口子,千名刀兵冲出来想要驱逐如蛆附骨的骑兵离开,有人跑的慢,有人跑得快,队伍疏疏拉拉,前后延长,固若金汤的阵势首次出现了破绽。
独孤平转头看了眼正在吃饭的刁亮,豪气万丈的道:“刁参军先用膳,我去去就回!”令旗挥舞招展,五百人的亲卫队全体上马,随着他飞驰而去。
刁亮手里的羊炙顿时不香了,骑在马上伸长脖颈,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独孤平如长长的利箭,果断、凶狠又毫无阻碍的刺入了楚军的躯体,从左至右,马蹄经过之处,无不血肉横飞,楚军接连派了多名大将阻拦,却不是独孤平一合之敌,竟然就这样被他带着五百人把阵势打了个凿穿。
从右翼穿出战场,独孤平勒马回转到了刁亮的位置,浑身浴血,如同杀神,大笑道:“参军,如何?”
刁亮紧紧捏了捏羊炙,还能感觉到肉里淡淡的温度,心神激荡,高声赞道:“军主威武!”
不过,曹擎这次带的是中军主力,也当真是坚韧的很,虽被独孤平冲阵乱了阵脚,却仍旧没有崩溃,甚至好几处队伍由于独孤平的凿穿,暂时失去了和中军的纽带联系,可在各自校尉、军侯的带领下结圆阵自守,还是不给外围骚扰的魏军以可趁之机。
独孤平猛夹马腹,长刀高举,鲜血从刀刃滴落,道:“儿郎们,随我来!”然后犹如猛虎,沿途汇聚了两千主力,再次一头扎进了楚军的大阵。
那正是三进三出世所无,勇猛难敌唯独孤!
“将军,实在顶不住了,撤吧!再不撤,这一万弟兄的性命,都要埋在这里了!”
旁边的副将李梁柱苦苦相劝,曹擎面冷如水,道:“你糊涂!两条腿跑得过四条腿吗?现在撤,立刻就是碾板上的鱼肉,任魏人宰割!”
“节下愿率两千死士断后,请大将军先走!”
曹擎额头青筋暴起,怒道:“尔敢乱我军心?来人,就地斩了!”
众将急忙拦住,言说临阵而斩大将,恐于战事不吉,曹擎稍收怒火,允许李梁柱戴罪立功,再无人敢轻言撤退。
独孤平已是第三次冲入大阵,楚军被分割成零散数段,李梁柱的担忧不无道理,这般僵持下去,明年今日,就是他们所有人的死祭。
曹擎凝目远眺南方,心里盘算着时间,拔出宿铁刀,道:“不留后备,全部出击,连我在内,哪怕战死也要咬住魏军,坚决不让他们脱离战场。”
“诺!”
主帅亲自上阵厮杀,所有人都被激起了斗志,李梁柱一马当先,带最精锐的一千虎贲迎上去,双方战作一团。
正在这时,耳边响起雷霆阵阵,大地似乎开始颤抖,不远处的地平线出现密密麻麻的黑影,飘荡的大旗上写着大大的“全”字。
全常翼!
全常翼握着从西凉大马的降卒里改编的五千精锐骑兵,这是目前徐佑可以动用的最大的骑兵力量,交给全常翼这个降将,代表着绝对的信任和器重。
单单这点,让全常翼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与此同时,刁亮那没吃完的羊炙扑通坠地,眼眸里尽是绝望。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