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an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236.我來還書(第二更)熱推-m4zdc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黑色羽翼卷着死亡,
每一次拍打都带着火焰在细密鳞片间静静流淌。
焰风让空气都已死亡,而形成了一个近乎于风箱般的场景,
周边的气流欲向他挤来,却又被更多地焚烧,而形成了巨大的引力。
他如同飞在天穹的烈日,万物则如那飞蛾,稍稍抓地力小些的便是向着他而来,靠近,然后死去。
呼!!
夏极双翅一振,又飞高了些,这才避免了飞沙走石。
两人都沉默着,没有人开口。
吴姬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夏极要带她去哪儿。
她沐浴在这死亡的火焰里,心魂震荡。
约莫两天后。
夏极从云层里钻出,收敛黑翼,落在了一个北地山脉高处的崖边。
星光沐浴投落,处处都是阴影。
夏极一松手,把吴姬丢了出去。
吴姬愕然了下,她环视四周,四周皆是阴影,换句话说,她如果想要逃,现在正是主场。
但她没逃,而是看向了悬崖尽头的一个墓碑。
墓碑在月光下,石质苍白。
刻着“商太子古尘之墓”。
夏极道:“他死前觉得你被人控制了,然后把一切都给了我,求我去救救他的妹妹。
你知道的,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一生从未求过人,但死前却是一直求我。”
吴姬:…
夏极道:“我没告诉他真相,也答应了他,说是以后清明要带你来扫墓,如今清明是过了,以后来不来,看你自己吧。”
吴姬:…
两人默然良久。
夏极转身。
他才走几步,身后传来声音。
“等等。”
夏极顿了顿脚步。
“你不是该杀了我吗?”
夏极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一个会把软弱暴露给你的兄长。
一个临死都信任着你的兄长。
你辜负信任。
你对不起他。
我不过是履行承诺。
“再见了。”
“夏极!!”吴姬大声喊了起来,但她又无话可说,两人曾是皇姐皇弟的关系,也在一个城市里相处了十六年时光,久别重逢本该聊一聊,但却已无话可聊。
夏极侧头扫了一眼那泪痕满脸的皇姐,轻声道:“你戴的那张后土面具是有问题的,自己当心。我言尽于此,有缘再见。”
说完,一双黑色羽翼振开夜风,拍打着呼啸冲上高空,转瞬消失无踪。
高崖上。
皓月当空。
一方孤零零的枯冢。
一个跪着的绝色美人。
如成画卷。


吴姬与太子的事既然了了。
夏极便回到了镜湖。
演武大厅里,金红的鱼儿刚吃到第二十八颗灵果,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鱼儿兴奋地在水里游了起来。
待到夏极出现在大门前,鱼儿的小嘴已经贴在了鱼缸上。
夏极愣了愣,走过去。
只见这鱼儿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变化,细薄的鱼鳞增厚了,金灿灿的,显出几分“黄毛丫头穿上了妃后盛装”,“普通士兵裹上了将军铠甲”的感觉。
其次,鱼头的上方生出了两个小小的凸出,好似是两个小肉角。
金色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如在炫耀。
夏极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揉了揉那两个小肉角。
鱼儿舒服地享受着。
忽然它张开嘴巴,一下子吮上了他的手指。
夏极能感到鱼儿嘴里竟然生出了牙齿,还是獠牙…
这就凶了。
他愕然了下。
然后感到那小獠牙正在磨着自己的皮肤,似乎想咬,但又害怕自己生气。
夏极道:“你要我的血是不是?”
小鱼儿“啊”了一声,松开小嘴,然后竖立于鱼缸里,拍了拍鱼身,示意YES。
夏极笑道:“为什么要?你说清楚,我就给你。”
小鱼儿满脸问号。
鱼眼瞪地贼大,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夏极读出了那表情。
我是一条鱼,我会说人话吗?
我能听懂你的意思,已经很了不起了。
夏极忍着笑,沉声道:“你说不说?不说就算了,我给过你机会了。”
小鱼儿猛吸一口鱼缸里的水。
咻!
水化作箭软哒哒地喷在了夏极脸颊上。
然后,小鱼儿很憋屈地扭过了身子,把鱼尾巴对准了夏极,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夏极哈哈大笑起来,“逗你的,走吧,我带你去东海,到了海边我给你一滴血,作为离别礼物。”
小鱼儿尾巴一甩,又游回了正面,眼巴巴地看着夏极,不知是在渴求着血,还是舍不得。
夏极把鱼儿存在袖中。
他试过,虽然无法带人进入地府,但带这种贴身的宠物却是可以的。

现在是去做第二件事的时候了。
十六年前,他曾不问自取,从方丈岛真武阁拿了许多古书,如今是还回去的时候了。
他步入地府中转站。
再出时,却已是方丈岛四大势力的金玉坊之中。
净明真人与许姑子所在的庭院依是一尘不染,亦是空无一人。
真人在外,数十年不归也是寻常,何况是这等火劫?
除非百年无人,才会真正的取缔一座庭院。
夏极自然知道净明真人与许姑子的踪迹。
有一年他去北方冰雪罗刹之国,小苏和他说了,净明真人与许姑子都正在帮她开拓古代遗迹,寻找一些东西。
夏极一听就明白了,估计这净明真人与许姑子都和“王家镇”那些人一样,是小苏的前身布下的局。
而这净明真人与许姑子听说了计七身份后,自然不敢再认这个主人的哥哥为弟子了,如今已在北地寻了新的弟子传道授业去了。
辈分怎么论,夏极并不在意,净明真人对他而言是一个带路人,若不是他,自己也无法从方丈岛学到诸多的古代玄功,从这一点来说,他称呼净明真人一声老师也不为过。


这些都是小事。
他思绪一转而过。
入乡随俗,丢出剑丸。
剑丸迅速变化,球状的丸铁拉伸,变幻,
很快,化作一柄飞剑悬浮在他面前。
夏极拉低了斗篷,遮住面容。
他如今的身份对于一方势力而言,只会是灭顶之灾。
遮住脸,也是存一份名存实无的同门香火之情。
他踏上飞剑,正要悄无声息的离去,却蓦然感到金玉坊似乎正处于骚乱之中。
诸多无序的对话清晰的传入他耳中。
“欺人太甚,真当我们金玉坊好欺负吗?就算没有火种,没有血脉,我金玉坊弟子也绝不输给这些散修!”
“怕就怕这些散修是有人支持的。”
“不如关了山门吧…他们太强了。”
“怎么可以关山门?若真关了,三十年后再开山门,那岂不是灭顶之灾?”
“可若不关,现在就已快到灭顶之灾了。”
“不若我们集体去往中土吧…只要,只要能取到火种,我们金玉坊就可以得救了。”


他放开神识,静静倾听着,从这些杂乱的对话里,他已大概推测出了一些情况。
当年,寿元将尽的坊主去往劫地,追求长生久视之道,但显然失败而身陨。
但有失败,就有成功。
几家欢喜几家愁。
而这带来的就是强弱的逆转。
强者自然需要更多资源,
资源从何而来,
自然去向曾是强者、如今是弱者的人去索要。
金玉坊不幸就成了这个“曾是强者,如今是弱者”的势力。
十六年前,劫地一去,金玉坊折损了不知多少精英弟子,而且还未曾能取回一颗火种。
此消彼长,如今的金玉坊正在遭遇其他门派的袭击,要他们交出灵铁矿,丸金矿等等稀有矿种。
而金玉坊如今的当家人景纯子,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抵抗。
第二,开启封山大阵,一封三十年。
前者是打不过。
后者固然可以抵御,但三十年之后呢?
此时,金玉坊外,一处透明的膜罩外正有着许许多多的凌空飞剑。
御剑者都是敌对的散修。
这些散修都已不同程度的觉醒了血脉,手中不停射出法器,亦或符箓之类,再或直接是纵剑而行。
对着膜罩不断发动进攻。
罩膜承受了进攻,显出圈圈涟漪。
而罩膜内,不时有金玉坊的弟子御剑飞出,在半空与来敌缠斗,但显然不是那些觉醒了血脉的修士的对手。
更多的弟子则是受了伤,正在街坊里闭目盘膝,调理气息,以求能再度出战御敌。

夏极御剑而起时,略微扫过不远处,在人群里发现了几个当初来时认识的人。
比如“在自己面前炫耀飞剑”的青峰子,
“办理入籍处询问自己是否有道侣”的云凌子,
“来九层藏书阁让自己留下古文字翻译”的青霞,
“责问自己不好好看书,却为何只看古籍”的水伯,
还有那“临别接受坊主命令,镇守此处”景纯子。

这些人如今都在同一战线,都在紧张地面对着外敌入侵。
夏极看了看高空,交战颇为激烈。
略作思索。
他从袖中随意甩出一颗普通的装着紫焰火种的水晶球。
水晶球柔柔地落在了净明庭院的石桌上。
夏极再不停留,双指指天。
御剑随风而去。
而一声传音淡淡地飘向了正双眉紧锁的景纯子。
“一枚火种在净明真人庭院之中,三日后,可关山门。”
景纯子双目猛然睁开,一仰头,只见一道裹着斗篷的身影刚刚破开膜罩,在众人视线里,那身影并未出战,而是选择了掉头,往另一个方向飞快“逃离”。
这一幕,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而更是引发了气罩外的那些敌人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两道飞剑则是追了过去。
景纯子未曾说话,急忙御剑来到了庭院,他双瞳猛然瞪大。
果如那人所言,确有一颗紫色火种。
他即便身为一坊之主,却也不禁心神激荡起来。
有了这火种,金玉坊就可以关闭山门了,就有救了。
那人是谁?
他急忙仰头看去,但却哪里还见得那“逃离”的人半点儿背影。
默然良久,景纯子垂拱,静静拜了三拜,“虽还无法确定恩公名讳,但却是多谢了。”
只不过,这三日后又是何故?


夏极随手解决了追来的敌人,便是来到了方丈岛边缘。
他御剑而下,离开了这浮空岛,而屹立在了幽蓝的海面之上。
从袖中甩出那金色小鱼。
噗通。
小鱼咬着三颗红珠子串,入了海水,在水里游了几圈,似乎挺适应,而没有遭遇那种“淡水鱼入海水”的问题。
它已是开了灵智,一定程度觉醒了血脉的超凡物种,抗性自然不是普通的鱼儿能比。
夏极盘膝坐在飞剑上。
极屈指,弹出一滴血液。
“送你的礼物。”
金色鱼儿拍尾腾空,小肉角破开波澜浅浅的海面,
小嘴张开,一口咬住了那血液,
然后仿如感受到那血液里藏着的力量,禁不住双目圆瞪,
如同加足了气的气球忽然被松开了扎口,而在水里元气满满地绕起圈儿来。
它游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有些难受地仰着头,看着飞剑上的夏极。
夏极道:“你我若是有缘,今后可得再见。”
金色小鱼还是依依不舍,不肯离开。
夏极道:“此处是东海之心,你有着机遇,却也有极大危险,不要去炫耀任何东西,炫耀只会让你拥有敌人,而不是我这样的朋友。”
金色小鱼听懂了他的话,默然地浮着。
夏极道:“活下去吧。”
他深深看了一眼金色小鱼,双指一并,飞剑调转方向,向着天穹疾射而去。
小鱼眼巴巴地看着那背影,似要永远地把他记下来。
它隐约知道,自己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但很快,进入新世界的快乐就淹没了这份愁丝。
它拍打着鳞片如甲的金色鱼尾,向着大海的幽蓝深处而去。
故乡虽远去,但远方已到来。自强不息者,终可在未来再相见。
而夏极则御剑,向着真武阁而去。


真武阁。
书阁里的道姑轻轻叹息着。
十六年前,她犯了错。
所以,被罚一直做这书阁看守。
直到那一位未知的盗书人真的把书还了回来,她的惩罚才算结束了。
道姑名为北羽子,因为方丈岛灵气的缘故,即便十六年过去,她依然是一副少女模样,心态亦未变化。
此时,北羽子无奈地叹息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
她居然把一个偷书贼当成了师弟,还觉得师弟挺帅,还以为他不去广场集合,是因为他是书呆子。
啊啊啊。
太痛苦了。
自己怎么这么傻?
这么笨的自己,适合修仙吗?
正发呆的时候,她看到一道令牌递了过来。
北羽子也不看来人,无精打采道:“进去吧。”
但来人却没有进去,而是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沓书册,放在了书桌前,微笑道:“我来还书。”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