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lry人氣連載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29、岳父熱推-zwtko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包将军也太小心了一些。”
曹小环无奈的摇了摇头。
包奎瞅了一眼曹小环身后的两个捕快,笑着道,“有些人不行,就赶走吧,浪费自己时间,没那个必要,我三和要的可是精锐。”
曹小环笑着道,“现在不行,不代表他们以后不行,我记得明月姑娘说过,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云彩有雨,何必这么早做决定呢。”
包奎笑了笑,没再说话。
两人领着队伍饶城一圈,穿街走巷后,一直巡逻到天亮才回到衙门。
一夜无事。
周九龄正在院子里打拳,看到她们后拱手道,“二位辛苦了。”
包奎拱手道,“什么辛苦不辛苦,都是为和王爷效力。”
何吉祥之前再三叮嘱过,可以不喜欢周九龄,可以不同意周九龄的意见,但是在面子上务必要恭敬。
周九龄道,“包将军说的是。”
包奎道,“大人,您要是要什么事,尽管吩咐,下官一定在所不辞。”
“包将军,”
周九龄笑着道,“老夫还有一事相求,按照和王爷的意思,岳州须得加紧种植这土豆和番薯,保证百姓入冬不饿肚子,老夫这些日子准备启程去西洛城、白洋城去看看,让这百姓加紧种植。
这沿途不是很太平,还望包将军派人相送。”
他自己唯一能调动的是衙役捕快,但是,那些人都是三脚猫功夫,他信任不过,好不容易出了虎穴,再入狼窝,就没得哭了。
还是想让包奎从军中挑选好手,一路护送,这样自己就自不必那么提心吊胆了。
当然,如果不是善琦逼迫的太甚,他恨不得整日在布政司衙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才安全!
包奎笑着道,“多大个事,余三。”
“大人!”
一个粗犷的大汉应声而出。
包奎道,“周大人的话你也听见了,带上五十名兄弟,紧随大人身后,务必保证周大人的安全。
大人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就提脑袋回来吧。”
余三高声道,“是!”
包奎这才点点头,打着哈欠回后衙睡觉。
我的傲娇机器男友 花十字
周九龄冲着余三高兴地道,“那就有老小哥了。”
狂戰幻想
他知道这余三可是七品巅峰!
自己这一路上肯定是安枕无忧了。
余三面无表情的道,“大人客气了,为大人效力,是卑职荣幸。”
岳州的番薯刚插上,白云城的番薯已经开始收获。
按照布政司的要求,每家每户至少要有五百斤的收成。
许多人舍不得用自己家的熟地,便在山坡上,河滩上,林子里,见缝插针种上一点。
令他们意想不到是,这玩意的收成真是厉害啊!
已经身为五万官兵和民兵总教头的孙邑,也不得不被老娘拉回家收番薯。
明日是交公粮的最后一日了,再不抓紧,布政司就得罚他们五十个铜板。
“交公粮不就是一百斤番薯嘛,”
孙邑一边用铁锹挖土一边抱怨道,“你们前些日子收的,估计一千斤都有了,这会着急忙慌的干啥?”
孙邑老娘没好气的道,“还不全是给了你那老岳父。”
“岳父?”
孙邑一脸发懵,他连媳妇都没有,从哪里来的岳父?
但是瞧老娘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失忆过或者睡过头了,自己有老婆自己都不知道?
“将屠户,”
孙渡笑着道,“他是供应商,得交一千五百斤番薯或者土豆,可今年啥都没种,轮到交公粮傻眼了,不但得罚款,还要取消供应商资格。
他现在急的跳脚,花钱都没地方买。”
孙邑道,“将屠户怎么成我老岳父了?”
将屠户他熟啊!
这王八蛋,他骂起来跟骂孙子似得!
谁让他跟猪肉荣关系更好呢,毕竟是老街坊了。
孙老太太道,“他家将桢,我瞅着好长时间了,真是个好姑娘。”
“不是,人家同意吗?”
孙邑哭笑不得,“这就成了岳父了?”
孙老太太道,“这事还真说不准,毕竟刘铎也去提亲了,按照家底,他比咱们家强多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过,将屠户没拒绝,这比什么都强。
你自己加把劲,都在衙门里,经常见面,你也殷勤一点。”
孙夏笑嘻嘻道,“哥,我也喜欢将桢姐姐,她做我嫂子最好了。”
“有你什么事?
少掺和,”
孙邑把手中的铁锹插在泥土里,无奈道,“我的事你们少管。”
他与将桢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多尴尬啊?
“哎,你回来啊!”
孙邑老娘无论怎么喊,孙邑都没有回头。
太阳闷热。
将屠户的肉一早就卖了个干净,此刻躺在椅子上,抱着茶壶哼起了小曲。
他真是养了个好闺女,这提亲的都快踏破了门槛。
不过,最中意的还是刘铎家和孙渡家,刘家的家底厚,孙家的儿子有出息,毕竟那是教头,几万官兵都喊他一声师父,出去了很有场面的!
这两家,他眼前举棋不定。
回过头对着他婆娘道,“你说这两家是哪家好?”
家有山賊 不吃魚的貓
他婆娘把手中的抹布扔到他脸上,没好气的道,“少做春秋大梦了。
早就跟你说别送学堂,你非不听,现在倒好,她自己有主见的很,说什么都不会听的。
你说哪家好,她不同意有什么用?”
她姑娘现在是捕快呢,她们想强迫都强迫不来。
“这还真是,”
将屠户皱眉道,“要不你明天去女监探探口气?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婚不嫁惹出笑话,不能再拖了。”
他婆娘道,“为啥你不去?”
世界崩壞記
将屠户讪笑道,“她得见我才行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看我跟看仇人似得,你说老子哪里对不起她了?
老子这心啊,寒啊。”
他去女监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豪赌 倪匡
闺女都不肯出来见她。
即使偶尔在大街上遇到,他闺女都不肯搭理他一句。
想追上去,他闺女刚刚迈入四品,腿茬子跑的快,想追都没法追。
“那是你活该,”
他婆娘噗呲笑道,“以前给她提的都是什么人家?
没一个能入眼的。”
将屠户讪笑。
那是因为他以前还没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