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4l9精华小說 全音階狂潮討論-第一四七六章 掙幾個錢看書-fv8za

全音階狂潮
小說推薦全音階狂潮
见面地点是外滩的面子馆子,庞惜订的,毕竟是招待大公司的高管就不太讲究性价比。杨景行也提前给黄倩池介绍一下,这个叫唐胜繁的总监和宏星那些泥腿子不一样,应该还不到四十岁,毕业于中山大学有硕士学位,干过报纸杂志电视网络传媒,堪称跳槽能手。不过比起周沈建可以问心无愧说自己全程重点参与打造了哪些著名艺人,唐胜繁就只能算是经历了一些曾经大名鼎鼎的平台。
杨景行至少要肯定唐胜繁的行业嗅觉,能判断什么快不行了什么就要火,算是善于顺势而为,如果有机会请这样的行业前辈去和峨洋跟同事们交流交流也好。
说起交流上课,黄倩池还要建议公司以后对讲座人多加审核和要求,免得再出现台上台下吵得要动手的尴尬局面……
号称多高级的馆子却没有专用停车位,杨景行带着跑了个圈到附近酒店才找到空,三十块一小时,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庞惜又告知那边已经先到了,就更加快点脚步,还再聊聊规范峨洋“班外课”的初步想法。
馆子在老建筑的四楼,不过距离大门还远杨景行就看见人了,对方也发现了他们几个,下台阶大步而来。
初次见面的人搞得像胜利会师,两个男人相隔几米就互相伸手了。不过实在不像一路人,杨景行还是上午陪女朋友逛街的年轻平价穿着,另一边则是西装革履名表晃眼。
杨景行:“唐先生您好,让你们久等不好意思。”
唐胜繁也很确定地摇手,但只算礼貌浅笑:“杨先生别客气,我们也刚到。”
杨景行及时换人:“尚小姐好久不见。”
尚琦红挺灿烂:“杨总好。”
唐胜繁就去找庞惜:“这位一定是庞小姐了……”语气也亲热起来。
庞惜也热情,还给对方介绍黄倩池。尚琦红紧跟领导步伐,边称赞庞小姐人比声音还漂亮边等黄倩池的轮次。
唐胜繁夸赞一番如歌网的音乐专题后再转身面对陪笑的杨景行又削减了表情:“杨先生请。”
“请。”杨景行也会搞客气:“本该约个上班时间……”
直接上楼,男人进包厢,女人应该是要在外面谈判一下酒菜的事。包厢面积很有限但也想办法摆出了小茶几小沙发,杨景行再请前辈并抢了服务员的倒茶工作:“唐先生是广州人?”
“谢谢。”唐胜繁其实没什么口音:“是的,我在清远出生,初中到广州上学,在中山大学读图书情报学本科和研究生。”
杨景行的意思是:“不知道这里的菜合不合胃口。”
“很好。”唐胜繁小心端茶杯似乎观察一下,惊喜发现:“我以为粤菜和浙菜有相通相融之处,浦海之外我到曲杭的机会多一些……”
没多大会三个女人就进来了,两个男人中止吃喝话题互相请对方的人坐,不过只有四把挤墙小沙发,黄倩池和尚琦红就抢着搬椅子。
唐胜繁好像在兴头上:“黄小姐是哪里人?”
“金山。”黄倩池笑一下。
唐胜繁好像没什么了解,只能点头明白。
杨景行想起来:“上次尚小姐问我的事情,肖乔是去过宏星一次,那天是程瑶瑶接待的,我也在,不过私人间没有联系,所以我也不知道她的近况。”
尚琦红用力点头,“我知道杨总的格调和为人。肖乔可能是需要休息调整,唐总监说过肖乔是很优秀的歌手,衷心希望她有更好的发展,我们都祝福她。只是想找机会能跟她聊一聊,除了我们已知的那些不尽人意,歌手艺人对我们的工作还有哪些方面的意见和建议。”
庞惜能理解:“一个那么大的公司,很多事情不是一个环节一个部门可以左右的。”
尚琦红点头,也要说明:“其实盛天大老板和几位董事都很有能力也特别努力,管理层都很有经验有水平,公司对下面都不错。零七零八年,我们真的相信盛天能成为中国文娱的旗舰航母要冲出国门冲出亚洲。两千人的年会,大老板讲话让很多同事激动到流眼泪。”
庞惜得承认:“当时大家都对盛天很有信心。”
“那几年都是工作狂。”尚琦红挺怀恋的:“最多的时候音乐部一个月一张专辑,一周几场演唱会……”
不能让下属掌握了话语权呀,唐胜繁邀请:“想请教杨先生一个问题,如果你是肖乔的制作人,你会怎么做?”
这几句话说得清楚吗?杨景行只能套话:“要跟歌手沟通足够了解之后……”
“当然。”唐胜繁点头:“我丝毫不怀疑杨先生的才能,但是坦白说在程瑶瑶和肖乔的竞争过程中,刚开始我们是不服气的,是在付出了相当的成本后才明白一个应该说是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凡事该适时应务。”
杨景行没太明白:“唐先生能不能具体点?”
唐胜繁不服气的是:“肖乔的起点和基础都很好,所以我们对她的定位比较高……”
是呀,盛天当初为肖乔制作专辑很下本钱,台湾的制作人,亚洲各地的词曲作者,欧美的编曲,不说行业顶尖,至少也是国际视野的先进团队,所以唐胜繁认为是音乐理念的超前导致不符合本土市场现况……
杨景行问:“唐先生说的超前,意思是本土市场还会朝那种理念方向发展?”
“必然。”唐胜繁很确信:“落后的肯定要向先进的学习,优胜劣汰是生存本能。”
杨景行有兴趣:“怎么判断这种落后和先进?”
“影响力,创造力。”唐胜繁对答如流:“有很多衡量维度,只看这两点就够了,这方面杨先生自己就是业内标杆。”
“目的呢?”杨景行也思考:“影响什么?创造什么?”
唐胜繁稍作考虑:“……文化。”
杨景行笑:“不都是为了挣几个钱吗,说得这么好听。”
真是俗不可耐,但几个人还是陪笑,唐胜繁也点头:“当然,个体而言大多数人都是为了生活。”
杨景行正经点:“唐先生不是做音乐的,音乐理念这个说法也太笼统,我理解唐先生说的理念应该是工业价值,就是花了更多的钱用了更多先进技术。其实也不是,肖乔在盛天的两张专辑从技术层面讲就是落后的,大部分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东西……”
今天这见面聚餐不太和谐,虽然先茶后酒都没少喝,但是两边聊出来的基本全是分歧。唐胜繁本想称赞四零二虽然完全有能力做《乐踪》这种接轨国际先进的歌曲但很明智地放低身段适应市场行情,杨景行却认为《乐踪》是模式照搬很简单,《稚气未脱》的立足本土又力求创新才是真的考验水平。
唐胜繁质疑四零二凭借个人才华大搞“一曲成名”的模式不可复制推广而且容易带坏风气让艺人总想走捷径,杨景行又觉得现阶段的市场就是处于探索捷径的初级阶段,需要过程证明捷径不可取之后才能更多更好地脚踏实地,包括自己在内的好些人所做的只是稍微加速这个过程。
唐胜繁说正是因为处于初级阶段才需要学习接受别人的先进经验尽快和世界接轨,科技如此文化也是如此。杨景行偏要说科技和文化不一样,物质生活大家都求好可以捏着同样的钞票,精神生活却是求异所以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行各业最不怕竞争最不需要急着融入世界的就是文化产业了。
唐胜繁说文艺复兴以来的历史证明了……达芬奇和莎士比亚杨景行不懂不敢评价,但他就敢大言不惭说贝多芬莫扎特的艺术成就或者所谓对人类的贡献其实没他们的名气那么大……
说来说去,有一点都得承认,那就是流行文化是依附于时代的,但是目前是个什么样又属于谁的时代,争论就更大。
这个唐胜繁的口才虽然不够随机应变但显然是有备而来,对四零二或者著名作曲家挺了解而提出的针对性观点一条接一条好像没完,杨景行只好陡然来一句:“八点一刻了……”
想跑?唐胜繁不会善罢甘休,一路把杨先生送到停车场还是扯那些有的没的,还想约个下周几,甚至表示愿意尽自己所能为《安逸》专辑的发行做一些事,所以一定得再喝再聊。
庞惜安排的年轻男代驾好像是刚入行,行头很多礼节很足但是技术不怎么样,看着屏幕停车还打了好几把,何沛媛已经下楼来叫别停了。
一听女朋友说袋子里提着的是蛋饺蛋卷,杨景行就更要上楼去问候长辈。何沛媛都有点害羞了,要这么晚当着父母的面被带走呀?
长辈才没那么无聊呢,关心的是年轻人的工作,晚上见的人怎么样?聊的些什么?
杨景行说人还不错,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见过大人物的还能做到不耻下问,思维也不算僵化,但也真不适合做音乐。
何沛媛的观点则是盛天这种公司不垮掉才叫没天理了,上次完全浪费掉她和伙伴们的金钱和时间的翻拍电影就是盛天出品,用那么多的钱做出那么烂的东西,炒来炒去票房还不如《幸福狗》,这些人脑袋里装了些什么东西呀?还有更下作的,投了巨资让自己的演员在所谓的好莱坞大制作中露个脸,其实就是些排不上号的B级爆米花片,根本贱骨头嘛。
杨景行护着女朋友不让长辈批评:“媛媛说的也有道理,我之前也跟他们说了这个观点,至少他们的付出证明了此路不通也是贡献,不过好像没听懂……”
“这种人,还跟他这么多年?”何沛媛说的是尚琦红,她很想知道:“什么关系看出来没?”
杨景行当然摇头:“没什么不一样。”
范雅丽跟女儿一条心:都有家庭没?”
杨景行也打听到了,总监的孩子都两个了,大的六岁小的四岁都在香港上学,助理成婚了还没要小孩。
范雅丽觉得庞惜也快三十了吧,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他们的许多老同事老朋友说起儿女来都跟李顺凯差不多,就没几个愿意成家的……
也没聊多大一会何沛媛就急着要走,原因冠冕堂皇是要敢在明天上班前把音乐素材准备好,长辈不问真假只叮嘱小心开车。
何沛媛是有资格瞧不起那些不求上进的,就下午这点时间,她凭借手机里拍的几张歌谱,现在已经能边开车边唱这首《你的欢喜年华于我》了,甚至都追求细节处理了,至于整体表现生硬那是天赋有限并非态度问题。
杨景行在副驾驶听得享受沉醉呀,都没心思当安全员了。
到了国际名园进家门,何沛媛象征性亲了两口后就急着再录一遍,要在最短时间内拿出成品来公之于公。公布的理由也准备充分了,就是让伙伴们探讨一下这种歌曲创作方向,三零六的确欠缺声乐作品嘛。
何沛媛还要跟老齐建议,该在团里给她前男友配台钢琴了吧……
三月二十一号星期一,杨景行到阔别已久的浦音钢琴艺术中心办公室坐下时才八点,何沛媛应该还在床上。杨主任先看一看桌上积累下的报告和文件,自己又缺席了或者即将错过什么讲座会议音乐会之类,业务多起来真是容易得罪人,估计路楷平也忙不过来。
音教系三年级学生宋怡宁送来的歌谱用牛皮纸袋装着放在抽屉里的,转手老师可是专门打电话交代过,杨景行得得好好看一看。
学生这次送来的歌曲作品在上一次的分享基础上少了两首后又增加了四首新的,看得出来是想突破一点自己之前容易显得局限的曲风,但是突破这事可不容易,往往是破了就不成型了。总的来说一个刚二十出头的女生还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能表现出了相当好的灵性,更重要的是在创作中展现出了比较扎实的钢琴演奏基础,算是把《坐进观天》的那种路数玩出多元化来了。
最后还有一首钢琴独奏小品呢,不过好像除了好听之外就难找出什么优点,写这种东西真不如把旋律改一改弄成歌曲,至少有机会卖点钱。
办公楼里还安静着呢,杨景行就给学生去个电话:“我是杨景行,在学校没?方便的话现在来我办公室一下。”
宋怡宁倒是快,办公室门也没关,她直接进:“早上好。”
杨景行点头:“坐。”
见杨主任走出办公桌,女生就在茶几边坐下。宋怡宁当初在圆梦琴房的小隔间里由母亲陪着备考时还算是少女吧,当时她的琴技表现挺一般,精神面貌也很普通,很不引人注意的中学生模样。三年过去,女生的变化真是由内而外,写出了这么些灵动的旋律和歌词,发型穿着在浦音都算时尚前沿了,尤其脸上虽然没有整容痕迹却焕然一新,可能是因为皮肤增白不少,好像还瘦了一些。
杨景行先递还文件袋:“疯魔暗伤是不是你?”一个在如歌网用电脑合成女声发布了一首歌曲的ID,歌曲没引起什么反响但是得到了黄倩池的重视,只是这位疯魔显得挺冷傲不愿意搭理人,所以杨主任这么问真是不礼貌。
宋怡宁好像没介意也不意外,抬一下眼睛点点头。
杨景行笑:“小试牛刀,觉得没被赏识?”
宋怡宁不置可否,保持的坐姿倒还是朴素学生模样。
杨景行说:“我第一首歌是段丽颖唱的也没红,业内的鼓励都不是很多,你的至少能直接送到我桌上,我也有八九成把握是你,所以挺成功的。”
这主任怎么这么啰嗦呢,宋怡宁也讲两个字吧:“谢谢。”
杨景行就不废话了:“具体作品等会我开个会了再去教室聊,先说一说思路,我感觉你的歌曲大部分比较自我,表现得比较勇敢但是又少了点决心,或者说你本想迈出去十步,但是只走五步就停了……”
宋怡宁再抬眼:“不到五步。”
杨景行道歉:“不好意思,低估你的潜力了。”
宋怡宁这是噘下嘴唇苦笑了一下,又低头看文件袋。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