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4jz優秀都市异能 當芒果愛上稻穀 愛下-第61章 特別適合現在的你熱推-prkla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叶梦心的热度是在从沙漠回来后开始暴增的。
全国唯一一名沙漠救援女飞行员,盘旋沙漠三天之久,把特警队队长从沙漠最深处、 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我国地处西北地区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国内最大的沙漠。
特警队接到任务的时候,流窜的毒贩正好被逼到沙漠边缘,兔子急了还咬人,一伙人无路可走可走,咬牙进了沙漠。
和毒贩第一次正面交锋后,黄沙漫天迷了视线,等他从沙堆里爬出来的时候,手臂已经中了弹,如果不是黄沙,毒贩的这颗子弹必定冲着他的心脏去。
他和战友走散,或者说已经天人两隔。
沙漠环境恶劣,一场风暴后,前人留下的脚印被淹没在新突起的沙丘下。
风浪找不到足迹,无目的在沙漠里走了两天,眼神一晃,前面竟然有人影。
它认得那是毒贩头的衣服。
两人在40多度的滚沙上激烈斗争,他身负重弹,又挨了三刀后,制服了对方。
在搜救第三天,沙暴又一次席卷了这片无人区。
叶梦心发现他们的时候,毒贩已经被掩盖在了烈日黄沙下,而风浪——三分之二的身子被掩盖在沙子里。
她开了三天飞机,沙暴来临前她被迫降落,躲在机舱里逃过一劫,走了两个小时,才发现他们。
她割开手背放血给风浪喝又连拖带拽走了四个小时,才把风浪带到飞机上。
命悬一线的最后一刻,她拼死按下救援定位。
接着昏迷在风浪怀里。
为了保护缉毒警察的人生安全,他们的所有真实信息必须被隐藏。
中视报道的时候,只用了化名。
没人知道叶梦心拼了命搜救的对象是谁,被各地媒体逼问到极致的时候,她只说是她男朋友。
于是,为爱搜救的相关词纷纷霸屏,加上,叶梦心经验动人的长相,豪放桀骜的性格,上到99下到刚会走,都能说出她的名字。
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成了所有人好奇的对象。
这场风波平息下来后,毒窝彻底被击垮,解除威胁后,风浪抛出了一张和叶梦心的暧昧合照,没有露脸,但足以满意八卦网友们的好奇心。
照片里风浪的喉结高挺,哪怕不露脸也能感觉到他能征服世界的英气。
之后,再也没有关于风浪的消息流出。
安寒的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议论纷纷,头顶着头生怕不知道他们有秘密一样。
在场一些叶梦心的忠实追求者本就猜忌夏舒芒的身份,这会听到这声无缘由的爆料,脑袋一热也不管这话有几分可信度,纷纷指责谷雨。
敢插足特警的婚姻,这是要坐牢的!
乱七八糟不堪入耳的沫子吐了出来,李香听不下去,捏着拳头。
其实安寒这是冲着她来的吧!
有一段时间安寒常常对谷雨示好,谷雨看上去什么都不懂,但其实最能感受得到谁是真心对她好。
安寒看上的,无非就是谷雨身上的钱。
谷雨是真心实意把李香当作朋友,真心这种事情,无论是什么情况下,从方方面面的小细节里都能找到。
安寒的世界,是一个极具有阶级分化的世界,有钱人就应该和有钱人一起玩,而像李香这样的,根本不能得到谷雨的友情。
想着,李香站起来质问她: “你凭什么说我们组的成绩全部是一个人的!”
安寒: “难道不是吗?夏舒芒的设计,你们什么都没有做,白白贪图小便宜。”
夏舒芒实意四石拉住还想说话的李香。
李香得到信息,乖乖坐下。
最強重生 君媛
夏舒芒保持着坐姿,声音响亮,话一出就是怼死人的节奏:“你说谷雨在这次比赛中什么也没做,那她刚刚讲的言论你听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不明所以的吃瓜观众:卧槽,这是什么情节?公然护三?还特么当着原配的面!
他们的位置都比较靠前,后排很多人都看不到叶梦心脸上的表情,只能从背影中看到她低着头在手机上敲敲打打。
拒绝面对?逃避现实?
安寒脸上青一块白一块,憋了许久憋出一句话: “她的理科成绩不好,这么难的理论,一定是你告诉她的!”
夏舒芒抬眼,蔑视道: “你看到了?”
安寒: “我……”
夏舒芒立马说: “没有依据信口开河,污蔑别人之前掂量过自己几斤几两吗?”
他话说到这个地步,场面一度尴尬紧张。
尤其还是对一个女生。
这场闹剧是冲谷雨来的,后面人议论声稀稀疏疏传到她耳朵里,她握了一下夏舒芒的手。
闖出來的江湖
非常班級裏的非常同桌 憶紙
谷雨站起身,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我们的团队,从开始到结束,没有一个人是坐吃山空的!”她声音不大,却能传到很远处: “整个作品的设计思路是夏舒芒的提议,他连夜熬了几个通宵把自己原有的作品加工修饰,期间问了我们很多次,所以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我们一起商讨研究出来的结果。”
“我刚才讲过,在设计作品的时候用到了很多稀有金属和高超的制作工艺技术。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成品的所有原材料,全部是李香为小组提供的,其中很多市场里难以找到的切割工具也是她和对方签了使用合同,担着风险借来的。”
“石磊也是,为了制作这个作品,手被切割机切破了好几个口子,现在吃饭只能用勺子。”
所有人都在听谷雨说话,“你没有看到我们为这个奖项付出了多少,只看得到拿奖后得到的光辉鲜丽,不觉得狭隘吗?”
安寒后背开始出汗,她没参与他们的活动,当然不知道这些了!
“你……你说了这么多,自己不什么也没做吗?”安寒最后给自己找补。
四石受伤的事自己没往外说,怕耽误进程是一,二是怕被夏舒芒知道了,怂得他体无完肤。
上次他嘲笑夏舒芒的事,按这货的性格,一定记着他这道。
有些东西被刻意藏起来就很难被发现,或者说看你想不想发现,被谷雨这么夸了一波,一个大老爷们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再不说几句话实在过不去。
“从初选到决赛,各种软件做的分析图,上交材料,最后总结,网站报名,参过赛的朋友们都知道,因为有国企参与,要的材料证明很多,这些都是谷雨一个人完成的。
除此之外,她负责订外卖,买奶茶,参与制作,怎么能说她坐吃山空?”
安寒说不出话来,站在台上恨不得找地洞钻下去。
他们的集体荣誉感,为什么这么强。
终极一班之陨天王 星陨天
每个人都在替对方说话,为对方考虑,唯独不说自己。
主持人也说话了: “这位同学,你也看到了,他们团队每个人都为比赛做出了贡献。参赛者谷雨刚刚的演讲很精彩,我这个门外汉都能听懂最难的部分,没有下功夫,是写不出来这样的总结报告的。”
安寒: “她的报告,也有可能是夏舒芒写的,她只会学文……”
这话说的就有点没头脑了,学文的就不能会点理科知识?
谷雨放大的自己的声音:“主持人,我可以证明自己,此次报告涉及到的所有原理和知识,都是我自己写的。”
主持人问: “你想怎么证明?”
“今天后面来了许多航天器方面的专家,可以由他们出题考我。”
全场安静了三秒。
“她认真的吗?后面那群人是造火箭造飞机的啊!专业知识得多厉害!”
“是啊,我看这姑娘气势挺足的,台上那个是不是嫉妒她?”
“不知道啊!这谁是三谁是原配正主还没发话呢!”
安寒没想到谷雨敢这么证明自己,她语气中规中矩,又带着十足的自信,说的她有些心虚。
谷雨不会真的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好!但是,出题得灵活,不能出原题!”安寒说。
后面的专家还没说同意呢,安寒已经向他们提出要求了。
主持人: “请问一下后面的专家学者们,是否愿意给我们的参赛选手出一次考题呢?”
专家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遇上了这么个事,也觉得有意思。
台下的姑娘看上去温温柔柔说话不卑不亢很识大体,也会为别人着想,能出手证明一个人的清白,智者爷爷们都愿意。
“我可以出题。”说话的是杨老。
逮捕小逃妻:狼性總裁請溫柔 比妳款
杨老自年轻时参与我国隐形战斗机的建造,先后把无数战斗机送到浩瀚无垠的天空上,现在面临80的他头脑依旧清晰,仍然奋斗在一线参与伟大建设。
得到肯定回答,主持人宣布稍作休息,一会提问开始。
安寒几乎是抖着从台上下来的,现在清醒了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话放出去了,现在只能祈祷谷雨什么也不会,答不出专家的问题。
看谷雨的样子,她真的不会吗?
心智难忍,跟着肚子也疼起来,她这才想起来,早上没吃饭就赶来了,放松下来后,胃才开始发作。
忽然,面前多了一块抹茶蛋糕,接着身边的桌子上放了一瓶某师傅绿茶。
她不明所以的抬起眼,是夏舒芒。
“这个给你,”他拉长了音,“特别适合现在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