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ij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優雅的卷軸-第三百章 九陽神功VS吸星大法推薦-nqc3e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小說推薦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亲爹无名为什么会从猎龙战神变成与龙为伍,防火女并不知道,但她知道亲爹特别能打。上次见面时看到无名面容枯槁的样子,防火女就知道他也曾传过火。
是为了延续世界的大义,又或是是为了身为太阳王之子的私情,反正无名都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代默默的传了一次火。
他并没有完全奉献力量,而是保留了一部分,然后回到古龙顶继续钻研古龙之道。但即使被初火煅烧,丧失了大部分力量,他给防火女的感觉依旧是不可战胜。
防火女可是神秘侧的大手子,她的直觉几乎可以看做是一种提示,而能给防火女带来不可战胜感觉的长久以来只有两人,就是古一和奥丁。
亲哥洛里安虽然也十分强大,但防火女真拼了命也并非没有胜算,沃尼尔身兼死之力量和暗之力量堪称霸主,但如果不是为了拿他去烧,防火女也有的是手段斩杀他。
但防火女清楚的明白,若是对战古一和奥丁,她绝对没有胜算。
前者能动用地球灵脉,后者则拥有祖传神力,这是两种完全凌驾在防火女之上的力量,她的一切小手段在这种力量之下都毫无用处,想要战胜她们,唯有获得与之相匹配的力量才行。
即便是伊戈也不如这两人,因为防火女打不过伊戈还可以跑,但面对古一和奥丁,防火女真没有逃跑的把握。
但无名的出现刷新了不可战胜之人的数字,他体内的能量明明不强,但防火女却偏偏生出了不可战胜之感。而且这种感觉又与古一和奥丁不同,那两人是防火女用感知探查得出的结论,但无名却不是,无名带来的恐惧并不是通过感知,而是出自本能,就像兔子会害怕老鹰一样,防火女能感觉的到,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她示警,警告她不要对无名出手。
于是防火女就狠狠地捅了无名一剑。
因为某位智者说过,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防火女是要做大事的人,她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越是不能做的事情她就越要去做,如果连个人的束缚都挣脱不开的话,又怎么挣脱世界的束缚!
很幸运,在家族传捅之后,防火女对于无名的恐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敬畏,虽然对于一个王者来说敬畏他人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总要好过恐惧他人,所以防火女见好就收,毕竟她又不是美剧里的女记者,作死一次叫做勇气,连续作死那就是愚蠢了。
无名的存在真的让防火女十分惊讶,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爹,而是因为他在传过一次火之后竟然还是跟古一奥丁同级的强者,那他没传火的时候该多猛啊?
带着这个好奇,防火女研究了无名的事迹,自然也包括因无名而诞生的奇迹。
所谓奇迹,实际上就是某人的传记和故事,在经过口口相传和大众认可之后,便拥有了与其中主角类似或相近的力量。
比方说阳光之枪,这则奇迹描述的就是葛温击败不朽古龙的壮举,实际上葛温本人是不会阳光之枪的,或者说阳光之枪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技能,而是一种本能,就像是普通的出拳踢腿一样,而后世的阳光之枪,只是人们对葛温神力的一种模仿,威力也由使用者对葛温的信仰决定,充满了魔法文明典型的唯心主义。
风暴落雷也是一样,它讲述的是无名从猎龙战神,转变为与龙为伍,最终又和风暴龙成为伙伴的故事,其中的真实历史并不多,看起来更像是一则无脑YY的爽文,但抒写手法很高明,称的上是引人入胜,因此它也得以流传,成为了除葛温之外,为数不多的雷电系奇迹。
无名的强大已经毋庸置疑,而风暴落雷更是他巅峰时期身为猎龙战神时的技能,那威力自然可想而知。毕竟众所周知,能被叫做战神的就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比方说某战神退役回家,竟然发现女儿被卖入青楼,一怒之下召集十万老兵前来帮女儿冲业绩,最终让女儿成为花魁的故事,就充分说明了战神的强大!
防火女对无名的感情很复杂,说不上是爱还是恨,但有一点很肯定,就是她坚信无名的强大,毕竟能叫无名的都是满血拉二胡,残血浪全图的存在,传过一次火的无名已经残血了,那绝对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份坚信转变为另类的信仰,让风暴落雷发挥出了120%的力量,狂暴的金色雷霆如雨般落下,就算伊戈的星球能量也在这种密集的攻击下分崩离析,毫不夸张的说,防火女的这一击已经超越了战舰主炮,达到了战舰洗地的新高度,而伊戈再强,他也只是个体,这个宇宙到底还是科技为主,被战舰糊脸就算是奥丁也得凉,更何况是比奥丁弱的伊戈。
几乎是立竿见影的,巨大的能量分身被金色雷霆雨撕成了碎片,地底也传来一声伊戈的痛呼。这种痛并不是肉体上的痛,而是心痛。刚才那句分身是可是他花了两百万年才凝聚下来的结果,现在被防火女一击打碎,他心痛的感觉都要尿血了!
但痛过之后,就是愤怒。
联军士兵的欢呼声才刚过了一半,地面就轰隆一声裂开一个大洞,里面湛蓝色的能量发出耀眼的光芒,然后一道璀璨的光柱就直接射向了天空!
不错,伊戈是损失了两百万年的能量,但他可不止有一个两百万年,身为古老者的他家底着实丰厚,最不缺的就是能量!
你不是能打散我的能量吗?来,我让你打,看你能再打散几个!
打到现在这个地步,伊戈也算打出了真火,他知道,这个宇宙不是天堂,自己悠久的生命中总会遇见几个煞笔,但架不住现在有个煞笔总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的,这要是再忍的话,他还做不做球了,还让其他球怎么看他?
所以,伊戈的仇恨终于被防火女拉住了,而这个结果也是无比恐怖的,因为伊戈已经被愤怒控制了理智,已经不再计较能量的得失,他今天就是要防火女死,谁来也不管用!
在这个目的下,伊戈直接将星球能量当做炮弹发射了出去。浪不浪费?当然浪费!强不强?那是真滴强!
就算是没学乾坤大挪移的张无忌都能在极度愤怒之下一击打败成昆,毕竟九阳神功就是九阳神功,不用太多花里胡哨,只要对准敌人把力量放出去就好。
现在的伊戈正是这么做的,星球能量形成的光柱将防火女完全笼罩,躲不开,逃不掉,防火女自问被击中的话就算有遗传自亲妈的生之力量她也得凉,毕竟伊戈这一击可是两百万年的能量,跟斗地主上来直接扔四个2一样,都是无解的存在。
但解不了也得解,没有啥大道理,就是因为防火女不想死。
为了活下去,她就必须拼命!
“以太,变成盾牌!”
猩红的以太汇聚起来,在千分之一秒中变成了一只绘有双龙图案的木制大盾。
武器:双龙大盾!
绘有两头飞龙的木制大盾。
是重量最轻的大型盾。
大型盾是最大型的盾牌,抵挡力、减伤率高,可以轻易挥开敌人的攻击。
龙乃洛斯里克的基石,双龙拱卫正是洛斯里克的象征。
严格说来,双龙大盾并不是最强的大盾,比它防御力更好的大盾还有好多,但防火女之所以具现化这面盾牌出来,正是因为其双龙的图案,因为其代表着洛斯里克。
神秘侧是典型的唯心主义,或许在科学侧的眼中防火女只是一位单纯的领袖,但在神秘侧的理论中,防火女拥有洛斯里克的气运护身,这气运是什么,就算神秘侧也众说纷纭,但毫无疑问的是,防火女能从这种气运中汲取力量。在生死攸关之际,必须要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哪怕是虚无缥缈的气运,防火女也不会放过。
她不想死,更不能死,她还有宏图伟业没有完成,她还有带领着国民走上真正和平的诺言没有实现!
既然没有和平,那就要战斗,既然还没有死,那就努力的去活!
以太形成的双龙大盾一阵闪烁,防火女又在上面附加了“强力魔力盾牌”的法术。这个法术能以魔力大幅强化手中盾牌,既是是小型盾也能拥有大盾的防御力,而大盾更是能媲美真正的城墙。
“来啊,看看谁才更胜一筹!”
防火女手持盾牌不退反进,毕竟在洛斯里克的文化中,盾牌也是武器的一种,既然手持武器,那就要坚定不移的冲锋。
轰隆一声!
光柱击中盾牌!
光柱被一分为二!
猛烈的能量甚至融化了乌路金战衣,让防火女的双臂瞬间被烤成了焦炭,而在电影中,乌路金可是只有恒星的能量才能融化的存在。
“看到吗,这就是我的力量!”伊戈得意的叫喧道:“你以为我仅仅是一颗行星吗?早在数百万年前,我就已经拥有了媲美恒星的能量。之所以我没有变成一颗高温的火球,是因为我热爱生命,花草树木,蛇虫鼠蚁,我全都爱,但除了你!你的冒犯罪大恶极,你必须一死才能偿还!放弃抵抗吧,因为那徒劳无功,乖乖受死吧,因为那就是你的命运!”
面对伊戈的长篇大论,防火女的回应只有一个,那就是笑。
先是嘴角轻扬,接着是低声浅笑,饶是乌路金战衣纷纷融化,炙热的金属溶液在她的皮肤上吱吱作响,她最终变成了放声大笑。
那笑声中有充满了张狂和不屈,完全跟她恬静的脸蛋不符,仿佛生死陷入危难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伊戈竟然被这笑声吓了一跳,颤声问道:“你,你笑什么?”
“因为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你这么强,把你拉回去烧掉一定能为初火提供不少能量,一想起这个,我就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伊戈虽然不懂烧掉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初火是什么玩意,但他能听得的出来,防火女是打算将他“献祭”,在他悠长的生命中也不是没见过类似的文明,所以很快就理解了防火女的意思。
“哼!虽然不知道你来自哪个文明,但依靠献祭生命来获取力量,唯有冠以邪恶二字。”伊戈义正言辞的说道:“你的痴心妄想根本毫无意义,因为你注定要死,我伊戈今天就要为了宇宙为了正义消灭你这个邪魔外道!”
远在八十万公里之外的克里旗舰上,阿耶莎也指着卫星画面说道:“看吧,那女人果然是邪恶的,所以执政官阁下,我拒绝你发兵救援的提议。”
女执政官精的跟猴一样,一眼就看出阿耶莎是在公报私仇,她虽然为人圣母,但道德水平着实不低,连忙劝道:“那位女士是否邪恶还尚无定论,至少她现在是在与伊戈作战,是正义的伙伴,我们理应救援!”
“伊戈是邪恶的,她也是邪恶的,让邪恶对付邪恶,那不正是最棒的正义吗?”阿耶莎翘起二郎腿说道:“我可以派遣遥控战机救援贵国和克里的士兵,还有那个叫做星爵的,但那个女人存在太多疑点,我们索维利自古以来都是正义之士,是绝对不会援助邪恶的,这是原则问题!”
屁的正义之士,全宇宙都知道,你们索维林就是一群宗教疯子,对于任何惹到你们的人,你们都会跟疯狗一样不死不休!
是啊,我们就是宗教疯子,我们就是一群疯狗,我们就要说自己是正义之士,有本事你来咬我啊!
女执政官不是疯狗,不会咬人,她更不像被疯狗咬。与阿耶莎对视了一阵,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就算是只救士兵也比见死不救好,请立刻派出遥控战机。”
“放心吧,索维林可是正义的伙伴,当然不会对正义之士见死不救!”
阿耶莎一声令下,大片金色的遥控战机就顺着刚才防火女在白光屏障上打开的口子涌向了伊戈星。
地面上,防火女和伊戈的比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
伊戈的光柱射不穿盾牌,防火女也被牢牢的顶在空中无法前进一步。
“你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太不科学了!”伊戈无比震惊。
但让他更震惊的还在后面。
他以为寸步难进的防火女已经达到了极限,实际上防火女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就见防火女的身上冒气白色的光芒,先开始很小,只在胸口凝聚,但却越来越大,最终覆盖了全身,甚至包括她手中的双龙大盾!
伊戈忐忑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防火女微笑道:“见过扭曲光的法术吗?”
不等伊戈回答,防火女身上的白光就猛的迸发,在空中以双龙大盾为核心形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那镜子上绘有古朴且典雅的花纹,每一个都玄奥无比,甚至让伊戈看的有些入迷。
“见识一下吧,这就是洛斯里克的智慧!”防火女高声喊道:“扭曲光壁!”
魔法:扭曲光壁!
古代黄金魔法国度,乌拉席露的失传魔法。
能扭曲光线,弹开法术。
是操控光的魔法中,相当于秘术的魔法。
在基本法则被扭曲的瞬间,一切幻影将失去方向。
很明显,这个法术是乌拉席露的智慧,但乌拉席露早就亡了,也没人来向防火女追究版权问题不是?
防火女说这法术是洛斯里克的,那这法术就是。这份霸道与贪婪,正是为了活下去的明证!
“光啊,给我折返!”
随着防火女一声令下,光折返了!
或者说,是能量折返了!
无可匹敌的星球能量如同击中了镜子般原路返回,轰隆一声击中了星球表面,直接打到了地心深处,那是伊戈大脑的所在,这一击只差三公里就会击中他,彻底摧毁他的意识。
这就是防火女冥思苦想得来的策略。
她没有足够的攻击力,但伊戈有,那么,只要把伊戈的能量拿来攻击伊戈,不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吗?
你的九阳神功很强,我的吸星大法也不弱,你的能量不错,但下一秒就是我的了!
“哈哈哈哈!”找出胜利方法的防火女放声大笑,但笑着笑着她就猛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毕竟她施展的是吸星大法不是北冥神功,而吸星大法是有隐患,冲哥最后也是靠易筋经才苟了下来。
防火女没有易筋经,但她有强悍的体质,所以她选择硬抗。办法虽然笨了点,但足够有效。
伊戈也看出了这点,所以他又惊又怕的骂道:“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防火女咧嘴一笑:“恭喜你,你发现我不为人知的本质,作为奖励,我请你去死!”
“死的是你!”
伊戈一声怒吼,又是两百万年的星球能量射了出来,但防火女已经有了经验,这次更是驾轻就熟,只吐了三斤血就把能量反射了回去,吓的伊戈差点漏尿。
但在真正的恐惧面前,伊戈也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他的攻击一次比一次猛,防火女吐的血也一次比一次多,眼看优势渐渐向自己方面倾泻,伊戈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的大叫:“再挡啊,我到要看看你还有多少血可以吐!”
实际上,防火女能吐的血真的不多了。
她体质强悍不假,但也不是不死之身,现在她直觉的浑身哪都疼,连头发丝也不例外,她的双臂越来越沉重,法术构建也越来越慢,毫无疑问,在这场比拼身家的梭哈中,她终究是钱少的那一个。
噌的一声,能量光柱再次被反射,但不是射向地面,而是射向了空中,因为防火女已经没力气再控制准星了,甚至说,她能反射这次攻击,就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但还不容她松口气,下一道能量光柱就接踵而至,而防火女此刻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构建法术了。
要死了吗?
防火女心中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悲伤,只有不断压缩的力量。
没错,她要自爆!
她体内有着光和暗,生和死两对截然相反的力量,想要自爆简直不要太简单!
想杀死我?可以,但代价就是你的命!
防火女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深知自己的自爆会让深渊散步到整个宇宙,但那时候她连灰都不剩了,洪水滔天关她鸟事。
她现在只想胜利,哪怕死了都要胜利!
我,不惧死亡,因为洛斯里克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的尸体!
来吧,与我一起前往地狱,然后再次展开未完成的战斗,看看谁才更胜一筹!
光柱袭来,防火女体内的两对力量也压缩到了极致,只要伊戈杀死她,那两对力量就再也没有限制,会立刻产生湮灭反应,威力有多大防火女也不知道,但伊戈星妥妥要化为灰灰!
所以我的死期,就是你的死期,来吧,伊戈,与我一起拥抱死亡!
伊戈毕竟是一位古老者,他也感应到了防火女体内诡异的力量,洞悉了防火女的意图。惊恐之下他大骂出声:“你这疯子,你这该死的疯子!”
他想收手,但已经来不及了,射出去的东西就是射出去了,除非提前终止,否则射击就是一种不受控制的肌肉反应。
伊戈想骂娘,然后他又想逃跑,但不论什么,他也只能想想,因为光柱转瞬即至,眼瞅就要击中防火女!
伊戈绝望的等待死亡,防火女坦然的迎接死亡,但死亡并没有降临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因为死亡之翼挡在了能量光柱的路径上。
光柱从他的后腹部射入,从他的胸口射出,瞬间融化了他小半个身躯,而他也凭借着小半个身躯的代价,用暗之力量包裹住防火女,带着她逃离了光柱的攻击范围。
“干的漂亮,巨龙!”伊戈简直都要乐疯了,毫不犹豫的为敌人献上赞美。
但死亡之翼并不好过,他飞了没一百米,就重重的摔在地上,胸前的伤口和巨大的龙嘴里不断吐出鲜血,喉咙里发出隆隆的声响。
防火女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走一边滴血,她用残破的身躯一瘸一拐的来到了死亡之翼的脑袋前。
“那些人……我把他们送上了前来接应的战机,所以,我完成使命了,对吧?”
防火女轻抚着龙头上的鳞片,抬头看向空中,苦笑着摇头道:“很遗憾,看来没有。”
死亡之翼的眼珠微微转动,看到那些士兵去而复返,在回到母舰获得了补给之后,他们立刻重新投入了战场。
星爵驾驶着一驾新星帝国的战机,带领着众人对地洞一边轰炸一边大叫:“坚持住啊大家伙,我们来了,我们来救了,等你好起来,我还要给你介绍一头漂亮的母龙呢!”
“哼!本大爷才不会被美色所迷。”死亡之翼用鼻孔喷气,毫不掩饰的骂道:“真是一群蠢货!”
“是啊,的确是一群蠢货,明知必死还要回来。”防火女看向死亡之翼:“就跟你一样。为什么帮我挡下那一击?”
死亡之翼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被制造出来不就是做这个的吗?”
防火女在死亡之翼的鼻子上锤了一下:“说真话。”
“因为你是我的王!”
就这么简单。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