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axo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第1212章 完成分享-jf1e7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2600字修改】
【请3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梅尔蒂缓缓走过了拐角,看着地面上躺着的五个帝国士兵,脸上的表情十分地平静,对于这个画面丝毫没有意外,因为从她丢出那瓶药的时候,结果便是已经注定了。
“卑……卑鄙……!”
地上,一个帝国士兵还勉强地维持着自己的意识清醒,看着走过来的梅尔蒂,他竭尽了全力才没有闭合的双眼里,浮现出了浓浓的愤恨和不甘。
梅尔蒂对于他的评价丝毫没有在意,一脸冷淡地举起匕首,反手握柄一个接一个敲碎了地上昏厥的帝国士兵们的喉咙。动作无比流畅自然,就仿佛是在很寻常地敲打路边的石头一样。
但随着她每一次的敲打,都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运转被停止。
但整个过程里,梅尔蒂都表现得十分平静,甚至都没有带上哪怕一丝的杀意,平淡冷漠地有些让人讶异。
看着这一幕,那个帝国士兵在无比愤怒的同时,却也在内心里生出了一股寒意。
明明看起来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但竟然能够如此面不改色地杀人,哪怕这是处在敌对的立场,这也有些太过冷淡了。
这家伙难道没有心的吗?!
“你这个……怪物……”
最后来到了那个还勉强清醒的帝国士兵面前时,梅尔蒂听到了他那满是怨毒的咒骂。
咔嚓!
哪怕迎着他那怨毒的目光,梅尔蒂依然不为所动,跟对待前边四个帝国士兵的时候一样,很是随意地直接下手便也将他的喉咙敲得粉碎了。
一直到梅尔蒂将所有的敌人都解决了,江言才忽然伴随着一阵淡银色的流光,在梅尔蒂的肩头显出身形来,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那些尸体之后,他抬手拍了拍少女的脸蛋儿。
『被人怨恨的感觉,怎么样?』
【我不需要去在意敌人的想法。】梅尔蒂沉默了几秒后,摇摇头,道:【而且,他们也并不是真的就‘死’了,只不过是在这一场试炼任务世界里的NPC角色扮演历程,被我提前画上了休止符而已。等到经过一定的时间之后,异种数据空间会再度唤醒他们的灵魂,改编他们的记忆,到那时候,对他们来说就是另外一段人生的崭新开始了吧……虽然,这样的人生,在我看来显得有些可悲了点。】
『可悲吗……或许吧,但他们本身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所以就他们本人的视角去看的话,也许并不一定就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好呢。』江言耸了耸肩,说道:『除非是在有着完整轮回系统的特定世界里,否则,大多数的世界里,生灵死后的灵魂都是会直接消散,回归融入天地之间的,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来世投胎一说。相比于那些世界,至少,在这异种数据空间里,他们的灵魂还能经历许许多多次的轮回,体验各种各样的不同人生。至于到底孰优孰劣,这都是人各有异的看法了。』
梅尔蒂脸上的表情波动了一下,随后又很快平静了下来,她没再纠结于这个话题,而是将注意到转回到了眼前,看向了前方通道的更深处。
那里,可以看到有烛火的光亮,似乎是一个很宽敞的空间。
所料不差的话,那里便是这一处地下据点的真正核心了,亨利屋王子的父王在多年前所安排好的后手,便有一部分都被放置在了那里。
梅尔蒂直接走了过去,虽然她已经根据探听的信息,判断出了前方应该是没有其他任何活人了,不过谨慎起见,还是直接亲自目视探查一下比较好。
片刻后,梅尔蒂便原路返回,越过路上的十几具帝国士兵们留下的尸体,很快就返回了地面上。
“怎么样?”
守候在上方的地下通道出入口的罗特斯三人看到了从下方走上来的梅尔蒂,顿时就一脸紧张地询问了起来。
他们刚才听到了下方的通道里,传来了不少人的呼喊声,但整个过程只持续了短短几分钟就又变得安静了下去,无从判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这让罗特斯三人都颇为担心下边的情况。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啪嚓一声之后,油灯的壁挂式灯座直接就被弓臂扫翻,在半空中滚落下来。
而后梅尔蒂又握着铁弦弓再度一转弓臂,精准地击打在了这个落下的灯座上,顿时就像是打棒球般地将其朝着通道深处的帝国士兵们击飞了过去。
还在燃烧着的油灯灯座一路飞过,散发的火光也一路照亮了沿途的通道环境,也将那些正轻手轻脚前进的帝国士兵们的身形照射了出来,并且眼看着就要直接砸到其中一人身上。
而梅尔蒂自己,却反而因为没有了火光的照射,而隐入了黑暗之中。她刚才那个瞬间用弓臂击打壁挂油灯的灯座时,特意跟翠计算好了发力的角度,使得灯座里的火油并没有一丝被洒出来。
反而是在灯座快要砸到帝国士兵那边的时候,里边的火油才开始往外倾洒,并且,这些洒出来的火油还是已经被点燃了的!
“不好!!”
帝国士兵们看着在半空中朝自己泼过来的零零散散的火油,不禁脸色大变,慌张地连忙就想要躲闪。
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下,身上如果沾染上了这种燃烧的火油,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被火焰灼烧的伤害还是其次,关键是这么一来,你的身上的火油不能及时祛除的话,本该身处于黑暗中的你的行踪就会因为身上的火光而一直暴露在敌人的视野里!
这些帝国士兵们的反应都是很迅速,几乎一瞬间就意识到了危机,可惜,这股危机不是他们想躲就能躲过去的。
梅尔蒂跟翠精心计算过的发力和攻击角度,所打出去的灯座,泼洒出来的火油几乎覆盖了他们所处的通道的每一个角落,根本就没有留给他们足够躲闪的空隙。
最前方的那个帝国士兵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就被一片火油泼在了脸上,还恰好就是两眼的位置,顿时就凄厉地惨叫了起来。
但不出一秒,伴随着“嘣”的一声铁弦震动之声,他的惨叫声就停下来了,因为有一根箭矢已经将他的咽喉毫不留情地贯穿。
有着火油提供的照明,帝国士兵们的身影都已经清晰地呈现在了梅尔蒂的视野范围里,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双看似娇柔的白皙小以惊人的速度连续动弹着,抽箭、张弓、拉弦……
随着梅尔蒂不断重复这个过程,箭矢就如同机关枪的子弹一样,接二连三地从她手持的铁弦弓上激射而出。
每一次的箭矢飞出,都会必定紧随着一个帝国士兵的倒下。
很快,出来时总共八人的帝国士兵,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死得只剩下一半了。
剩下的四个帝国士兵一看这情况,哪里还敢留在这跟梅尔蒂交战,哪怕想要还击,梅尔蒂此刻也已经隐入了黑暗里。
仅凭感觉来用弓箭,他们已经试过了,却根本连延缓梅尔蒂的攻击节奏都做不到,显然箭矢根本就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麻烦。
四人便只能无奈地抛下身边的或是重伤频死或是已经死亡的战友们,急急忙忙地以最快的速度冲回了通道的深处。
在这个过程里,因为要甩开身上沾染的那些燃烧着的火油,他们甚至还不得不将自己穿着的衣服和皮甲以及锁链甲之类的轻型护甲也脱掉。
虽然这些轻型护甲在面对梅尔蒂的铁弦弓那强劲的弓弦力道所射出的箭矢时,实际就跟薄纸一样脆弱,不过脱下这层铠甲,依然还是让他们颇为地不安。
但为了尽快脱离那恐怖的女弓箭手的视野锁定,他们也只能选择这么做了。
几人手忙脚乱地,一边用弓箭徒劳式地还击一边后撤,总算是顺利地退了回去。
他们能脱离梅尔蒂铁弦弓的箭矢攻击范围,这也还是多亏了据点的这条入口地下通道并非一条直线延伸到底,而是在中途有了一个拐弯。
但四人里,成功地撑到拐角的,仅有两个人。因为在后撤的途中,又有两人被梅尔蒂的箭矢命中而倒了下去。
看着那两人躲入了通道的拐角,梅尔蒂这才停下了射箭的动作,然后放下铁弦弓,拿起匕首缓缓走了过去。
就在她刚走出了十几秒,来到了先前那些帝国士兵中箭倒下的尸体旁、也就是踏入了火油燃烧着的明亮区域的时候,忽然间,那通道深处的黑暗拐角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破空声。
梅尔蒂看也不看地抬起匕首就是往自己胸口一横,只听得一声‘叮’的脆响之后,一根箭矢便被质地精良的匕首弹开,无力地跌落在了地上。
梅尔蒂静静地循着箭矢飞来的方向看去,借着这边的火光,隐约可见在那通道拐角处,一个帝国士兵那透着惊愕之色的侧脸,和他从墙壁后边伸出来的弓弦还在为维持颤动着的那把手弩。
似乎发现了梅尔蒂朝他看了过来,那帝国士兵脸色一白,立刻就又将头缩了回去。
见此,梅尔蒂的嘴角无声地挂起了一抹冷笑,又取出了自己的手弩,给它静静地装填好了弩箭。
然后,她随意地抬脚一踢,将地上的灯座踢飞了出去,滚落到了二十多米之外的那通道的拐角位置上,借着灯座上残留的火油燃烧时的火光把那片区域也照亮了。
随后,梅尔蒂抬步越过地上的那些尸体,顺手拔走他们身上的箭矢,一步一步地朝着通道的那拐角位置走去。
七八秒后,某个瞬间,梅尔蒂猛然间抬手并扣下了手弩的扳机。也就在这同一时刻,那拐角处再度探出了半个脑袋。显然,这个帝国士兵根本没想到梅尔蒂的反应速度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没等他举起自己的手弩,梅尔蒂的弩箭便先一步精准地扎入了他露出墙外的那半张脸的眼眶里。
“啊——!!”
这个帝国士兵凄厉地惨叫着往后跌倒,两手死命地捂着自己中箭的眼部哀嚎了十几秒后,便抽搐着渐渐没了声息。
通道拐角处陷入了一阵的死寂之中。
梅尔蒂平静地继续给手弩装填好了弩箭,继续前进,走到了距离拐角处十米的位置后,却又忽然停了下来。
‘一、二、三……最后五个人,都到齐了吗?’
听过听觉捕捉到的声响,以及翠对于这些微小声波信息的分析演算,梅尔蒂知道,此刻那处拐角之后,并非是只有之前逃过去的那一个帝国士兵,而是足足埋伏了五个敌人!
梅尔蒂甚至捕捉到了不止一声的弓弦拉满的声响,以及利刃出鞘的声响。
这五人显然是做好了准备,就等着梅尔蒂接近后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而根据梅尔蒂的感知,除了现在埋伏在通道拐角的这五人之外,这处地下据点的更深处,便是已经没有其他的活人了。
这五人的想法其实是挺正确的,但很可惜的是,他们至今也没有弄清楚,梅尔蒂是凭着什么方式来探查他们的位置和情况的。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梅尔蒂当然不会傻乎乎直接就这么一头撞上去,在通道拐角处的这个狭窄环境里,哪怕自己身手再好,同时面对五个帝国精锐士兵的近身扑杀,她也是有可能会受伤的。
所以,梅尔蒂选择暂时停步,探手进入自己的腰包,又一次取出了她的小药瓶。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