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291 該你的鳳冠霞帔都會還你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涵儿还真是想不到安才人会如此懂婉娘。
“安才人,你还真是了解婉娘的为人啊。”
“自然,我和她斗了这么多年,也是最了解她的人,她的为人处世自然与我一般,只不过她抢了我最爱的人,我对她恨之入骨罢了,若不是因为皇上,或许我和婉娘会成为最好的妯娌。”
安才人继续闭上眼睛,念起了咒语,好像外面的事情,真的与她无关了。
“安才人,你就是个懦夫,现在有个大好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却不珍惜,简直枉费了当年您那么煞费苦心的为三公主铺路。”
乔涵儿说着便绕到了安才人的身后,趁其不备,举起一旁的蜡烛台砸向了安才人。
“既然你无心帮我,那我就只能自己帮自己了,今日我就杀了你,让三公主披麻戴孝,三年内不能生孩子,也不能掺和喜事,更不能取代我的孩子。”
安才人被乔涵儿这一下重重的打倒在了地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乔涵儿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她侧脸贴在地上,斜眼看向了没有理智的乔涵儿。
“你可别这么看着我,这都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乔涵儿丢下烛台,双手上下轻拍了两下,“不过,也是安才人您之前教的好,否则涵儿也不可能做什么都这么顺手拈来。”
“我教了你什么?”
“安才人,你莫不是记性太差了吧,你可是教过我对待敌人要狠,所以我帮你不仅除了耿老太爷,还除了乔府上下三十几口人呢。”
闫旭站在门外,听到这个消息震惊了不少,耿老太爷还有乔府一家都是乔涵儿搞得鬼,她手上的鲜血沾的也太多了。
医冠楚楚:老婆我们结婚吧
“所以,安才人,今日多你一个也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乔涵儿刚准备继续弄死安才人的时候,闫旭咳嗽了一声,捏着嗓子说,“皇上您先在偏殿候一下,奴才这就进去请安才人出来面圣。”
“哼,没想到你既然有如此的好命,若是你想得到皇上的救赎,就把婉娘在云墨坊的消息卖给皇上,免得到时候,死于非命还捞不得皇上的好。”
乔涵儿趁无人过来,踢了一脚脚边的烛台,还有安才人的佛珠,灰溜溜的离开了冷宫。
“真是晦气。”
闫旭见乔涵儿离开,便急忙忙的冲进了冷宫里。
安才人吃痛的将手伸向了一旁,想要拿回被乔涵儿踢远的佛珠。
“娘娘,您没事吧?”
闫旭扶起安才人。
“我记得你,你是婉娘宫里的小太监。”
安才人借着闫旭的力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是,娘娘,我是婉娘宫里的小太监。”
“那就没错了,所以皇上根本没有来,对不对!”
“是。”
闫旭从她眼里看见的本是满眼希望,却在她回答完后一脸失望,眼神更是黯然失色。
“其实,你根本就不是太监,对吧!”
“娘娘您说笑了。”
“不用否认,我知道你是谁的孩子,从我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谁的孩子了。”
“娘娘你认识我娘?”
“我不仅认识你娘,我还认识你爹。”
安才人拍拍闫旭的手,对他说出了这些年来,她一直藏在心里的秘密。
“其实你是皇上和耿老太爷侄女的孩子,对吧。”
“是。”
“这些年皇上一直想要杀了你的事情,你是不是也知道?”
闫旭继续点头,回答是。
“你对皇上的威胁太大了,纵使他后宫佳丽三千,却没有一人能给他生个儿子,就算有他也不会留,因为他只想有一个属于他和婉娘的孩子。”
“我对他为何威胁太大,我从没有想过要同他争夺什么,我做惯了无名小卒,他既然没有打算相认,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谁让你是男子,你娘又是耿老太爷的侄女,皇上已经因为我一个人而头疼受到了威胁,再来一个你娘入宫,岂不更是鸡犬不宁了,所以他为了想要婉娘一人,对所有人都绝情到底。”
安才人摸着被乔涵儿刚刚打破的后脑勺,感觉自己已经快没有意识了,便抓住闫旭的手说,“救我。”
“为了婉娘,亲生儿子都能杀吗?”
“当然,他想要婉娘必须位高权重,否则一朝不为君,江山和美人二者都不能得到,所以时隔多年,你越长越大,他就觉得威胁性越来越强,对你的杀意也欲生欲烈。”
安才人说着就倒在了桌子上,闫旭怕她会就这么离开了,赶紧跑出冷宫,找来皇宫里的医工给安才人救治。
“太师,冷宫这个地方我们进不得啊。”
医工跪在地上不敢上前进去救治安才人。
“本太师命令你们进去救治安才人。”
“皇上有令,不可违啊。”医工们仍然不敢随意进去给安才人救治。
闫旭思来想去,人命最为关天,他卯起劲儿冲进冷宫,将安才人背出宫门外,放置在医工面前。
“现在就在冷宫正门之前,帮我救治安才人,既不违抗皇令,也不耽误你们救人。”
“好好好,老臣这就为安才人救治。”
一共三个医工,他们一前一后手忙脚乱的给安才人止血,敷药。
“待会等你们治好了安才人,去我的太师府领赏钱。”
“好的,太师,谢谢太师。”
闫旭大概等了片刻,直到医工们收拾好了安才人,也开好了药剂便都匆匆离去。
“娘娘,我扶您进去。”
“孩子,真的是落难的时候才能知道谁才是真心,谁才是假意。”
安才人搀着闫旭,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冷宫里。
“我知道你是有远大抱负的人,我也相信你会成为一代贤君,若是他日你也登上了贤君之位,我希望你一直是爱民如子。”
遊戲 開始
安才人语重心长的对闫旭说道,“但我更是希望,你不要因为仇恨而忽略了现在的幸福。我也知道这些年你有委屈,有怨言,可是你要知道没有一个伟大的人,是没有委屈和曲折的。”
闫旭听安才人说话,确实很受益。
万仙圣尊
“所以,在成为一代贤君之前,你必须学会先舍弃小我,才能成为将来的大我。”
“娘娘,我相信在我成为一代贤君之前,您一定会恢复往日的荣耀的,该你的凤冠霞帔,我一定会一件不少的将他完璧归赵。”
安才人不知闫旭是为何意,她只是提点他不要走错了路,否则会步步错,以至于将来会后悔终身。
“孩子,你这是所谓何意?”
“娘娘,今儿我就带您去金銮殿面圣,告诉皇上婉娘的位置在哪儿。”
闫旭竟然为了安才人恢复皇后的位置,不惜出卖婉娘,这不是同刚刚的乔涵儿如出一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