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超凡大航海討論-第五百六十九章 荒漠中的綠洲熱推

超凡大航海
小說推薦超凡大航海超凡大航海
咚!
阿特利安人风格的小船径直冲上沙滩之后,就好像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变得和一条普普通通的小帆船也没有什么两样。
艾文有些不太甘心地在小船上又反复搜寻了一遍,直到确认这条船上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无奈放弃纵身跳上了海滩。
举目四顾。
平静的海、死寂的风、仿佛连最后一滴水分都被彻底榨干的沙漠。
组成眼前这片荒漠的砂石,可能是因为没有经过任何外力打磨的缘故,也显得格外粗粝,艾文隔着硬邦邦的靴底都能感受到它们那种凹凸不平的棱角。
毫无疑问,这是一片对生命极端不友好的荒芜地域。
扑棱棱——
兵马未动情报先行,艾文在第一时间就放飞了海鸥,灵体化之后它们在这种环境里倒是不受什么影响。
随后。
不需要施展任何巫术,“活化学派”巫师的敏锐灵觉已经让艾文感知到在这里不要说动物、植物、昆虫,就连几乎遍布物质世界绝大多数环境中的苔藓都没有一丝丝踪迹。
正常情况下,即使是在物质世界作为生命禁区的沙漠中,也不至于荒芜到这种程度。在沙漠土壤结皮层里,至少还存在着蓝藻、绿藻、细菌、真菌、地衣和苔藓等等低等生物。
其中藓类植物是固定沙丘结皮层的重要成分,也是结皮层中生物量最大的一个类群,耐旱、耐寒对恶劣环境拥有极强的耐受性,而且繁殖能力强大。
另外,大多数的苔藓植物都能够分泌出一种酸性液体,能使岩石表面进行缓慢的溶解,加速岩石的风化,进而形成土壤,所以苔藓也是其他植物生长的开路先锋。
如果这里真的存在藓类植物,绝对不可能是目前这种样子。
艾文抬头看向天空,那里虽然透着阳光,但却像是蒙着一层无法形容的阴翳,外貌环绕着一圈灰白色的光环。
让人不禁心情阴郁。
不死者诸天行 仙魔凝笔
“虽然物理参数一致,但这里好像已经不是物质世界了。”
阴沉着脸自言自语之后,艾文愕然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竟然飞速衰减,一句话传出短短不过几米就已经消弭于无。
立刻深吸一口气。
“啊——!”
结果毫无疑问,即使用力呐喊依旧没有两样。
这时。
咚!咚!咚!…
实际上人类的耳朵是适应低噪音环境的,完全无声反而会让人感到不适。
但在目前这种环境中,艾文只能听到自己魔怪般强大心脏的有力跳动声、骨骼细微的咯吱声音、甚至是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
虽然这片荒漠看起来无边无际空阔辽远,可艾文却感到自己好像被关在了一个用吸音材料建造起来的封闭小房间中。
压抑、烦躁、焦虑、孤独,渐渐让人难以忍受,甚至忍不住想要疯狂逃离这里。
嗖——
艾文豁然转身。
却发现载着自己来到这里的那艘小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消失不见。
看着那绿色的、不透明的、平静地如同镜面般的海水,他暂时不准备潜下去看看水底下会有什么东西。
深深吸了一口气。
“冷静!冷静!不要乱!”
这种完全有力无处使的境况,比骤然被丢到邪灵或者魔怪的巢穴都让人难以忍受,登上沙滩只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艾文已经有了一种难过到几乎要吐血的感觉。
特别是安琪也不在自己身边,心底泛起的深沉焦虑感,让他心急如焚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呼——吸——”
捏着自己的额角,努力舒缓呼吸,甚至是沉入半冥想状态收敛自己大部分的杂乱念头,艾文开始分析自己目前的处境。
他仍然记得之前被高位图腾神攻击的遭遇,随后又和安琪一起被一只骤然张开的“黑洞”吸入其中,然后再睁开眼睛时就到了这里。
“黑鹰?外形是鹰头人身的高位神?那应该是新大陆中十分著名的‘死神’乌豪!”
虽然当时只是回首时的惊鸿一瞥,却已经看到了当初对自己发动攻击的是什么人。
“加上这里死气沉沉的鲜明特征,加上那首用来祭奠祖先和亲人的《山鹰之歌》,这里不会就是阿特利安人信仰中的地狱——‘米特’吧?”
确定自己已经来到地狱的瞬间,艾文的心脏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
“我…死了?不对!”
用力握拳,植根于灵魂外显于肉体,三阶“烙印剑士”内外统合真实无虚的磅礴力量依旧在体内涌动。
在巫师的认知中,普遍认为人的死亡有两次,肉体的死亡和灵魂的消亡。
宇宙级忠犬
名门惊婚 影妙妙
而这两个自己哪一个都不沾边,只是完整的自己来到了一个叫做“地狱”的异空间而已。
在新大陆混迹日久,甚至连根基都已经扎在了这里,阿特利安人中的许多传说艾文也已经耳熟能详。
说实话“死神”乌豪作为新大陆上的老牌神明,就算是在尼曼斯特人中也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他的信仰遍布了整片新大陆,包括很多拥有自己图腾神的氏族、部落,在供奉自家图腾的时候也免不了供奉这位“死神”,毕竟死亡本身就已经值得所有人类敬畏。
因此,地狱(米特)也被代称为“死神乌豪的地窖”,算是一种避讳的说法,就算是“黄金海”上的海盗有时也会拿来使用。
米特是一片不存在物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未知地域,是灵魂的归宿,确实跟尼曼斯特人印象中的地狱差不多。
但是比起尼曼斯特人众多信徒的归宿——神国,阿特利安人中的米特却是一个公用地带,并不完全是死神乌豪的私人领地。
除了图腾神的虔诚信徒死后与神融为一体之外,其他大多数阿特利安人甚至是尼曼斯特人的无信者,在死后都会来到这里走上一遭。
现在唯一让艾文感到庆幸的是。
当初和奥丽维娅订婚的时候,自己获得的来自“海怪之王”克拉肯的祝福,不仅仅帮助自己抵挡了那无可抵御的一击,还顺势反击给予了这个高位图腾神重创。
否则如果让他有精力把视线投注到“米特”中来,搓扁揉圆还不是人家抬抬手的事?
“如果下次交易的时候我亲自去‘怒涛教会’送货,不知道克拉肯大佬能不能再给我补上一个祝福?”
不过这句话纯粹是苦中作乐,想从地狱里逃出去?即使乌豪无暇顾及这里,也可以想象其中的难度。
当然。
确定自己短时间内只需要应对这里严酷的环境,以及“死神”手下的喽啰,艾文还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就算再来一个“海蛇神”那样的图腾神,自己就算打不过,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有“数据化视野”监控,他对自身目前的状态非常清楚,三阶超凡的能力还在。
魔素虽然活性极低,但是还到不了完全的“死魔环境”,巫术不至于一点都施展不了,就看自己愿意付出多少代价了。
而且“影界”没有封闭,咔咔的能力完全不受影响,甚至给艾文一种这里实际上距离“影界”更近的感觉。
不过环境确实对生物太不友好,冷静下来之后,他就发现这片荒漠除了声音之外,包括水分、热量、甚至细微的生命力都在从自己身体中一丝丝地剥离。
但使用【神威】牢牢锁住自身的生命磁场,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内循环,足以在短时间内抵御这种严酷的环境。
只不过一直待在【炼金工坊】中的莱昂师徒三个暂时是不能放出来了,以他们的实力可能走不了多远,就要被这片荒漠变成干尸。
自己现在当务之急要干的事情,就是找到失散的安琪,然后想办法带着她冲出地狱!
忽然,艾文脸上一喜。
“有发现了!”
一片死寂的世界里任何一点不一样的变化都是好的,反正事情已经不能更加糟糕了。
刚才放出去的海鸥向他传回了侦查到的画面。
距离自己大概三十公里之外,正有一个孤零零的人影在荒漠中连绵的沙丘之间艰难跋涉。
啪——!
【黑腔】在艾文面前浮现,毫不犹豫一步踏出,他已经来到了三十公里之外,亲眼看到了那道人影的样子。
那是一个脸上画着油彩,脚步虚浮踉踉跄跄的阿特利安战士,手中拎着一截断掉的黑曜石长矛,身上有一道足以致命的巨大撕裂性伤口。
而且比受到致命伤还能行动更诡异的是,他身上的颜色竟然在不断流失,好像被荒漠稀释,渐渐趋近于那些白色砂砾的色调。
艾文一眼就看出他不是人,而是一道鬼魂,但是在地狱里见到鬼魂,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抬步来到他的身边,试探地问道:
“你好?”
“你叫什么名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来自哪一个部落?”
一连换了好几种他掌握的阿特利安人主流语言,那个战士打扮的人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丝毫没有反应。
在这个过程中,他身上的颜色渐渐流失殆尽,变得和砂砾一模一样。
忽然。
他自言自语一句:
“我的时间到了。”
那是库玛文明遗留下来的语言。
然后苍白的身体轰然垮塌破碎,变成了荒漠中的又一堆砂砾。
只留下一颗五彩斑斓的光球在空气中沉浮一阵之后,好像受到了某种感召向着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商梯 钓人的鱼
这是艾文目前遇到的唯一一点异常,当然不可能轻易放过。
发动【亟雷剑术·瞬闪】拔腿就追。
跟在那颗带着小尾巴的彩色光球后面,艾文飞跃一座座连绵起伏的沙丘。视野中地理环境依旧丝毫没有任何变化,除了白色的沙丘还是沙丘。
或者说满目都是鬼魂的“遗蜕”。
一直追了将近半个小时,已经彻底远离了最开始的那片海岸。
突然。
哗啦啦…
“是水声?!”
终于看到了荒漠中不一样的变化,让艾文瞬间精神一振。
展开雷鸟羽翼纵身一跃,视线越过高高低低的沙丘,看到了不远处一条干净通透像是空气一样的河流在奔涌流淌,好像是这片世界中唯一“活着”的东西。
噗通!
那颗彩色的灵魂光球一头扎进了河中。
河水表面倒映出五彩缤纷的画面,那是一个阿特利安人男性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时刻,然后一个浪花卷来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那个战士一生中最后的痕迹也荡然无存。
看到这里艾文已经意识到。
这里绝对不可能是由乌豪创造出来的地方,这位高位图腾神虽然对艾文来说已经是无可抵御地强大,实际却连不朽的五阶半神位格都还没有达到。
这片连绵的沙丘已经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岁月,埋葬了多少鬼魂的“遗蜕”,这条能洗涤灵魂本质的河水,根本就是“死灵学派”巫师们口中的【冥河】吧?
从当初“黑洞”被打开时的情景来看,可能看似霸气绝伦的“死神”可能只是一个管理员的角色。
这片亡者的世界自有它既定的运行规则。
人类在死亡之后,灵魂在“死神乌豪的地窖”中随着时间推移、风吹雨打不断崩解,将来自人间的东西彻底留在这里,也壮大这片神秘空间的力量。
只留下“灵魂本源”(生命原质)进入到冥河之中,随着河水流向这个物质世界中真正的冥界。
艾文立在空中,目视着那颗光球渐渐消失,心中若有所思。
这时。
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河水的下游竟然出现了一点点的绿色!
而许多小小的黑点正在附近起起落落。
“那里是荒漠中的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