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7ys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動漫之邪王真眼-第858章 來臨!不從之神——雅典娜!熱推-iarh6

動漫之邪王真眼
小說推薦動漫之邪王真眼
七雄神社。
在万里谷祐理的带领下,秦时然与艾莉卡来到一个静室,房间内空无一物,相当干净。
秦时然随意地盘腿坐下,艾莉卡很淑女地选择了人鱼坐姿,坐在秦时然身边靠后一点点的位置,万里谷祐理则以标准的跪坐,坐在二人对面。
“万里谷小姐,你刚才一直在向王请罪,莫非你做了什么过失之举?”
艾莉卡笑盈盈地问道,眼神却是格外的锐利,就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
万里谷祐理弯下腰,俯首跪拜,颤着声,道:“我…我擅自窥视魔王大人,实为大不敬,我愿意接受您的惩罚,只求您不要迁怒他人……”
闻言,艾莉卡恍然大悟,刚才秦时然说感觉被人窥视着,还真不是错觉,『弑神者』的感知力也太变…夸张了吧?
“你会【灵视】?”
艾莉卡好奇地问了一句,万里谷祐理保持跪拜姿势没有抬头,声音软弱地回道:“是…我懂得一点【灵视】……”
灵视?
秦时然挑了挑眉,刚刚才发觉自己不能再使用【灵视】,现在又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词,不过应该不是同一种技能,开口询问:“【灵视】是什么?”
“呃…【灵视】是一种可以解读世间神秘的特殊能力,有时候还能预知未来。”
听到秦时然发问,艾莉卡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做出说明,心里忍不住嘀咕原来你还有不懂的啊,差点忘了秦时然在转生成『弑神者』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人,从未接触过神秘侧的事情。
只不过,秦时然给人感觉又像是知道点什么,而且还不少的样子。
秦时然点了点头,果然只是同名而已,从描述来看,万里谷祐理的【灵视】是预知系的能力,和占卜什么的差不多,和识破虚妄、透视阻碍的【灵视】截然不同。
论档次,是万里谷祐理的【灵视】更高,但论实用性,应该是机巧魔术的【灵视】,毕竟秦时然用过很多次了,方不方便最清楚……这么一想,秦时然又有点怀念【灵视】了。
“既然你会【灵视】,想必是媛巫女吧。”
艾莉卡看着万里谷祐理,神情变得认真不少,她虽然年纪轻轻就取得大骑士位阶,但媛巫女的位阶和大骑士是同级,而且,媛巫女和魔女一样,都具有血脉的优势,万里谷祐理的潜力或许比她还高一些。
虽然这个世界不像火影忍者那样“血继至上”,但是媛巫女和魔女这类特殊血脉的人修炼肯定要比普通的魔术师咒术师要容易。
要不是布朗特里家族祖上出过『弑神者』,艾莉卡作为后代多少继承了部分优秀基因,说不定会被拉大差距。
人们常常听过这么一句话:『天才就是1%的天分加上99%的汗水』,这是爱迪生说的,但很多人不知道,后面还有这么一句:『但那1%的天分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
努力虽有用,但那也只是在天才不努力的前提下,一旦天才也努力,那就始终比别人多占据了天赋的优势,不断拉大差距。
这很残酷,但很现实,平庸者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追平同样在努力的天才,或者缩短差距,废柴流的主角也是靠开挂,才能将那些天资卓越的对手踩在脚下。
扯远了,言归正题。
对于艾莉卡的提问,万里谷祐理只是弱弱地“嗯”了一声,仍然跪拜着,不敢抬头,似乎在等待自己最后的审判。
擅自窥视一名『弑神者』,确实是过失之举,但还不至于论罪,万里谷祐理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但看她惶恐不安的表现,不像是做作,真的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忏悔。
“起身,看着我。”
秦时然淡淡地说道,透露出不容抗拒的语气,他算是看出来了,对待这种被害妄想症,态度就得强硬一些。
果不其然,万里谷祐理哆嗦一下,乖乖地直起身,虽然愁眉苦脸,但还是按照秦时然说的,怯怯地看着秦时然。
“不要再用‘魔王大人’这种称呼叫我,太中二了。”
秦时然波澜不惊地说道:“叫我的名字,或者带上先生的称呼都可以,不用一板一眼,艾莉卡你也一样,从现在开始,不要再以王称我,按照之前的称呼就可以了。”
“……是,时然先生。”
艾莉卡微微低头。
“这…这如何使得?”
万里谷祐理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胜惶恐道:“我与您的身份差距悬殊,不敢……”
“没有什么敢不敢。”
秦时然泰然自若地看着对方,依旧是不容抗拒的语气,“你可以当这是我的要求,也可以当是命令,随你怎么理解,你若能遵守,我就对你既往不咎。”
万里谷祐理沉默下来,随后在秦时然的注视下,有些委屈地低下头,吞吞吐吐道:“是…是,时…时然先…先生……”
“口齿清晰地说一遍。”
秦时然嘴角微扬,不依不饶地追加要求。
“……时然先生。”
万里谷祐理把头埋得更低,声音也变得更弱了,细若蚊丝。
“声音大点,我听不见。”
秦时然抱起双臂,眉目间露出些许玩味之意,艾莉卡一脸古怪地看了看秦时然,感觉似乎发现了秦时然的隐藏属性,眼睛瞥向万里谷祐理,发现她双手紧紧攥着绯红褶裙,身体微微颤动,生气了?
不,艾莉卡还发现万里谷祐理的耳根变红了,未必是生气,还可能是害羞了,这位年轻的媛巫女从表面上看就给人感觉很纯情,或许直呼男性的名字,对她是一种羞于启齿的挑战。
但是对『弑神者』的敬畏明显压过了羞涩,万里谷祐理仿佛经历了天人交加后做出重要的决定,带着几分自暴自弃的心理,嗓音猛的提高起来:“时然先生!”
几乎都快赶上吼出来了,万里谷祐理喊完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习惯性地又要跪拜道歉。
“你要是再拜我,我就当你是在诅咒我。”
秦时然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话,让万里谷祐理硬生生地停下俯身的动作,脸上已然是欲哭无泪的表情,不过她没有察觉,比起幼年时见到沃班侯爵产生巨大的恐惧,在秦时然面前她要放松得多,全程都是在自己吓自己。
“现在好好说说,为什么要对我使用【灵视】。”
小小捉弄一下纯情的巫女,秦时然恢复沉稳,轻描淡写地询问,同时在心中回忆《弑神者》的剧情,他虽然看过这部剧情魔改的动漫,但当时属实没耐心,都是跳着看的,有些细节难免会有遗漏,加上时间隔得久了,印象也没那么清晰。
有些人物和剧情,在没有亲身接触之前,秦时然还没那么快想起来,只有真正接触到了,才会渐渐想起来。
人的大脑会将不重要的信息埋藏在记忆深处,等到需要时,能记起多少,就看各自的记性了。
秦时然对万里谷祐理这号人物还是有点印象的,貌似是动漫里的女二?从平面的虚拟人物变成立体的现实人物,外观从动漫形象变为真实,自然是不可能一眼认出来,还是在对方报上姓名,和记忆中某个角色连上线,才会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与身手不凡的艾莉卡相比,万里谷祐理更偏向于辅助型,这是秦时然的观后感,本身性格就不是强硬的人,懂得咒术,但却不能很好地运用到实战当中,比起进攻,更多时候是选择防守……说实话,感觉挺“花瓶”的。
听到秦时然询问正事,万里谷祐理不自觉地挺直腰板,脸色稍稍变得认真起来,以恳切的语气,问道:“魔…时然先生,可否将你从罗马带来的神具借我一观?”
“消息挺灵通啊。”
秦时然饶有兴趣地说道:“你们有专门的情报网?”
万里谷祐理看了看艾莉卡,迟疑了一下,道:“是『正史编纂委员会』,在你来到日本时,他们就注意到了,委托我与你交涉……”
“『正史编纂委员会』是日本的秘密组织,由咒术师和灵能力者管制并操纵资讯。”
艾莉卡简洁明了地解释一下『正史编纂委员会』,好帮助秦时然有个大概认知。
秦时然对『正史编纂委员会』的存在并不感到意外,在这个存在神明的世界,人类肯定会设有特殊组织,即使是没有怪力乱神的普通世界,照旧是有存在某些超自然调查部门,只是不被大众所知而已。
取出『戈尔贡之石』递过去,万里谷祐理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仔细端详起来,嘴里喃喃自语:“蛇神,大蛇之印,北非,埃及……”
神神叨叨地念了一连串不相干的名词,万里谷祐理突然回过神来,微微窘迫道:“不好意思,我碰到这个后,心里就浮现出这些词汇……”
不愧是媛巫女,仅仅是触碰,就感知到『戈尔贡之石』的信息,哪怕只是零散的一部分,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艾莉卡暗暗感到佩服,随后又想起什么,连忙问道:“你试试用【灵视】去感应一下,看能不能感应出是哪位『不从之神』。”
先前就在猜测『戈尔贡之石』的主人究竟会是哪一位女神,正好,可以借助【灵视】验证一下。
“我的【灵视】只是懂一点点……”
万里谷祐理弱弱地说道,实际这是谦虚了,她在媛巫女中,是极少数具备并擅长【灵视】的。
“试试吧。”
秦时然随口一说,虽然他确信接下来找上门的就是雅典娜,但让万里谷祐理用【灵视】感应一下也不是坏事,起码猜测得到了证实。
“那…我就献丑了。”
万里谷祐理捧着『戈尔贡之石』,闭上双眼,整个人变得肃穆起来,身上散发出微弱的咒力波动,以空灵的声音,轻轻地念道。
“不断蜕皮再生的蛇是不死的象征……”
“黑夜…黑夜的眼眸……”
“银发的年幼女神…不,不是年幼…是因为年龄和神位被剥夺…所以显得年幼,所以不从……”
“其名为…雅典娜……啊!”
万里谷祐理突然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猛的大叫一声,『戈尔贡之石』从手中掉到地上。
“不…不会吧,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出乎意料的,提出否定看法的不是艾莉卡,反而是说出感知信息的本人,万里谷祐理的脸色变得煞白,眼中掩饰不住惊慌失措之意,慌慌张张道:“怎么可能是那位女神…明明是蛇神的敌人,应该是戈尔贡才对啊……”
按照众所周知的古希腊神话版本,『戈尔贡之石』可能是戈尔贡三姐妹中的任何一位,绝不可能是雅典娜,毕竟按照古希腊神话,珀尔修斯成功斩杀美杜莎,还是得了雅典娜的帮助,事后也将美杜莎的头颅奉献给了雅典娜。
照这个关系来,雅典娜和戈尔贡三姐妹是敌人,怎么可能是『戈尔贡之石』的拥有者,哪怕万里谷祐理是日本人,对古希腊神话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雅典娜是戈尔贡的敌人,因此才会怀疑自己的【灵视】是否出了差错。
与惊慌失措的万里谷祐理相反,秦时然淡定依旧,意料之中的答案,而艾莉卡的心情瞬间跌入低谷。
在此之前,她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戈尔贡之石』最有可能引来的『不从之神』只是蛇神这个级别,但现在从万里谷祐理的【灵视】得到的信息,不得不承认是另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远比戈尔贡三姐妹要棘手得多。
“为什么会是那位女神……”
万里谷祐理还在碎碎念当中,同时不自觉地对秦时然露出愤懑的眼神,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秦时然带着『戈尔贡之石』来到日本,间接为这个国家招来了一个『不从之神』,而且还是非常强大的『不从之神』。
这个国家没有『弑神者』,要如何抗衡『不从之神』?就算交出『戈尔贡之石』也没用,『不从之神』降临人间就是带来灾难,绝不会因为人类的妥协而轻易改变主意,势必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果然,『弑神者』都是惹事精,走到哪都会制造麻烦……万里谷祐理心灰意冷地想着,突然想起一件事,顾不上其他,赶紧起身跑向外面。
艾莉卡蹙起眉头,看向秦时然,秦时然淡定地捡回『戈尔贡之石』,道:“出去看看。”
来到外面,就看到万里谷祐理失神地喃喃自语:“来了…那位女神…不从的雅典娜…来了……”
天空不知何时完全暗下来,没有一点光亮,月亮与星星都不见踪影,比任何一个黑夜都要暗淡无光,凭借神社的位置优势,清楚地看到城市中的光芒接连熄灭,黑暗笼罩大地,人们陷入恐慌。
秦时然微微眯起眼睛,如此浓郁的黑暗力量,他只遇过三个差不多的情况,一个是精灵使世界继承暗精灵王力量的风早神人,一个是【暗黑灰姑娘】变异后的“邪神”,还有一个……就是始终深不可测的黑裙女。
【天眼】悄然发动,将视角不断抬高,直至看到悬浮在空中的那道身影,对方似有所感,朝着七雄神社这边看来。
明明隔了很远的距离,但是那双如同黑夜般深邃的眼眸还是映入秦时然的眼帘,一个毫无感情的少女声音传入耳中。
『吾名雅典娜——』
『所求之物乃戈尔贡之石——』
『雅典娜将在今夜取回远古之蛇——』
『交出戈尔贡之石——』
『厄庇墨透斯与潘多拉的神子——』
『弑神者!』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