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gts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頌 線上看-第七百三十四章 無功之世讀書-d9iox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突然出现的白玉京,震动了整个人间,所有的仙人,无论身在何方,都能清晰看的到那片宏伟的天城!
“不,天门为谁而来?”
齐国之中,君王后恐惧的藏了起来,她把自己锁在深邃的宫殿中,因为强行留存在世间的诸多仙人中,只有她对于天门的抵抗力最弱。
她弱不是为了齐国,不会修行到这种地步,她的天资很高,但她首先为了自己的丈夫,其次才是国家。
而且成为天下少有的强者,就能摆脱家族的制衡,世家宗族的力量非常麻烦,即使是太史氏也是一样。
她不敢去看那片天门,但却对于引动天门的仁无比好奇,直到天门的影响逐渐清晰,而天地之间回荡起凶狠的剑鸣。
她无比愕然。
这一次的天门,为了说剑人而来!
在她之外,太乙在崂山海望着北地:
“白玉京,天上最大的谎言与恐怖之地,断绝了大道的去处!”
“大祭酒做的不错啊,这一次的天门,居然显露了这么多!以往可是遮遮掩掩,生怕被人看出里面的死寂呢!”
盗跖在泰山附近负手而立:
“有人飞升了,战国之世真是英雄辈出,儒家的那帮人,没有给这个时代定错名字啊!”
“上一次飞升的是谁啊,”
渔父在汾水附近站定:
“天门或许会无功而返了,自春秋之后,能抵达飞升之界的仙人比比皆是,但再也没有几个愿意回去的人了。”
“只是因为,我们再次见到的,或许是囚牢而不是自由的天空。”
“鸟儿就该振翅翱翔,鱼儿就该潜入渊海,万物各有来处亦各有任务,不该被如此困锁啊。”
太公望抵达雁门,所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以往不愿意全力出手,以免给给自己造成影响与麻烦的他,这一次却不免捏紧了手中的拐杖。
“天门大开,飞升者无所逃于天地之间,过去几乎看不到这样的景色。”
“躲避是不可能的,天门居然开到了这种程度!”
“只能与它争斗,这需要有齐于天的大智,与无惧于万变的大勇。”
太公望在思考,他准备出手了而这次一出手,人间就能发现他的踪迹,他也将从朦胧的近道之境,被拖拽到人间这混浊的水潭之中。
在蜀地,仙人养生主望向北方。
“因其固然,依乎天理。但这一次,游动之刃不曾留有余地。是要把这位智勇者强行带走吗?”
冥冥上天,剑阁之地,养生主的名字叫做“秦失”,老聃死时,他曾前去哭丧。
老聃肉身死于何处?
西极地,流沙前,钧天野。
秦国,庚桑楚也看到了这一切。
“大祭酒!”
庚桑楚向北地,遥遥行大礼而拜!
魏国,轩辕十四口干舌燥,陈地,北落师门冷笑不已。
“已入天道之上?”
“已至羽化之时?”
“想错了!”
仙人畏垒虚冷冷道:“天门,大危之地!这世上根本没有羽化!”
各路仙人都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与故事,而在已经只剩下学子的学宫前,或者说学宫之内的龙素眼前,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天门将开,他的飞升已成为定局。”
陌生人的语气很冷淡,甚至有些让人感到恐惧,但是龙素只是坐着,手里的小木尺在地上敲了敲。
“天太高了,容不下小人的。”
龙素看向眼前的陌生人:“天宫圣人皆不在,你才敢过来,你还是怕啊。”
陌生人道:“我们没有见过面,我只是想要带走那个名为嬴政的孩子。”
龙素:“但我认识你,仙人,徐无鬼?”
“你参悟生死的道理,没有悟透,现在又来打元始天道的主意?”
“十一年了,你未有精进吗?”
徐无鬼沉默几个呼吸,渐渐透露出自己的境界。
毫无疑问,在天象境之上。
…………
而除去他们之外,还有世间的地君,圣人们,也看到了天门。
这是仙人的大劫,过去的仙人们都希冀飞升青冥,但从春秋之后,飞升之事便越发被仙人们厌弃。
天门大开,几乎衍化全景,这一次的飞升之人,让整个世间都在震动!
世间有仙人达到飞升之资时,上苍就会投来注视,仙人如果法力不够,就会被强制飞升入天。
能强留在人间的仙人,并没有多少,五十二仙家,循环往复,恒古不变。
程知远却是明白,自己为何见到了这片天门,以及一直神秘的白玉京!
刚刚那一招剑掌,本不该有那么大的威力。
但是自己体悟到了,当那一瞬间,不带有任何感情,甚至试图用藐视这种目光来注视径路圣子的时候……
那就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于是绝情弃世,丧我于无上境,以天外之人的身份来看待天下之世,所触及到的境界,就是“仙”!
是真正意义上,纯粹的仙人!
完全抛弃七情,从人间而生,但却与人间格格不入者!
自五十二仙人传世以来,也曾经出现过一些类似的人,但最后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点的情感无法抹除,那些情感就是代表他们的自身。
如果抹去了这一部分的情感,那么所代表的自我,也就是这个人间的身份与过去的一切,都彻底消失了。
就如同春秋时期的那位庚桑楚一样,世人已经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庚桑楚。
而此代的庚桑楚,也试图效法他。
“天与地相去一万五千里,这天门对人间的我来说,有些太高了。”
程知远是如此说的,仰着头,只是为了看看白玉京到底是什么模样。
而九天之上,雷声不灭,风声呼啸,更有天鼓编钟齐齐鸣响,震颤十荒!
天之意志,不可违背!
那股巨大的力量,正在试图强制抹掉程知远与人间的联系,但是在进行这种行为的刚开始,就停止住了。
因为天道的力量,阻止了天上的意志。
“这是人间,由不得你胡来,而且古往今来拒绝飞升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
“他人做得,我也做得,你这天门,开得不是时候,谁知道那天门之后,是回归的九天主宰,还是守株待兔的钧天道尊!”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