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 起點-第七百九十四章 生靈降罪(中)分享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夏萧咬着牙,嘶哑着喉咙吼出声来,试图从头顶山岳般的魔气中逃离。他衣衫褴褛,被之前的魔气和当前聚集的三股力量绞碎,且伤及血肉,伤势有些重。但他双眼依旧坚毅,即便映照着黑红光泽,也依旧坚定自己要做什么。
头顶魔气很强,聚集的三种力量也不弱。它们以夏萧的手掌为中心,不断扭动,令他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力量就于其中酝酿。
当前无需解释,无需多想为何,只要能将魔道生物毁灭,便一切值得。因此,夏萧即便背后的土地已破碎,即便胸口承受着巨大的力已发出骨裂声,他也依旧坚持,试图将更多地方的力量都集中起来。
无边力量下,夏萧面孔破碎,一道道裂纹不断蔓延,令其像还未制作成功,可已在烧制过程中损坏的瓷娃娃,脸上皆是裂痕。
“夏萧!”
阿烛吼道,心急如焚,想停止战争,想将所有威胁到夏萧的生物尽数斩杀。可她没有那个能力,呼叫许久无果后,便握着右手中的护腕,可也没有感觉到夏萧的气息。她望着一片黑红魔气,连叫救命。
夏萧不一定遭遇不测,也有可能是右臂断了,连同护腕一同落下。可眼前魔气太多,像一座固若金汤的关卡,仿佛令她和夏萧阴阳两隔。在其担忧的呼叫声下,孙垒前来,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以冒险者工会副会长的身份,翻手将涛涛魔气中的魔道人捏住,而后令其离开原地。
在这一瞬,夏萧当即轻松很多,身后的大地再度晃动破碎时,他的身体上冲,穿越厚重的魔气,似从坟墓中归来人世。魔气在夏萧脸上划过,虽说没有留下伤痕,但令其干燥的不像话。不过眨眼间,他已突破魔气所成的重围,并拖着右手,以其上聚集的三种力量一同向魔道人砸去。
夏萧掌心握着三种聚集在一起的力量,它形状若螺旋,还在不断吸收。其中不断的联系似为脐带,而它的母亲,乃战场所有死去的正道生灵。这边战场从不缺逝去的生命,因此,当那道螺旋光晕触及到魔道人的身体时,那等转动的速度,乃数万人一同齐奔。而魔气和元气,更是有着极强的力量,将其身体撕破,伤其根本。
帮夏萧束缚魔道人的孙垒感觉到黑红螺旋光晕中的威力,朝夏萧投去敬畏而疑惑的目光,这些力量四处皆是,怎么他能释放出这么强的力量?这便是夏萧吗?好一个特殊的夏萧。
在孙垒对夏萧暗自称赞时,后者朗声道:
“合力将其斩杀!”
无论辈分和实力,夏萧都没资格以这种近乎命令的语气和孙垒说话。可当前正是危难时候,夏萧顾不得那么多,孙垒也没有计较,只是再度催动元气。
天地因魔道人的炸裂一颤,而在其死后,天空下起一道黑色的雨。其中,还有不少生灵之气,像无数具残损的尸体漂浮在空。
结印,夏萧伸手去拉,当双手掌心中聚集足够多的生灵之气,他便将其捏在一起,而后犹若一光团,迅速被其扔出原地,朝远处魔气而去。他的准头精确的吓人,十数里外的苍穹中,一魔道人被打中,当即坠落,被正道人一哄而上,惨为数块也不足为惜。
无忆 七缀
天命武神
“这么准?”
孙垒也有些惊讶,夏萧却只是随意道:
“猜的。”
他身体四周再度出现聚集的生灵之气等三种力量,可之前用力过猛,令其瘫坐在地,喘气声粗重。阿烛连忙过来,见夏萧滴出几滴鲜血的第三只眼合上,右臂和左手也都化作钢铁掉落,引起沉闷的金属落地声。
“你没事吧?”
阿烛极为焦急的跪坐在夏萧身前,将其抱住。只有这种真实的触感,才能令其心安。夏萧说没事,虽说表情有些不自然,但阿烛将其松开后,专注于制作出一个崭新的护腕。她不想再令其掉,便在夏萧的左手中注入一道独属于自己的力量,以此代替之前护腕的作用。
“有了它,只要本姑娘没事,你的气息就不会轻易被发现。”
阿烛有些小小的得意,但夏萧没有听她说话,只是漫不经心的以树枝藤蔓再造右臂左手,且捧住阿烛的脸。四目相对时,阿烛有些疑惑,双眼血红的夏萧看起来状态有些不好,现在打量自己的眼神更是有些奇怪。
在阿烛开口问之前,夏萧道:
“阿烛,你没事吧?”
“啊?没事啊,怎么了?”
夏萧摇了摇头,令阿烛感觉更奇怪了。可之前,在夏萧第三只眼还未闭上时,他看见以明亮颜色居多的阿烛身上闪过几丝血红色的光。这股光他已不是第一次见,所以有些好奇,可问阿烛有什么异样,她也只是摇头,但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她没想到,在这么危机的时候,夏萧既然还时刻想着自己。兴许是出于关心,也有可能是因为爱,夏萧温柔道:
“你是我的全部,当然得时刻想着。”
逆脉天骄 飞哥带路
纵然四周天摇地动,跪坐在地上的阿烛也抿出几丝笑容来。她深情和夏萧对视,又紧紧拥抱在一起,只要彼此在身边,便没什么值得畏惧。爱和被爱的感觉阿烛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种感情,令她无论做什么都不害怕,只要夏萧在身边就好。
时空长河的旅者
“走,我们去找爹和二哥!”
我身上有条龙
阿烛点过螓首,和其一起去找他们。他们之前来到战场,有学院人告诉过夏萧,但只知在东部,不知具体在何处。
因为战场过大,夏萧结印,令山舌出现。这个时候便展现出拥有土灵兽的好处,它足够敦实,裹万千岩泥,成三百米长的庞然大物。宛若长龙,可身体又过长,显得有些奇怪,但它爬向东部时速度极快,夏萧和阿烛便站在十米高的身躯上,看这再度分散的战场。
之前的战场足有百里长,现在已没那么夸张,因为之前聚集过一次,可依旧有二十里左右。正道中的大修行们故意掌控着距离,以此压制魔道生物。他们不能让后者扎堆,否则滔天魔气正道难以对付,便采用当前这种方法,看起来效果不错。
四处战斗不断,有生灵之气飘荡。当见到它们在空中飘动,夏萧体内的魔气又情不自禁的开始吸收。夏萧无法,只有站在山舌头顶,在阿烛眼中举起一个只有鸡蛋大小的黑球。可它正不断变大,散发出的波动越来越强。
阿烛为了夏萧的安全,站在山舌身上的突起岩石中,以此环顾四周。它们处在较后的位置,战场一般都在北部,可不见魔道生物前来。当前的他们已很窘迫,几乎都是以多敌少,不断对碰的魔气和元气,很快就能分出胜负。
虽说正道人的牺牲依旧惨重,可夏萧始终没有见到老爹和大哥,他们的气息暂时也没出现在夏萧的可察觉范围内。
一朵雪花在夏萧眼前飘过,紧接,面容肃冷的汪娅萍赶来,道:
“他们在前面,赶紧去吧!”
因为太过担心爹和大哥,夏萧只匆忙说了声谢谢,便加速前去,没有注意到汪娅萍萎靡的气息。她受伤太重,见夏萧离去后,清冷的眼眸中似没了遗憾,轻盈的躺在山舌走过的庞大土沟边,与自己陌生的干燥泥土待在一起。
汪娅萍身体中的生灵之气连同元气一同被魔道生物吸走,可化作干尸的样子太过丑陋,于是,她身体四周有无数雪花落下,将其掩盖。
“唳——”
雪鹰凄惨悠长的唳声响于苍穹,而后折翼落下,躺在了汪娅萍身边。它的羽毛被染成鲜红色,也因泥土的粘附少了很多雪中精灵的洁净。那对眼中,生灵之气逐渐消失,可它就是不见之前那些看向汪娅萍的云国人来到她身边。
雪鹰不知,他们再也不会来。那些一心想着保护云国之根的云国人已死在魔气中。有的为保护汪娅萍而死,有的死于大意,还有一些死在热血过头,试要与魔道争个高下的向前冲锋中。
不止云国,老一批五大势力的众人,还有当今的四大势力和诸国,以及之后加入进来的马贼,都在一道道魔气中丧命,且再也拥有不了宝贵的生命。可当前这等危难的时候,他们能做到奋勇向前,已很不错,除此之外,难以奢求其他。
夏萧四周有风,而前方,便是当前战场的边缘。爹和大哥既然跑这么远,真是合他们性子。他们都太过讲理,觉得自己有能力,就该多做些事,始终贯彻能者多劳一词。可懂事的孩子向来都只会换来一句你真懂事这种空话,只有会哭会喊的孩子,才能得到大人手中仅剩的糖。
夏萧不希望爹和大哥因大义死在此处,他当前所剩的亲人不多,一个都不想丢掉。所幸,夏萧很快看到爹和大哥的身影,他们和四周十数位修行者一起背靠着背,警惕性很高。可那魔气如长蛇,就那般在悄无声息中将他们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