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七百九十六章 生靈降罪(再)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爹,娘,大哥二姐,萧儿为你们报仇了!”
夏萧深 吟一声,朴刀交叉而入,可在魔道人胸口寸寸断裂。但还是以极强的冲力,将其撞到地面。
今日战场不缺轰然巨响声,因此,此时的动静也不算大,四处蔓延的裂痕更是没有多稀奇,只是吸引阿烛等人朝这边前来。但她又很知趣的停下,并拦下身边人,因为夏萧光是一道侧脸的表情,她便知十分不妙!
只见,数十米外的夏萧眉往里皱,侧脸严峻似冰,他手中两把黑紫色的朴刀,更是只剩刀柄。
“想杀我,没那么简单!”
魔道人盯着夏萧,魔气躁动,可被夏萧暂时以自身的力量压下。他身体四周,有无数藤蔓随晓冉扬手而起,不断将其绑住,冰石亦然。总之,就是将其死死束缚在原地,令其动弹不得,只露出个胸膛。
夏萧再造朴刀,再次刺下,即便含有不少魔气和元气,可还是突破不了魔道人体外的重重空间。它们已成甲胄,而参天境界对空间的掌控,比曲轮强了太多,但夏萧有办法,他还未放弃!
当下的力量(珍藏版)
摊开手,夏萧召唤起金灵兽,希望他助自己一臂之力。后者这时不会吝啬自己的力量,当即化作一道流光从不远处前来,也有怒杀魔气的念头。
双手紧握神剑,夏萧将其下刺,浩然剑气不断肆虐,成一风暴下袭,将四周一切皆划破。甚至连那冰石藤蔓,都有被砍破的痕迹,化作碎片不断失散。但即便巨龙撞击般的神剑,都无法刺穿眼前这具躯体。
咔擦——
夏萧本就意识到不妙,听到冰石的一道破碎声,更是有些焦头烂额。冰石中,有黑红色的魔气光泽闪耀钻出,夏萧望之,身形掠上高空,手持神剑旋转,在空中成一道黑紫色的剑气长隆,不断朝那胸口而去。
岩石冰块很快成了渣滓,随着一道砰声,一只手臂从其下伸出,一拳打在夏萧左肩。他的左臂可不是金属做的,而是血肉之躯,即便有魔气包裹,但还是传来一阵剧痛和麻木,令其瞬间倒向一侧,在地面蹭过极远一段距离。
呼吸声粗重时,魔道人仿佛从墓中爬出,可这里除了夏萧,还有其他修行者。虽说没有问道强者,他们没有到这么远的战场来,但六位尊境曲轮境界的修行者,还是接近全力,结印以元气将其四肢和身体压制住。
这次露出的是头,那张狼狈的深灰面孔极为狼狈,但像一头不愿被驯服的狼,不断咬向四周人,可暂时没有得逞。
“夏萧,快!”
六位修行者中,控制左脚的是林天,后者大声喊着夏萧的名字,同时燃烧起生命来。他们知道,即便自己自爆,都炸不死这身体硬度夸张的魔道人,便一一燃烧生命,致力于将其束缚,希望夏萧能给他致命一击。
夏萧见之,定不负众望,拖着麻痹的左半身升上天空,唤道:
“上善,来!”
上善在之前中部的位置,北境长城外的战斗已近末声。可当她看向东边时,还是朝战场的右侧而来。她速度极快,虽说面容有些厌烦,但再冰冷,还是朝那边前去。她体内的元气所剩无几,但还是穿过魔气,朝呼唤她的那道身影而去。
上善未来前,夏萧已在阿烛扬起头的眼中落下,他似坠下的陨石,没有减慢速度,反而加快。他始终盯着下方,摊开的手掌中,终于有了一个无比熟悉的感觉。顿时,猩红之光大盛,即便只剩丝缕的破坏及湮灭之力,也在夏萧的元气中再生。
顿时,猩红色的光将夏萧覆盖,令其手持朴刀的身形就似朴刀。虽说上善有很多事都没有交代,可夏萧在握到刀柄的那一瞬间便知道该怎么做。
那种本能,令其收起翅膀,化作流光的身影像极了在龙岗刺下朴刀,还像在荣城外的土匪窝子里落刀。在万灵谷、在斟鄩、在学院、在勾龙邦氏的蛮人草原、在荒兽尾角的荒原,也于东海,于云国,夏萧于无数个地方落刀,和此时一样毅然决然,没有半点杂念。
一道喝声中,夏萧双脚落地。顿时,手中的朴刀已从魔道人的面孔下刺,将其洞穿。破坏及湮灭之力也一瞬蔓延其全身。上一刻还在挣扎的魔道人,当前已失性命,而在崩溃大地中的六人,宛如燃烧自己生命的冥烛,用不断消逝的自己将其送走,令其再也不能归来。
动荡许久的大地最终还是平静下来,夏萧为死去的修行者默哀,同时手掌摊开,上善再次化作人形。可她那对热情似火且性感的美眸看向夏萧时,有些为自己和他的默契而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他们的默契,早在龙岗、在荣城、在万灵谷、在斟鄩就已培养出,可没想到学院是终点。当前偶尔展现出来,令他们后知后觉震惊而新奇,可这本身就是属于他们的东西,谁都抢夺不走。
夏萧没有纠结那些,甚至没有在乎,因为觉得正常。他只是走到阿烛面前,和其一同朝里走,同时结印,令大家回到五行空间。有他们帮忙确实很好,可必须将命守住。谈及生命,夏萧的看法和很久之前一样,那就是生命至高无上。有人说尊严比命重要,可当初他们忍辱负重在龙岗,还不是得到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若没了命,怎能逆转乾坤?
“喂,我好心帮了你,你也不谢谢我?”
“来日再谢吧。”
夏萧有气无力的,阿烛却帮其说一句谢谢。上善想要的当然不是这两个字,可她当初离开学院,注定就是一个无法反悔,却必定会后悔的决定。但现在知道已为时过晚,只能跟在夏萧和阿烛身后,前往中心位置。
夏萧向来知道轻重,当前拉着阿烛的手,眼泪从离阿烛比较远的右眼落下。父亲和大哥也没了,他不知道这么下去,还会失去多少,可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向来喜欢让自己做的事往自己想的方向靠,比起惊喜,夏萧还是喜欢一切按计划行事,但当前发生的事,和他开战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但走向中部时,已有很长一段距离没有战争。夏萧知道,这里的战争即将结束,可不是所有的战斗都到此为止,因为南方的战事还没开始。这是一场极长的拉锯战,夏萧只希望失去的人都保佑自己及天下正道,若赢不了,牺牲便没了意义。
夏萧走在满是干尸和契约兽庞大尸体的路上,阿烛牵着他的左手,问:
“还疼吗?”
“啊?”
“你的左臂受伤了。”
阿烛之前被夏萧牵住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的左臂在剧烈颤抖,可他似乎并没有感觉,直到现在才好些。从留在夏萧体内的那股力量,阿烛感觉到了他极为低落的情绪。阿姨和婉儿姐的离去,还有之前叔叔和大哥的死亡,她一样伤心,但又不能令他们死而复生。
阿烛并非那种只会要求男人做完一切事的女孩,小家碧玉的她也想做些什么,可当这股想法越来越重时,她体内的鲜红血色也更重。正说自己没事,手臂已经不疼的夏萧当即收起漫不经心的态度,问阿烛:
文艺启示录 牧畅玄
“你没事吧?”
又是这个奇怪的问题,可阿烛依旧很有耐心,摇头说没事。她知道夏萧已经很伤心了,自己得对他温柔一些,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的那种。
“阿烛,你听我说,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要活下去,知道吗?”
“嗯嗯。”
“我们活到今天不容易,现在更不能死。”
阿烛依旧点头,看着夏萧极度疲倦的眼神有些心疼,但伸出手掌,捧住这个比自己高许多的男孩的脸,轻声说:
“我们不会有事的,你还要娶我呢,我还要嫁给你。”
这次该夏萧点头,完全赞同她说的话,也像这是他们肯定会做的事。一路跌跌撞撞,有吵闹也有失望,可他们现在翻过山丘,能看见所有的修行者和精锐部队都在聚集。而这片满是疮痍的辽阔大地,也将送走他们这群瘟神。
“最后的战斗了。”
斗绝天下
夏萧和阿烛对视,踩一石块滑行而去。可上善还在他们后面,已无力继续前进。虽说她不会像舒霜那样消散褪出人形,但许多很多元气维持自己的状态。因此,她当即结印,于原地吸收天地元气,令自己恢复状态。可北境长城的中部北境,皆是些状态极差的修行者和战士。
唯爱极品萌公主
他们战斗至此,见证了太多同伴的死亡。正是因为如此,此时才要不惜一切的见证魔道被消灭,否则他们死不瞑目。
夏萧和阿烛到时,见着这片偌大草原上只剩这些人不由心酸。又想到南海之南的雀旦,当即畏惧起来。虽说对付那等存在,他们这些人没什么用,可即便燃烧生命奉献自己的一份了力也好。但现在,只有看师父他们的状态。可就算清寻子四人的现状,恐怕都会令众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