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79u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零兩百二十九章 猜測與聯盟看書-60yws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看着他们离开,雷五目光闪烁,这两个陌生人不是地隐推荐来的,有其他人盯上了他,那地隐的人如果来了怎么办?等,还是不等?
不能等,雷五目光一凛,地隐组织隐蔽,在树之星空很多势力中都有影响力,但不代表就很厉害,之所以隐秘就因为担心暴露,一旦暴露就完了。
他不认为地隐来的人可以对付那两个陌生人,尤其那两人还要等人,看架势对王家不利,他们连王家都敢算计,绝非地隐可以招惹。
想到这里,他急了,决定想办法联系组织,告诉组织这里发生的事。
雷五想通知地隐,但他做不到,那两个陌生人始终盯着他,人不在,却总有股力量萦绕,让雷五不敢妄动。
第二天,雷五依然想不到避开他们通知地隐的办法,而这一天,陆隐到了,他是一个人出现的。
看着眼前的雷府,陆隐想起当初龙山之外的追杀,真是缘分呐,那次他刚好融入要杀雷五的杀手体内,得知这片星空地隐的存在,如果不是他,雷五爷孙就死了,想要进入王家大陆可就只能找那个隐藏在王家,影响力比较大的高层了。
那人地位虽高,却无法左右进出王家大陆的人员筛选,管的方向不同,还不如雷五方便,而且也更容易暴露。
“麻烦通报此间主人,就说熟人到访”,陆隐开口,对雷府守卫道。
守卫连忙回府禀告。
很快,雷炎走出,看到了陆隐,陆隐已经易容,模样很普通,没什么特别。
“你是何人?与我雷家认识?”,雷炎看着陆隐问道。
陆隐笑道,“麻烦转告雷五族长,就说熟人到访即可”。
雷炎皱眉,“我雷家在这里没什么熟人,你走吧”,说完,转身回府。
陆隐一愣,什么意思?青杏长老明明通过地隐联系过雷五了。
大门关闭,陆隐皱眉,转身离去。
门内,雷炎松口气,他同样知晓地隐有人联系,想通过他们进入王家大陆,而刚刚那个人便是地隐介绍来的,雷五能想到的他也想到了,只希望那人不要再纠缠,否则不光他们倒霉,还可能暴露地隐的存在。
那两个陌生人并未在意陆隐拜访,让雷五松口气,暗暗赞叹孙子做得好,这些年与他走南闯北,养成了一份谨慎与小心。
“雷五族长”,一道声音忽然在雷五身后响起,他吓一跳,转身,看到了眼带笑意的陆隐,“你,你是谁?”。
雷炎看到陆隐,脸色煞白,“不是让你走了吗?我雷家与你不相熟,赶紧走”。
雷五心一沉,是地隐介绍来的人?麻烦了,要暴露了。
陆隐奇怪,“明明说好了的事,怎么反悔了?族长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雷五脸色难看,不断给陆隐使眼色,“我收了你们组织得钱自然会做事,但现在不是时候,下次一定补上,你赶紧走,走”。
陆隐就这么坐着,没有理他。
这时,陌生人出现,冷眼看了看陆隐,又看向雷五,“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组织派来的人?也想登王家大陆?”。
雷五点头,“想要登王家大陆不简单,一次最多两人,就算有关系,也最多三个人去,如果带了此人,您这边就只能去一人了,所以我想把他赶走,让他们组织等下一次机会”。
那个陌生人冷冷道,“不用等下一次,就这次吧”。
雷五诧异。
陆隐看向那个陌生人。
“登上王家大陆,不管生死,难觅踪迹,为了不出意外,此人,该消失”,说完,一手压向陆隐。
雷五叹息,果然还是这样,此人也是找死。
手掌落在陆隐肩上,恐怖的星源渗透,妄图将陆隐抹消,然而下一刻,陆隐没动,没反应,那个陌生人一怔,忽然看向陆隐,也是第一次正视陆隐,再次用力,陆隐依然没动,笑眯眯看着他。
陌生人脸色变了,急忙后退,却被陆隐抓住手臂,用力,咔擦一声,身体直接被压趴在地。
陆隐一脚踩在此人背上,“你刚刚想做什么?”。
雷五与雷炎呆呆看着这一幕,无法理解,这个人可是星使啊,怎么会被轻易压趴在地?难道是假的?
陌生人不可置信望着陆隐,“你是什么人?”。
陆隐踩着他后背,弯腰,笑眯眯看着,“没看错,你是神武天的人吧”。
陌生人脸色剧变,“你是寒仙宗的?”。
雷五与雷炎茫然,什么神武天,什么寒仙宗?
陆隐也迷茫了,他看出此人来自神武天,因为他的力量与夏神飞等人相似,也修炼过神武罡气类似的劲道,但此人怎么会猜测他是寒仙宗的人?
恩?
陆隐忽然看向一个方向,虚空扭曲,磅礴的星源在远处爆发,却瞬间被收敛,那里,另一个陌生人骇然,转头与陆隐对视。
陆隐嘴角弯起,精气神掠过,那个陌生人大脑被重创,身体晃了晃,栽倒。
脚底下那个陌生人头皮发麻,轻易控制他们,“你是六次源劫之上的高手”。
雷五震撼,地隐介绍来的人怎么有这么强的实力?
陆隐右脚狠狠踩向此人左腿,原本还凶狠的陌生人脸色再次大变,这次是恐惧,他的星源气旋,就在这个位置。
“只要一用力,你就废了”,陆隐淡淡道。
陌生人惊惧望着陆隐,“寒仙宗果然早有准备,就算我们找这个不起眼的雷家,也会被你们盯上”。
陆隐更好奇了,这个人一口咬定他是寒仙宗的,凭什么?
“说说吧,身份,目的”,陆隐淡淡道,说到这里,抬眼看向雷五与雷炎,挥挥手。
两人对视,连忙退出,有些搞不清状况,这个人到底是寒仙宗的还是地隐介绍来的?
陆隐将两个陌生人全抓来,另一个人陆隐认识,正是夏原。
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夏原,这两人果然是神武天的。
夏原被震晕,陆隐也没弄醒他,而是看着那个始终被他踩在脚底下的人,“怎么,不想说?也行,我直接废了你星源气旋”。
“等等,我说,我说”,那人苦涩,“其实你什么都知道,还要我说什么?”,忽然的,他想起了什么,惊异望着陆隐。
陆隐知道他想到自己不是寒仙宗的人了,饶有兴趣看着他。
此人咽了咽口水,“你到底是不是寒仙宗的人?”。
“最后一次机会”,陆隐冷冷开口。
此人连忙道,“前辈,我说,说”,他面色难看,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我们来自神武天,目的是送信给王家族长王正,如果前辈是寒仙宗的人,我们没有隐瞒的必要,既然寒仙宗请前辈在此出现,必然知晓全部,如果前辈不是寒仙宗的人,我神武天真诚邀请前辈加入三家联盟,对抗寒仙宗”。
陆隐诧异,“三家联盟?”。
“是,我神武天,白龙族还有王家,我们要三家联盟,共同对抗寒仙宗”,此人肃穆道。
陆隐眨了眨眼,“详细说说”。
此人道,“其实我并不是很清楚,只是送信的,夏原应该清楚,前辈可以问他”。
陆隐道,“把你知道的跟我说了”。
此人想了想,道,“据我所知,我神武天宗主夏邢的失踪与寒仙宗逃不了干系,寒仙宗利用各种手段抓走了我们宗主,同时关押了白龙族族长龙轲,他们有意染指星盟,这是夏原无意间透露的,他跟子恒半祖走的很近,知道的也更多,而我知道的也是从他那里听来”。
陆隐越来越好奇了,白腾都失踪了,神武天怎么还认为是寒仙宗抓走了夏邢?而且这么肯定?
至于龙轲,是他算计的,龙轲有对付白腾的嫌疑,被寒仙宗抓住很正常,这又跟夏邢有什么关系?
他弄醒夏原,询问缘由。
起初夏原不愿说,但陆隐有无数种办法让他开口,最终夏原说出了让陆隐目瞪口呆的结论,“寒仙宗妄想利用白腾失踪掩盖抓走我们宗主的事实,但谁看不出来?白腾一个堂堂宗主,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失踪?食神距离失踪地也不远,而且龙轲也没有对白腾出手的动机,结果龙轲被抓,指证他的却是王正”。
“这一切都太巧了,寒仙宗利用王正指证龙轲,将龙轲关押寒仙宗,想得到星盟体内禁制,因为此时,王家与白龙族互相仇恨,寒仙宗损失的最多是个白腾,此人不过是傀儡,在寒仙宗内部早就传出白仙儿将成为新的宗主”。
“牺牲一个白腾,得到白龙族禁制,以此控制星盟,还让白龙族憎恨王家,这就是寒仙宗的目的,我们猜到了,所以打算联合王家与白龙族共同对付寒仙宗”。
陆隐了然,“你们以为寒仙宗防止你们联合王家,所以你们才隐藏身份,借助雷五的便利登上王家大陆,欺骗的不是王家,而是寒仙宗?”。
夏原点头,“不错,寒仙宗那个女人心思太缜密,我们如果公然与王家来往,必然会被她察觉,她肯定有各种方法阻扰结盟,这不仅是我神武天的决定,也是白龙族的决定”。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