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e7b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低調大明星討論-【274】拍戲初體驗鑒賞-803sf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剧组在无锡的取景点,主要拍摄的是第一集内容,也就是李莫愁、郭靖、黄蓉、杨过、陆无双等人相继出场的过程,这一段张扬与林依然都不必参与。
而九寨沟则是整个剧戏份最多的取景点之一,多数场外的戏,比如终南山外、绝情谷内等一些「景色不错」的地方,都需要在这里拍摄。
由于古墓还在建造中,张扬与林依然最初的戏份,并不是初见,而是练功、吵架、相处的室外戏,两人这段时间研究比较多的,也是这部分的剧本。
都是第一次拍戏,难免会有忐忑、惶恐、好奇、期待等种种心绪,交织在一块,感觉颇为复杂,好在彼此陪伴,张扬又有外挂,也不至于多么担心。
这部分的拍摄群演并不多,后勤工作人员却不少,剧组直接包下了一个酒店,主要人员都有独立的房间,林依然和张扬还各有一辆保姆车,以供随时休息,条件还算不错。
人员这边,张扬仍是颜兮兮与张洪康两人,林依然这边,由于依扬影视员工不足,此前苏徽派给林依然私人助理蒋清,如今在担任部门主管,自然没办法过来当助理,而阚文夕虽然跟组,却是以依扬影视代表的身份担任制片主任,于是又派了一个实习的小姑娘过来充当助理,苏徽大概不放心拿张扬工资的人,又派了一个助理,以及袁通,一同过来照顾。
这都给做好了吃苦准备的张扬和林依然添了不少信心。
两人抵达的时候,剧组也刚到没多大会,都在大包小包的搬行李,张扬与林依然的到来引起了一定的轰动,群演和工作人员都过来围观,有活的也在偷偷打量。对此两人都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以为意,反正接下来相处的时间还长,没几天也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好奇了。
此前的针对性培训虽然也有点累,但远没有到能让人精疲力尽的程度,加上初入剧组的兴奋,两人精神都不错,回房间把东西放下,就拿着剧本到李长歌房间里面开会,听明天的讲戏。
张扬明天的戏份不多,只有两场,第一场是一个人在山林里面抓兔子,然后发现花丛茂盛,刚好适合他与小龙一同练习《玉女心经》;第二场则是从古墓中逃出后,遇见洪凌波,骗她一同前往古墓。
考虑到杨过出场时的年纪只有十三四岁,李长歌与张扬等人商议后,最终还是决定入古墓前的杨过由小演员来饰演,最终选出来的小演员名叫李绍禹,没有什么名气,不过却是李长歌从近十个备选童星里面挑选出来的,其中不乏正当红的人气童星,知名度堪比一线演员,仍被他给否决掉了。
这一点张扬还是比较欣赏与钦佩的。
相对于整部剧而言,小杨过的戏份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张扬记得前世零六版的选人,就完全是按照人气来挑的,就成果而言,他个人的感官并不好,就是个咋咋呼呼的小屁孩,完全没有原著里面小杨过出场时聪明伶俐却、有侠气,却又玩世不恭、倔强偏激的感觉。
说白了,原著小杨过是个早失怙恃、饱尝人间冷暖的孤儿,成年后的性格在这时候已经初见端倪,而那版的小杨过,似乎只在朝着古灵精怪去努力地演,即便是表现不屈、刚强一面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也更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耍脾气,形都谈不上,就更不用说神了。
李长歌对小杨过的要求颇为严格,据说在无锡那边拍陆家庄的戏份时,出场的那场戏就重拍了二十多次,为的就是在出场的时候,就要把杨过给观众的第一印象给立住!
这个要求即便是对于成年演员来讲,也是十分困难、具有挑战性的,何况是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不过李长歌能从这么多备选里面把李绍禹挑出来,这小小少年自然有其过人之处,据微信聊天时李长歌的评价,李绍禹如果不走错路,未来有成为顶级影星的潜力。
张扬闻弦歌而知雅意,立时明白李长歌说这话的意思,准备相处的时候稍微打探一下,看能不能把这个潜力股给签下来。
几个小演员里面,论演技与天分,李绍禹已经十分出彩,比张子宁却仍逊三分,小姑娘在试镜时候的表现就让人眼前一亮,真正拍摄的时候,更是让人惊叹,可惜的是小程英戏份太少,已经杀青了。
“依然你明天第一场戏,就是琴音退敌的那一段,没什么难度,拍得好看点就行,而且古琴你会弹,至少指法不会有什么错……不要紧张,很容易的。”
林依然的第一场戏,也正是小龙女在整部剧中第一次出现,不过为了保持神秘,并不会有正脸,只会拍琴、手、侧影,用以烘托,不需要什么演技,好看就行。
而恰好,对她而言,好看是最没难度的事情。
她对古琴并不精通,不过由于苏徽和家中老人喜欢,曾学过一段时间,指法或有生疏,但拍戏嘛,只需要练熟一段,没有什么难度。
除了这一场之外,她还有一段携小杨过出古墓找重阳宫回来途中,教他该怎样跟人打架的戏,原著中这段剧情本在墓室中,被李长歌改到了回去的途中。
两人的戏都不多,因为主要内容基本都是小杨过与全真教的冲突,难度也不算大,不过两人都是第一次拍戏,紧张加重视,连小杨过、郭靖、霍都等人的讲戏也都认真地听讲,以备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些忙完,李长歌还要与几个执行导演讨论拍戏的细节,包括道具、时间,看起来挺忙,张扬也就不碍事,拉着林依然一块回了她的房间,去讨论揣摩剧本。
结果回到房间,刚坐下,还没来得及讨论,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如今事业线颇广,见到是陌生号码,也不敢贸然挂断,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见对方很有诚意,不像是骚扰电话,这才接通。
“你好,张扬是吗?”是个平和的女人嗓音,听声音三十多岁的样子。
“是我,您是?”
“我叫吴恬盈,咱们在华视大厦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张扬努力回想一下,很快记起今年初前往华视大厦与李长歌他们讨论选角问题的时候,有次在电梯里面遇见了一个很有气场的中年女性,当时对方还说希望以后有机会合作。
“您好,我记得。”
张扬笑着表示还记得对方,吴恬盈笑道:“我目前是甲戌年春晚筹备组的一员,想邀请你参加今年的春晚,不知道你这边档期方便吗?”
张扬有点懵,同样凑在他手机旁边听到了对话的林依然也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时候的华视春晚远没有到什么流量明星都能上去露面、十几个明星合唱一首歌的程度,对于娱乐圈内的明星而言,能出现在这样的舞台上,仍是一种巨大的荣耀,因为能露面的都是业内资历、咖位、人气并重,久经时间考验的顶级大佬。
张扬如果能登台,将毫无疑问地将是娱乐明星中出席春晚最年轻的人,没有之一。
“呃……”张扬有短暂犹豫,因为今年一整年都没怎么陪爸妈,要是春晚又不在家,貌似有点说不过去。
吴恬盈笑道:“不过我得先跟你说明一件事情,目前邀请只是参与彩排,不代表最终能够登上舞台,还要审核……另外,你今年还会有新专辑吗?有中国风新歌吗?”
张扬立即明白自己被邀请的缘故了,除了人气,中国风应该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心思电转,张扬很快做出了决定,“有,已经基本录完了……呃,我是指中国风的新歌。”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发我听一下吗?放心,只有相关负责人能听,不超过四个人,绝不会外泄。”
“这没问题,不过……我在拍戏,接下来时间可能不多。”
“我知道,我事先已经问过高主任和李导演,他们说彩排的时间肯定会有,你们拍戏也要不少筹备时间,不可能让你接下来的半年都待在剧组不出去。”
“那我没有问题了,会头我让人把歌发给你。”
“好,排练时间出来我再通知你。”
挂掉电话,张扬仍觉得有点不大真实,瞅瞅林依然,林依然瞅瞅他,然后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那你过年就不回家啦?”
“回啊,就唱首歌而已,又不是要我整天在那待着。”
林依然皱皱鼻子,轻轻哼一声,张扬突然伸手抱住她,往床上一躺,林依然“啊”地一声,“你干嘛呀?”
床垫弹性不错,张扬感觉到颠了好几下,在她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开心呗。”
林依然抹掉他的口水,手抓脚踹地把他推到一边,自己重新坐起来,“我要看剧本,不要打扰我。”
张扬撇撇嘴,给南雪打了电话,告诉她这件事情,让她做些准备,海鸥这边有艺人登台春晚的经验,他没有要拿这件事情炒作的想法,主要是获得一点经验,尤其是大致的时间安排,免得出现什么错漏。
挂掉电话,再把吴恬盈的微信加上,把她发来的邮箱转发给南雪,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等通知了。
当然,拍戏也很重要。
在林依然房间讨论了好一会儿怎么拍戏的问题,没多大会,李长歌打来电话,邀他们一块去吃饭。由于是来到这边的第一餐,没再吃盒饭,群演也跟着一块下馆子,算是吃苦前先来点甜的。
张扬他们是单独一桌,同席的除了李长歌之外,还有副导演、两个执行导演,以及郭靖、黄蓉、李莫愁、公孙绿萼等主要演员,酒桌上,李长歌特意与张扬敬酒,说了番话。
“我们的目的都是要把这部剧拍好,所以有话咱们说在前面,你是原作者,是投资人,但在拍戏的时候,你就只有演员这一个身份,要是有什么对不住的,当哥哥的先在这里给你配个不是,不过拍戏的时候,该说的说,该骂的骂,我不可会因为照顾你毁了大家的心血。”
这番话未必就是说给张扬听的,因为除了他和林依然两个主演之外,其他人的演技或多或少地都在其他作品中得到过证明,上官祺钰虽然也是新人,但她的戏份和重要性都远不如张扬两人,其他人心里未尝没有一些心思。
李长歌这番话,与其说是警告张扬,不如说是给大家安心……说是警告,给上官祺钰的意味也要更大,因为他跟上官祺钰不熟,不好说这些话,只得拿张扬来当鸡杀了。
他事先已经就此与张扬通过气,淡化了这番话可能导致的负面效果,但并不是说就没有对张扬的警告意味……张扬能够理解,也自然支持,当下笑着做了认打认罚绝无怨言——有怨言也憋着等拍完再说的表态。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张扬被准时叫醒,开始看着小杨过、郭靖、丘处机、霍都等人化妆,他跟林依然的戏份都是下午拍,这么早起来,一是为了适应,二是因为好奇。
他猜到了这种好奇与新鲜感很快就会被磨灭,只是没想到,下午第一场戏而已,就把他的好奇和新鲜给磨没了。
也终于为什么明白化个妆这样麻烦,李长歌还只给他和林依然安排两场戏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