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煉氣五千年 愛下-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自在劍的第四個境界看書

煉氣五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五千年炼气五千年
虽然激发了自在剑的全部威能,在铜人雕像全力以赴的时候,丁牧还是陷入了劣势之中,如果不能准确捕捉到铜人雕像的踪迹,丁牧的攻击就算能伤到铜人雕像,也无济于事。
铜人雕像被丁牧一剑逼退,却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再一次带出残影,对丁牧发起进攻。
丁牧很是无奈,有心用自在归真剑攻击,但是却捕捉不到铜人雕像的踪迹,这还怎么打?
砰的一声,铜人雕像的拳头砸到丁牧后心上,丁牧连续吐出几口鲜血,直接往前飞出去几十米,还没落地,铜人雕像再次出现,一拳击中丁牧胸口,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丁牧又倒飞出去,鲜血更是不要钱一样吐出来。
连续两拳之后,铜人雕像没有继续进攻,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对丁牧下杀手,而是想用这种方式逼迫丁牧尽快进步。
丁牧摔到地上之后,急忙激发识海小草恢复伤势,看向铜人雕像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这样的对手,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眼看丁牧伤势恢复,铜人雕像再一次动起来,丁牧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打飞出去。
如是几次之后,丁牧干脆不躲了,而是闭上双眼,激发自在归真剑,慢慢抬起自在剑,他要换一个方式捕捉铜人雕像的踪迹。
随着自在剑抬起,铜人雕像再一次出手,正中丁牧胸口,丁牧倒飞而回,但是在铜人雕像发起进攻的时候,自在剑已经做出了抵挡的动作,只可惜没有跟上铜人雕像的进攻速度,徒劳无功。
接下来又是一面倒的战斗,丁牧都不知道自己被铜人雕像打了多少拳了,浑身上下的骨头几乎全都断折过了,有的地方还不止一次,比如前胸、后背、左右双肩这些地方,骨头都被打碎几十次了。
要是换成别人来承受铜人雕像的攻击,单单这种痛苦就能让他们退却。
铜人雕像看向丁牧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赞叹,因为他发现丁牧不单单在承受他的攻击,而且还在尝试捕捉他的踪迹,有好几次,自在剑差一点就能挡住他的进攻了。
当丁牧再一次站起来,闭起双眼,抬起自在剑的时候,铜人雕像又动了,一道残影闪过,然后便是叮的一声,丁牧终于用自在剑挡住了铜人雕像的拳头!
铜人雕像心中惊讶,他没有想到丁牧的进步竟然这么快!
丁牧心里却波澜无惊,或者说,他已经进入了一个特殊的状态,心如止水,但是对外界的一切变化,却都了然于心。
这就是丁牧一直以来想要达到的自在归真剑的第四个境界!
自在归真剑威力极大,但缺点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会失去对灵气的感知,而对于炼气士来说,灵气是非常重要的,一旦失去了对灵气的感知,就等于失去了对周围环境的感知,所以在施展自在归真剑的时候,丁牧就只能凭借五感来留意周围的动静。
如果对付修为、战力不如丁牧的对手,这一点倒是没有什么,但面对比丁牧强大的敌人的时候,自在归真剑这个缺点就会被无限放大,就比如和铜人雕像战斗,丁牧根本无法捕捉到铜人雕像的踪迹,更不可能攻击到对方。
但是进入这个特殊的状态之后,这个缺点就完全被弥补了,丁牧能够感知到周围的一切变化,大到铜人雕像的一举一动,小到地面上一颗沙粒的动静,都无法逃脱丁牧的感知!
大 唐 御 醫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开了透视外挂一般。
不,比透视外挂还要强大,这种境界,更像是一种全知全能!
挡住铜人雕像的攻击之后,丁牧突然动了,自在剑对着铜人雕像的眉心刺过去。
铜人雕像急忙躲闪,但是丁牧手里的自在剑却如同已经将他锁定了一般,不管他如何躲闪,自在剑似乎就在等着他把自己的眉心撞上来一般!
叮的一声脆响,自在剑正中铜人雕像眉心,虽然没有对铜人雕像造成多少伤害,但是却让铜人雕像感到了震惊。
刚才和丁牧过招的时候,他有一种完全被丁牧看穿的感觉,就好像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丁牧的算计之中,不管他怎么躲闪,丁牧自在剑都会在预定的位置等着他一般。
如果丁牧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就说明丁牧已经在境界上,对他形成了压制!
绝对的压制!
这怎么可能?
铜人雕像心中震惊无以复加,他是更高维度的大能创造出来的,而且这里还是秘境之中,理论上来说,他就是无敌的存在,为什么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难道丁牧已经具备了进入更高维度的资格了吗?
在铜人雕像心中震惊的时候,丁牧再一次出手了。
自在剑威能全力激发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如果自在剑威能消退,就算他能维持自在归真剑第四个境界,也不可能对铜人雕像伤害,更不可能将其杀死。
所以他必须要在自在剑威能消散之前,结束战斗!
自在剑快速刺出,看起来完全没有指向铜人雕像,但是在自在剑刺出的瞬间,铜人雕像竟然出现在了自在剑的方向,就好像铜人雕像主动撞上去一般!
铜人雕像眼神大变,但已经晚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击中他的眉心,和眉心上原本的伤口完全重合!
在铜人雕像受到攻击倒飞出去的时候,丁牧又连续刺出三剑,每一剑都准确地命中了铜人雕像眉心的伤口,终于将铜人雕像的眉心刺穿!
砰的一声,铜人雕像摔到地上,挣扎几下,最终没有再站起来。
丁牧一步步来到铜人雕像面前,在他的感应之中,铜人雕像的气息波动已经降到了最低,就连这个秘境,似乎都变得不稳定起来。
秘境与铜人雕像本是一体,如今铜人雕像受到致命攻击,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秘境自然也快要消散了。
铜人雕像无法站起来,但是他的意识还在,看到丁牧过来,眼神中的震惊慢慢消散,反而是浮现了几分笑意。
“谢谢你!”
“我的使命,终于结束了。”
“也许,在另外一个世界,我又能见到我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