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l1l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看書-ghor5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马在这个时代,是最重要的畜力。
不但要用于军事,而且还需用于运输,甚至有些地方,由于耕牛不足,还用驽马来耕地。
而马一旦失去了马蹄,整头马便算是费了。
可马之所以金贵,某种程度而言,就是消耗过大。
甚至在唐军这种,本就稀有的骑兵们是不敢轻易操练的。
因为操练就意味着人在马上需要疾奔,这跑得一多,马蹄磨损,一旦废了,损失便大了。
任何一匹战马都是宝贵的,因为战马往往是精挑细选,还需用精细的马料喂养,需要人力照顾,这些统统都是钱,在市面上,尤其是在这贞观年间的时候,战马的价格很高。
虽说陈正泰有钱,可也知道钱不是用来糟蹋的,陈正泰倒是不含糊,直接去了铁匠的作坊,先让人按着自己的意思打了一个马蹄铁来。
随即,让人寻了一匹马。
苏烈和薛仁贵看得眼睛都直了,苏烈先是忍不住了,就道:“大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陈正泰很理所当然地道:“自然是将这马蹄铁,钉入马蹄里去。”
苏烈一愣,忙道:“这……这不妥当吧,这岂不是……”
陈正泰懒得和他解释这么多,有这瞎逼逼的时间,还不把事情都干好了!
这玩意的原理虽然简单,可是……任何一个新东西,解释有用吗?若是有用,火刑咋来的?
当然,此时的东方还不至如西方这般的野蛮,可陈正泰还是懒得解释,只道:“你跑步还晓得要穿鞋子,我给这马穿个鞋子,怎么了?”
“……”
苏烈倒是再没有说什么了,反正大兄有的是钱。
于是照着陈正泰的吩咐,开始给马钉上马蹄铁。
这马发出嘶鸣,不过它这马蹄本就没有痛觉神经,固然钉了进去,倒也不至虚弱,只是受了一些惊吓罢了。
接着,陈正泰便让人骑着这马在练武场上跑了几圈,这战马起初还有些不习惯,不过慢慢的……似乎开始有些适应了。
然后他对苏烈道:“让人好好用此马操练,不必客气,过了三五日再看成效,若是效果好,所有的战马全部给我换上,还有这马鞍和马镫,我看也要改良一下。”
“不必客气?”苏烈踟蹰道:“那我真试啦。”
平日大家爱惜战马,一日断断续续也只能骑乘半个时辰,这还是二皮沟有充裕的钱粮的情况之下。
若是其他的骑兵,哪里有这样好的待遇。
苏定自然清楚,训练骑手,无非只有日夜操练这一条途径,没有任何其他走捷径的办法。
既然大兄都如此大气的说了,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陈正泰反而不耐烦地道:“和钱相关的事,都不要扣扣索索,只要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来和我说。”
“喏!“苏定眉飞色舞地道。
认了这么个兄弟,真的是痛快啊,这不是拿着钱来砸吗?
苏定在这二皮沟,几乎不用费什么心,唯一要做的,就是做他喜欢的事,将他这些年在军中所想到的一切方法,去付出实践。
这世上再没有陈正泰这样痛快的兄弟和上司了,从不挑你的难处,也不想着从中揩油,绝不横加干涉你,只一味的问你钱够不够,然后来一句,不够还有。
到了正午,却有宦官来,说陛下有请。
陈正泰心里嘀咕着,便匆匆入宫。
谁晓得到了宫门口,却见一辆车驾出来,前头的宦官突然叫住陈正泰:“可是陈郡公吗?真是难得啊,竟在此撞见,此乃长乐公主的车驾,陈郡公何不去见礼?”
陈正泰心里想,分明是你长乐公主要和我打招呼,怎么就成了我去见礼了?
他心里吐糟,但还是立即换上一副笑容,下了马,至车前道:“见过师妹,师妹要往哪里去?”
车里掀开了帘子,露出了长乐公主的俏脸。
长乐公主深深的看了陈正泰一眼,见陈正泰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禁道:“我见师兄满头大汗,可又是父皇催逼你来见驾吧,你倒也辛苦,唔……我要去我阿舅家,长孙冲,不知你可认得,他说长孙家调教了几个矮奴,很是有趣,教我去瞧瞧。”
道州矮奴?
这道州矮奴在这个时代,却是天下皆知啊,据说隋炀帝的时候,有个道州来的侏儒,说话有趣,又擅歌舞,很受隋炀帝的喜爱,因而这道州矮奴便名扬天下了。
自此,隋炀帝便下旨意,让道州进贡矮奴。要知道这第一代的矮奴,或许只是天生,隋炀帝居然认为矮奴乃是道州特产,那么到了后来,道州再没有身体矮小,能言善道的人,那该怎么呢?
于是乎……为了讨好皇帝,不得不驯养矮奴,他们将在本地捉来的孩童放在一种陶罐里,平日里用重物压顶,只让孩童露出脑袋,每日再教授孩童优伶之术,时间久了,这些身体在陶罐里的孩童无法生长,最后便成了侏儒,而后送来长安,供皇族和贵族们取乐。
陈正泰一听这道州矮奴,不由皱眉:“道州矮奴有什么可看的。”
长乐公主俏脸上生出狐疑,不由道:“那什么好看?”
陈正泰干笑道:“道州矮奴生得丑,又不如我能言善道,我不客气的说,十个道州矮奴也不及我。”
长乐公主吃吃笑起来:“师兄竟和道州矮奴相比吗?”
陈正泰道:“他们是人,我也是人,有什么不可比的?待会儿我入宫去,就请恩师废黜进贡矮奴的苛政,你等着吧,不久之后就没有矮奴可看了。”
长乐公主心里想,接触过这位师兄,似乎很少说带刺话的啊,可今日……却好像有一肚子的抱怨,他是抱怨道州矮奴吗?这道州矮奴,和他又有什么相干?难道……他是不喜……长孙冲?
长乐公主想了想道:“师兄,我听你的口气,似是不喜我的表兄长孙冲。”
“我没见过他,和他无冤无仇,哪里有什么喜不喜的。”陈正泰一脸坦然地道。
他说的是实话,长孙冲他爹是缺德了一点,但是咱们不能株连,对吧。
长乐公主则是蹙眉,一脸不信地道:“可你这样说,却像是有的,我与长孙表兄已……已有婚约……”
她一面说,一面抬起美眸,悄悄打量陈正泰的反应。
陈正泰也觉得好像自己方才正义感发得有些莫名其妙,这道州矮奴,虽是可怜,想办法废止就是,何必在长乐公主面前,表现的过于愤慨的样子。
只是……听到这长孙冲和长乐公主的婚约,陈正泰倒是正儿八经起来:“其实,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长乐公主就等着陈正泰当讲呢,俏脸飞红,带着娇羞道:“你说罢,不必怕。”
陈正泰道:“师妹啊,你与长孙冲乃是表兄妹,作为你的师兄,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你们这属三代血亲,若是婚配,只怕将来对生儿育女有很大的影响,咳咳……我本不该说这些的,搞得好像我陈正泰故意想要破坏师妹的婚约一样,只是……不好,不好。”
他摇头。
陈正泰说出这些话后,就觉得有点后悔了,自己还是太孟浪了,人家有婚约是人家的事,自己凑什么热闹呢,倒是搞得好像自己故意要坑害长孙冲一样。
可是作为一个有科学意识的人,陈正泰很清楚……近亲繁殖,从科学角度来说,确实没好处,长乐公主是自己的师妹,自己提醒一下,这也很合理。
长乐公主听了此话,不禁缳首,躲进了车厢里,陈正泰已看不清她的脸色了。
“噢,是这样呀,那么,既如此……我知道啦,师兄……我听你话,我不去长孙家啦,来人……我们回宫。”
车夫听罢,便调转马头,又往宫里去。
陈正泰听着一头雾水,咦,见了鬼,我只说不可近亲繁殖,这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科学问题,还没跟她解释啥叫隐性等位基因是啥呢……
她就什么都知道了?
而且……前头说的,难道不是看道州矮奴吗?
陈正泰还在发愣,那马车已去远了,陈正泰想了片刻,没想明白,忍不住道:“喂,你明白了什么?”
那马车却是走得很决绝,一点礼貌都没有。
陈正泰叹了口气,摇摇头,还是见驾要紧。
不过……他依旧不明白今日这位长乐师妹这算是什么情况,心里嘀咕着,没多久,便到了太极殿,却见李承乾早在此等候了。
李承乾看着陈正泰,皱着眉头道:“师兄怎么来的这样迟?”
陈正泰却先朝御案后的李世民行礼:“见过恩师。”
李世民颔首:“都坐下,朕有话说。”
“遵旨。”陈正泰跪坐下,与李承乾相对。
李世民则抚案:“朕这几日,没一日睡了好觉,心里只想着那刘老三……”
李承乾想都不想就道:“难怪母后说父皇这几日总是神魂颠倒的,不晓得被谁给迷住了。”
“你住口!”李世民大声咆哮。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