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k2m好文筆的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txt-第五百一十章 粗談推薦-ijoo2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琴心听着段毅的讲述,慢慢了解了段毅在蓟县发生的种种,尤其是得知他和南方魔教的七大家族之一结下不解之仇,便明白了他脸戴人皮面具,隐藏身份的原因。
对于段毅的遭遇,她觉得十分揪心,一度觉得为了一个女人而与这般庞大的势力结怨,实在不值得,但面对段毅对她的信任和坦白,琴心又倍觉欣慰,心里终于好受许多。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人皮面具被毁,如果那个南方魔教真如你所说的那般恐怖,早晚会按图索骥,找到你的,不如我们就此回山吧。”
琴心显得忧心忡忡,虽然南北魔教整体实力可能相差不大,但段毅与庄家在各自势力的地位和影响力是无法相比的,她可不相信北方魔教会为了一个段毅而和南方魔教开战,这显然不可能。
所以,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人烟之地,在山上与世隔绝,进行清修,只要没人找的到段毅,所谓的危机也就自动化解了。
段毅沉默,还没有说话,丁冉就捧着一碗散发着浓重药味的汤药从门外走进,附和道,
“不错,我也赞成琴心姑娘的意见,人皮面具被毁,段毅你的身份就有暴露的危险,最好不要在人前露面,以免泄露行迹。
我姐姐当初一力保你,冒了极大的风险,现在她正全力与教中另一个绝世天才争锋,以获取教中长辈们的支持,已经取得一定的优势。
若是现在被抓住痛脚,很可能功亏一篑,甚至再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一边说着,丁冉大步走到床前,仔细的看了看段毅的面貌气势,不由得啧啧称奇,颇为感慨,
“看来经此一战,你又有所领悟,一旦伤势复原,恐怕修为便将突飞猛进,晋升入另一个层次,我们两个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说罢,丁冉随手从房间扯过一个椅子,坐下,又将手里的汤药递给段毅。
接过这碗药,段毅放在鼻下嗅了嗅,微微颔首,这内中所藏草药足有十多味,而且煎药手法老练,火候以及时间都是掌控完美,药力完全封锁在这药汤当中,几乎没有浪费。
这般本事他本也不曾拥有,但经历了与张青山倾力一战,于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心灵修为获得爆发式增长,这也不过是小试牛刀。
没有立即回答丁冉以及琴心,段毅张嘴将手中的药汤缓缓饮尽,手指按揉腹部几处穴位,一股热流随即在腹中升腾,而后扩散到整个身体,如暖风,如阳光,几乎在一瞬之间,这充沛的药力便被段毅运功消耗,化作精纯的元气滋润伤痕累累的身体。
琴心在一旁将药碗接过,紧张的看着段毅,见他双目闭合,在饮下药汤之后,只是数息时间,便显得容光焕发,精神奕奕,更给人一种中气十足,如旭日东起,节节高升之感。
随即,段毅睁开眼,对着丁冉道,
“你有没有将一心寺所发生的事情通知你姐姐?她是怎么说的?”
丁冉心中很是受用,段毅本来修为就高他一截,如今再度突破,恐怕伤势一旦复原,修为便不是他能想象的,他根本拿段毅毫无办法。
现在段毅征求他姐姐的意见,这正中他的下怀,道,
“我已经飞鸽传书,只是路途遥远,还未有回信,而且你伤势还未好转,不急。”
其实丁冉也不是一定要段毅回山上,之前附和琴心所言,也是一种试探。
他就是怕段毅武功越高,心性越自我,难以听进旁人之言,若是闹出什么别的风波,被发现,就很难处理了。
现在却觉得段毅不论是心境还是内在修为,尽管精进,却更加明理,随和,一颗心就放松下来,也准备等待姐姐的回信。
段毅其实并不想立即回山,他还有一件事想做,那就是从临安县这里找到亢龙之齿的线索,这是他一开始就打算好的。
阳极丹之药性,再增加上三大恨之药力,足以将一个人的修为增进一甲子,即是六十年之功,这股庞大的力量若是为他所用,足以叫他的修为超越张青山,甚至达到普天之下也少有人可及的巅峰。
不过,他也不是一味的追求内功修为,毕竟内功不等于一个人的武学修为。
经历这一战,他切实迎击张青山,可以窥见,对方内功虽深厚,却也不曾真正碾压他。
真正让他溃不成军的是,那张青山临战驾驭天地之力的手段,人力有限,而天地之力无穷无尽,人力再强,又怎可抗拒天力?
因此就算他服用了阳极丹,内功再强十倍,也绝无可能抗衡张青山的陨神劫,这是真正武学修为上的差距,不是单纯的内功不敌对方。
所以,除了追寻亢龙之齿的线索,他还要进行深层次的修行,将这一战的所有体会和领悟尽数消化。
而且,这一战,段毅也真正察觉自己身上的一些不足之处,比如武学驳杂,难以协调发挥至最强境界,这就需要他删繁就简,独创出属于自己的一套武学体系。
这么一想,他要做的事情还真有不少,远不到懈怠的时候。
丁冉见到段毅陷入沉思,想到心中之惑,还是忍不住发问道,
“对了,当日那如意楼主足可击杀你,却在见到你的真实相貌后,手下留情,甚至连唾手可得的天魔琴也不曾取走,莫非你和如意楼还有什么牵连?”
段毅双目一亮,继而沉寂下来,摇摇头,也是颇为疑惑不解,
“我与如意楼从未有过接触,我之来历出身,你也是一清二楚,说实话,我真不清楚他为何手下留情。”
说到这里,他不禁看向琴心,还好天魔琴未曾有失,不然就亏大了。
当日陨神劫四大劲,山风二劲已经让他苦不堪言,后两道水火劲足以将他打成飞灰。
之所以可以存活下来,除了张青山手下留情,其实也有他算计的缘故。
那压制琴心天魔琴的两大如意楼高手,以及那百年梵钟,之所以被余劲所吞噬,乃是被他有意囊括,让琴心就此不受限制,可以在关键时刻助他一臂之力,抵消陨神劫之滔滔水劲。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张青山的力量,未曾想到,那三击,一击强过一击,让他也难以估算其中所含的危险。
还好,天不绝他,一线生机都被他抓住,如今雨过天晴,就算下次再遇到张青山,他也有足够的把握逃生。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