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nny人氣都市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討論-一三七 石堡危機看書-j18su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陇右道?那可是蒙洛人的地盘,勃纥是蒙洛人附属国度,为什么会好端端出兵陇右?难道是受蒙洛人指使?
可也不对啊,即便蒙洛人需要勃纥人出兵,也不至于将拢州边境的勃纥大军全部调走,难道勃纥人不怕我们出兵收复失地?”
王坚百思不得其解,看着地图上偌大的陇右道方向不住发问。
余阶说道:“想必西域定是有什么变故,逼的勃纥人不得不出兵铤而走险,看来定是遇到棘手的问题。”
王坚罢罢手道:“不管那么多,既然勃纥人撤去屯驻拢州的军队,我们也正好借此机会收复失地,也好给山城防御工事的建设争取时间,余刺史,你下令吧,末将这就去点兵向边境进发。”
余阶没有回话,依然看着地图上陇右道方向沉思。
忽然他说道:“王太守,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陇右道或者西域方向会不会是我大汉军队在跟蒙洛人血战?
勃纥人受诏前去支援却在陇右遇到汉军堵截,不得已才撤除蜀地的守军前去鏖战?”
王坚闻言眉头一皱,旋即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余刺史,您是不是想太多了?汉军怎么可能会在西域?
何况眼下蒙洛人开始向北地玄武关集结兵马,即便汉军将士去往西域,也不该选在这个时候,也该把精力放在玄武关御敌才对啊……”
余阶点点头,苦笑道:“你说的没错,汉军现在怎么会在西域呢?唉,说实话,本官倒是希望在陇右的是我们汉军将士……”
王坚又道:“余刺史,现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也没用,还是赶紧趁此良机收复蜀地全境为要吧!”
“好!”余阶说道,“王将军,你立刻以本官名义向拢州、巴州、渝州三地守将下令,命夏贵、张遣、孙果、陈郝四人领军直取拢州,由你亲自指挥全军,务必最快速度收复胡桥堡、江口,力取拢州全境,不得有误!”
“遵命!”
王坚大喝一声后,立刻前去向蜀地各军镇大营下令出征了……
一月二十日,蜀地各方军镇在王坚率领下,集结了十二万官兵,浩浩荡荡的开始收复边境失地。
蜀军的征程十分顺利,短短七日功夫就收复胡桥堡、江口等边境各地要塞,顺道将盘踞在拢州西北的千余勃纥军队击败,让拢州全境再度回到蜀地掌控之内。
然而,就在蜀军高歌猛进的时候,远在陇右的石堡汉军,在得知勃纥援军抵达后,顿时压力骤增。
……
一月二十三日,陇右石堡……
就在方才,石堡守军又一次击退了夺堡的勃纥人,但十多日连续不断的征战,也让石堡汉军将士倍感身心疲惫。
戚纹扭了扭酸痛的腰背,将手中长矛搭在垛口边上,依墙瘫坐着对周围同伴说道:
“听说勃纥人的援军就要到了,怕是又有上万人马的规模,也不知道我们那能不能撑到白督军的援军抵达,要是再赶不到,我们怕是都要交代在这里。”
隔着一人的老张闭着眼说道:“怕了?怕了就他娘的赶紧滚蛋,我还寻思着给你找个媳妇儿,可没曾想你却是个孬种,怂货……”
“怂个屁,谁说我要跑了?”戚纹回道,“仗都打到了这份上,现在走了可就什么军功都没了,傻子才走,我只是担心再没有援军赶来,该怎么应付才行……”
“啪嗒……”
这时,狗眼将一把已经报废的劲弩丢在地上,从箭壶内取出一支仅剩的弩箭说道:“这是第三把弩了,剩余的弩箭也不多了,得想法子再凑些来,否则这守的也有些吃力。”
老张将自己的弩和箭壶解下递到狗眼身前说道:“这把弩还是七成新的,箭壶里还有六十七支弩箭,你射术好,就由你替我我射杀几个吧……”
狗眼接过弩和箭壶,检查了一下将它们毫不客气收入怀中,叹道:“可这样下去也终究不是办法,怕是我们整个石堡的兄弟手中的弩箭加起来也没两千了吧?”
戚纹闻言说道:“弩箭的事你不用担心,等天黑了,我再出去捡几支来,只要你给我狠狠射这群狗娘养的就行。”
狗眼摇头道:“算了,鬼知道现在下面这些尸堆有多少胡奴装死等着我们落单,为几支弩箭搭上一条命,不值!”
“唉……”
众人闻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时日,弩箭消耗巨大,随许文静出征时五百把弩,每把弩配一百二十支弩箭,合计六万支弩箭,转瞬也没剩下多少,还多是战后从战场搜集来才勉强维持远程射击的优势。
只是,经过几次战斗,勃纥人也学聪明了,在石堡上汉军前来战场收集弩箭时,在暗中埋伏,双方近战厮杀已有二十多名汉军被夺去了性命。
许文静得知这一消息后,便命石堡汉军不到万不得已禁止离开石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多日血战,石堡汉军已从最初的五百人,到现在已不足四百人,石堡外的敌军尸体最高处,已经堆积到差不多石堡三分之二的位置。
勃纥人就是凭借这些同伴尸体攀爬好几次差点攻破石堡,好在石堡内的汉军死守,凭借过人意志力一次次击退勃纥人排山倒海一样的攻势。
不过,继续这样下去,石堡注定守不住,这些汉军士兵知道,身为兵部尚书的许文静又岂能不知。
现在摆在许文静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撤退放弃石堡,这样自己和剩余士兵的命都能保住,但如此等于直接把整个陇右道让给了勃纥人。
还有一条路就是继续坚守,等待白麒速克瓦慈后,带援军前来解围,可万一坚持不到白麒援军抵达的话,这石堡内剩余不足四百人的汉军士兵必会在勃纥人不计生死的攻势下,被杀的全军覆没,自己的性命也极有可能留在此处。
但是,许文静还是决定继续死守,同时,又开始在想如何从其他地方获取助力渡过眼下困境。
“白麒那里想必也是遇到了些许麻烦,现在局势危急,不能全指望白麒的军队,得另外想个法子……”
许文静望着石堡外东南方向,不停思索着良策。
“东南……蜀地……蜀地?”
忽然,许文静脑海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他来到垛墙前休息的汉军士兵面前问道:“你们有谁去过西蜀?”
众人听许文静问及,忙坐正身形相互凝望着。
良久,戚纹举手说道:“回禀监军,我去过蜀地,熟悉那里的地形……”
许文静闻言上前蹲在戚纹跟前:“你所言当真?”
戚纹点头应道:“我真的去过蜀地,不敢欺瞒监军。”
许文静拍拍他的肩膀道:“那好,我给你一张地图,等天黑你就从石堡侧面悬崖攀爬下去,
到蜀地边境想办法寻找当地守军,就说兵部尚书许文静需要他们出兵来陇右解围,这是本官的官信,你务必要收好。”
戚纹接过许文静手中代表身份的官印后,不由蹙眉问道:“监军,此地离蜀地至少有上千里路程,这来回最快也要一月时间……”
许文静不容置疑的打断他的话:“本官只给你半个月,大道是不能走了,必须经由山路而行,记住,石堡上下几百条人命现在都指望你了,一定要准时将本官的话带给蜀地边军将领。”
戚纹紧紧捏着官印和地图,只感自己肩上担子十分沉重,尤其许文静那句身系石堡数百同僚性命,更让戚纹只觉责任之大。
最终,他下定决心:“好,请监军放心,半个月内,属下一定把援军带到!”
许文静应了一声,又道:“这件事办成了,本官向陛下举荐,任你为军中旗总,你好好把握吧。”
“多谢监军成全!”
许文静这句话让戚纹心中欣喜若狂,更是发誓要把这趟差事办好,所谓富贵险中求,应该就是眼下这种局面。
而其余人都是带着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戚纹,心中懊恼自己怎么就不争取一下呢?
夜深了,戚纹在许文静和堡内同僚的目送下,解下身上沉重的甲胄,只穿一件轻便的皮甲,携带一把戚刀,一把匕首,和装有军粮的包裹,沿着石堡左侧悬崖,趁夜幕掩护攀爬而下。
等戚纹离开后,许文静又宣布道:“现在开始,把你们身上所有的干粮都集中交到本官手中,局势紧张,必须按需分配每一天的伙食,直到援军赶来,赢下这场战争为止!”
各人闻言也没用什么抵触情绪,各自将装有军粮的袋子解下放在许文静跟前。
经过简单统计,堡内的军粮还够士兵吃八久天,只要合理分配的话,撑个半月绝对没有问题,想必那时候即便蜀军不到,白麒怎么也该攻克瓦慈城,向石堡赶来了吧?
许文静叹了口气,随即看向星火通明的勃纥大营,眼中神情是异常的自信,自信能赢下这场不可能获胜的战役。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