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j8d火熱都市言情 明尊笔趣-第一百二十九章大江過龍掀洪浪,三百里催急回頭熱推-b9a18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建康城南土地庙,威严肃穆的神案之下,一名披着黑袍的男人正在抬头凝视着土地神像,看着那道貌盎然的神灵,他讥讽一笑,嘿嘿的冷笑声回荡在无人的小庙,隐隐有回声传来。
长明灯的映照下,土地神像的面孔似嗔似怒。
这时候门外有人冷声道:“族叔乃是受册封的正神,你又何必如此无礼?”
黑袍人毫不惊讶的回头,语气隐含讥讽道:“只是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能出现在神祠庙里……”
“这么晚了把我叫过来,就为了笑这两声?我记得魔道规矩森严,纵然你是你门中这一代最为出色的真传,若是坏了那些老魔头的大事,照样也要被炼成神魔,供那些老魔头驱使。”来人冷声道:“与我们合作乃是几位天魔魁首定下的事情,你若表现得如此轻佻,我就要慎重考虑一下我们的合作了!”
他走进庙中,对神像微微点头。这时候身后的庙门突然关闭,一层神力隔绝了神庙内外。
走到了神案前,在油灯摇曳的灯光之下,来人的脸才隐隐约约显露出来,正是东海王司马越。
黑袍人也不再言语交锋,司马越的威胁还是有用的,他直接了当道:“建康城外的那件事出了问题……”
“什么?”司马越大惊,震怒道:“你们是废物吗?对付几个凡人也能出事?”
那黑袍人微微摇头,反唇相讥:“只怕不是我们这边出的问题!小小的一群凡俗,又怎么会引来王龙象?”
“我下手很隐蔽,堂堂一介九幽真传,都舍了面子扮作了游方道士虚言引诱那人动手,此时就连九幽道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王龙象能找到那里,想必消息不会从我们这里走漏吧!”
司马越猜都猜得到,王与马共天下,王家在世家之中影响力极深,能得到一些隐秘消息并不奇怪。但此事牵连甚广,若是泄露出去,以他的身份都担不住!
他来回渡步,焦躁道:“能不能放弃那个目标?”
“你们催的太急了,六阴之女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若是放弃那只半成的天鬼,动手的时间就要再拖延三年!我这里不好交代,你那边……”
“此事不能拖延!”司马越断然道。
他越发烦躁,怒道:“王龙象那厮三年前被人打的如同丧家之犬,他王家犯到我十六妹妹身上,被人剑挑,竟然还不吸取教训。”
“李尔的确是天纵之才,相传他失踪之时才及冠,修为也不过筑基。两年之后再出现,便能剑挑龙象,甚至从元神真人手中从容脱逃。传说此人和数年前被灭门的楼观道有关,传承了楼观道道统。三年前陶天师更是在三山例行法会之上,证实了他的身份,为其在太上道中做担保。”黑袍人平静道:“能否从十六公主那里……”
司马越抬头,死死盯着他,眼神阴鸷,声音低沉道:“你若是不怕陶天师,尽可去招惹她!”
“此事被王龙象发现了多少?”司马越压住心中的躁动,强自冷静继续问道。
黑袍人微微摇头:“我做的很小心,早早就已经抽身。监视那处,用的都是九幽秘传中最为隐秘的无相阴魔,只要不是元神真人亲自查探,绝对无人能发现!”
“动手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我将炮制六阴之女的法术拆解出来,伪造成长生邪术,利用了当地的某个大户下手,害死那个女童。只有他掩埋尸骨的那处地方,被我们提前布置好了血窖,用于禁劾炮制六阴之女的魂魄。”
“那为何不处理干净?”司马越面色一狠,阴冷道。
“他可是鬼女的血亲,本来是想利用他血祭了鬼母,造成血亲相残的诅咒,为天鬼再增添一重威力。岂料才刚下手,王龙象就已经查到了那里,中途还有一个不知死活的散修卷了进来,用法术摄了那人的魂魄,正在查探我们炼制天鬼的血窖所在!不过他法术不精,要等到一天亮才能施法。”
司马越这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轻蔑一笑:“王龙象吗?要对付他倒也不难!”
他负手沉思片刻,拿出腰间的一枚玉佩,递给黑袍人道:“濡须河神有一子,乃是蛟种,百余年前乘着洪水,欲掀起大浪,经由大江入海化龙。途中为徐道覆所阻。此蛟掀起的大浪淹死了近万人,道院本想斩了这恶蛟,但我司马家念及濡须河神修为不浅,或有可以依重之处,便从中回护,改为镇压在居巢湖中。”
“你执此玉佩,前去见那河神,言说百年前援手之恩,今日求报。让他放开蛟龙禁制,掀起居巢湖水,乘浪而下。届时一应首尾皆由我司马家转圜,必不让他被道院为难。”
“大江过蛟,必然会再掀起洪水,只是大江左岸便有数百万人,我再让司天监去求救,不由他不去!”
那黑袍人接过玉佩,感叹道:“都说我们魔道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岂不知我杀生甚少,这次接了师门的任务,炼制九子母天魔才动手杀了一万多人。而你这一次毒计,害死的人就不再我平生所杀之下。要说心狠手辣,还是你们厉害……东海王好资质,可有入我魔门之心?”
司马越面色阴寒,拂袖道:“还不快滚!”
黑袍人也不恼怒,冷笑一声便一卷黑袍,化为阴风遁走。
……濡须河水眼龙宫之中,一位长身玉立,衣袍奢华的威严男人接过黑袍人手中的玉佩,其上丝丝缕缕的龙气化为金丝没入河神手中。河神皱眉道:“司马家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居然跟魔崽子勾结在一起,哼!此次之后,我们两不相欠……”
黑袍人并不言语只是微微点头,转身便走。
黑袍人走后,河神驾着浪头,瞬息就来到了居巢湖一处深渊水眼之下。
深渊之中,一只巨大的蛟龙被捆缚在九根铁链之上,浑身伤痕累累。蛟龙看到河神,怒哼一声,回头遁入更深处,河神却叫住了它:“儿啊!不是为父忍心叫你受这等折磨,而是你那时闯下的祸实在太大,几位天师都要取你性命!”
“我日日夜夜在此受苦,浑身筋骨都被锁住,这些锁链还通往九口锁龙井,那些凡人每提起锁链给苦井放水,便如抽了我的筋一样!这样的日子,我还要再过四百年!”
蛟龙张开血盆大口,咆哮道:“你若有办法救我,早就动手了。没办法救我,又为何来看我?待我脱困之日,我要大江两岸浮尸千里……”
河神皱眉:“儿啊!人族势大,上有天庭管束,下有道院监察。你若行此恶事,只怕为父也救不了你!”
蛟龙怒吼:“待我龙入大海,道院又能奈我如何?四海乃是龙族之地,有本事,他们去找龙宫的麻烦啊!”
河神叹息一声:“为父这次来,便是助你脱困,但你切记,不可被本性所束缚……须知许逊虽然已经飞升,还有张、陶、孙三位天师尚在人间。”
“四海……四海龙宫若是不惧三清,又何必为许逊杀了那么多龙子龙孙……唉!我这里有一道镇龙符,助你压制本性,切记,不可弃了此符!”
蛟龙听得自己将要脱困,兴奋的翻腾蛟身,扯动铁链,哪有不应之理。
居巢湖畔,九口锁龙井中巨大的铁链哗啦啦的响动,惊醒了周围的百姓。
有老人大惊失色道:“锁龙的铁链震动,只怕是蛟龙又在闹腾,莫不是要发大水了?”
河神还不放心,让恶蛟立誓,蛟龙大大咧咧道:“阿爹放心,若是我丢了符箓,就叫我被人扒皮抽筋,剔了骨头!”河神闻言却是皱眉,感觉此言不祥,但看它态度笃定,这才稍稍安心,默运法力,从眼中发出两道玄光,首尾相交就是一绞,将九根铁链斩断。
恶蛟龙脱了束缚,又是狂喜又是狂怒,它自深渊翻腾而起,掀起巨大的浪涛。
河神袖中飞出一道灵光,化为一枚玉符落在蛟龙双角之间,这才让它冷静下来,连忙化为半人半蛟的怪物,叩谢了自己的父亲。河神挥袖道:“你去吧!切记,不可解下玉符……我要应付道院那边的人问罪,就不陪你了!”
恶蛟骤然脱困,那里顾得上那么多,他掀起居巢湖三十丈巨浪,朝着下游冲去。
随着他头上玉符散发一股无形波动,三十丈的巨浪被缓缓压低,最后只剩一丈高,沿着濡须河朝大江冲去。
藏在暗处的黑袍人见状,一声冷笑:“这点动静,怎么拌得住王龙象?”
说罢,便寄身于一尊无相阴魔,化为无形阴风卷过河面。待到路程过半,阴风吹过巨浪之中若隐若现的恶蛟,黑袍人自风中现身,轻轻伸手一捞,无声无息的从蛟龙犄角之上取走了玉符。
离了玉符,恶蛟便再无法抑制自身的本性,到了后半程,洪峰渐渐高涨,冲入大江的那一刻,巨浪已经恢复了三十丈高。
犹如小山一般的巨浪,掀起江面,将江面上往来的船只高高抛起,只是一个浪头,便拍的散架。
隐身在巨浪之中的恶蛟,趁机张口将落水的人吞入腹中。
恶蛟携带的庞大灵机,搅动了三千里风云。此时正是炎炎夏季,顷刻间乌云汇聚,招来了大江两岸的漫天雨云,山洪咆哮着,冲破了一切的阻碍,像一群受尽了的奔马,脱缰奔涌而出,冲过了河谷,势不可挡。
裹挟着两岸的一切,树木、房屋沿江而下……
远方隐隐的雷声传到钱晨耳中,他微微抬头看着天边,此时正值雨季,有几声闷雷也是寻常之事,
“天快亮了!”钱晨望向天边心中暗道:“派出无相阴魔盯了我们这么久,那群魔头莫非要放弃了这里的天鬼?不然怎么还不动手?”
以钱晨在魔道之上的造诣,想要找出这天鬼血窖的所在,自然不用等到天亮。
但这次魔道下手实在太干净了,他怕逼得太紧,逼得那群魔头弃了此处,才给了他们一夜的时间准备。届时若是真如钱晨所想,魔道和司马家有所勾结,自然有办法调走王龙象这个他们最为忌惮的存在,到时候,没个来历,看上去修为平平无奇的钱晨,自然也不会是他们眼中的阻碍。
只要这些人敢现身出来,钱晨有一万种办法收拾他们。
可钱晨永远也不会想到,司马越为了掩饰此事,能将事情做到何等地步。
天边渐白,银铃之中的恶魂也渐渐稳定,铃铛悬浮而起,开始熬炼其中辛无恤的魂魄。
虽然响过了几声闷雷,但乌云还未席卷此地。
当天边第一缕阳光洒落之时,钱晨对着东方微微吐纳,一道太阳之精所蕴的紫气落下,在钱晨面前化为一朵莲花。王龙象看到了这一幕微微皱眉,这道紫气甚是精纯,虽然微弱,蕴藏的法力却极为高明,对钱晨的来历有了三分疑惑。
钱晨把那朵紫莲吞入腹中,被太极金丹一卷,霎时间炼化为先天紫气。紫气化为一丝玄妙的法力,犹如一枚符箓,一道法术,一株灵根一般,却是法有真灵的极高深法力,与先天清气交缠在一起,神符在莲花之外翻转。
钱晨也未曾想到,这先天紫气,与他所修的先天清气、太清神符竟然如此配合。
他将紫气收入玄关一窍,将清气收入丹田气海,才隔绝了两者的缠绵悱恻。
他这才睁开眼睛,心中暗道:“这门神通来自于楼观道,典籍内却并未有见记载先天紫气能化为莲花?莫非是我将先天清气修至太清神符境界,引来了这宗法力的异变?”
《先天紫气》乃是楼观道结丹之后,能修炼的一宗法力,有避魔、护身、纯阳、内炼、杀伐之用。
钱晨也是结成金丹之后,才能修行。奈何轮回之地没有太阳,无法吐纳日出之时的紫气,知道如今才是第一次炼成。
所以他尚且还不知道先天紫气,先天清气,先天玉气皆自成神通,能化为莲花、神符、庆云,各有妙用。
“耕元子道书之中却有记载,修成这门法力的楼观道真人,被人法术打破护体法器,或是暗中诅咒之时,只消先天紫气一落,便可抵消。不知我这一朵莲花,能抵挡多厉害的法术?”
钱晨收起紫气,堪堪起身,伸手招来女鬼手中的银铃,女鬼紧张的跟来,钱晨卷起旁边的红色纱幔遮住了她,道:“如今是白天,这红楼能庇佑你一二,加上有槐木偶寄托,应该可以让你无惧阳光。”
“多谢仙长大恩!只消找到小女的骸骨,叫她得以安息,妾身愿意魂飞魄散,不再打扰他人!”
女鬼盈盈跪倒在地道。
钱晨微微点头,手中的铃铛缓缓飞出,不断被风吹动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它环绕钱晨身周飞行,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朝着一个方向微微颤抖,发出更为激动的铃声。钱晨已经不准备再等了,那些魔头若是还不出手,那就由他们不出手,钱晨再找办法就是,没必要让这个可怜的母亲等待太久。
王龙象也起身跟上,天空中铃声急促,门外马蹄声急止……
“王龙象……”
门外传来一声大喝,一名道士捧着符旨急急而来,冲入院中道:“道院有旨,大江过龙,掀起洪水,危急两岸数百万百姓,命你速速返回,沿江阻蛟!不可使大水淹了建康!接旨!”
符旨化为一道灵光,朝着王龙象投入。
王龙象骤然抬头,把大袖一个兜转,将灵光停住。怒喝道:“建康多少真人,还奈何不了一只恶蛟吗?为何一定要我回去?”
那道士只是厉喝道:“王龙象接旨!”
王龙象只是不动,那道士又上前一步,低声道:“这次洪峰从巢湖而下,已经淹死了数万人,如今大江两岸从芜湖起,已经是一片泽国,不知多少人家喂了鱼虾。周遭三千里,以建康左近最为繁华,若是让洪峰冲击了建康,你可知要死多少人?如今这恶蛟,只有你能阻得。王真人,在下求你了!”
王龙象心中一股无名怒火升腾而起,他拔出长剑,斜指来人。
那人只是平静道:“真人这边耽搁一刹,那边百姓就横死一家,是为小事,还是误大灾?”
“这大灾,未必不是由小事而起!”王龙象咬牙道。
那道士无言,只是又将符旨奉起,王龙象脸色数变,终究怅然道:“王龙象,接旨!”
符旨化作一道灵光,被他收入袖中,他转头对钱晨道:“你们在这里会有危险,先随我去阻那恶蛟,回来再查此事!”
钱晨平静摇头道:“这若是一去,只怕就再也找不到那小女之骨了!”
王龙象微微沉默,继而道:“你不知道要对付的是什么人!”
“敢在建康左近,炼制九子母天鬼这等逆天魔物,自然不会是小角色。”
钱晨自嘲一笑道:“但在下未必不能应付……足下且去罢!归来之时,与我一同踏魔骨且饮!”
王龙象低头沉默了一瞬,随即倒执剑刃,授人予柄。
钱晨伸手接过他递来的长剑,两人相视无言,便见他架起一道剑光,飞身纵起,朝着建康方向一去不回。
这时候,银铃已经悬停在辛家祠堂的上空震动不已,发出急促的铃声。这铃声似乎触动了什么,辛家之中,从红楼现身的那一刻,人就已经走光了。
此时辛家祠堂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魔气,仿佛掀开了一个盖子,祠堂门口的大树一夜枯死,上面停满了乌鸦,它们注视这幽深的祠堂内,发出刺耳的叫声。钱晨将王龙象送来的长剑系在背后,自己依旧抓着那把铁剑,对旁边懵懵懂懂,忧心不已的鬼母道:“我们自去罢!”
昨天不小心睡过头了,没有更新,今天先写五千字。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