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e4h精彩玄幻小說 火影之寶箱系統 ptt-第523章 爆發閲讀-tc5fj

火影之寶箱系統
小說推薦火影之寶箱系統
听到这话,贤宇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他虽然见过的世面不算多。却也见识过一些人性的险恶。
如果对方胁迫自己,这会儿趁着其他人都睡着了,他有极大的把握让这小青年死得无声无息!
因为他明白,妥协也是看人的。
有些人,你越妥协,只会把自己带进深渊。
“呐,自己小心点。被发现可不能出卖我。”
贤宇深知此刻饿极了的那些村民对食物的嗅觉有多么敏感。否则他也不至于被逼得跑到厕房门口这边来吃肉包子了。
就是这样,还是被这家伙发现了。
至于一起分享?
这种念头贤宇是根本不敢去想。
先不说小黄这小家伙一次带不了太多食物。这三个肉包子都已经很勉强。
后厨房要是大量食物丢失,真当马匪不识数?
况且…有些人吃了你的,就会想要更多。人心不足的道理贤宇还是懂的。
红叶衫接过手里黄纸包着的一个肉馒头,贪婪地闻了闻。却并没有直接塞进嘴里。反而是珍而重之,小心翼翼地放塞进了衣兜里。
贤宇对此倒是懒得多问。
也许是想晚点再吃吧。
随手将剩下的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三两下解决掉。贤宇默默起身往外走去。
最终找了个离其他人最远的角落,靠着岩壁躺了下来。
他今天虽然没干什么活,也感觉有些疲惫了。
迷迷糊糊间,突然一阵喧闹声传进耳里。
“小子!老实交代!哪里来的肉包子!”
听到‘肉包子’这个关键词,贤宇一个激灵就醒了。
只见此时天色依旧漆黑一片。
原本那古屋村九人所在的墙角围了一圈的人。
之前那名从自己这‘勒索’了一个肉包子的小青年,此刻却被那名叫秋田的高大壮汉打得鼻青脸肿,正单手提起,高举着质问道。
一旁,还有一名比较瘦小的孩子倒在一旁。
借着墙壁上隐约的火把亮光,贤宇注意到那孩子脸上有着一个巴掌印。
那是古屋村九人中唯一一名半大不大的孩子,约莫十五岁的样子。
可能因为勉强算成年了,有一定劳动力。所以被丢进了‘苦力营’。
“别动我弟弟!我说!我说!”
见那湘北村其中一人走向倒地的孩子,红叶衫眼泪婆娑地哭喊道。
这下贤宇终于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如果所料不差,红叶衫拿了馒头之后自己舍不得吃,偷偷的想给年幼的弟弟吃。结果被发现了,于是有了这一幕。
虽然有感于他们兄弟情深,明明自己也饿极了。还能想着年幼的弟弟。但听到‘我说!我说!’贤宇顿时眸子一眯!
他当初把肉包子给对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是,他不想出格,不想在这帮人里显得出类拔萃引起马匪的注意。但这并不代表不能。
只是不想而已。
“我…我溜进了后厨房偷得。”
红叶衫支支吾吾了半天,说出这么一句。
秋田此时怒极而笑道:“你小子在嘲笑老子的智商?我们一群人都是一起被赶回来的,你小子哪有机会偷溜出去偷馒头?”
其实这会儿红叶衫也在纳闷。
当时饿极了没多想,此刻他也在奇怪贤宇到底是从哪里弄到肉包子的。
“哼!不说是吧?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秋田将他往地上一甩,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秋田!别太过分了!”
这时,古屋村的其他七名村民终于看不下去了。其中一首领模样的中年大汉站出来冷喝道。
他们也好奇红叶衫是怎么弄到包子的,所以一开始并没有第一时间阻拦。
但此刻眼看自己村的人要被活生生打死,便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哼。司野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秋田嘴上虽然如此说着,眼神中却对这名叫司野的中年汉子有些忌惮。
早在上水村的人被关进来之前,他和司野就是老对手了。虽然自己一方人数占优,但真打起来只会两败俱伤。谁也讨不得好。
眼看湘北村的人还在一脚一脚踹着地上抱着弟弟的红叶衫。而那叫司野的中年大汉此刻眼中也是犹豫不定。
其实他是有些气恼。
明明大家都饿极了,自己作为古屋村一方的‘大哥’,红叶衫有那么大一个肉包子居然也不告诉自己。想要跟弟弟偷吃。
‘咳咳~’红叶衫被连番殴打,嘴里都吐出血来。
“都住手!”
一声冷喝突然响起。
一种村民纷纷下意识扭过头来,顿时露出意外之色。
“嗯?你?”
秋田明显也是一愣。
喊他们住手的,居然是那名一直很低调,也没有群体,跟上水村的人一起被关进来的小年轻。
印象中这人很上道,所以没什么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三方人马谁也没找他的茬。
比较有意思的是,正在殴打红叶衫的几名湘北村的村民也在愣神中真的停手了。
当然,他们可不是因为惧怕贤宇才听话停手的。只是有些疑惑。
这小子这时候站出来想干嘛?活腻歪了?
“哼!老子就打了,怎么着?”似乎是感觉有点掉面子,自己一群人被一个毛头小子唬住了,湘北村其中一名村汉嘴里这么说着,抬起脚就狠狠的朝着红叶衫的脑袋踹去!
这势大力沉的一脚要是踹实了,恐怕真要出事!
‘咻!’
只见仿佛一道劲风刮过,人影一闪,湘北村刚刚说话的那名村汉就痛呼一声倒飞而起砸在了身后的岩壁上,随后倒在地上居然一时起不来!
“你找死!”
虽然惊讶于贤宇速度怎么那么快,但感觉到威严受到挑衅的秋田顿时大怒,一拳就朝贤宇挥来。
那真是砂锅一样大的拳头!
贤宇眼神闪过一丝冷冽,却很快收起了杀意。
出手归出手。立威就可以了。真闹大了惊动了马匪可就不好了。
他之所以决定动手,是考虑到红叶衫被打成那样,都很守信没有供出自己。
如果自己明明有能力,还眼睁睁看着对方被打死。倒也不至于说什么良心上过不去。
纯粹是贤宇觉得,这样都不插手帮忙,那么就是说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不出卖自己的都得完蛋,只有出卖自己的人才能活?
‘啪~’
拳头半路就被贤宇单手抓住。
轻松地仿佛就像是抓蚊子。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