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xn2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第385章 最後通牒分享-m1x8o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每日头条发布了整整一个月,楚庄这个年过得不好。
倒不是说他现在多么绝望。
看到比特春秋这个团队,在内容的调性方面那么有坚持之后,他就判断每日头条只会做成一个相对小众的所谓“高品位”产品。
它的天花板太有限了。
但楚庄也清楚,受到每日头条这种产品的启发,这个品类的应用,会加速发展。
巨头也会着手布局。
所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过年期间,他一直在忙着招募人手。
原本还想用一两款垂直品类的应用先练练手的,现在得直接上这个项目了。
赶在春节后第一天上班的时间,他已经把公司注册好了。
2012年,注定是一个需要拼搏的年份,楚庄已经准备好大干一场。
在江城,曹承宇终于在观察了每日头条半个多月的数据增长情况之后,离开了微博加入了进来。
每日头条终于有了一个专业的内容运营核心。
一年之计在于春,过完年,比特春秋朝下一个目标节点前进着:千万用户。
余秋并不知道,随着每日头条的问世,其实已经暗暗拨动了不少大佬的神经。
比如说楚庄,比如说微信的团队,甚至已经被他连着挖走两员大将的微博。
非爷是想到了的。
但没关系。
目前的他,并不执著于要怎么在互联网行业大杀四方。
每日头条就算在余秋的掌舵下,最终商业上拼不过那位楚庄,也绝对不会亏。
先发优势,还是重生经验指导下的先发优势,会超出他们想象的。
也许那些大佬们仍然能判断出未来的一些走势,但他们下注的时候,多少会分散到另一些可能的点上。
不像比特春秋,踩的点会准很多。
拿出来的东西,也会像1.0版本的每日头条一样,呈现出让韩浩坤惊叹的成熟度。
目前的非爷,更关心粮食和方欣雨。
陈家湾开始准备进入春耕的节奏。
油菜秧长势喜人,于是租用的农业机械已经开始入场,翻耕着湾前的稻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春天的关系,非爷最近困意增长。
躺在屋顶露台晒太阳,就挺美。
每天也就是写写小说,用顾言的号跟方欣雨聊聊天。
新变化之一,会偶尔收到余青山的微信消息,两个人会聊上一聊。
现在,他又趴在屋顶上,懒洋洋地看着远处的景象。
方欣雨的身影挺好辨认的,她现在也不会下田一起忙活了,定位已经搞准了。
站在田埂上,身材高挑的就是她。
非爷想起昨天晚上方欣雨发给顾言的消息:【我发现一个规律。白天你说话比较多,晚上就经常不在,第二天上午才回复。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结婚了的?】
对这个问题,非爷感到很惆怅。
晚上你忙完了回来,老子还不是都呆在你身边?
可是方欣雨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早上的时候,非爷给她回了消息:【哇!你关注我的感情状态啊?我单身啊!要不咱们处一处?】
方欣雨没理他。
非爷知道方欣雨带着手机呢。
也不知道她现在回复了没有。
于是非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就快步回到小房间里。
打开手机,方欣雨还没回消息。
非爷皱着眉头。
他又发了一条消息:【这么久不理我,像是那么回事啊!】
这样开玩笑似的话,非爷以为她仍然不会理的。到下一次再出现,也许就是有具体的事情请教他。
没想到方欣雨立刻回复了:【你电话多少?我打电话问问你。】
非爷沉默了。
给了,打电话两个人是无法交流的。
不给……显然方欣雨经过这个春节,可能心思已经产生改变了,有了一些想法,所以才想确认他的情况。
在方欣雨眼中,现在的顾言就是余秋的一个朋友,在网上帮了她不少忙,平常跟她用微信聊天,是一个在沪海做旅游的男人。
其他的,一概不知。
不知道电话,不知道长相,不知道地址。
【怎么了?还说想跟我处一处,电话都不能说?】
方欣雨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非爷的嘴角扯了扯,笑着回复:【我开玩笑的。能做个朋友,就挺好了。】
【那就说明我猜测的是对的了?】
非爷无奈地回复:【我没有骗你的。】
【说馋我,说想处一处,不就是骗我?】
【……不是说了吗?开的玩笑……】
【不好笑。】
非爷脸上的神情很复杂,欢喜又蛋疼:【别搞得这么认真啊,好像你对我有感觉了一样。】
【老娘能有个屁的感觉?就算是做朋友,也没有你这样藏头露尾的吧?我跟你说,我不怕余秋误会我的,你不说,我可以问他你的电话。】
非爷撇了撇嘴,那也得他能告诉你。
没我的同意,他还不是不会说。
非爷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对我的好奇心突然变大了?】
【余秋是不是跟你说过我的一些事情?】
非爷想象着她现在站在田埂上跟自己发消息的样子,回复道:【……是说过一些。】
【那你知道,现在只要我愿意,可以当他姐姐吗?】
【……有这事?】非爷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那挺好啊。我见过他爸,是个很不错的父亲。】
【你跟余秋一家都熟,他介绍你给我认识的时候,却只说是一个朋友,只加了个微信。老娘又不傻,你明明对我很熟悉的样子,到底有什么图谋?】
非爷头都是大的。
做个网友不好吗?老子到现在又没害你。
【你不说,我也可以问问他爸爸。】方欣雨不依不饶的样子。
非爷苦着脸发消息:【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过了一个年,变化挺大的?】
田埂上,方欣雨看着手机,然后关掉屏幕放到了口袋里。
今天怎么了?
都27岁了,怎么能让别人都觉得自己是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呢?
老娘可是方欣雨!
解决完自己的问题,才跟你们一起无忧无虑地玩!
她挽了挽袖子,下地捏了捏土,问着旁边经验丰富的老农:“大伯啊,现在天还不够暖。这地翻起来,水分是不是太多了?”
“这没事,最近太阳好,翻起来晒几天就好。”
方欣雨点了点头:“想要长势好,得把草除干净点。有机械,就多翻两遍吧。”
“好嘞!”
拖拉机的响声在田野上回荡着,方欣雨在这边照看了一下情况,就在天边的沟渠里洗了洗手,往湾子里走去。
擦了擦手,她又拿出了手机,回复道:【最后通牒了!要是老娘瞧你顺眼,尝试着处一处,也不是不行。】
说完,她就在嘴角抿着笑容。
不管爸妈什么样了。
未来是自己的,自己做主!谁也没资格破坏自己应有的幸福生活!
反正老娘就是这样,喜欢自己好的,也得包容自己的一切。
方欣雨把手机捏在手上放在心口,嘴角仍然带着笑意。
这半年多来,跟这个顾言聊得不错。
玩笑开了这么久,方欣雨也不讨厌。
这家伙嘴挺碎的,一起拌嘴也有点好玩。
不着急,看他敢不敢接自己的招吧。
明明对自己很熟悉,方欣雨都怀疑他是一个自己认识的人。
手机震动了一下。
方欣雨赶紧把手机打开了,看他说了些什么。
只见他说道:【其实,我认识你很久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