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超品漁夫》-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我的渦墟空間五行缺冰閲讀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殷东刚才的攻击虽然猛烈,但一直留有余力。
此时,他不留手了。
等龙魂刺再一次轰击在干枯老头身上后,直接将淡金色带白芯的灵魂火焰打出,轰在干枯老头的脑海中。
“烧不死你个老乌龟!”
殷东的吼声,也在干枯老头的脑海中炸响,白雾震荡,几乎要维持不住了,并出现白里透金的火焰虚影。
滋滋……
火焰灼烧精神力的微响,在翻腾涌动的白雾中响起,干枯老头痛苦得想死:“不要烧了!小辈,不要逼我跟你同归于尽!”
云之陆:樱斯蒂学院 绯青羽韵
殷东继续烧。
这个糟老头子坏滴狠,还想吓唬他,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再烧,昆仑山的地脉就会毁了,你要毁掉这座神山吗?”
干枯老头的嘶吼声,透出色厉内荏,让殷东笑了:“昆仑山又不是我家的,你要毁掉,关我屁事?糟老头子,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话虽如此,殷东其实还是不想毁掉昆仑山的,并且有点好奇:“这座昆仑山是青海西部的昆仑山,还是祁连山?”
干枯老头愤然道:“小子,你没读过书吗?三十三天,中间为昆仑山,日月绕昆仑而转,它上通璇玑,元气流布五常玉衡,理九天而调阴阳……”
“得,我知道了,不用废话那么多了!”
殷东顿时明白,这个干枯老头所指的,就是祁连山,是古昆仓山,又被称之为“玉山”和“神山”,是道教的文化源头。
这座古昆仑山横亘在甘、青之间的祁连山绵延千里,就像奔腾千里的巨浪冲到酒泉城正南时,撞上逆冲的狂涛怒浪,被抛上九霄云空,激起漫漫云海生波。
干枯老头愤然:“小子,什么叫废话?昆仑者,天象之大也……”
殷东打断了他的话头:“别扯东扯西的,说得天花乱坠,也改不了你偷袭的事实,还有被你锁灵的那些华国人,都是你害死的,你要偿命!”
“锁灵峰被你打碎了,他们灵魂破碎,是你干的,要不然等他们自然解封时,就是他们功法大成之日!”
干枯老头无限怨念。
仙途逆境
在灵气复苏之后,他从封印中醒来,抓捕那些人测试功法,他容易么?
这些被抓的人,一旦功法大成,就是鱼跃龙门,差不多算是一飞冲天了,吃亏了吗?不可能啊!
对这个糟老头子的怨念,殷东直接无视了。
“别想甩锅,你把这些人抓来,就是你的锅!他们死了,你要负全责。”
殷东冷笑道,眼中却有一丝疑惑,难道那些人真能救活?
这时,干枯老头再也支撑不住,白雾溃散,被轰得快散架的身体,像破布袋砸在地上的碎冰堆上。
殷东惊奇的打量四周,发现他刚才跟干枯老头一场激战,赫然就是像鬼打墙一样,在几根冰柱间来回穿梭!
他的眼睛亮了,灼灼目光看向那些明显按阵法排列的冰柱,想伸手按在冰柱上,用灵物图鉴扫描一个,指尖落在冰柱上,才想起把神秘贝壳留在阴影世界了。
唉,没有随身作弊器,真不习惯啊!
殷东暗叹一声。
干枯老头又道:“小子,给你一个机会,拜我为师,入我昆仑神宗,我传你无上之法,可逆转阴阳,让死者复生。”
别说,这糟老头子神神叨叨的说出来,颇有几分唬人的意味,但,可惜他面对的是殷东,论忽悠,这货才是专业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殷东见多了老道士装神弄鬼,跟那个老神棍相比,这个糟老头子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货比货得扔啊,糟老头子,你得跟我师父那个老骗子多学学,装神棍,他才是专业的,你也就骗骗小孩子。”
殷东嘲讽之后,灼灼的目光又盯上整个冰殿,“这座冰殿,埋在山底下,太浪费了,还是让我带走吧,正好我的涡墟空间五行缺冰!”
干枯老头怒了,我特么只是要你当弟子,你却想把我的老巢一起端了!这能忍?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个威胁,一点威力都没有,殷东目光盯着冰柱,心不在焉的说:“那就不见呗,糟老头子,你不会以为,今天之后,你还能活吧?”
就在这时,殷东的通讯器响了,传来顾文的声音。
“东子,你在哪里,收到请回答!”
殷东回复一声,报了自己的位置,略惊讶的问:“这么快就有信号了,移动基地的效率挺高的嘛!能跟最近的战区指挥部联连吗?”
酒泉境内的古昆仑山属于第三战区,不过各战区都派精兵强将前往南海雾区,三战区的叶司令亲自带队进了蓝幻界,留守的是何副司令。
接收到来自古昆仑山的信号,一向稳重如山的何副司令,猛地跳起来,把办公桌都差点撞翻了。
全民大穿越 朱血莲
“我马上带兵过来守护!”
何副司令如临大敌,亲自带兵过来。
古昆仑山的这一条虚空裂缝,连通了深渊世界,战略意义重大,意味着华国军方困在深渊世界的人,不经过七棠关,就能回归蓝星。
同时,这道虚空裂缝对应深渊世界的位置确定后,定位其他虚空裂缝对应深渊世界的位置,并将其封锁、甚至让虚空裂缝消失,就要更方便了。
不说保证整个蓝星不受深渊世界入侵,至少要让华国境内没有魔物为祸。
殷东还在想办法,把冰殿收进涡墟,何副司令就到了昆仑山,军部也收到了消息,在古昆仑山顶上,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虚拟会议。
萬 滅 之 殤
参会人员不多,军部跟第三战区的人一共不到十个,再加上殷东跟顾文,以及移动基地负责的几个人,鲁教授跟李教授都在其中。
看到殷东从山体裂缝跃出,身形飘落在刚搭建的简易会议室中,鲁教授就像斗牛红了眼睛,大声咆哮:“你个混……”
没等他骂完,就被李教授捂住了嘴,并警告他:“老鲁,现在开会了,你不要因私废公,耽搁军方的大事!”
鲁教授憋屈无比,但还是点了点头,才让李教授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