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tz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五百六十一章 瑰寶如羽衣霓裳鑒賞-ey2i2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当气氛完全静默时,李隆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满眼放光地看着眼前这个提着唢呐的将领,看着他坦然而立的样子。有句话叫做文如其人,现在这就应该叫乐如其人,能把将军令创作到这个地步的人,心中定然有浩然正气,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强烈到穿透力的信念,他听到这股强烈的信念,一个极有音乐天赋的人见到另一个音乐天才,如何能拒绝对他的好感。
皇帝双手扶着案几问道:“李嗣业,这是你创作的曲调?果然自有雄浑之气,令朕大开眼界啊,你的才具直追李龟年,但李龟年未必能创出如此好的曲子。”
李嗣业谦虚地躬身叉手道:“谢陛下谬赞,臣为了这支曲子也准备很长时间,想在陛下的天长节寿诞上送给陛下,以表对陛下的忠心,李嗣业誓愿为大唐开疆扩土,也誓愿皇上万寿无疆。”
安禄山低着头频频翻白眼,这是等于强行收割了一批皇帝的好感,刚才的那一刀子没有捅成,今后恐怕再也捅不成了。而且皇帝也许会因为此人带来的冲击震撼,强行给他升官。
后面的哥舒翰端着酒盏站起来,双手擎着高声道:“陛下,臣建议把这支曲和唢呐传到军中去,以代替单一的战鼓,我刚才听到曲子的时候,就有一种全部将吐蕃人踩在脚下的冲动,若是放在军中以其鼓舞士气,必然三军振奋,攻城拔寨无往而不利。”
“臣也有此意。”安禄山双手捧着酒盏也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臣听到此曲也感觉须发冲冠,若能在两军开战前鸣奏此曲,定能够使全军如服了五石散般精神激昂,人马俱如龙,强敌全不惧。”
“好,好,”皇帝拂动袖子连着说了两个好字,点点头道:“下去之后,你们各镇均可去找李嗣业,派人把他的曲子和唢呐学到手。李嗣业可不要吝惜。”
李嗣业连忙躬身叉手:“喏。臣一定倾囊相授。”
他挥手命人将演出的鼓抬了下去,命令道柔他们下去等待,接下来还会有别人派上来表演,不能不给其他的人表现机会。
接下来出场的是粟特人安思顺,他不但刚刚荣升为河西节度使,还是安禄山的表兄弟,但此人完全没有安禄山的投机和圆滑,他带着几个粟特汉子下场,亲自大跳胡旋舞,由于这个节目与之前安禄山的六十人舞蹈队重合,又加上李嗣业刚刚用一曲将军令把众人的大脑给冲击了一通,看这所谓的粟特胡旋舞已经没有什么味道。
安思顺之后是剑南节度使仇章兼琼,他带来了一拨来自蜀中的美女,在殿中跳起了蜀舞。这可是丝毫没有掺杂胡人元素的乐舞,就是那个在三国演义中惹得蜀国群臣落泪,却让刘禅认为此间乐不思蜀场合的舞蹈。
蜀中特殊的地理形势使得它不易受到中原战乱的影响,民族矛盾和民族融合也不易发生,所以许多艺术能够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比如从汉时就有名的蜀舞和蜀锦,而且四川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最多的全国之最。
这舞蹈看起来不像其余舞蹈那么激烈,但它却是保留了汉韵最原汁原味的舞蹈,皇帝最喜欢的就是从这类舞蹈中汲取养分,以逐步完善升华他的霓裳羽衣舞。
蜀舞退下之后,李嗣业本以为献舞就要结束了,接下来就该点评全场最佳,也该有综艺节目那味儿。谁知皇帝一挥手,梨园立部的女舞伎们从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姿态各异立在大殿中央。
哦。原来压轴还有杨玉环的羽衣霓裳舞。
杨玉环的脸上绽放出光晕和笑容,扭转娇躯叉手对皇帝说道:“三郎,妾身早已等不及要上场了,把此舞再一次献给三郎,恭祝三郎长寿安康。”
李隆基脸上也满是欣慰爱意,亲自提着酒樽给杨玉环倒了一盏灯,亲自递到妃子嘴边喂给她。这简直是在给整个花萼楼殿宇中的群臣们喂狗粮,不过能坐在这里的众人,面皮和心智已经打磨得无比成熟,眼观鼻鼻观心毫无动容。
杨玉环提着裙裾站起来,站在了梨园舞伎们的中央,一帮坐部的乐师们坐在地上,有吹筚篥的李龟年,有抱着羯鼓的李彭年,有手弹琵琶的雷海青,也有横吹竹笛的李谟,这些人就是皇家乐队的豪华阵容,是大唐最高水准的乐师。
李嗣业自觉地端正了坐姿,心中万分期待地等着欣赏代表大唐音乐界最高水平的国乐国舞,霓裳羽衣曲和霓裳羽衣舞,失传千年被后人视为瑰宝,也因为日后安史之乱的发生被人称之为丧乱之音,是唐玄宗从政生涯中的污点。
有句话可以这么说,音乐是无罪的,唐玄宗在作曲方面确实有卓越的才华。大唐李家的音乐细胞确实是一脉相承的,《秦王破阵乐》和《庆善乐》的作者是李世民,《上元乐》和《大定乐》的作者是李治,唐玄宗也作过《龙池乐》。太宗和高宗也是在音乐方面高产的皇帝,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败家和搞音乐没有直接的关系,人家太宗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照样也误不了作曲。
悠扬的乐器笛声最先响起,紧接着如细丝般的筚篥音调笛声中来回穿梭,仿佛是一只小小的云雀钻入了一朵薄云中,琵琶声清越的声音叮咚地响起,使得这云朵变得厚重起来,逐渐绵延加长,整个碧空之上铺满了白色的云朵,这就是李嗣业听到乐声后脑海中的画面。
舞伎们簇拥着杨玉环,她们襦衣素色白如云朵,纱裙飘逸摇曳,裙裾底部是桃红色,而杨玉环穿着红衣,从远处看去仿佛是被霞光染红的云朵,衣饰的样式和乐曲所带来的意境已经融合在了一起。
杨玉环扭动着肩头向后半躺,圆润的腰肢也随着舞蹈后仰,宛若月的圆弧,当所有舞伎跟随着她一起向后弯折时,仿佛舒卷的云朵,怪不得李白会说“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是一朵洁白的云在移动,她们的下面是浩渺的大海,袖子的每一次挥舞都是云朵随着风的摇曳而变幻。笛声的又一次转折,连同琵琶的声调都逐渐降低,那些被风搅乱的云朵重聚,云的中央耸起了一整座山峰。
这山峰如云,蜿蜒挺拔,起伏成峦,山顶之上有高台绿树,雾气氤氲。她们羽衣的袖子抖向了空中,朵朵繁花在其间喷薄绽放,深红与红层次分明,且在随时变化往外展现花蕊,这花蕊的繁华中有仙女在随风跳跃,身披天衣飘曳,遗世独立,羽化登仙。
玄宗的眼中映出了泪影,这是他多少次梦中的场景,是多少次站在这寒冷宫阙楼墙上遥望天边的望不可及。眼前的乐舞终究是凡间乐曲,就算是得了仙乐仙舞的形,也无法演绎出仙乐仙舞的神,他终其一生都无法看到真正完美的羽衣霓裳,然而这一次曲声有了超越,爱妃的舞姿也更添了几分劲道和仙气,这是最接近他梦想的仙国最近的一次,日后终究不再会有这样的机会。
一梦千秋,大音希声,大道无垠。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