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三十四展示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这一刻,我心里酸了。我嫉妒周珊有这样一心为她着想的爸妈。亲生父母也不见得能做到这样。
我离开周珊家,往小区的小广场走去。有阳光的每一个日子,小广场上都会聚集许多人。男女老少,都有。我坐在曾经我们经常一起坐的那个石凳子上,看着眼前的小孩,三五一群,两个一双的,他们跑着、笑着,追逐打闹。
婚姻,究竟赋予女人何种意义呢?有没有谁的婚姻,是一直顺风顺水的,一直幸福甜蜜的?我使劲儿的想就是想不出身边有谁的婚姻值得我去膜拜。
曾经,我一度认为,周珊是那个最令我羡慕的小女人。原来,小女人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她只不过是说了自己好的一面给大家听,那些见不得光的,那些灰暗无色彩的,她只是藏在了自己心底。
“什么?”允儿妈妈瞪大了双眼,张大嘴巴。“怎么会这样啊?我说最近几天不见她出来,发信息她也不回。那,现在怎么办啊?咱们要不去买些东西,看看她?”
惟我独仙 唐家三少
“哎呀,过几天吧,我这肚子在她买年前晃悠,她看了再伤心。”壮壮妈的肚子愈发的大了。“你也是个嘴巴严实的人,这都好几天了,你才告诉我们,你说平时一起玩,关系都挺好的,你该早点告诉我们。”
“我,”我竟然不知道该不该再说周珊准备要离婚了的消息,还有,我只是告诉允儿妈妈和壮壮妈妈,周珊流产了。关于她今后再也无法生育的事,我只字未提。“你们要不过几天再去看她吧,现在他爸妈都在他家,人多。”
“就是,咱们等她爸妈走了再去看她,流产也得好好坐月子,我听说流产对身体伤害也挺大的。”
“就是啊,小宝妈,你想要二胎吗?”允儿妈妈问我。
“不想要。”
“你之前不是说你很喜欢孩子的嘛?既然喜欢,就多生几个呗!”
“我怕死,”我看着她俩,笑了笑。“我怂。”
“我不怕死,就算是我死在产房,我也得多生几个,多子多福,我得趁我年轻,给我老公多下几个蛋。万一老天开了眼,我家娃里有个成才的,那我家以后就发达了。一个带一家,发家致富奔小康!”壮壮妈抚摸着她那圆溜溜的肚子说。
“你就不怕一连串的全是儿子啊?到时候再一个不如一个,等你和你老公老了,恐怕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我呸!”壮壮瞪了一眼允儿妈妈,“那也比你好,至少,我替他家开枝散叶了。瞅瞅你,你再不要二胎,小心你婆婆还过来挠你!”
“哈哈!让她来!看看谁挠谁!我真是搞不懂那些做婆婆的女人,你说他们有什么可豪横的?家里有矿还是家里有爵位要世袭?奶奶的!整天盯着要二胎,要孙子的。呸!既然那么喜欢孩子,他们自己年轻时候怎么不多生几个呢?”
“他们那时候计划生育,不能生二胎,这不是二胎开放了嘛,所以逼着咱们这一代人生呗,顺带着圆了他们年轻时候的梦想。”
“你当真不要二胎?”允儿妈再次问我。
“不要,以前是犹豫不定,顺其自然。这几天突然想明白了,坚决不要。”
“好吧。”允儿妈用手摸了摸壮壮妈的肚子,“小家伙啊,你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啊?给个回应呗!满足下我的好奇心。”
“去去去!她要是会回应你,那不得吓死我啊!”
“她踢我,你看!”允儿妈将壮壮妈妈的收手放在她的手边上,“又踢我,是不是?嘿嘿!”
明 尊
她俩的手来回抚摸着大肚子,与肚里的胎儿互动。
都说怀孕的女人最美,其实不是指孕妇的外表,而是说孕妇的心情。一个身体,装着两颗跳动的心脏,共呼吸,同命运。神奇!
“妈,什么事?”我妈突然打电话过来,她是个寡言的人,一般没事她是不会主动与我联系的,我们母女,有时候可以半年不通一个电话。
“你回来一趟吧,你奶奶不行了,恐怕就这几天的事了。”
“我没空。”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带着萧邦和小宝,一起回来,好歹露个面儿,不要落人话柄。”
我起身,往没人的地方走去,“打小你就给我们灌输,她对你多不好,对我们多不好,我从小对她就没什么感情。在我心里,她连个陌生人都不如。现在她要死了,你叫我回去,我回去干什么啊?我又不是男的,我不回去!”
“温贝!”妈妈在电话里大吼,“你这人,怎么越来越冷漠呢?你不回来,亲戚邻居怎么看我和你爸?你这不是叫我们丢人现眼儿吗?回来,赶紧!”
妈妈挂了电话。我再拨回去,她拒接。
奶奶?印象中,她可是个巫婆一样存在的女人。现在,她死了,我使劲的回想,我与她之间的交集。没有,真的没有,一丁点只言片语的印记都没有。你说,我回去,干什么?她不缺为她吊唁的孙子孙女。
爸妈自私为己的一面,又一次显露出来。原来,回去是要上礼的,奶奶那么多儿子里,谁的人情礼,归谁。
“哎呀,你们也没什么钱,怎么上这么多啊?”丧事结束,爸妈看着礼单,虚情假意,嘴角露着笑,原来,萧邦随了两千。
“以后,这个家,谁死,都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你这孩子,怎么越活越偏激呢?结婚了嫁人了,娘家人就不走动了?人情就可以断了?真是不像话!”妈妈训斥。
“你心里怎么对我的,你比谁都清楚。干嘛要那么虚假呢?”我生气道,摘下胳膊上的白布。“萧邦,你不是明天还要去谈客户吗?收拾下,咱们走。”
“啊?”萧邦愕然,但他还是懂我的,“爸妈,我们得先回了,与客户约好了时间,不好改的。”
“路上当心啊,不要开太快,安全第一。”爸妈叮嘱他。
“其实,我觉得你爸妈还是爱你的,你有时候,别什么事都想得那么绝对。”路上,萧邦开始碎碎念。“你奶奶生前为人应该不错,我爱hi是头一回见道这么盛大的丧礼。”
“我累了,你好好开车。”我抱着小宝,微闭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