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nru都市小说 正派都不喜歡我-第五百二十九章 金梅瓶展示-bp7kf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来人这下动作奇快,要不是早知道外边没有敌人,风亦飞都会把手中的毒给直接糊到他脸上去。
猛不丁凑过来的这人本就比风亦飞高一些,加上那顶火红的僧帽就更高了,一咧嘴,就露出了一口参差不齐,犬齿尖露却又白得炫目的牙齿。
急急的吼道,“哎呀,风小子,别挡路!”
正是“狂僧”梁癫。
以他的修为当然是能听得到里边的动静,只是情知蔡狂在为梁养养疗毒,不敢贸然打扰。
风亦飞侧身让开了条路,梁癫还没进去,梁养养,杜怒福夫妇就走了出来。
“见过岳丈大人。”杜怒福恭谨的鞠身行礼。
“爹。”梁养养欣喜的唤了声。
梁癫却没搭理杜怒福,只是上前执着梁养养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转,“乖女,你没事就好。”
说完,探头望了眼屋内,“蔡疯子倒算是做了件好事,也罢,迟些我再跟他分说。”
风亦飞手中还凝聚着一手的毒素,要处理掉,也懒得看他们寒暄,径直掠了出去。
这叫‘冰’的剧毒也是个麻烦的物事,风亦飞本想拿个瓷瓶试试能不能保存下来,可一试之下,才发现,一灌入瓶中,瓷瓶就被冻裂崩碎。
没有合适的器皿,也只得将之就地掩埋了。
回到楼阁中,风亦飞就见众人都已在客厅上落座,但只看见余鱼同和白千帆,师弟却不见了。
当即走到余鱼同边上坐下,“带着你老婆呢?”
余鱼同脸一黑,“风哥,下回你直接问带哥去哪了就好,你这样问,我觉得很不对劲啊。”
白千帆“嘿”一下笑出了声,代为答道,“他跟着杜夫人去了厨房,杜夫人说要给我们煮宵夜,她有道拿手的‘力拔山兮气盖世牛肉面’请我们尝尝,这名字这么古怪,老带觉得很好奇,就跟去观摩学习了。”
风亦飞也觉得这面的名字很古怪,难道还是楚霸王传下来的?楚霸王还会下面?
坐得老远的梁癫笑了起来,“你们几个小子有口福了,我那宝贝女儿煮的面可是美味无穷。”
那就要试试了,风亦飞心中也有了几分期待,能尝到美食还是挺好的,何况是名字这么奇异的美食,想必是有其独到之处。
梁癫插了句嘴,又转向铁游夏问道,“铁二,你上这泪眼山来作甚?”
进来的时候,风亦飞就已听见梁癫在问长孙光明与伏明凤,‘燕盟’及‘鹤盟’当前的状况,这话题一转,又转到铁游夏身上了。
风亦飞也想知道铁游夏来这边是干嘛的,之前听任怨说他是跟冷凌弃兵分两路去查凌落石,怎么会跑来这边了。
杜怒福接话道,“是了,从刚才到现在,我一直还不知道铁捕头是为何来此,所为何事?不知是否诸葛先生有吩咐示下?”
铁游夏道,“世叔派我来,尽一己绵力,为青花会、燕、鹤二盟抵抗大连盟的进侵。”
梁癫眉头一皱,哂然道,“诸葛老儿有这么好?他自家的门前雪尚且扫不开了!”
铁游夏似是思索了下,才把话说了下去,“另外……还有个不情之请。”
“铁捕头但说无妨。”杜怒福笑道。
长孙光明也喜容满面的道,“诸葛先生既慨然遣来高足相助,便是我们一会两盟的恩人,他有何差遣,我们当尽全力,凤姑,你说是不是?
伏明凤即点头道,“诸葛前辈有什么指示,尽请吩咐。”
铁游夏道,“我们想相借金梅瓶一用。”
风亦飞,白千帆,余鱼同三个都觉惊奇。
金梅瓶?
后边两个字调换下就是某个传世名著了哇,相当的引人遐思呢。
铁手会来借,难道还是件宝物?
杜怒福不禁叫了起来,“什么?!!”
长孙光明肃容不语。
伏明凤也低低的“啊”了一声。
铁游夏见状,坦然道,“金梅瓶原属商贾刘芬所有之物,我们要此物也不外为了物归原主,诸位如有不便,此事可慢慢再议,在下也决不夺人所好,强人所难。”
风亦飞侧目,这还能叫借?你要拿去物归原主了,那不就是有借无还了嘛。
杜怒福颇有为难之色,向长孙光明及伏明凤低声犹豫的道,“这个……你们之见……这事……”
他捋着胡子,似是难以下决断的模样。
伏明凤强自展颜一笑,婉转的说道,“要是别的事,我们都一定能做到,只是这事,我们别有苦衷……”
风亦飞微感错愕,刚杜怒福三个还信誓旦旦的说诸葛先生要有吩咐,就会尽全力去办,一说到金梅瓶,他们就言辞闪烁了。
这金梅瓶到底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梁癫也皱起了眉头,“你助拳是假,实是为夺宝而来?”
铁游夏闻言忙道,“助拳是助拳的一回事,求宝是求宝的一回事,铁某衷心前来,尽一己之力,为拒奸恶,就算诸位对金梅瓶不能割爱,也决不影响此事。”
伏明凤道,“既然诸葛先生所求,我们一时未能办到,二爷臂助美意,我们也不敢领受。”
铁游夏顿觉为难,“这……”
长孙光明道,“在下素知诸葛先生光风霁月,和光同尘,对俗世瑰宝,都不放在正眼里,却为何对这金梅瓶生起兴趣来呢?”
铁游夏欲言又止,似是有着顾虑。
长孙光明见状,“如果不便,这话便算在下多问了,铁二爷忘去便可。”
铁游夏道,“家师要金梅瓶此物,决不是为了他自身私欲,但内里因由,未到关头,一时未便言明,乞请诸位见谅。”
杜怒福歉然道,“二爷言重了!却是我们让先生失望了,有失礼数,只是……”
他似是有难言之隐。
风亦飞三个直听得满头雾水。
不明白,当然要问个清楚,探究剧情也是触发任务的关键嘛。
风亦飞当即开口道,“你们方不方便告诉我下,这金梅瓶是什么东西啊?”
长孙光明与伏明凤对视了一眼,都没有作答。
杜怒福长叹了口气,“风公子你对我有大恩,自当据实相吿。”
“请说。”风亦飞道。
“这金梅瓶传说乃是唐朝时一藩王请能工巧匠所制,是以纯透明奇玉雕琢成的一小瓶,但却有一个神奇的功效。”杜怒福道。
风亦飞顿觉奇怪,透明?那不就是个玻璃瓶嘛?不对,那个时代背景应该没玻璃,那就是琉璃了,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