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pqj笔下生花的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討論-第590章 心口不一推薦-eq6hy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武清欢耳中依稀还能听到李恒宇母亲最后说着说着甚至有些泣不成声的声音。
很难想象,作为大集团的董事长,赫赫有名的女强人,即便在“天眼”也是身居高位,还拥有s级异能的她,居然也会用这种口吻对自己说话!
虽然是在电话的那一头,但跟当面哭出来其实也已经相差无几了。
一直照顾李恒宇的她很清楚,李恒宇的父母从他出生虽然没怎么管过他,但付出的心血和关爱却一点都不比其他人要少多少。
甚至于因为对他的愧疚,让他们二人还要更加的溺爱李恒宇,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要不然也不会存在当时由李恒宇决定自己异能的名称了。
可以说,如果不是李恒宇,自己能力恐怕最多就是叫个“武王”,甚至于如果家族内某些人暂得上风,很可能会被按上诸如“武姬”、“武女”、“兵主”之类不伦不类,暗中奉承讨好李家的名字。
她们家,终究只是罪臣之后,怎么可能使用“帝”这种尊贵的称号?
当初武氏妄图称帝,失败后沦落到这种下场,身家性命几乎都在人一言之间,谁还敢再去犯这个忌讳?
她幽幽一叹,对面灾祸注意到这点,不由好奇开口询问:“怎么了,对自己的答案不太满意?”
“答案倒是感觉还可以,小可馨要是听到,肯定也会有所感触的。”对这点,武清欢倒是自信得很。
“叹气是因为心中郁闷,有些事情想不开呀!”
“哦?”这么一说,灾祸可就不困了,实际与外界接触时间并不长的她,还是挺喜欢听这些人各种各样的故事。
其实不论是谁,对这些未曾发生到自己身上的悲剧都蛮有兴趣,说句有些阴暗的话,幸福这种东西不都是比较出来的吗?
灾祸抱着的心情与此虽然不同,可也不妨碍她喜欢听。
“什么事情呀?说出来,我作为掌握这么多人类情绪的伟大存在,说不定也可以给你一些帮助。”
“说的也是,”武清欢一笑,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我就跟你讲讲吧。”
“我有一个认识的人,是女生,性格很好,很听话。”
“就是有时候对某些事会想不开。”
“很正常的事,乖巧的孩子可能是不如那些顽皮孩子有主见,有想法。但他们一般来说做事也会更踏实认真。”灾祸插嘴道。
闻言,武清欢只是笑笑,也没有接话,而是继续说道:“最近她就陷入到一些烦恼里不可自拔,甚至开始试图逃避问题。”
“我很苦恼,我跟她也算是认识很久了,却没能及时发现、及时解决这个问题。”
“具体是什么问题呢?”灾祸问道。
“恩,是有关恋爱的事情。我看你年纪也不小,对这方面应该也别有一番自己的见解,这才跟你说的。”
“别看我这样,其实直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几个同龄的朋友,对感情还是很苦恼的。”她摇摇头叹息到。
听到这,灾祸浑身一僵。
武清欢没有谈过恋爱,她又何尝不是,甚至于比起对方,她更可以说是白纸一片!
要知道,她实际接触过的男生,到目前为止甚至只有李恒宇一个人!
那些进入乐园的根本不算,在她眼里,充其量也不过是营养提供者,连一句话都没有跟他们说过。
可是现在已经夸下海口的她怎么可能跟武清欢说自己也是个雏呢?唯一的选择便是打肿脸充胖子,以期望能蒙混过关。
“原来如此,恋爱问题呀,这个我熟悉。”她装作了然的点头道。
“你具体说说看,我依照前因后果跟你分析分析。”
“实在是太感谢了。”武清欢浅笑,一边说一边观察对方的神色。“我这个朋友,喜欢上一个跟她关系很好的男生。”
“他们两人从小就认识,也算是青梅竹马吧。但我朋友一直比较迟钝,没发现自己的心意,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她这个青梅竹马,实际上是很优秀的男生,身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女孩围绕着。”
“她在这其中,虽然也不算差劲,但也没有到顶尖的程度。而且也没谈过,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吸引他全部都目光。”
“开始还好,后面渐渐的,自从双方家长协议订婚后对方还是这样,我朋友就觉得不舒服了。”
“明明她才是青梅竹马,也是对方的未婚妻,为什么彼此之间待遇相差这么大呢?她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与对方相处,最近就很是苦恼,甚至把自己关起来不见人。”
“我跟她其他朋友,还有她的未婚夫都很担心她。唉,如果长期下去这可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能帮我劝劝她呢?”武清欢似笑非笑的说道。
其实这话听到一半的时候,灾祸就觉得不对劲了,她感觉对方口中这个朋友的遭遇怎么跟自己认识的某个人那么像呢?
不管是青梅竹马、未婚夫、还是关起来不见人这点,貌似都能对的上号!
“额,这个问题比较麻烦呀。”她有些心虚,装作沉思的低下头,实际上心里不断在考虑对方说这些话的真实意图。
“应该不麻烦吧?”武清欢食指按在脸颊旁,看上去有些苦恼。
“毕竟这可是姚可馨亲身经历的事情呢!作为同样与她关系匪浅的你,灾祸小姐,是否也应该说一些什么?”
灾祸大惊,李恒宇能够发现自己的不对她早有预料,没想到武清欢居然也能看出来。
她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哪儿有没发现的破绽,这才导致一直被看穿身份。
“什么关系匪浅?我们之间唯一的关系就是被害人与犯人!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她色厉内荏地说道。
“她既然是你的朋友,你肯定多少也知晓她的交际圈,既然如此,你可曾听她说过我的存在?”
她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作为ss级异能者,就好比世界首富一样,哪怕你自己能忍住不说,但首先在平时的行为里多少会表现出来,其次就是你不能保证每一次见面都没有人认识你们。
“既然如此,那应该是我想错了,对不起啦。”从她的举动与话语中武清欢已经成功发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当即也不再这个话题上纠缠不放,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放过了她。
(难怪恒宇让我住手,原来他早就直到这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她微笑着,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有点松口气的灾祸。
(就是不知道她们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两人长得也不是很像,除了外国人的身份以外,还有什么共通之处呢?)
(嗯,)她不着痕迹的再度打量对方,(或许同样的天真烂漫也算得上呢?)
可怜灾祸还误以为自己蒙混过关,心底得意的想着姚可馨觉得超级厉害,仅次于李恒宇的武清欢也不过如此,被自己这样轻松的就蒙混过去了。
这边,灾祸看着一直不吭声的酆茔灵,心底有些着急,另一边同样需要回答问题的那三人以及全部回答完毕,不论能不能顺利过关,总比自己这一点动静都没有要好。
她已经有些后悔给这几人无限的时间考虑了,原本想着她们是来救人的,心底肯定比自己着急的多,谁知道现在会变成这样。
一是姚可馨过于好搞定,李恒宇三言两语的功夫,就让她原谅对方,其次便是面前这酆茔灵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喂,”她忍不住出声问道,“你还没有想好吗?不抓紧时间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朋友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下子应该多少有点反应了吧?虽然从小可馨记忆里得知酆茔灵平常不怎么说话,也不是很合群,但关乎她这群人里唯一熟悉的人,多少也该来点反应了吧?)
果然,听到这话,酆茔灵缓缓抬起头,李恒宇在不久前以及没再看她,她本身就感觉一阵失落与忧愁,现在对方还催着自己。
“既然是能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营救的重要的人,我肯定想好好考虑,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再给出答案的呀!”
“这不比平时考试,是错过一次后便没有第二次的事,我不可能拿朋友跟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她故意装作犹豫为难的模样说道,目的就是拖延时间。
本来在外面就想试一试对方的实力,看能不能将自己困住,正好最近实力也恢复不少,她有些蠢蠢欲动。
可惜,最后关头李恒宇却传音给她,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就这样顺从对方的安排,她这才散去刚刚聚集起来的力量,中途泄气般被抓捕到小空间之中。
“你将你自己心里所想说出来就好了!哪儿来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灾祸翻个白眼。看着对方这大义凛然的模样,要不是灾祸多少了解她的秉性,还真可能相信!
(心里话?)酆茔灵浅笑,(不管再怎么想,在我看来她都是宠物呀!)
(跟其余几位相比是可爱多了没错,但是嘛,宠物就是宠物,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是最重要的。)
(人会放任宠物在家里作威作福,表现的比主人还要主人,但宠物若真的不知好歹起来,那就不能怪主人心狠了呀。)
从始至终,酆茔灵都不认为自己融入到这个集体之中,也没有融入进去的打算。
她的目标永远只有李恒宇一人,这个世界上,她也只承认自己一个人!
至于李恒宇,那是她虔诚信奉的真神,早已超脱人“人”这个概念。
(恒宇大人又没有强制性要求我融入到这些人之中,被这样贴上来,即使是我多少也会感到困扰的。)
(算了算了,恒宇大人让我配合对方的行动,那我就先配合着她吧!)想到这,酆茔灵做出为难的表情,似乎是被逼迫到极限,不得不张口回答一般。
“姚可馨的话,在我心中是我的朋友。”
(俗话说,动物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宠物自然也是咯。)
“在我还不适应这个集体的时候,是她一直温柔积极的帮助我。”
(虽然很多余就是了。)
“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孤僻,比较安静。一直以来身体也不是很好,走不了几步路便会感到疲惫,所以很羡慕她。”
“羡慕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奔跑,羡慕她充满活力的样子。”
(活泼好动,倒是也符合小动物的习性。)
“说实话,其实我早都做好孤独一人的准备了,毕竟从性格上来说,我也不是什么擅长跟人交流的类型,往往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冷场。”
“这方面也多亏她,能时刻注意到我的心情,跟我说话,帮助我排解寂寞。”
“即使是外出活动,在其余几人成群结伴的时候,明明还有那么多朋友在身旁,她却总是会优先考虑到我,为了我拒绝掉其他人,这一点我真的很感谢她。”
(总是来打扰我和恒宇大人的独处时间,真的太不识趣了!弱者成群结队,强者形单影只。在她的眼中,难道我就是需要保护的弱者吗?)
(长的那么小,还总是喜欢多管闲事,恒宇大人究竟看重她哪点?)
(这些东西,分明就是不必要,不需要的呀!是您早已舍弃之物,是为了变得如神明般完美的必经之路!)
“是她让我得以顺利融入集体之中,哪怕现在还有很多的不足,但我相信,如果有她在,后面的路也一定能够顺利走下去吧!”酆茔灵双手放在身前,微笑着说道,紫黑色的长发自然垂下,闪烁着别样的光泽。
“朋友吗?”灾祸看着她重复道。同样的定位也在林落雪那边出现过,可是不知为何,明明酆茔灵表现的也很好,表情诚挚,言语之间充满了感情,但她怎么就是感觉不对劲?
跟林落雪相比,对方的话里似乎缺少了什么,这不是主观意念的感受,而是作为园灵高强度精神力隐约感知到的东西。
可是,她抬头看向姚可馨沉睡的画面,对方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她幽幽一叹,(小可馨也真是的,就因为别人是你认定的朋友,所以不论如何回答,你都会给予过关的评价吗?)
“咳咳,”四个不同空间内的灾祸同时咳嗽一声,面对几女的眼神,她严肃道:“经过裁判的判定,我现在宣布,第一个问题,你们算是通关了!至于第二个问题,稍后我就会告诉你们,做好准备吧!”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