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2ec超棒的都市小说 與仙爲途-第六十三章 天風晉級爲門徒閲讀-a14vm

與仙爲途
小說推薦與仙爲途
刘安加快速度,一个小时进去一个,二十四小时之后,进去一个,出来一个。当然耗费的灵药是贵灵自己出的。
购买的丹药也是丹宗售卖的,丹宗的修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贵灵兴奋,激动,每出来一个,就赶紧的让自己这族人赶紧的服用丹药,然后稳定血脉。
大部分血脉提升两个层次,小部分的提高三个层次。
半个月之后,刘安总算是弄完了。
四百多名玄龟一族的战士血脉都强化了。
“老弟,多谢了,这个是你们道门的宝贝。”这半个月,贵灵的心态也一点一点的被击穿了,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
“这是?”刘安看着一本书本一样的东西。
“这是一本真经,看看这材质,是用最柔软的巨龙的皮制作的。”贵灵开口说道。
“这么厉害?”刘安是惊愕不已的问道。
“你以为了,上古时候巨龙就是拉车的而已,龙王是干啥的,龙王就是一个放牛娃而已。”贵灵开口说道。
“这是怎么真经?”刘安看着木头盒子里面的封皮,褐色的封皮,没有文字。
“不清楚,不过这等宝贝,肯定是有机缘的人才能得到的,这宝贝落在我们一族手里,千万年来都没有人参悟出来。”贵灵开口说到。
“老哥,你这就不耿直了,你拿这没用的玩意,就打发我了,我跟这东西没缘分,拿来还不是便宜别人,你下次还想再用我,我就要考虑考虑了。”刘安开口说道。
贵灵指了指刘安:“行,你们道门的人就是不要脸。”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刘安把这,木盒收起来,一边收起来一边说。
“这个给你,总可以了吧。”贵灵拿出一串珠子,有七颗,是一个手串。
“这个……那就谢了,什么时候有需要,通知我一声就是了,不过这玩意还有吗?”刘安开口问道。
“你……。”贵灵被气乐了。
“再来一串,再来一串,我马上要有一儿一女了,这东西好。”刘安开口说道。
“行,这一串要次一些,算我送给你的贺礼,我先带人回去了,最迟两年之内,我还要来。”贵灵急匆匆的离开了,面对刘安这种有本事,你要求人家,然后对方还有些无赖的,贵灵感觉头疼。
刘安看到贵灵带人离开了,也知道这老哥在这边等了一年多,家里也该处理了。
回到云龙山,刘安进了太虚里面。
“师妹,看看这是啥。”刘安拿出两个手串。
两个手串,都是七颗珠子,一串褐色,一串有些透明,这珠子看起来普普通通,就是上面有一些纹路,就像是天然的纹路。
“这是?”晨灵看着两个手串,有些狐疑。
“这起码是极品灵器级别的东西,也许更高,在巅峰状态,肯定是仙器。”刘安开口说道。
宝贝品质也会下降的,首先就是年代,年代久远,宝贝逐渐的失去灵性,灵气。
周围环境的变化,也会导致宝贝的品质降低,现在的环境,肯定没有上古时候的灵气充足,品质高。
宝贝的品质就会降低,有些更是会变成一块废品。
如果有一天,整个世界没有灵气了,那么这些宝贝,也就是一件凡品而已。
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宝贝品质降低,可以给后人使用,如果是仙器,那么刘安拿来,什么用处都没有。
“这手串叫着符珠,是上古时候炼气士的宝贝。”刘安开口说道。
“这七颗珠子每一颗就相当于一个可以无限次激发的符箓,七颗珠子一般的是三颗攻击,三颗防护,一颗脱离战场用的,平时把法力储存在里面,到了危险时候直接激发。”刘安开口说道。
“怎么现在没有这样的宝贝?”晨灵看着两串珠子,惊讶的问道。
“材料,没有这些材料,咱们现在最好的就是极品灵玉的玉符,可以说可以无限次激发,但是制作很难。”刘安开口说道。
“这是给咱宝贝儿子,女儿的?是哪里来的?”晨灵开口问道。
“玄龟一族族长送的一串,剩下的是我的劳务费。”刘安开口说道。
“师兄你好厉害啊。”晨灵美滋滋的收起来,现在看属性还看不到,到时候帮助孩子祭炼就是了。
“那是。”刘安得意的回答道。
在里面一阵,身上的功德又被哪通天树给吸收了不少,刘安也是无奈。
也许是因为功德经常从自己身上流淌的原因,刘安发现自己的眼睛好像可以看到功德了。
修士身上的功德呈现出五彩的光芒,在头部位置,功德越多,那么光芒就越强,功德越弱就越暗淡,如果看到额头发黑,那就要小心一些了。
额头发红,这就是命不长久了。
通天塔世界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好像在与其他世界慢慢联系一样,不过按照这样的进度,只怕几万年都还恢复不了一成,就那一颗通天树,就不知道多久可以活过来,现在只能说吊命。
“轮流被人欺负,郁闷。”刘安出来之后,外面也有吸收功德的,就是那仙宫,距离这么远,居然都可以吸收自己的功德,在太虚里面被里面通天树吸收,在外面被哪仙宫吸收。
刘安反正不去那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可是要当爸爸的人了。
当然那边也不缺少去闯的人,道门的精英荟萃,作为顶级的试炼场地。
忽然一股实质性的功德,直接涌~入刘安的身体里面,这一股功德是那么的显眼,刘安身体外面都发出耀眼的五色光芒。
“这是哪里来的功德!”刘安惊讶不已,自己获得功德的是很稳定的,这是暴富的节奏啊。
这个疑问刚刚出现在脑海里面,伴随功德出现的一道信息。
一个人!
全身黑袍笼罩的人,身体正逐渐的溃散,无数的虫子朝四面八方冲了过去。
“教主!”
“饶命啊!”
“教主!”
“古都教主,你不得好死!”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浑身绿色,一边喷血一边咒骂道。
信息一闪而过,但是刘安已经明白了,五毒教主入魔了,被天风使用秘法之后,被天魔入侵了,现在正在发疯。
“还有这等好事,天风!”刘安惊讶不已,没想到天风居然还带来了意外收获。
“门主?”天风听到召唤,赶紧过来了。
“你我有缘,从遇到你,然后你化形,咱们的关系可以说都十分复杂,刚才你给那五毒教主释放的秘术,是蛊毒教主,蛊毒教主发疯了,杀了不少的五毒教的门人,我得到了很多功德,既然这样,我问你,你愿意做我的门徒吗?”刘安开口问道。
门人与门徒不一样,门徒那就是刘安门下的人了。
“我愿意,我愿意。”天风哪里敢不愿意,不然小伶就弄~死自己了。
“那好,以后你叫我师父,算是我的记名弟子。”刘安开口说道。
“多谢师父,师父放心,弟子一定降妖除魔。”天风立即磕头。
“好了,这是你的新身份牌,不过你要清楚,你虽然是门徒,但是别乱来,知道吗?”刘安开口嘱咐道。
“明白!”天风立即点头道。
刘安也是没有办法,自己得到那么大功德,不表示一下,说不过去啊。
“师叔,师叔。”天风急匆匆的就来到小伶这边。
“师叔?”小伶看到天风手里的身份玉牌,有些惊讶。
“上次师叔跟我一起抓的那五毒门的家伙,在五毒门内大开杀戒,师父得到很多功德,就提拔我为门徒,记名弟子。”天风得意的说道。
“还真有用?”小伶惊讶不已。
“师叔,我可是不骗人的。”天风立即解释道。
“以后好好做。”小伶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五毒门教主,不知道发疯杀了多少魔门弟子。”刘安感受到海量的功德涌进自己身体里面,然后过过手,就被太虚里面的通天树与仙宫吸收走了。
“你们还有点底线,而且幸好哥不是靠功德吃饭,不然自己都得饿死。”反正身体里面功德存不了多少的,只要得到了,立即就被瓜分了。
不过不吸收法力,这让刘安觉得要好多了。
拿出真经,翻了一下,居然翻不开。
“要不……。”刘安想到一个办法,决定什么时候试验一番。
一道传讯飞剑就来了,刘安拿起来一看,是流云剑派的老祖打过来的。
“鹤鸣,不好意思。”流云剑派老祖见到刘安就开口说不好意思。
“前辈过虑了。”刘安赶紧说道。
“天山派的掌门是与魔门的人勾结,不过对方跑掉了,现在我们也没有找到对方。”流云剑派老祖开口说道。
刘安没有说话,既然对方找来了,那么肯定就会给自己一个交代的。
“这次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必须给鹤鸣你一个交待,这是我们门派剑阁的进出玉牌,鹤鸣你可以进去选一把宝贝。”这名老祖宗拿出一面玉牌。
刘安拿过玉牌,然后还给这名老祖宗。
“这也不能怪你们,事情发生了,解决了就是了,谁能想到天山派掌门居然与魔门有勾结?”刘安开口说道。
“唉,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注意了,天山门掌门是想延缓寿命,他寿元不多了,十个有几个入魔的,都是因为寿元的问题,但是他们也不想想,魔门要是有这个能力,那里还有我们道门崛起的机会了,要是寿命可以随便延长,魔门里面岂不是到处都是强大的魔头?”这名老祖宗开口说道。
刘安点点头说道:“是这个道理,但是面对死亡的时候,一部分很坦然,一部分则是有些不甘心,晚辈理解,宝贝就不用了,也不是你们门派的错误。”
“走了?”丹宗老祖宗等到流云剑派的老祖宗走了,就来到刘安这边问道。
“走了,他们也没查出来,想给我宝贝,我没要。”刘安简单的解释道。
“嗯,有这个心就好。”丹宗老祖宗开口问道。
“鹤鸣,孩子要出生了吗?”丹宗老祖宗开口问道。
“应该还要一段时间,两个,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刘安回答道。
“好啊,好啊。到时候咱们举办一个庆祝仪式,怎么样?”丹宗老祖宗开口问道。
“老祖宗,这就没必要了,这个给你,贵灵给的。”刘安顺手就把真经拿出来了。
自己不是那个有缘人,就没必要放在手里,况且那是龙皮做的,刘安就感觉不舒服。
其实上古时候,人族之外的其他种族,都是人族的奴隶,想打杀就打杀,传说的龙肝凤髓,就是那个时候存在的。
当然更深层次的,刘安怕又是一个吃功德的家伙,对此刘安是心有余悸。
“真经?”丹宗老祖宗打开木盒,惊呼起来。
“老祖宗能看到?”刘安赶紧伸头瞅了一下,还是老样子。
“这是道门至宝啊,玄龟一族不错,这真经要达到地仙境才能看到一些,你实力不够,看到了是害自己。”丹宗老祖宗盖上木盒说道。
“唉,晚辈也怕啊,就晚辈在大宁帝国弄的功德,被哪仙宫吸收了的见底了。”刘安开口说道。
“你真不打算去仙宫看看?”丹宗老祖开口问道。
“前辈,晚辈要是去了,万一出点什么情况,该咋办,还是等仙宫被打开之后,晚辈再去不迟。”刘安摇头说道。
“你这种想法也是对的,仙宫再厉害,在这样的环境下面,被打开也是迟早的事情,等等也无妨。”丹宗老祖宗开口说道。
“鹤鸣,你看我们抓到谁了?”刘安还没有回答,一阳门的老祖就出现了,开口说道。
“这是?人阁阁主?”刘安看到被抓~住的修士,这修士就像一个猪头一样。
“正确,这家伙刚刚从问仙殿出来,就被我们抓~住了,不过问仙殿里面情况不明,我们没有进去,咱们就守在那边,出来一个抓一个。”一阳门老祖开口说道。
“多谢前辈,问仙殿欠我那么多宝贝,前辈是人阁阁主,应该承担多少?”刘安开口问道,有理有据,有礼貌,但是欠债肯定是要还的。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