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丹武毒尊 起點-第兩千七百一十八章 飛雲山熱推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虽然说他们各自的后辈都没有明言要他们在这儿候着支援,但是想着阴焰界乃是龙潭虎穴,迟缓已久的第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他们为了以防不测,还是来了。
如果到时候那三个小家伙当真身处于危难之中,到时候他们只需要从流云界进入秘境,到时候以最快的速度赶赴战场。
“朕听明珠说过,摩家势力一直都在龟缩,现在他们即将正面交手,恐怕也不是那般简单的。”神帝道。
神帝雄才伟略,还没有成为神帝之前,便就东征西战。当然,神界和其他世界的战争向来都是少的,没事儿的时候,神帝就喜欢去看其他世界的战争,然后去揣摩人心。
所以在这等情况下,也让神帝的眼界变得格外不一般。
也是如此,才让神帝从对方的布置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所以他很不放心,便就执意前来候着。
“那三个小家伙可是我们四界联盟的未来,出不得丝毫差池。我们一把年纪,恐这辈子也就如此,但他们不一样啊,我们行将就木,死了无妨。他们,可得活着。”李凤木感慨道。
境界越高,李凤木就越是觉得吃力。破境一事,若不是有着诸多机缘,又沾了白剑的光,李凤木断然不会有今日之境界。
这些,李凤木的心中很清楚,所以在来的时候,也已经有了义无反顾的心态。
神帝则是笑着摇头,道:“你行将老矣,但朕可不是如此,还有着大好前途。若是要死,也是死你这个老东西。”
听到这话,顿时李凤木也是被噎地不行。
同时这位李剑主也没有去反驳半句,他也明白,神帝在闭关之时接连破境,可见他的天资也是不差的。只是因为一直都隐忍在内,未曾发作出来罢了。
正要论起来,说不得风头正盛的那三个小家伙,都不见得是神帝的对手。
仔细想来,当初神帝所创造的神话同样是不少的。只是没有人去渲染传播,所以很少有人知晓。
再加之神界多年来都隐藏在幕后,极少出手,能知道他的底细,那更是难比登天。
李凤木于此等状况下,也可谓是不得不服气啊。
“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咯。”李凤木苦笑着说道。
想起当初的峥嵘岁月,李凤木也是不得不服老。时光荏苒,现在他侥幸能够多破几个境界,也已经是大幸之事。
神帝只是淡然一笑,对于李凤木的话语未曾放在心上。
现在神帝最为关心的,还是阴焰界那边的战况究竟如何。但是,他却并没有手段能够知晓那边的战局,大多都只是存在于自己的臆测罢了。
但是想要知晓一个结果,那也还是不容易的。
不过若是阴焰界那边一旦有变,他们也能够确保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赶赴过去,扭转乾坤。
根据神帝所得知的消息,阴焰界的三位强者,乃是武皇六阶,和他同境,也不是不能与之一战。
“这些小家伙,还当真是心比天高啊。”李凤木感慨道。
再嫁温柔暴君 云染染
如此胆大妄为的作风,是李凤木以前都不敢想的。甚至,他觉得,如此做法,那几乎就是将自己的生死完全置之度外。
但是这就是萧扬的妙处所在,知晓危险重重,但却不会后退半步。并且,还有着破解之法,这才是最为恐怖之处。
能够给自己留下一条妥帖的退路,恐怕这才是萧扬能够为所欲为的重点所在。
当然,他也希望这条退路是用不上的。
仙语录 龍杰座
一旦用了,那么就只能说明,状况已经变得十分糟糕。
星际之第一影后 阜桦
“他们也的确厉害,甚至我们这一次前来,说不得都只是紧张过头。”神帝淡然道。
迄今为止,神帝都觉得萧扬的身上有着诸多谜团。而且这个少年也的确有着许多过人之处,如果没有把握的话,又怎可能以身犯险?
李凤木只是笑着,想着四界联盟的重担却被三个小家伙扛起,欣慰且感伤。
……
飞云山。
匡珩和蒙扈二人带着一干大能驻扎在此,这都是摩家主的号令,不得不从。
他们这一次带来的,可不止是几位五阶强者,其他武皇也同样不少,千余人,尽皆都是精锐。
这样的战团,战斗力也非常强悍,都是在和万兽界大战的时候上过战场的,厮杀能力更是不俗。
如此阵仗,可谓严阵以待,为的只是对付三人罢了。
这一点,让匡珩多多少少觉得有些杀鸡用牛刀。但是,既然摩家主这么安排,自然也是有所道理的。
惹祸成婚:傅少,请关灯
而且在飞云山后面的怒河,还设置了一道防线,那里驻守之人,乃是剩余的精锐。
“家主是不是有些过于谨慎了些,对方不过三位五阶罢了,用得着用如此吗?”蒙扈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嘀咕道。
如此大的阵仗,也出乎了匡珩的预料。
“师傅这么做,必然有着他的道理。摩邬能够走到今日,不会是什么傻子蠢货,他的眼光向来都不差,很少看偏的。”匡珩道。
说道摩邬,蒙扈的心中就越是不爽快。
在境外的作为,让他到如今都难以释怀。未战先逃,这又算是那门子道理?
难不成那三人还有着三头六臂不成?
就算那三人在同境中堪称无敌的存在,但是他们有着人数优势,也不是不能够扳扳腕子。败那是可以的,但却莫名其妙的跑了,那里有着如此道理?
纵然知晓白剑力战荀家兄弟的事情,蒙扈的心中也已然觉得,对手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可怕。
至于摩家主的谨慎,那也就更加有待考究,耐人寻味。
但是仔细想来,似乎摩家主当初纵然是面对万兽界的入侵都未曾如此怂过,但是现在面对这三个后辈,却忌惮成这个样子,就让人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其他五阶武皇都盯着前方,他们的战意更是斐然。
压抑了这么久,他们也在渴求和等待着这一战的到来。
心中怨气,唯有以满腔怒火发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