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二十六章 錦上添花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风,是诅咒与哀怨……
天空,是红色的,像鲜血一样红……
在黑色的泥雨中,漆黑的太阳支配着天空……
而魔术师的脚下,则是如大海般翻滚着波浪的黑色泥土,四处都是由干枯的尸体组成的尸山,它们在逐渐沉入海中。
在他身前不远处,是一个带着温柔慈爱的笑容的女人,黑泥或者说恶意的「力量」优雅地将她的裙子染成黑色。她是爱丽丝菲尔,又或者说是以爱丽丝菲尔这个已经死去的女人的人格为面具的「某人」。
她带着魅惑的笑容,轻轻的开口蛊惑道:“我就知道,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到达这里的……”
夏冉没有理会她,只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这里正是大圣杯的内部,夏冉和其他人都是在不久之前,进入了这「器」的内部之中。
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爱丽丝菲尔的问题,只是刚刚进来还没有一小会儿,外界就突然发生了巨大变故——
当然只有魔术师自己知道,在不知道距离地外多少光年之外,星空深处正有一尊无可估量的上界神圣降临,以宇宙星河承载其宏大意识,将不计其数的星系星云凝聚成为身躯显化。
其他人对此都是懵然无知的,就像是平面上的蚂蚁没有办法理解天体的运行。
囿于星球上的生物,对于星空深处不知道几千几万光年之外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是无知无觉。
不过即使这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也并没有什么可得意的,反而让夏冉觉得一阵阵牙酸。他知道降临的应该不是那位的真身,而是一尊法相的投影,但就是如此,才让人相当无力。
投影化身进入此方时空,就能够演化星河宇宙之躯,别的都不说,光是那无数的星系星云,无法计数的庞大质量,就已经是一种无解的伟岸之力,可以轻易扭转大千,称霸现在!
这并不是什么幻觉幻术,而是确切正在发生的物理现象,若有高等文明在宇宙的尺度之上进行观测的话,是能够发现物质世界正在发生某种巨变的……
而且整个世界发生的变动,也使得因果率都发生了异常激烈的变动,以至于让整个世界的修正力自发性的增加了无数倍,而且还在呈几何倍数飙升着。
这是世界的抑止力发动了,防卫机制正在全功率运转,竭尽全力的要排斥驱逐一切不容于此方时空规则的“异物”。
然而。
那尊大不可当,星海化形的巨大佛陀法相超乎想象,违反一切的逻辑与常识,伟力无可估量,横压当世,自然不可能被这么轻易的排斥出去。
反而是夏冉却就遭到了波及,空间的回归程序此刻已经直接疯狂加速,瞬间跳过本来剩下不多,但是却也不少的滞留时间,就这么的进入最后的倒计时了。
“这是什么无妄之灾……不过估计这位大佬早就盯上我了吧,这一遭恐怕无论怎么样,其实都是免不了的……”魔术师轻轻的抬起头来,叹了口气。
“这里是能实现你愿望的地方,你所追求的圣杯的内侧……”
一直被无视的“爱丽丝菲尔”表情已经变得有些勉强,但还是努力的进行着自己的推销业务,显得相当敬业。
魔术师依然是没有理会她,只是在思索着应该怎么应对眼下的局面。他倒是没有什么危机感,因为他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只是直觉的感到有些麻烦。
没错,只是觉得“麻烦了”,而不是感到“有危险”,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虽然说,境界差距过于悬殊,直觉根本就不可信,不过他却没有在这个时候纠结。毕竟那尊大佛真要对自己不利的话,直接一巴掌拍过来,就什么都解决了。
甚至根本就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在地球上显化法相即可,完全用不着专门拉开距离。
“……接下来只要祷告就可以了,根据被托付的愿望,它能变化出相应的样子……”
努力的挤出笑容,坚强的维持着脸上布满裂纹的虚假表情,身穿黑裙的女人还在努力尝试。
魔术师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稍稍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眼前的「世界」。
就要没有时间了,那么还是果断一些吧,本来他是想着薅羊毛不能够逮着一只薅,既然已经在fgo的世界线切除了一次事象分支,那么就不要再对这个世界线动手了。
只要处理好这条世界线的各种麻烦隐患,专治各种不服,将一切刺头都给教训得服服帖帖的,这样子,樱和美狄亚在她们的世界里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但是总归人算不如天算,明明按照他的计划,应该可以顺利进行,顺便还能够将自己的老师肢解,处理掉抛尸的问题,简直就是一举两得……结果一位大佬投来视线,整个宇宙都一下子动荡了起来.
这就真的没处说理去了。
“……好了,快点祈祷吧。快点给它「姿态」,只有你才是配定义它形态的人,对圣杯祷告吧……”
这个时候,浑身都被黑色缭绕着的“爱丽丝菲尔”已经就要维系不住脸上的笑容了,声线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紧接着,她就看到眼前的魔术师还是压根就没有理会自己,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身形就在这无穷的恶意交织组成的世界之中,直接消失不见了……
不见了……
曾经三部曲
见了……
了……
“……”
“……”
“爱丽丝菲尔”彻底的沉默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住。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对方应该是掉线了,或许从刚才开始,这个人的网络就一直都不好,有波动,断开了链接。
所以才会对自己完全没有反应!不然的话,完全没有办法解释刚刚的情况!
如此一番自我安慰,她才没有爆发出来,只是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憋屈,这都是什么人呐!
她的本质其实是这大圣杯之内的黑泥,也就是无方向的恶意魔力,因为本身是虚无的,所以就连人格都不存在,也不能够思考。
只有在披上了爱丽丝菲尔的情报,作为自身的人格面具之后,她才能够有自我的意识。不过也因此继承了爱丽丝菲尔的记忆,继承了她的思维方式,甚至是继承了她的愿望。
所以说她就是爱丽丝菲尔也并无不可,只不过是黑化反转的爱丽丝菲尔·[Alter]就是了……
她也并不知道这些年间的外界变化,只是根据爱丽丝菲尔的记忆认出了刚刚的魔术师,觉得应该是可以从对方身上下手——毕竟进来大圣杯之中的几人的灵魂都不怎么好惹。
其中有两人似乎已经超越人域,一者身上隐隐有着第三魔法的意蕴,大圣杯的机制都无法撼动;
而另一人的气息仿佛是来自常世尽头,是剥离行星表面的怒涛的具象化,隐约有着神性力量的流转。
至于剩下的几个人要么就是英灵,要么就是素质相当不错的魔术师,其中也有伊莉雅,而继承了爱丽丝菲尔的记忆和情感的爱丽丝菲尔,自然是下意识的不想对伊莉雅不利。
所以她没有选择出现在那几个女孩子的身边,最终自然就找上了夏冉,因为在她的记忆里,这个人是十年前的那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一个似乎已经走到了现代魔术师巅峰的人物,非常强力,可以力压英灵。
不过终归还是人类,可以作为突破口的选择,她是这么想的。
亦雪 九殇染柒尘
结果就是这样,出师不利。
从头到尾都在被无视,放置play……
……
……
瞬间出现在星球之外的魔术师,五指萁张,向着身下的蔚蓝色行星直接虚虚探掌,似乎是要囊括天地。
大圣杯里的黑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阿尔托莉雅和美狄亚两个人加起来,难不成还解决不了这件事吗?所以他就直接不管了,准备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先将这个世界打包起来。
滞留时间不剩下多少了……
那位大佬明显是专门冲着自己而来的,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办法反抗,所以只能够将要求瞬间放低到底线——
壁虎断尾,弃车保帅。
既然是说自己具足佛陀本性,那么就暂且牺牲一下魔佛分身吧,反正自己有四重存在,即使有一重存在入了沙门,也不是什么无法忍受的事情。
只要「自己」的本体得以保全,顺利回归,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想一想,这或许还真的不错,毕竟四重存在的后续升级路线各不相同,不同于魔术师分身的神圣十次第,也不同于仙道分身的七候境界。
魔佛之身的出现纯粹就是个意外,本来就是他用来分隔转移从杀生院祈荒那个佛敌身上,吞噬消化得到的不良资产的,后续应该怎么修行进步他自己也暂时没有头绪。
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契机也说不准……虽然对于大佬亲自来接引自己,感觉到有些古怪,不过就像是当初的梅法拉在自己身上下注一样,夏冉的决定也很简单。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只能够享受了,不管对方是打什么主意,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自己要做的就是抓住眼下的机会,尽可能的争取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同一时间。
魔佛分身已经运转神足通,径直去往星空深处,主动迎向了那尊矗立浩瀚宇宙空间之中,由星海汇聚而成,体态无穷无量,难以窥尽全貌的巨大佛陀法相。
既然决定要弃车保帅,那就得主动一些了,免得魔佛分身还傻乎乎的待在地球附近,然后连带着车和帅,甚至是整个棋盘都被人家一把拎走,这样就搞笑了。
巨大的佛陀笑容自若,直接伸出佛掌,从无穷遥远的光年之外探来,亿万星辰组成的躯体轮廓,所有的辐射星光起伏变动,将虚空渲染得清净庄严。
茫茫无边,横跨无数劫数的巨掌轻轻的一把托举住身穿黑色袈裟的年轻僧人。
真是风水轮流转……
这一瞬间,夏冉忍不住的腹诽了一句,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就仿佛成为了某只猴子,被如来佛托举在掌心之中,举目望去,天地之间茫茫一片,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希望。
“我佛慈悲……”
黑衣僧人双手合什,低头诵念一句,心中稍稍安定,既然还是没有出手,那就说明对方真的是为了接引自己而来,而不是准备诛灭自己这个佛敌。
“慈悲慈悲。”宏大庄严的禅唱响彻虚空寰宇,大佛微笑不已,直接开口切入正题,“你可愿意入我沙门?”
“……”
“……”
“请问我佛,是有何所求?”魔性菩萨轻轻皱眉问道,既然心安了不少,自然也就有了底气,所以他准备试探一下。
古佛金身笑容可掬,声音隆隆作响,似乎是在推动着宇宙之轮运转一般:“无所求。”
“……”
“……”
魔性菩萨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了,这个答案还真是言简意赅啊,只不过他当然不相信。
仔细想想的话,大概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敏感?单就以这个世界来说,自己魔佛分身的存在,就是“反救世主”一类的真性之魔的定位,是真正意义上的佛敌。
就像是杀生院祈荒,她的天敌就是觉者,两者是相对而论的。
或许这本来就没有什么,杀生院祈荒也无法真正成为觉者的对手,作为佛敌也只是局限于Fate的宇宙之中……
可是夏冉却在她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升华了,再加上本身是迷途者的缘故,本来就不会被局限在单独的某个世界观之中,未来也不知道会成长到那一步。
或许一个搞不好的话,真的会化作多元宇宙级别的佛敌摩罗之类的终极概念?
所以为了提前消除这样的无妄之灾,这位佛主才会在自己成长到这一步的时候,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从而投来视线?
夏冉觉得自己大约搞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他现在无法抗衡的力量,不说位格的差异,光是力量和规模的对拼,就让他没有任何的可能……
这还仅仅是大佬的法相投影,临时起意注意到了这方时空。
“并非如此,我且问你,你道为何?”大佛仿佛是明悟了掌中的魔性菩萨的想法,继续发出宏大之声,平静的询问道。
魔佛分身眼神微微一凝,最终还是果断开口回答:“舍我之外,皆为外道。”
“正是如此!”
大不可当的古老佛陀面容模糊,毕竟都是由无数星光汇聚而成,所以不能够要求像素有多高,不过还是可以看出祂似乎是在轻轻颔首,同时轻轻抬起另一只星河巨臂,一手指天。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万般皆动,诸行无常,古老佛陀在星海之中稳稳屹立,普照一切,宏大庄严的声音犹如神谕托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魔佛分身先是惊愕,旋即皱起了眉头。
金属中毒 义龙
据传说,这是佛祖来到人间说出的第一句话。据说释尊诞生时,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之偈句:“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今兹而往生分已尽”,意即“吾为此世之最上者”。
不过“唯我独尊”的“我”,据说并不是单指释尊本身,而是指的众生都具有的佛性。因为世间、非世间的一切色相、非色相的东西都是佛性所显现的。
有生就有灭,因此万事万物都是虚幻不实的,唯有“我”才是此世之最上者。
但是这么一说,似乎无形之中就和魔性菩萨的回答对上了?
舍“我”之外……不过都是梦幻虚妄,无常瞬变?
……
……
同一时间。
在那方横跨亿万万劫数的庄严净土之中,不知道多少的菩萨诸贤,佛陀罗汉,也都正在注视着那方时空,有人皱眉,有人欢欣,也有人神色平静。
“我佛,敢问这是何用意?”
有一尊脚踏无边宙域,手中分托日月的金身佛陀开口问道。
而在净土的最正中央处,端坐菩提树下的无量大佛微微一笑。
“既已经无法雪中送炭,那么锦上添花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哪怕只有一重法身显化,入我沙门,也是好的,我教合该在未来劫时再添一尊无上释尊……”
说罢,这静坐西方世界无数年的古佛看向了无垠的虚空之外的某个方向,话音伴随着婆罗花悠悠落下。
“人之所尊,莫过于帝,托之于天,故称上帝……原来如此,我就说那位雅威天主为何会与上帝扯上关系……”
“……”
“……”
净土之内,一片寂静。
或快或慢,诸佛菩萨们纷纷醒悟过来,反应过来,无一不震惊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