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ptt-第八百零七章 爛攤子讀書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在所有人不知真相,只有夏萧掌握的多些时,他就必须得想办法,令仅存的天下人和阿烛都活下来。
若天下生灵皆亡,吸食了所有人血液的阿烛肯定也会成为一位崭新的王。到时她血债累累,也将离去。他不想让那样的事发生,也不想让阿烛面临一生的自我谴责。可当前,夏萧没有任何办法。
若师父还在,夏萧还有个人一起探讨解决当前问题的办法措施。但现在他孤零零一人,想不出任何办法,几句对阿烛的呼唤,显得极为苍白无力。夏萧看着她,生怕自己做法不当,将其伤到。可阿烛现在,究竟处在一个怎样的境界?
这是夏萧猜想不到的事,可他看着阿烛仰望太空的小脸,不由生出些心疼。他一直捧在手里,当做宝贝的存在,本该轻松一些,可现在却掌管起整个大荒的生灵。这种事,实在太过荒谬。
夏萧叹一口气,四周没有半道人影,虽说之前天地昏暗,现在已放晴,大海也不只是在脚下嘶吼的怪物。可这荒凉之景,依旧令其手足无措,想不到其他办法。
突然,夏萧想到一件事,那就是潜入阿烛的意识,查看她的想法,并以此将其唤醒。这是当前最好的选择,可潜入他人意识是件极为危险的事,稍不留神就会伤到对方。因此,夏萧准备先恢复自身伤势。
看一眼阿烛,夏萧在其耳边道:
“阿烛,你在这等我,我现在就去恢复状态,很快回来!”
现在已是下午,不过一日时间,大荒已大变样,且丢下个烂摊子,给夏萧这个实力并不算特别强的人。他身形下落,坐在海面,结起手印来。当即,天地五行元气一同朝其而来,令他将诸多元气吸纳以充己身。
这样维持一个时辰,夏萧便能恢复良好的状态,以此将阿烛唤醒。这么多人在此战中死去,就是为了守护天下人,当前雀旦已离去,想必再也不会回来,那他必须将其余人保护住,否则怎对得起师父等人的牺牲?
妖者为王
当这股念头在心中再坚定几分,夏萧进入的状态更深。可很快,不等他将自身状态调节好,海面剧烈的晃动已令其睁眼。而看到的东西,令其大惊失色,无比惶恐。
“雀旦,你个混蛋!”
抓鬼不如抓老婆
怎么说大荒都是他的故乡,他怎能忍心故意扔几块陨石?对雀旦而言,这些陨石或许只是简单的石头,可在夏萧眼中,这便是真正的死亡之灾。天外前来的陨石,可不是将一块石头扬起又砸下那么简单,它们的威力,足可颠覆本就乱成一团的大荒!
只见,夏萧头顶有两块陨石朝南海这边砸来,每一块都像一颗炽热的太阳,摩擦出光和热,并携带无边恐怖的威能。它们顶浪而来,令夏萧当即起身,站在漂浮在空中的阿烛身边。这些不速之客很有可能要了他的命,但他当前带不走阿烛。她四周的空间似被固定一般,令其突兀的停滞在天地间,像一位生疏的舞者,做出这等动作,也停于这个动作。
叹气时,夏萧没法,只有挡在阿烛身前。管他什么惊涛骇浪,尽管来吧,他起码也是曲轮境界的修行者。一想到阿烛缩着脖子,躲在自己身后的娇小模样,夏萧便呢喃道:
“有我在,没事的!”
阿烛赶走雀旦,已完成她能做的事。接下来,便由他来!
夏萧双目中泛起浑厚的土黄色光,紧接,天边已有一道巨浪前来。陨石落下后,掀起的不止是浪,还有一道瞬间蔓延的冲击波,朝四周而去,毁天灭地般的震碎空间,直朝夏萧而来。
他抿了抿唇,又紧咬牙关,做好抵御冲击的准备。双手结印时,大海深处升起无数岩石,携带浓郁的土黄色元气,以此将其包裹。好不容易见到的太阳又一次消失,可在岩石所成的球体外,又有钢铁将其覆盖,以此不动声色的面对所来冲击和大浪。
轰——
石球的剧烈晃动令夏萧觉得不妙,可这还没结束。它被风龙吞入肚中,紧接又有海龙前来。两者所携的力量令夏萧心怵,可很快,这股力量消散在空中,只剩风和浪的声音还在不断回响。
爱你!有错吗
没事了?
飘花灵缘
夏萧觉得没那么快,可其外的动静,确实不像之前那么剧烈。他扯开钢铁和岩石,看其外场景时,本就皱起的眉头再紧几分。
不知何时,极厚的钢铁和岩石外,已有一道极为浓郁的血腥色光。这股光避开风浪,令它们从远处便开始分离,只有冲击波径直而来,打在钢铁和岩石的身上,令其时不时颤抖,只是程度强弱有别。
夏萧看向身后阿烛,更想进入她的意识,将其唤醒。可当前这些冲击和风浪还在,显然不是时候。
守护甜心之不想复仇的心 安幽雨
“阿烛,我一定会带你平安回来!”
夏萧无比揪心,可脸上皆是坚定。他失去的东西已足够多,无论家人还是师父,甚至朋友都消失。夏萧自问,自己还剩什么,第一反应能想到的,除了自己这条小命,便是阿烛!阿烛现在真的是他的全部,无论怎样的代价,夏萧都必须将其带回来。
进入冥想状态时,夏萧进入五行空间,召集所有人前来,面色凝重的说:
“都做好准备,这次一定要帮我将阿烛唤醒。”
“她当前的状态太过特殊,身上散发的波动,已超当初的人皇。”
金灵兽所言夏萧并不意外,可问他有什么办法时,他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有办法就好了,可既然已超人皇,不过是后者金灵兽身上一把剑的他,能有什么好的建议?
“就算没办法,就算我们现在用的是最冒险最笨的方式,也得将其拉回来,不能令止步悬崖的她彻底掉下去!”
看着夏萧眼中的坚毅光泽,四灵兽和晓冉皆重重点头,但金灵兽依旧忧心忡忡,夏萧望向他时,这尊武士才抬头,道:
“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遭受陨石的冲击,如果有,恐怕死伤还将更多。”
即便金灵兽平时沉默寡言,可也是曾经金灵兽的一部分。那时的语尚言,是一位极为正直之人。因此,金灵兽以前想摆脱夏萧斩尽天下黑暗,此时想的依旧也是天下人。这倒没什么好奇怪的,可夏萧也担心起来,其他地方不说,聚集的人口不会太多,可若北境长城一垮,其中人皆死,那这大荒,就真的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