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二十一章 冷璃失去理智熱推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两人你一招我一招,打的不相上下。
墨夫人一把抓住墨家主的手,担忧的问道:“老头子,儿子他能赢吗?这个娘娘腔看着挺厉害的。儿子要是输了怎么办?真的要是让他进城主府啊。”
墨家主乍一被墨夫人抓住,心头一颤,以为她又准备拧他,下意识的差点甩掉她的手,幸好有理智的忍住了,也幸好墨夫人只是抓了他的手而已。
他转头望去,见墨夫人拧着眉心,一瞬不瞬的盯着比武台,心中一闷。
感情他在她心里还是不如那个逆子啊,连说话都不看他一眼。他不爽,他不答。
墨家主嘴闭的紧紧的。
墨夫人久久没等到回音,疑惑的转头,见墨家主撇开头,根本就没看他儿子比武,眼神也不知道瞟到哪里去了,顿时火冒三丈。
“好你个老头子,儿子在比武,你居然还有心思开小差啊。感情儿子的事,你一点都不担心啊,啊?”墨夫人一通炮轰,炮轰完了,觉得还不够解气,小手掐上了墨家主的胳膊。
这一掐可是下足了力气,从墨家主杀猪般的嚎叫声中,就可以看出,她可真是一点也没手下留情。
“啊啊啊!夫人收下留情,为夫错了。”墨家主连连嚎叫求饶,嗓门大的传遍了整个比武台。
本就被墨君羽会武功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眼珠都掉了的众人,听到这惨不忍睹的叫声,勉强回过神来,心中不免唏嘘不已。
城主大人真会玩,居然还披了马甲。
被他骗了这么多年,太会演了。
这是不是叫马甲大佬大型掉马现场,刺激啊。
城主大人还有什么马甲,好想扒一扒啊。
扒城主大人的马甲比扒城主大人的衣服还要爽啊。
扒衣服?凰久儿坐到主位上,眼神轻飘飘的扫了一眼那位说扒衣服的女子,眸珠里一丝寒气溢出。
他的衣服只有她能扒,其他人没资格。
初爱成绊
那名女子,无端端的感觉后背升起了一股寒意,她打了个冷颤,没有想太多,继续同身旁的人,小声哔哔赖赖。
卷卷蹲在大虎背上,歪着毛绒绒的脑袋,“马甲是个什么东西?”
大虎也歪了歪头,“应该就跟我们身上的毛差不多吧。”
星儿看着两二货同款歪头,竟觉得他们说的话好有道理。
苏子陌老大爷坐姿,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兴致盎然,“莫空大师,你徒弟要是输了,是不是说明你这个师傅教的不好。”
“徒弟也要看天赋,如果是你这种,大罗神仙都教不了。”莫空大师抿了一口茶,毫不客气的怼他。
苏子陌呼吸一窒,哀怨的看着他。“我真的没有天赋吗,大神。你可是大神,也教不了我吗?”
莫空大师沉默不语。
再说台上的墨君羽,在听到墨家主的叫声时,出手的动作明显顿了一瞬。
也就是这一顿,被冷璃借机一掌拍在了胸膛上。
墨君羽借力打力,以柔克刚,借着这一掌顺势向后跃去,不但化解了这一掌带来的伤害,还一个旋转再一个跳跃,借力朝冷璃猛踢上一脚,脚尖堪堪从他脸上拂过,差点就在他脸上印上了鞋底印。
冷璃心有余悸,摸着噗通噗通跳的心脏,横眉冷对墨君羽,“喂,墨城主,打人不打脸,你不要太过分了。”
居然还敢拿脚底板抽他这张俊俏的脸,是人能做出来的事吗?
墨君羽凤目微挑,薄唇微勾,嗤笑道,“一个男人居然这么在乎脸,真是见识了。”
“你难道不再乎你的脸?”半斤八两,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做什么。
墨君羽没有解释,而是继续朝他攻去,这次他投其所好,专往冷漓脸上功击。
气得冷璃哇哇大叫,“墨君羽,你,你这个小人,你卑鄙,你无耻,你不是个男人。打人不打脸啊,要我说多少遍啊。”
“呵,你还有脸?真是稀奇。”
“你,你,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冷璃被气得失去理智,他最在乎的就是他这张脸啊,不允许别人品头论足说他脸不好。
他满腔怒火无所遁形,手也不自觉的附上了些许灵气,眼见就要朝墨君羽挥去。
这时…
“公子。”是夜黑的声音。
冷璃一瞬间清醒过来,灵力撤去,人也冷静下来,脸上的表情归于平静之后,又勾起一丝漫不经心的笑,“墨城主武功高深,再打下去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分不了胜负,不如在下退一步,认输如何?”
这话说的有意思,既成了他一个谦虚的好名声,又不代表他真的就比墨君羽差。
真是狡猾啊,好话都被他说了。
“随你。”墨君羽也懒得跟他计较,他若真在意谁武功高不高,也就不会隐瞒自己会武功这事。他始终在意的是,只要这货能远离久儿,就行。
一场比武,就此结束,众人散场。
凰久儿跟墨君羽一伙人等也返回了城主府。
莫空大师去找彦辰下棋,墨夫人跟墨家主回了他们自己的殿中。星儿带着卷卷跟大虎早就不知溜到哪里去了。剩下的就只有苏子陌同凰久儿、墨君羽一起。
凤青殿的后花园里,满园花色,争相斗艳,深秋的阳光暖而不烈,打在身上正合宜。
一凉亭中,坐着凰久儿,墨君羽,跟苏子陌。墨君羽身后站着墨林。
凰久儿拈起一块糕点,左右看了看,想起刚刚冷璃气的失去理智的样子,不免暗暗瞥了一眼墨君羽,而墨君羽也刚好望着她。
妖孽啊,真是妖孽,天天对着看居然还能让她心跳加速。
她收回视线,稳了稳乱跳的心神,转而望向苏子陌,“苏子陌,你们刚刚有没有感觉到冷璃身上的异样。”
苏子陌轻轻扫了一眼墨君羽,又敛眉思索了一瞬,才从怀里将天机令取出来,放置于桌上,“令令说他感觉到了。”
“哦?”凰久儿纤纤素手一抬,伸出食指轻扣天机令,“喂,小娃,你说那冷璃真的是魔族人?”
墨君羽端起茶杯,听闻,眸华一闪,动作微顿了一瞬,即而又没事人一样,喝了一口茶,接着……
“你这个娃娃,不要叫爷娃娃,谢谢。”令令酷炫登场,自认为很拽,很酷的挽着小胳膊,摆出超人归来的姿势。
只是,冷不丁的一句话让他瞬间炸毛,所有形象都崩塌。
墨君羽喝完茶,还没放下茶杯,就见那块令牌居然变成了一个娃娃模样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