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rak优美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笔趣-219 捧殺?-amu6m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为Kazach大萌加更!
……
“夏教!”身后,传来了杨春熙不满的声音,她怎么可能干出这种蠢事?
这要是传出去,乐子可就大了,松江魂武怕是要被喷的翻不了身!
《松魂总领队要求荣陶陶打假赛,保送袁家兄弟晋级!》
《松魂名师夏方然花式反向操作,怒送袁家兄弟回家?》
这俩标题一旦见报,松江魂武怕是要彻底爆炸……
“啊哈哈。”夏方然打了个哈哈,“我就问问,瞎问问。那个啥,我能说话是吧?指导指导场上战术之类的?”
裁判一脸的幽怨:“可以的。”
妖月狼魂
裁判话音刚落,夏方然扯着嗓子,大声吼道:“窝里横啊荣陶陶!是你自己说的要窝里横!放出来的狠话不能当屁放了!拿稳!方天画戟给我拿稳,你没吃饭吗?”
一时间,场上双方学员都懵了……
沉稳?矜持?
呵呵…对于夏方然来说,不存在的。
赛场上,袁天日和袁天成刚刚冲杀过来,刚跑到荣陶陶与高凌薇的身前,就听到了场边夏教的破锣嗓子。
袁家兄弟的面色也有点古怪,一时间,他们竟然听不出来夏方然是在支持鼓励荣陶陶,还是在嘲讽打击荣陶陶。
“叮~!”
一声脆响,那是刀刃与方天画戟触碰的声音。
袁天日手中弥漫着霜雪,汇聚出了一柄宽宽的刀具。
配合上他那大光头,那刀具很有僧侣戒刀的意味。
荣陶陶双臂灌满了斗星气,手执长戟,抹着对方劈砍而来的戒刀,轻巧卸力,带着戒刀向身侧地上劈砍而去。
“呵,力量不错,荣教。身为魂士,算是可以了。”袁天日一声冷笑,话虽然这样说,却也用戒刀将荣陶陶的方天画戟压得动弹不得。
斗星气只给了荣陶陶与对方在力量上对抗的资格,但却不可能让荣陶陶在力量上战胜对手,等级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与此同时,在荣陶陶的肩膀上方,飞快刺出来一杆方天画戟,直逼袁天日面门。
袁天日急忙蹲下身,躲避长戟戳刺的同时,后方,弟弟袁天成双手中一片冰霜弥漫,密密麻麻的冰针向前方挥洒而去。
荣陶陶眼眸一凝,当即在身前撑起了一面冰玻璃,迅速向一侧躲闪。
高凌薇身上冒出了一层霜雪,层层压紧、凝结,撑开了铁雪铠甲的她,竟然不管不顾,主动出击,一戟劈向蹲在地上的袁天日。
她可不是校内选拔赛时候的高凌薇了!
此时的她,在梅鸿玉校长的支援之下,拥有那防御力无比强悍、更是无比稀有的铁雪铠甲魂技!
哪怕是袁家兄弟有胸膛处魂槽,贵为学校第一组出现的种子选手,他们也只配拥有霜雪骨骼,而高凌薇……
显然,这就是实打实的差别对待!
对于那贡献极大的荣陶陶,梅鸿玉校长给了他更多的关爱。
而这一份关爱,荣陶陶悉数镶嵌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让这条大腿变得粗的可怕……
“走!”哪成想,面对高凌薇的进攻,袁天日不惊反喜,脚下一崩,戒刀撩开了高凌薇长戟的同时,一肩膀撞在了高凌薇的身上。
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两人直接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作一团。
一片混乱之中,连连翻滚的袁天日猛地起身逼上前,但是他手执戒刀,却是迟迟没有下手!
是因为高凌薇拥有铁雪铠甲,袁天日束手无策么?
观众们并不知晓,但是显然袁天日在等,在等……
由于刚才硬抗那密密麻麻的冰针,高凌薇一身霜雪覆盖,包括也包括面部。
而此时,跌倒在地的高凌薇,看不到周围的局势,那眼部的霜雪有序的流转,迅速露出了她的眼眸部位。
新婚总裁狠神秘
就是现在!
袁天日的手段异常狠辣!迟迟未动手的戒刀,对准了高凌薇的眼睛,一刀刺了过去!
这光头僧的刀,不是戒刀,而是破戒刀!
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要人性命!
高凌薇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仰躺在地的她,面部霜雪迅速凝结,背脊用力,长腿猛地向上一蹬!
“咚”的一声闷响,袁天日直接被踹飞了出去,但是他手中的戒刀,却是被主人甩了出来!
“叮!”
戒刀点在了高凌薇眼部的霜雪上,并未突破防御,真是惊而又惊,险而又险!
荣陶陶急忙脑中沟通:“先别睁眼!”
高凌薇刚要露出眼部,一听到这句话,急忙起身的她也放弃了这一想法。
倒飞出去的袁天日,手中霜雾弥漫,一片冰针洒了下来。
显然,他是在打时间差,算定了高凌薇会立刻“开眼”观察形势。
肩上天堂
密密麻麻的冰针,就这么刺在了高凌薇的霜雪头颅之上,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呀~”袁天日稳稳落地,不由得咧了咧嘴,“这不符合学妹的战斗习惯啊?荣教,又在背地里指导学员了?”
袁天日嘴上说的轻松,但是他的手中,却又是一片霜雪弥漫,对着高凌薇推了过去。
计策!心理!博弈!
毫无疑问的是,高凌薇又想睁眼,然而她也不是白给的,短时间内调整的能力极强,手里先撑起了冰玻璃护住面部,再将眼部的霜雪敞开。
高凌薇脚下一弹,当即闪躲开来,也听到了手中冰玻璃那噼里啪啦的声响。
战场之上,果然瞬息万变,尤其是当你的对手是雪境魂武者的时候,都是从生死战场上杀出来的人,一个小小的细节被对方抓住,都有可能一路被打到死。
“呯!”
远处传来一声重响,气浪四横,碎星四溅。
荣陶陶手执方天画戟,抵挡着袁天成的攻势,那一杆方天画戟舞动的密不透风,一脚跺在地上,踏星裂!
觀靈人 孔雀東南飛
袁天成当即后退开来,速度奇快,脚面贴着地后滑,展现出了非常良好的战斗素养,随时都可以蹬地、改变行动轨迹。
美人娇 笑佳人
每一个小细节,都在告知着内行人士,他们的战斗看似疯狂狠辣,实则小心谨慎。
荣陶陶单手执戟,遥遥指向袁天成,开口道:“不行啊,学长,全世界都等着你碾压我呢,你得支棱起来啊?”
荣陶陶虽然动作潇洒,但事实上,他的手臂有一丝颤抖,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小子是在努力展现这样的一面,企图用话语干扰对手,激怒对方。
“呵呵。”袁天成的反应却是出乎了人们的意料,他没有半点沮丧,反而是摇头笑了笑,“荣教说笑了,从开赛到现在,当你手拿方天戟的时候,我可是没见到任何一个人,能破开你的防御。
世人只看到了大杀四方的高凌薇,你也给所有人灌输她才是大腿的观念,但作为你的对手,我知道,你才是让这个小组站稳脚跟的人。”
闻言,荣陶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好家伙,这么夸张?反向垃圾话?这是要把我捧上天?
真是天道有轮回。
我试图激怒你,你试图捧杀我?
怎么,打算夸得我沾沾自喜、飘飘然去主动进攻你?
荣陶陶心中一动,将计就计,脸上露出了憨憨的笑容,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嘿嘿,嘿嘿……”
荣陶陶脸上笑嘻嘻,心情却是很沉重,对方不以年长为由、不以高手自居,这就很难办了。
荣陶陶需要对方把他当成一个孩子,需要对方轻视和蔑视,更需要对方的自大和自负,这样荣陶陶才能有机会。
但此时,袁天成对于荣陶陶的方天戟技艺,没有半点不服,反而是极度认可,这……
袁天成的话语,透过微型麦克风,传递给了主播席位,也传递给了千家万户。
重生之激情燃燒歲月
一时间,人们的心中纷纷错愕,突然间发现,他们好像真的忽略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李刚面色古怪,道:“袁家兄弟的话语,好像…呃,好像……”
杨小样开口道:“的确如此,细细想来,自开赛以来,真的没有人能正面攻破荣陶陶的防守,甚至那一流选手唐洋,也只是靠着水犀甲与荣陶陶拼斗。”
李刚傻傻的开口道:“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的确是事实!
即便是唐洋选手拥有水犀甲,可以有恃无恐,也没有展现出来碾压的态势,反而是被荣陶陶反守反击、刺倒在地数次?”
“哇!是的是的!”杨小样似乎有了一些信心,心情好了不少,打趣道,“俩队松江魂武的学员是不是在给学校打广告啊?此战过后,松江魂武的方天画戟教师,恐怕会非常受欢迎吧?”
李刚却是拆台道:“我倒是觉得,荣陶陶选手的武艺一定是从小就练起来的,我们更应该去寻找他的启蒙教师是谁,从小一直教导他的教师是谁。”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谁都知道,荣陶陶是魂将之后,他享受的教学资源,绝对比常人优质太多了。
魂将家庭找的启蒙教师,和普通人找的启蒙教师,水平能一样么?
不可否认,当荣陶陶“出炉”的时候,方天戟技艺已经是三星巅峰了,魔鬼师父的功劳绝对大大的,但是师父给确定了风格之后,荣陶陶这一身的技艺,却是靠自己练上去的。
内视魂图也给了荣陶陶巨大的帮助,将他的潜力值上限拉高,这让荣陶陶可以肆无忌惮的成长。
换成其他人,那恐怕一直就卡在三星动弹不得了。
人才是要分类型的,有些人上限就那么高,再怎么练也无法突破桎梏,一辈子只能原地踏步。
而荣陶陶……根本不存在原地踏步的问题,只要他肯练,就能一直往上涨!这才是最恐怖的!
这也是荣陶陶为什么敢叫板夏方然的原因。
九星变 舒桐
夏方然哪怕多比荣陶陶练了三十年,技艺水平早晚也得抵达上限,再练,可就练不上去了!哪怕是他比荣陶陶多练一万年也没用。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夏方然的方天画戟技艺,上限到底是多少?
五颗星?还是六颗星?
虽然听起来很悲伤,但事实就是如此,夏神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荣陶陶,一步一步的赶超,没有任何办法……
赛场之上,高凌薇迅速返回,与荣陶陶背靠背,警惕道:“小心他们的锋雪大刃,一旦中招,我的铁雪铠甲也得被斩碎。”
在这个攻强守弱的世界里,进攻型魂技,远比防御型魂技要容易获得。
作为选拔赛突围的奖励,袁氏兄弟没有得到胸膛魂技,那霜雪骨骼,已经算是三星魂法范围内,比较理想的防御魂技了。
他们的魂珠奖励,魂技名为锋雪大刃,与之前那个海洋魂技·锋水大刃外观相同,但毫无疑问的是,由霜雪压制出来的大刃,远比锋水大刃更加锋利,输出更为恐怖。
赛场上,袁家兄弟一前一后,将背靠背的荣陶陶与高凌薇夹在中间。
“呵呵。”袁天日却是不急着进攻,突然笑道,“我想起了你们对阵漆家兄弟的时候,荣教的大锤,可是阴得很呐?”
荣陶陶一声冷哼:“看来,学长很关注我。”
“我不是傻子,少年班能突围,必然有过人之处!”袁天日开口道,“就凭那一个画面,一个操作,我就想让你来当我们兄弟俩的指挥。
江湖十大奇案
可惜了,没能早点认识你,否则的话,咱们应该去主流三人组中厮杀。”
荣陶陶彻底懵了,这捧杀……你要是不当个海王,都白瞎你这张嘴了!
如果我是上帝 一刃孤城
荣陶陶顺水推舟,继续将计就计,弱弱的开口道:“学长…爱我?”
袁天日颠了颠手中的戒刀:“欣赏。”
荣陶陶一脸的为难:“别这样,我们不合适的……”
袁天日:“啊?”
荣陶陶:“我喜欢,嗯,小姐姐,腿长的那种……”
袁天日面色一怔:???
一瞬间,荣陶陶猛地向前窜去,他身后的高凌薇一手挥出,一柄暗金色的蝴蝶双刀甩了出去!
脑海中,与高凌薇沟通良久的荣陶陶,终于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袁天日却是嘴角微扬,哪里还有半点错愕的模样?
演!
疯狂互演!
早有准备的袁天日,迅速侧身闪躲,手中的雪制戒刀对着荣陶陶甩了过去。
躲开了蝴蝶双刀的袁天日,一手中雪爆球汇聚,一手中戒刀再起,猛地撩开了那前刺的方天画戟。
荣陶陶见招拆招,顺势握住戟杆中央部位,任由戟尖向斜上方聊去,脚下猛地一踹戟杆!
“战!”高凌薇那激昂的邀战声,瞬间炸响在袁天成的耳畔。
想要赢,那就要拿出态度!
而这雪狱角斗场,是我目前所能给对手提供的,最高级别的款待!
绿茵场上分胜负,咱们角斗场里决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