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txt-第八百九十一章 真相鑒賞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楚沧海道:“你的意思是……”
安崇光道:“白氏族人有个特殊的能力,那就是拟态之术,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习并模仿别人,以达到混淆视线以假乱真的效果。”
张弛道:“您的意思是让我拟态成张弛的样子,从而让老谢认为我已经回来了。”
安崇光道:“正有此意。”
张弛这会儿已经明白了,安崇光应该也看出来了,不然也不会提出这种建议,想想自己这次拟态成楚江河的样子真是失败。
楚沧海道:“反正曹诚光已经回来了,张弛一起回来也实属正常。”
到了现在这种局面,张大仙人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他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试试。”
安崇光意味深长道:“相信一定会惟妙惟肖。”
张弛心说那是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扮演自己比我自己更像?
水月庵还是过去的样子,隆冬季节,院落里的那棵千年银杏已经落光了叶子,就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在冰雪和寒风中裸露着身体瑟瑟发抖。
秦君卿站在大树前,一手扶着树干,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她的人生寂寞如雪。
黎明刚刚到来,不过距离日出还远,这样昏沉的天气可能太阳始终不会出现。
她听到了门外汽车引擎的声音,没多久小尼姑过来通报,张弛来了。
秦君卿点了点头,示意小尼姑请他进来。
已经恢复了原貌的张弛大摇大摆走近了水月庵。
秦君卿站在树下静静看着他走过来,目光平静且专注。
张弛来到她面前恭敬道:“师姑,早!”
秦君卿道:“是够早,清晨六点,天还未亮,你就已经来了。”
张弛笑道:“天早晚都会亮,就像你我的相逢,早晚都会到来,横竖是躲不过去的。”
秦君卿淡然一笑:“躲不过去只有见了。”
“师姑这么想我也没什么办法。”张弛将一个木盒递给了她。
秦君卿道:“什么?”
“您委托我炼制的度厄金丹。”
秦君卿有些错愕,她并没有想到张弛居然这么容易就把如此珍贵的丹药交给了自己,冷冽的双眸凝视着张弛的面孔:“看来萧九九对你真的很重要,好既然你信守承诺,我一样会遵守诺言,如果这颗丹药无误,我马上就把解药给你。”
张弛摆了摆手道:“不用。”
秦君卿诧异道:“不用?你不想救她了?”
张弛道:“凝神丹那种东西也不稀奇,我既然能够炼出度厄金丹,自然也能够炼出凝神丹,只是即便是我有凝神丹也没多少用处,以萧九九的体魄根本承受不住金丹的副作用。”
秦君卿没有说话,这小子是个内行人,不过因此她开始怀疑张弛给自己度厄金丹的真伪了。
张弛道:“您真以为这颗丹药可以帮助你渡劫成仙?”
秦君卿道:“与你无关。”
张弛点了点头道:“也好,不过念在绿竹的面子上我还是提醒一下你,即便是成仙也没什么好处,天上枯燥无趣还不如人间好玩,与其当个六亲不认的神仙寂寞千年,还不如及时行乐享受一下人间温暖。”
秦君卿道:“人各有志。”
“可既然是人,就得有七情六欲,在你心中难道就没有任何的感情值得眷恋吗?”
秦君卿摇了摇头:“这世上万事万物皆有因果,种什么样的因就得什么样的果。”她扫了一眼手中的木盒,轻声道:“你走吧,以后我不会再为难你。”
张弛向她深深鞠了一躬,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道:“今天下午在神密局墓园举办师公的葬礼,您来吗?”
秦君卿没有回答,张弛转过身发现秦君卿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楚沧海以学生的名义为秦老立了衣冠冢,其实秦老在墓园中早已留好了自己的位置,出席葬礼的人不多,除了楚沧海之外,只有安崇光和张弛。
安崇光将最新的情报告诉了张弛,黑衣人离京之后并没有前往澄海,而是去了北辰,专门去紫霞湖的别墅见了吉野良子。
吉野良子其实是白氏的人,由此可以判断黑衣人也和白氏有关。
张弛向安崇光道:“安局,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安崇光道:“出发之前,有个人想见你。”
“谁?”
“跟我去了你就知道。”
张弛和安崇光一起离去,楚沧海没有马上离开,表示他想多呆一会儿。
黄昏的墓园中只剩下楚沧海一个,他在墓前跪了下去,取出一张照片,用火机点燃,望着渐渐变成灰烬的照片,他的双目红了,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他方才敢表露内心中真正的感情。
忽然他的脊背有些僵直,因为他察觉到有人来了,没敢马上回头,任凭冷风吹干眼中的泪光,认为自己已经恢复如常,方才轻声道:“你终于还是来了。”
身穿黑色大衣的秦君卿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墓园中,没有夕阳,冷风吹动大衣的下摆,就像是黄昏中招展的黑色棋子,脸色在浓郁得化不开的黑色的映衬下越发显得苍白,端庄的面孔上找不到悲伤,只有冷漠。
秦君卿道:“本不想来,可后来觉得还是应该过来看看。”
楚沧海点了点头道:“师父泉下有知也一定会感到安慰。”
秦君卿淡然道:“如果他泉下有知应该不敢再见我。”
楚沧海皱了皱眉头,无论怎样她都不该说这样的话,他真是没有想到秦君卿对父亲的恨竟然深到了这种地步。
秦君卿的目光落在地上新鲜的灰烬上,她伸出右手,地上的灰烬被一股无形的吸引力所吸引,如同黑色蝴蝶一般向她的掌心飞去,在升腾的过程中碎裂的灰烬重新聚拢在一起。
楚沧海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那灰烬聚合重组,在秦君卿的手中重新变成了一张完整的照片。他想要阻止,可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做。
穿越原始异时代 绯夜沙葬
遁魔 烟雨蜀州
照片是一张全家福,一家三口,夫妇两人抱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婴儿,秦君卿认得这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这女子是她的母亲,可是这中间的婴儿她并不熟悉,不过上面有字,写着佳儿君诚周岁纪念。
秦君卿皱了皱眉头,这婴儿应当是她的大哥秦君诚了,大哥自杀的时候十一岁,当时她只有两岁,记忆并不深刻,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大哥因何会自杀,只是这张照片因何会落在楚沧海的手中?
秦君卿望着楚沧海,试图从他的双目中找到答案,楚沧海的眼中虽然没有了泪水,可是她仍然能够从他的眼睛中看到流泪的痕迹,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可能:“这照片上的孩子是……”
楚沧海平静望着秦君卿,此刻的他表情像极了秦老生前的时候。
双生错影
“你现在明白,当年我为何要拒绝你?”
秦君卿用力咬着嘴唇,早已心如死水的她内心波澜万丈,她再也无法淡定了:“你……你们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楚沧海道:“在当时的状况下根本没有可能,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你会如此执着。”
秦君卿的身躯颤抖了起来,往事在脑海中一幕幕浮现,想起当年自己的执着,想起当年那个可以让她赴汤蹈火舍弃一切的男子,可是她的一腔深情却遭遇了无情的拒绝,她的青春,她的自尊,她对美好的一切希冀和向往全都毁了。
他无情拒绝了自己,不久之后就发生了他被父亲逐出师门断绝关系的事情,秦君卿手足冰冷,现实如此残酷,一个人怎么可以用别人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是秦君诚还是楚沧海?
楚沧海道:“师父已经提前预感到秦家会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变故,所以未雨绸缪,自杀的人是楚沧海,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同学,于是利用这个机会,让我顶替了他的身份。”
秦君卿点了点头,困扰在心中多年的谜题终于得到了解答:“原来你们什么都知道,一直以来都在瞒着我,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为了保护你,不惜毁掉我的生活,我的一切。”
楚沧海充满愧疚地望着秦君卿:“我们本以为你很快就会忘记……”
“不能忘!”秦君卿从肺腑深处发出一声尖叫。望着父亲的衣冠冢,她的内心充满了委屈和不平,自己在他心中其实根本不重要。楚沧海和父亲从来都没有反目过,他们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所有的背叛和摩擦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们更为亲近。
楚沧海道:“你离家出走的那几年,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去找你,我们知道让你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委屈……”
秦君卿呵呵冷笑,望着墓碑道:“谢谢,谢谢你没有嫌弃我,谢谢你容留我们母女,只是在你心中,有没有当过我是你的女儿?”
手中的照片重新化为灰烬,随着傍晚的寒风四散飘零,秦君卿冰冷的目光望着楚沧海道:“不要在我的面前装什么圣人。你们都是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