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重生之鉅變討論-第1191章 黃維的花言巧語熱推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老婆,你那里有多少钱啊?”黄维洗了澡,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一边用梳子梳着头,一边问坐在一旁摆弄指甲的窦玲道。
“你问我有多少钱干什么?”窦玲头也不抬道。
窦玲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到了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在有了钱的情况下,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保养。
窦玲长得并不算漂亮,一米六四的个子,或许因为富态的缘故,看起来比较粗壮,皮肤也比较粗糙,因此,窦玲现在每天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美容院,不管是瘦身,美肤,眼皮眼袋还是指甲牙齿,反正只要能弄的地方窦玲都不在乎花钱,镇南最好的几家美容院,窦玲都是最佳VIP,每年花在美容院上的钱都要好几十万。甚至,为了美容,她还去了广州,HK等城市办卡。
当初黄维创业的事后,窦玲就是他的最大的支柱,那时候黄维跑市场,窦玲就负责公司内部,从材料采购,组织生产,到联系贷款等等。
春蕾医药公司的董事长虽然是黄维,可是公司的真正大股东却是窦玲,也可以说真正的大老板是窦玲。
自从公司即将要上市的事后,出于各方股东的压力和要求,黄维和窦玲只能有一人留在公司实际掌舵,另一个人必须退居幕后,当时两人经过一番协商与争斗,窦玲退出,安心的过她富婆的日子,黄维成为公司的实际掌舵人。
他们两口子起先的感情也是挺好的,尤其是创业初期,互相扶持,互相理解,携手打拼,风里来雨里去的。为了事业,那时候的黄小涛都是丢给他外婆带着,也是这个原因,常年不在身边的黄小涛就变得叛逆乖张,他与窦玲和黄维的感情都不是那么深,除了伸手要钱的时候。
后来有了钱了,黄维的心思就变了,开始在外面沾花惹草。起先的时候,窦玲还大闹过几次,可是,在黄维的一次次保证和欺骗下,窦玲也觉得麻木了。
他们名义上是夫妻,可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同床共枕了。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婚,也是出于利益的考量。
要是窦玲和黄维离婚,他们他们两口子就极有可能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这是两人都不愿意看到的。而且他们只有一个孩子黄小涛,到时候不管是黄维的那一份还是窦玲的那一份,终归是要继承到黄小涛的身上。因此,他们表面上维持着一个完整的家庭,可实际上黄维几乎就不怎么归家,他在外面有女人这一点窦玲清楚,可也已经装作无所谓了。
“现在公司遇到了点困难,我想……你能不能拿出点钱来帮助一下。”黄维坐到窦玲的身边,和颜悦色道。
黄维今天选择回家,其目的就是一个,那就是从窦玲这里弄出一笔钱来挽救公司。
忧郁窦玲是大股东,每年公司的分红窦玲拿到的总是最大的一笔。黄维知道,那些钱都被窦玲给存起来了,她没做别的投资,也没有那么大的花销。
“黄维,你少给我瞎扯淡,让我拿钱给你在外面养女人,姑奶奶我做不到,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算是够给你面子了,还好意思来找我要钱,你脸皮是不是也太厚了一点。”窦玲没好气的用一个怨妇的口吻道。
“说什么呢,你在说什么呢,怎么每次谈话你就扯这些,什么养女人啊?”
“呵呵,我说什么?我当然清楚我说什么,你的身上,除了这些闲事,还有其他什么值得说的?被我说到痛脚了吧?要不然你会这么跳。”窦玲抬起头来,冷笑一声后看着黄维道。
“你……我怎么和你沟通就那么费劲呢?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就成了个泼妇差不多了呢。”黄维一下子将梳子扔到一边,无奈中带着点抓狂道。
“我泼妇?”窦玲指着自己,瞪着一双眼睛,“黄维,你还有点良心吗?你都说了,我以前不是这样,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要不是你整天在外面鬼混,左拥右抱的,我能这样吗?”
黄维一时语塞,他本身就理亏,再加上今天特意回来时有目的的,所以原本想发火的气息一下子就平软下来。
“窦玲,我知道,我时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可是……我那也就是逢场作戏的嘛,我们一直没有离婚,这说明我心里还是有你的啊。我今天和你谈钱,真的是为了我们的公司,为了儿子黄小涛,你别动不动就用那种歪心思来想我好不好?”黄维说着,抬起一只手搭在窦玲的肩膀上,就像是回到了好几年前一样。
黄维很清楚,不是他心里有窦玲,而是窦玲一直心里还有他,要是她的心已经死了,也不可能会说出前面那些话来,这就是一个风流浪子哥的伎俩。
窦玲抖了抖肩膀,似乎要将黄维的手给抖落下去,可是那是黄维有意为之,她那两下没有力度的动作,又怎么会起到效果。
“黄维,你别给我灌迷魂汤,老娘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你的那些花花肠子手段,还是收起来吧。”窦玲杏眼斜着一瞥,沉着脸道。
“哎呀,你真的冤枉我了,我哪里有花花肠子嘛,我和你说的的确是正事,我确实是一门心思的与你敞开心扉,这么多年了,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小人嘛。”黄维耐着性子耍弄手段道。
“可问题你就是个小人。”窦玲没好气的道。
“我……”黄维有些气结。
黄维有心就此算了,转身离开这个老娘们,回到自己在外面新招的小秘那里去,但是转念一想到公司目前的困境,黄维又底气不足了。
公司股价连连下降之后,黄维就觉得亚历山大,外面股东的压力排山倒海,内部中高管理层也人心不稳,而且,现在公司面临着资金断链的危险,如果没有一笔巨额的资金补充进来,春蕾医药公司随时面临着破产的可能。
“窦玲,咱们几十年的夫妻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其实是很想和你一起回到从前的,而且,我们不是还有涛涛的嘛,他是我们唯一的孩子,难道你就不想我们一家其乐融融的吗?”黄维厚着脸皮耍起了他的三寸不烂之舌。
这一招,黄维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窦玲在怎么说也是个女人,而一个女人最大的期盼或者说弱点就是家庭与孩子。在面对家庭的这个问题上,女人永远比男人更加在乎,更加重视。
霸爱惹火小蛮妻
听到黄维久违了的这样一番密意浓浓的话,窦玲瞬间硬着的心肠就软了下来。
黄维居高临下的一直在关注着窦玲表情神态的变化,当他看到窦玲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情之后,立马就晓得自己的情感攻势起到了效果。
“窦玲,我想好了,我以后就搬回来住,我们两个一起教育涛涛,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他还小,我们好好培养一下,再过几年,公司就交给他接班,然后我就陪着你周游世界,实现我当年对你的诺言,你说好不好?”黄维成热打铁,马上又进行了一番花言巧语的攻势。
说完这些话之后,也不等窦玲有所回应,他就一把从后面抱住她,双手跟着就不老实的在窦玲那套着薄薄睡衣的身体上游离。
窦玲许久未与黄维亲热了,或者说她已经许久未与任何男人有亲密接触了,黄维这厚颜无耻的一手,窦玲就瞬间沦陷,想要驳斥与反抗的话根本就说不出口。
很快,两人就从化妆间移到了卧室的豪华大床上。
对窦玲,黄维本身是提不起激情了的,可是为了事业,为了钱,他很是卖力了一回,为此,他还偷偷的吃了一颗小药丸。
一阵翻云覆雨下来,窦玲得到了满足,黄维再重新开口谈钱,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多了。
“你说吧,需要多少钱?为了公司,为了涛涛,能支持的我都会支持你。”窦玲靠着黄维的胸膛,温温柔柔的道,与上床前的那个怨妇模样,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反差。
“两个亿吧。”黄维点上一支烟道。
“什么,两个亿?怎么会突然间需要那么多钱?”听说是两个亿的数字,窦玲就一下子诧异激灵的转身坐了起来。
“你不在公司,你不知道公司发生的事情……我告诉你吧,是这样的,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的股价近来一直下跌,好几天还是跌停,没有办法,我将公司的流动资金都投入进去了,可是根本没有起到拉抬的效果……现在公司里面人心浮动,而资金链也随时会断裂,真到那时,就麻烦了,或许就不可挽回,所以我才和你商量。春蕾医药公司毕竟是我们共同创立和打拼出来的,我实在不愿意看着它倒下。”黄维断断续续的就把事情的大概讲述给窦玲知晓,为了体现严重性,黄维并没有做情况隐瞒。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有人专门针对我们?一直下跌,岂不是我们的身价也跟着大幅缩水了吗?”窦玲皱起眉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