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07章下棋,挑釁,我陪你練練推薦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脸上的红润方才一点点的散去。
那火焰退散,徐子墨双眸明亮如同一团火炬。
“这祝融之术当真霸道,”徐子墨自语道。
他一呼气,便是一道白气顺着奇经八脉,从他的口中吐出。
抬头再看,外界的天色已经亮了起来。
徐子墨起身下床,打开房门,那火焰树还在不断的燃烧着。
而院子里,不知何时竟然坐着一人。
青年垂坐亭台中,右手执黑棋,左手执白棋,正在自己与自己下着棋。
“兄台,早啊,”青年笑道。
“早,”徐子墨打了一个哈欠,平静的回道。
“兄台,下一盘?”青年伸手,问道。
徐子墨笑了笑,在旁边坐了下来。
“棋如人生,兄台先,”青年回道。
“白棋似蛟龙,龙走天,蛇趴地,”徐子墨白棋向前,棋走宫格。
“黑棋绕后,蛇亦吞龙,”青年再次落子。
“人心不足蛇吞象,象尚且不自知,何况龙?”
“蛇修万万年,化蟒、化龙,有何不可?”
两人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上落子的黑白棋也越来越快。
很快,整个棋盘上都摆满了棋子。
徐子墨再次执棋,落在了正宫中间的位置。
“龙蛇都可遨九天,而我则是天,龙蛇不过掌中物。”
棋子落下,整个棋盘原本萧杀的气息顿时一变。
白棋包围了黑棋,一副龙吞蛇之象。
“你输了,”徐子墨平静的说道。
“多谢兄台赐教了,”青年站起身,拱手笑道。
“你来此就是为了找我下棋?”徐子墨问道。
“原本是挑战,但一盘棋已输,无言再挑战,”青年笑道。
“便就此告辞了。”
青年离去,身影走到一半的位置。
突然停下来脚步,说道:“对了,顺便提醒一句,你那个朋友已经被挑战了。
你可以去看看。”
“谢长留?”徐子墨问道。
焰裂
“我不知道名字,”青年耸耸肩,说道:“就在学院的战场上。”
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徐子墨微微皱眉。
不管走到哪,总有一些人想用无知去挑衅他的底线。
他离开庭院,一路打听着朝战场走去。
这七神学院的战场不算难找,走了十几分钟后,徐子墨在前方看见了一座十分阔气的大殿。
这大殿的上面,高悬一张牌匾。
上面刻有“战意”两个大字。
能够感受到冲天的战意从那上面迸发而出。
大门上,有两个狮子头的把手。
隐隐间的狮吼从其中传来。
还未进入这战场中,徐子墨已经听到了内部的大喝声。
他双手抓住那两颗狮子头把手,用力一拽,原本紧闭的大门直接被拽了下来,扔到了旁边。
徐子墨抬头看,前方是一条过道。
两旁是一排排的兵器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刀枪棍棒。
他径直穿行过道,前方的视线变得开阔起来。
这战场的比试之地,就真的如它的名字般,是真正的战场。
这里广袤无垠,一眼看不到尽头。
只有无尽的黄沙,还有下面埋葬的累累白骨。
这里恐怕曾经是真正的战场,如今被七神学院给改建而成。
……………
“打,打的好。”
“三桂,你这可别输给人家啊,我们丢不起这个脸。”
不远处,传来了十分嘈杂的声音。
嚷嚷声以及起哄的声音。
徐子墨寻着声音走了过去,远远的,便看见有百名身穿白袍的学生围在一起。
他快步走进去,直接从人群中挤开一条口子。
只见这些学子围绕的圆圈中,正有两人在大战着。
一人乃是一名浑身肥胖的青年,手持流星锤,力大无穷。
而另一人正是谢长留。
谢长留明显有些体力不支,浑身好几处都受了伤,不过他目光似剑,周身的剑意更是越战越猛。
徐子墨再看看旁边,已经有好几名学子身受重伤,倒在血泊中。
徐子墨了然于心,这些人只怕是用车轮战与谢长留打斗。
这样下去,谢长留迟早撑不了几轮,便会坚持不住。
毕竟在场的众人个个都是七神学院的天之骄子。
谢长留虽然自身不弱,但终究未成大帝,像之前鸿羽那种存在,就已经不是他能抗衡的了。
场中那叫三桂的青年流星锤舞动的虎虎生风。
谢长留虽然力量不敌,且战且退,但他目光如剑,紧紧的盯着那青年的动作。
“怎么?你只会当缩头乌龟吗?”三桂大笑道。
“要我看,还不如认输罢了。”
他的话音刚落,谢长留目光一凝,一声暴喝,“中。”
手中的长剑如同毒蛇般,缠绕着流星锤而过,狠狠的刺进青年的腹部。
“你………,”青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谢长留。
“你太大意了,战斗还分神跟我说话,”谢长留淡淡的说道。
“我不服,再战一场,”三桂有些接受不了,大喊道。
“如果刚刚不是比试,只怕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谢长留收剑而立,淡淡的说道。
“你………,”那三桂还想说什么,却被旁边的声音给制止了。
“退下吧,愿赌服输,”只见一名青年走了出来。
青年身穿一件古朴的青蓝色长袍,额头印着太阳的印记。
他双眸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看得出他在这群人中威望很重,一句话那叫三桂的青年便乖乖退下。
“剑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我这几个不成器的学弟确实不是你的对手,”那青年笑道。
“在下天一青,可否讨教一番。”
青年说这话时,四周已经没有动静了。
或许这些学子也意识到,这种车轮战赢了并不光彩。
但他们更输不起。
谢长留握剑的手紧了几分,他知道自身的情况。
已经无力再战,战必败。
但剑者的骄傲,剑道不允许他后退。
“战,”谢长留轻喝一声。
语气森严,带着铿锵有力的回音。
“长留,休息一会吧,”徐子墨的笑声从人群中传来。
众人皆是转头看去,只见徐子墨面带笑容徐徐走了出来。
“你若想讨教,我陪你练练,如何?”